首页 > 抖音句子 >

深度开发1v3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抖音句子 2021-07-10 14:02:00
对上他森冷的目光,白璃烟立刻提高警惕,后退一步,拉开了跟他的距离。

“你真的是白璃烟?”

萧慕寒眸底寒光凌冽,死死锁在她的脸上,大手抚上她的脸。

黑痕,真的。

脸,真的。

人……假的!

刹那间,大手滑落,落在她纤细的脖颈上,用力捏住。

白璃烟猛地喘不上气来,小脸涨得通红,双手下意识想要掰开他的手。

萧慕寒冷着脸,就算他大不如前,要杀了她,也绰绰有余。

“不……想死,就松……松手!”

白璃烟扒拉着他的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让自己暴露内心的恐惧。

只要萧慕寒还想活,就不会轻易杀了她。

显然,她赌对了。

萧慕寒眸底闪过一抹挣扎,最后还是放开手。

“咳咳咳!”

失去助力的她身体一软,瘫坐在了地上,脖子火辣辣的疼,估计被这厮给掐的不轻。

“你有办法治好我的病?”萧慕寒紧了紧身上的狐裘,看着她身上的单衣,眸色深了几分。

白璃烟大口喘息着,“办法有没有,研究以后才知道,那种一眼就说你没救的人,要么没能力,要么……”

她没说完,但言外之意,都懂。

萧慕寒眸底划过一抹冷意,“多久能确定?”

“不知道。”白璃烟起身,莞尔一笑,脸上的黑痕随着肌肉抽动,“你的病情诡异,要点时间。”

“一个月。”

萧慕寒低声开口,话落,转身就走,丝毫不给白璃烟反驳的机会。

“半个月!”

看他的背影稍显狼狈,白璃烟唇角微扬,朝着他的背影喊道。

她分明看到,萧慕寒身体僵了一下。

半个月,她其实稍有保留。

她刚才就确定了萧慕寒的病因,这半个月,是给她确定萧慕寒体内的毒,已经蔓延到什么地步了。

她才好对症下药。

“那就半个月,若你敢骗我,半个月后,我就把你扔到狼窝里,喂狼。”

萧慕寒声音冷得出奇,就跟淬了冰碴子一样。

白璃烟心尖哆嗦一下,直到他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她才放松下来,坐在床上,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还好她有一技之长,保住一条小命!

否则,她刚活过来,又被捏死了。

想罢,她坐在梳妆镜前一照。

好家伙,脸上的黑痕纵横交错,好生生的一张脸,丑得跟修罗似的。

更重要的是……

她按了按黑痕,分明是血管肿胀,里面全是黑血,才会这般丑陋。

根据记忆来看,黑痕还随着她的成长变多了。

这东西,就跟活的一样。

白璃烟眸底闪过一抹寒意,原身的丑陋,可不是天生这么简单。

就连她娘当初生她,难产而死,都不简单!

真相,必须要调查清楚。

“也罢!明日事明日议!”

揉了揉酸涩的肩膀,稍稍一动弹,就酸痛得要命。

叫了个丫鬟给她抬了桶热水来,好生沐浴一番,就睡觉了。

天光破晓,虫鸣鸟叫。

“那个小贱人呢?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对将军下药,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院子里,一个气势汹汹的老嬷嬷双手叉腰,一脚踹倒了上前相劝的小丫鬟。

扰人清梦,该打!

被吵醒的白璃烟忍着酸痛,翻身起床。

“嬷嬷,您消消气,可别动怒啊!夫人她还在睡觉呢!”

一个小丫鬟拉着老嬷嬷,小脸吓得煞白煞白的。

“哼!都是贱蹄子,敢对将军无礼,看我……”

哐!

“看你什么!”
白璃烟打开房门,淡定走了出来。

老嬷嬷满是沟壑的脸上尽是凶狠,真是好厉害的角色!

“嬷嬷,您别着急!慕寒哥哥和烟姐姐本该如此,您不要着急上火了,不是您说想看到慕寒哥哥的孩子出世吗?”

正当齐嬷嬷撒气的时候,就被一个温柔娇俏的女子打断了。

白璃烟看过去,那女子穿着荷绿色衣裙,腰间束着杏色宽腰带,上面绣着含苞待放的玉兰花。

唇红齿白,眉眼如画。

浑身都透着大家小姐的优雅精致。

沈卿卿啊!

白璃烟抓住脑海中的信息,跟眼前这个女子对上号。

萧慕寒父亲的义女,被萧慕寒视作亲妹,在将军府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表面楚楚可怜,善解人意,实际心思歹毒,做事残忍。

原身处处被萧慕寒误会,都是出自她手。

呵!白璃烟心中冷笑。

正好!她今儿个就在将军府,立立威。

“齐嬷嬷想怎么扒了我的皮?”

她随手搬了把椅子,悠哉游哉地坐在门口,眼底含笑,不见丝毫怯懦。

齐嬷嬷见她这副架势,眼底满是不屑,道:“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还真把自己当成将军夫人了?你也配。”

说着,齐嬷嬷啐了一口,就要上前动手。

白璃烟眸底闪过一抹寒意。

“齐嬷嬷!”

沈卿卿突然出现,拦住了齐嬷嬷的动作,瘦弱的身躯被齐嬷嬷一撞,就倒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小姐诶!你帮这个贱蹄子干什么,看嬷嬷教训她!”

齐嬷嬷浑浊的眼睛闪过心疼,连忙把沈卿卿扶起来。

白璃烟半眯着眼睛,看她短小精悍,力气也不小。

要是动起手来,她这小身板未必能躲开。

“嬷嬷,您就消停一点把!”沈卿卿见齐嬷嬷要动手,连忙按住她的手,双眸泛着泪光,楚楚可怜,叫人心疼。

齐嬷嬷更是无奈,“我的小姐,她摆明是不择手段,你心地善良,可不能相信将军会看上她的鬼话啊!”

看上她?沈卿卿泛着泪光的眸子闪过一抹嘲讽。

视线在白璃烟丑陋的脸上扫过,就算慕寒哥哥饥不择食,也瞧不上白璃烟这种丑女。

昨夜她本想对白璃烟下药,放了个不要命的登徒子进门,没想到阴差阳错,被慕寒哥哥撞见了。

沈卿卿恨得咬牙切齿,手里的帕子都快被她绞烂了。

便宜了这个小贱人!

早知如此,她该直接把人拖走,送给城外的那群乞丐!

眼下,也只能暂时忍了。

白璃烟可没错过她眼底阴毒,嘴角微微上扬,道:“我和将军是皇上亲口赐婚,你口口声声骂我小贱人,难道就不怕皇上怪罪吗?”

“呵!”

齐嬷嬷不屑地哼了一声,“谁不知道将军是京城贵女们最倾慕的对象,你为何会嫁给将军,难道心里没点数吗?”

“我还真没点数!”

白璃烟两手一摊,引导着齐嬷嬷说下去。

“你是京城第一丑女,胸无点墨,神憎鬼厌,又是相府庶女,你以为,你为什么嫁给将军?因为你……”

“放肆!”

上午日头不算烈,但有点闷热。

萧慕寒却仍旧一身白狐披风,怀抱暖炉,面色莹白如雪。

即便故作镇定,声音的颤抖,也暴露了他此时的虚弱。

这是,来看病了。

白璃烟眸底闪过一抹笑意。

她早就看见院门外的那抹白色,才会引导齐嬷嬷说出刚才那番话。

这不,萧慕寒自己就进来了。

“将……将军。”

“慕寒哥哥,齐嬷嬷和烟姐姐,只是有点误会……”

两人都没想到萧慕寒会突然出现,安嬷嬷脸色一白,再也不见刚才的嚣张得意。

沈卿卿嘛,还是楚楚可怜,像只受了惊的兔子,战战兢兢地看着萧慕寒,还不忘给白璃烟和齐嬷嬷说好话。

“误会?”

萧慕寒似笑非笑地看向白璃烟,深邃的眸子带着几分寒意,“我看,没什么误会。”

白璃烟不动声色地对上他的目光,眸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笑。

齐嬷嬷,自称是萧慕寒的乳母,其实不然,她不过是萧慕寒舅舅家送来的婆子,想要借着这层血缘关系,打打感情牌。

对萧慕寒,可没什么感情。

她能在将军府作威作福,全靠沈卿卿为她撑腰。

平日萧慕寒对府里的事情不闻不问,也就成了沈卿卿和齐嬷嬷的天下。

想必,他早就想把齐嬷嬷从府里踢出去了。

“将军,老奴以为,夫人不自重,手段龌蹉,应该请家法,狠狠教训才是。”

齐嬷嬷小心走到萧慕寒身后,低声怂恿。

萧慕寒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嬷嬷也觉得,心思龌蹉之人,应该狠狠教训一顿?”

“是!”

齐嬷嬷面色一喜,她刚开始还担心萧慕寒不答应呢,现在看来,那个小贱人还是留不住男人的心。

沈卿卿也一喜,她早先见识过一次萧家家法,慕寒哥哥被打得皮开肉绽。

就白璃烟虚弱的身板,恐怕受不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她眼底闪过歹毒,瞬间化为乌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慕寒哥哥,就算烟姐姐做的不对,你也不能对烟姐姐动家法啊!烟姐姐是你的妻子啊……”

呵!白璃烟轻笑。

沈卿卿看似在为她说话,实则在提醒萧慕寒,她的身份地位,还有两人成婚的目的,从而激怒萧慕寒。

只可惜,这一次,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由人欺负的白璃烟了。

“是啊,好歹我也是萧慕寒的妻子,将军府的夫人,正儿八经的女主人。齐嬷嬷进门就喊打喊杀,叫我小贱蹄子,敢问,这就是卿卿妹妹你管的将军府?那家教也太差了!”

她语调微转,带着几分嘲讽。

沈卿卿一听,猛地捏紧拳头,指甲陷进了手心,水灵灵的眼睛立刻溢出泪花,泫然欲泣地看向萧慕寒。

“是我的错,是我纵容了齐嬷嬷,刚刚没能拦住她,慕寒哥哥,你别怪烟姐姐和齐嬷嬷……”

萧慕寒眉头微皱,嗓子一阵腥甜,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而他的目光,也落在了白璃烟的身上

“我不怪她。”

这个她,就意味深长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