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调教我的性奴上班人妻 肉超级多的糙汉文

抖音句子 2021-10-12 14:20:04
景言来接她的时候,程欢的勇气再一次受到考验,本就一身白裙,加上毫无血色的脸,显得她羸弱如风。

“司厉爵又有什么想说的?”

每次让他来,都因为又重要的话要传达,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

景言能听出她的冷意,想到那两年失控的司厉爵,他本想为司厉爵说两句话,可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

“BOSS虽然冷漠,可他很在意您,至于让您和安少爷结婚,他也是因为……”想到司厉爵反复几次命令,他转了话音,“您以后就会知道了。”

“以后以后,我有多少以后?”程欢讥讽一笑。

景言愣住,一时哑然。

上了车,程欢一直保持着安静,这种安静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弥漫上绝望的色彩。

到达西山牧场的后,程欢站在门口,看着漂亮的花环拱花,心脏又开始撕裂的疼。

“别走好不好,我也需要你……”

即便已经过了两年,可她还是觉得那天近在眼前,她可惜清晰的记得,她恳请他留下的卑微和无助。

可他视而不见。

他说:欢欢,听话。

他要她放手,让他和其他女人结婚。

而现在,多可笑?

她竟然站在他们结婚的地方,即将接受其他男人的求婚,这可真是莫大的讽刺,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程欢深深的呼吸,每一口都似是刀锋,侵入她的血肉,将它们一点点撕裂割裂,让她裹着一张完美的皮囊,内里却变得血肉横飞,面目全非。

十年,就只能换来这样的结果吗?

她为什么要回来,她应该继续逃才对……

这样,她才不会因为他的狠心,痛到窒息……

程欢看着拱花上漂亮的红色蔷薇,双眼渐渐陷入死寂,而后,一层浅浅的柔光将它们掩盖,不过是一场表演,她可以做的很好。

你既然想要,那我就给,司厉爵,我一定会在漫长的岁月里,忘记你……

程欢抬脚落下,眼泪因为疼痛在眼眶里打转,可她却笑了起来,异常的明媚。

她踩着一路的蔷薇花瓣,缓慢而沉重的走向了红毯尽头。

当她进入到牧场内,入眼竟然全是红色蔷薇,程欢被震惊到了,甚至心痛都有片刻的停顿。

风吹过的时候,带着花香,将她笼罩在了一片花海里。

满眼可触及的地方,全部都是蔷薇,密密麻麻,将她视线所到之处全部侵占。

而尽头,站着一个……她不期待,却对她格外温柔的男人。

是不是这个男人可以帮她忘掉司厉爵,彻底的将他从灵魂里抹除掉……

程欢这一刻,突然无比期待起来,如果是这样,她愿意试一试,她太痛了,真的不想再爱了……

司厉爵站在角落里,看着她双眼注视着安闻清,原本犹豫的脚步突然变的急促,最后突然拎起裙角小跑了过去,眸色沉沉。

她,没发现他在。

这是第一次。

这个女人……

司厉爵眸色阴沉,双手倏然收紧,他不喜这样为别人欢喜的程欢,他抬步向前,却被景言的声音打断。

“BOSS,安老爷子的电话。”

猛然顿步,司厉爵蹙眉接过,片刻后挂断电话,他紧紧抿着唇角,站在原地没动。

可他的视线侵略感却徒然加深,安闻清这个孩子,是认真的……
程欢没想到自己会在急切想要宣泄心头无望下失控,去渴求另一个男人给与自己解脱,她站在安闻清面前,觉得有些难堪。

她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卑鄙到利用一个孩子对自己的心。

他比自己小五岁啊,他不过是个从青春期被美好事物吸引的孩子啊,她到底在想什么。

程欢,程欢,冷静一些,不要试图靠别人解脱。

程欢闭着双眼,深深的呼吸,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冷静。

“你……”

刚睁开眼,程欢就看到下跪的安闻清,她被震惊到了。

安闻清第一次穿上正装,脸上依旧带着初见时的腼腆和对她的情愫,只是,此刻的他,亦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后背坚挺,双眼坚定,他拿出早早准备好的钻戒,真挚的凝望着她。

“程欢,也许我不够成熟稳重,可我相信,我可以从十三岁坚信爱你,就会在以后的岁月里更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虽然认识我那么久,可你并不了解我……为什么……”

程欢哭了,因为他那句话,让她想到了她自己,她从十四岁爱着一个人,一爱十年,哪怕逃了两年,她都没能逃脱他给的魔咒。

身上的刺青会随着时间变浅变淡,可他却是被时间纂刻在她心的烙印。

他是她的心上刺……

越爱越痛,越痛越不敢拔除,她怕会痛苦到疯掉。

“欢欢,你别哭……”见她哭了,安闻清有些不知所措,他想安慰她,却也想将求婚进行完毕,他拉着她的手,不断的安抚着。

“你别哭,我心疼。”

“呵呵……”

程欢笑了,可眼泪也更多了。

“为什么爱我?”

安闻清愣住,双眼却执着的看着她。

“因为就是喜欢你,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很想娶你,爱你,和你长长久久在一起。”

他的话很直白,却很干净,每一句都露着他的欢喜,程欢觉得心痛,眼前男人给的,怕是那男人一辈子都不会给的。

“欢欢……你别……”

“我答应。”程欢笑着伸出左手,“安闻清,以后,请多指教。”

她想,给她足够多的时候,她总会在漫长的岁月里,有勇气拔掉她的心头刺。

安闻清双目倏然变亮,他手有些发颤,笨拙的为她戴上戒指,他犹犹豫豫的站起来,干净的瞳孔看着她的唇。

“我……我可以吻你吗?”

程欢愣住,她似乎是第一次被询问,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温柔。

她缓缓闭上双眼,难得有些羞涩的扬起了小脸。

安闻清见她默许,双手都有些不知所措,他见长的上前环住她的腰身,弓腰,落在了她的唇上。

他没有动,只唇和唇相贴,单纯到不可思议。

程欢突然伸出双臂,将他圈住,轻轻回吻了他。

安闻清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程欢扑哧一笑。

“谢谢你,我觉得很开心。”

“你喜欢就好,我会更努力的。”

“你已经很好了。”

……

司厉爵双眸阴沉可怖,高大的身躯里,爆发出可怖的气息,他盯着两人亲昵的动作,甩手离开。

“将她带过来。”

扔下这句话,司厉爵离开。

景言被那瞬间变化的气息吓出了冷汗,听到他的命令,迟疑了片刻才去。

安闻清并不是城府深的人,景言不过随意说了个理由,他就不情不愿的放开了程欢。

而程欢,倾刻变了脸。

刚才,他在?
景言把她又带到了那间房间,一瞬间,卑微恳求他留下的记忆又填满了她的大脑。

怨吗?

自然是怨的。

那十年,用光了她的力气,逃的两年让她得以喘息,而这三个月,几乎要压垮了她的神经。

司厉爵双腿交叠,手中夹着根雪茄,优雅的姿态,却有一双深沉如蛰伏猛兽的凶残眸子。

“程欢。”

程欢双手交叠,指尖摩挲上了无名指上的戒指,她深呼吸了下,强撑着自己的骄傲,笑道。

“司厉爵,我想通了,我要忘掉你。”

“你说什么?”

原本平静的司厉爵,瞬间起身,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咆哮着的怒火燃烧着她周围可怜的氧气,她大口的呼吸着,流着眼泪笑着,双手掰着他的手。

“我说我要忘掉你!我发现,安闻清很好,他可以给我想要的幸福,我们以后,会过的很好很快乐!”

“你在挑衅我?”

“没有。”

“你和他不过是个仪式,你是我的,还不明白?”

司厉爵将她拖到浴室,撕开她的衣服,让她看着镜子中她胸口的刺青。

“程欢,这是你对我的誓言。”

“可我现在,更喜欢安闻清对我的誓言。”

“他是外人,不必在意。”

“那我呢?我算什么?我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第三者!你已经有安可儿了,就不能放过我吗!我想好好的恋爱,结婚,我想有一个爱我的男人!你懂不懂?”程欢怒吼出声,她终于问出了这么久以来的不甘。

“不要提可儿。”

司厉爵不喜这样绝望的程欢。

程欢自嘲,她的所有挣扎愤怒,都像是打在棉花上,不轻不重,毫无波澜,让她的怨恨都无处可发。

“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提。”

“嗯,听话。”

程欢垂眸,心脏痛到了麻木。

“司厉爵,我不是说说而已,十二年,够久了,我们结束吧。”

“程欢!”

司厉爵粗暴的将她按在墙上,沁着霜雪的眸子锁定她的眸子,他只看到她倔强的坚持。

他心底发堵,堵的难受,就像她欢快的跑向安闻清一样,那一刻,他总觉得有什么开始挣脱掌控。

他粗喘着,双手用力握着她的肩头,他深深呼吸,对着她这双坚决的眼,他突然不敢看。

他将她掰过身去,用手捂住她的眼。

“司厉爵——”

程欢第一次激烈的反抗。

程欢眼泪掉了出来。

“司厉爵,你可不可以给我留点尊严,我真的很累,十二年够久了,真的够久了……”

“你发誓过,会爱我,永远!”

司厉爵咆哮出声,他很不安。

程欢颤栗的睫毛,委屈的泪,都划过了他的手心,可他却觉得被深深的伤害。

这个女人,爱上了别人吗?

司厉爵想到这个可能,觉得心痛到无以复加。

可很快,他就发现了异常,她的身下竟然流出了血。

程欢脸色惨白,捂着肚子,她觉得好难受,本能的依赖着司厉爵。

“厉爵……我肚子好痛……好痛……”

司厉爵身体一颤,一向从容的男人,第一次失去了分寸,紧张到不知所措。

他赶紧打了电话,叫了医生过来。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程欢的肚子似乎非常痛,她捂着肚子,身子蜷缩着,本就苍白的小脸因为这疼痛更加透明起来。

血还在流,司厉爵瞳孔微缩,高大的身体都在微微打着颤。

“厉爵,我好痛,好痛……”

“欢欢乖,医生马上就会到。”

司厉爵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将她小心的抱在怀里,轻轻亲吻着她痛苦撕咬的唇。

“别咬自己,乖。”

“可是我痛,好痛……”

“咬我……”

司厉爵把唇送上,细细的亲吻她,可程欢只觉得痛,她凶狠的咬着他的唇,发狠一样的撕扯着,似乎在极力压抑这股痛。

医生来的很快,可司厉爵的嘴还是被程欢咬的面目全非。

几个人见到司厉爵的时候,本能的吓了一颤,可却不敢耽搁,赶紧为程欢诊治。

等到程欢吃了药缓缓睡去后,领头的医生才被推出来。

“恭喜BOSS。”

“恭喜?她痛成这样,你告诉我恭喜,想、死吗、!”司厉爵怒,抬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没想到司厉爵会这样反应,一旁的医生赶紧解释。

“BOSS,小姐是怀孕了!”

“怀孕?”

司厉爵一怔,将人放了,整个人的气息都突然停滞下来。

他望着苍白着小脸的程欢,嘴角轻扯着,似是因为激动,有些失控。

被放开的医生强迫自己驱散刚才强烈的死亡气息,深呼吸了几下。

“BOSS,小姐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虽然孩子很健康,却不能有过多密集的……这一次就是险些流产……”

“流产?”

刚刚转和的司厉爵,气息再次改变。

“现在已经没事了,但是一定不……一定要注意频率,最好……最好能不要就不要……否则的话,这种事还会有。还好及时,不然孩子也许真的会保不住……”医生胆战心惊的立刻解释。

他完全摸不清司厉爵的心思,他的冷光射向他的时候,他的舌头都不听使唤的在打颤。

司厉爵紧紧抿着唇:“确定她没事了?”

“对,不过这段时间要注意点,小姐的身体不太好,还是要多养养,这样对孕妇和孩子都好。”医生见他收起了压人的气息,心头松了一口气。

“下去吧。”

“是。”

医生们如获大赦,赶紧退了下去。

等人走后,司厉爵双眼瞬间就柔和了下来,他的大掌放在她的小腹上,嘴角嗜着明显的欢喜弧度。

“欢欢,我们有孩子了……”

司厉爵轻靠在她的身侧,强势的将她揽入怀,双目偏执的看着她。

很快就会结束,你还是我的,我们还是会永远在一起,什么都不会改变……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