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每次吵架他就强行哪个 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抖音句子 2021-10-13 14:34:01
叶桑挨了打,不满地嘟了嘟嘴:“你个见色忘友的东西,不留在S市祸害你男人,跑这儿来祸害我干嘛呀?”

“我失恋了。”VIVI说的时候很平静,波澜不惊的,感觉就跟一不小心丢了个没放钱的钱包似的。

叶桑跟许曼都是了解她的,面上越是这么波澜不惊的,心里面越是不好受,所以都沉默了下来,闷头喝酒吃肉。

明天是星期一,除了VIVI大小姐,其余的都得上班,所以不到十点就散了席,旁边的那桌年轻人依旧很海皮地笑着闹着,估计这会儿喝得都有点高,开始传来玻璃酒瓶子的碎裂声。

小曼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桑桑用手机拍了出租车的车牌号,把手比在耳朵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提醒她到家以后记得打电话过来报平安,否则她一个小时后直接拿着车牌号去报警。

叶桑到家后先铺了床,VIVI便死活赖在她床上不走了,并且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哭诉自己失恋多么多么地痛哭,而且她哭的时候有个特点,就是嗓门很大,眼泪是一滴也没有,叶桑听到她终于肯哭了,心里明白,VIVI失恋这个坎儿算是过去了。

叶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跟人躺一起,哪怕床上多只熊宝宝都会让她失眠,更别说是睡觉的时候喜欢缠着人的VIVI了。

果然,叶桑在第N次甩脱了VIVI像八爪鱼一样缠过来的胳膊以后,抓狂了,她抱起自己的枕头,第N+1次将VIVI的大腿搬开,缅怀了一下屁股底下新鲜出炉的凉席,轻手轻脚地去了楼下的客房。

时间刚过十二点,正是让人醒了就睡不着的时间点,桑桑打开手机,开了QQ,手指熟练地在屏幕上滑动,大多数的头像都已经黑了,翻了半天看到一个叫做“实诚人”的头像还亮着,桑桑的QQ里加的都是认识的人,这个“实诚人”好像真不是她认识的,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是在游戏里加的,当时就她跟老步两个人蹲在新手村的门口刷兔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个一级的小号整天跟着她,跟他说话吧他也不回,让他别跟着吧他又不睬,桑桑一开始琢磨着不是自己得罪啥人了吧?后来看到那个小号被一级的兔子误杀了好几回都不知道还手以后,终于琢磨透了,这根本就不是谁的小号,而是一个彻彻底底在游戏里啥操作都不会的新人!

新人啊!在这个小号满天飞的游戏里,能碰着一个“真”的新人是多么滴不容易啊,就跟中彩票差不多,正好游戏里有拜师任务,这不捡了个现成的徒弟么?所以果断把自己的QQ发了过去,让他加,并且怕他不会看屏幕,还用了刷屏的方式。

等了没多久便收到了“实诚人”的好友申请,然后又是截屏又是文字叙述,总算教会了他游戏里的基本操作,带着他去NPC那里领了拜师任务,可是过了没多久,桑桑就后悔了,这个实诚人完全没有升级的意向,每天一上线就跟着桑桑,除了聊天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操作,以至于桑桑带了他一个月之久,连最低等的师徒奖励都没拿得到。

桑桑彻底地放弃了这个小徒弟,重新回归了刷兔子的阵营,老步趁着桑桑不在的空档已经刷出了粉红色的兔娃娃,让桑桑狠狠地咬牙切齿了一番。

“你想要兔娃娃?”实诚人弱弱地问了一句。

当然啦!桑桑又要咆哮了,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连杀三万只兔子,愣是一个兔娃娃都不掉。

“我帮你刷!”

弱小的实诚人装备上了他那只使用等级为“1”的小餐刀,开始了漫长而又艰难的杀兔子之旅。

桑桑不忍心打击他,可是出去杀了一圈以后看到实诚人还在艰难地宰着兔子,那颗充满了嘲讽的心微微地动了动。

后来的后来,后来一直到桑桑AFK了,也没能得到一只粉红色的兔娃娃,而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实诚人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不仅仅是游戏了,连QQ上的头像也没有再亮过,如果不是这个ID一直在,桑桑会以为从头到尾的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HI。”

桑桑向这个久未联系的头像打了一声招呼。

“恩?”

对方很快回了消息,让桑桑心中一阵窃喜。

“在忙?”

桑桑敲完这两个字就后悔了,自己说的不是废话么,不忙能到现在不睡?

“恩。”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桑桑有点失望,手指继续跳跃着,编辑出了:“那就不打搅了,晚安。”

还没有来得及点发送,对方又发来了消息:“不忙,在看着星星发呆。”

电脑打字就是快啊!桑桑只能把自己刚编辑出来的消息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看着半天才挪一格的退格号,桑桑砸手机的欲望都有了。

“我今天看到我喜欢的那个女孩了。”

“……”

桑桑的退格符彻底卡着不动了……

“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

依旧卡着……

“我以为她有男朋友的。”

“……”

顽强地卡着……

“不过今天看到她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她是没有男朋友的。”

“……”

万年不变地卡着……

“你也是女孩子,你说如果我去追她会不会显得太突兀了?”

“……”

怎一个“卡”字了得?

“你还在不在了?”

“在呢在呢!”叶桑的手机突然之间顺畅了。

“刚刚手机突然卡住了。”桑桑解释完自己都觉得脸红,自己巴巴地解释这个做什么?

“手机也能聊QQ?”

“……”桑桑被雷得说不出话来。

“大哥,您是原始社会穿来的吧。”

“什么意思?”

叶桑彻底无语了,只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跟这位外星生物讲解了一下智能机的发展史,外星生物同志时不时地发来一个“哦”字,表示自己还没有睡着。

桑桑眼见着讲得差不多了,并且看了一下聊天记录,非常确信自己讲得很不错,便为今天的会谈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讲得你看明白了?”

“你说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那个女孩呢,还是明天一早再打?”

桑桑捧着自己的小手机彻底凌乱了,这哥们也忒不上路子了!自己费了半天力打了这么多字,人根本就念着自己的小情人呢!

瞟了手机右上方一眼,时间快到一点了,就算现在再怎么精神奕奕也该去挺尸了,她艰难地打出:“洗洗睡吧,电话明天再打!”

退出程序,关机,睡觉。

隔了几个街区的周陆点燃了一支烟,看着电脑屏幕上黑掉的头像,嘴角勾着笑,对着对话框敲道:“恩,听你的。”

然后将自己正在赶着的那套设计图纸保存,关闭,洗洗去睡了,睡之前还在想,明天应该找飞来帮着挑一部智能手机了
叶桑由于头晚觉没睡好的缘故,早晨起迟了,紧赶慢赶,终于在八点二十九分的时候赶到了公司,顶头上司狗屎陈已经召集了手下的员工站在办公室门外开始开周一的例会。

看到气喘吁吁的叶桑站在队伍的最边上,不仅没生气,还眯着一双小细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桑桑,着重照顾了因喘气而变得格外突出的某个部位。

叶桑察觉到了那两道火辣辣的目光,立即连气都不喘了,把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开完会,叶桑被点名留了下来。

狗屎陈看到大家都进了办公室,顺手把办公室的门带上,只留了他跟叶桑两个在办公室门外。

叶桑紧张得咽了咽口水,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狗屎陈敢轻薄她,她一定赏他一记撩阴脚外加一个大耳刮子。

可是狗屎陈名声在外,虽然好色爱占女员工的便宜,但是分寸把握得很好,既让你觉得恶心,又不让你有动手的决心。

果然,狗屎陈目光猥琐地看着叶桑,笑眯眯地说道:“小叶子啊,下回上班稍微早一点。”说完便状似亲昵地在叶桑肩膀上拍了拍,还若有若无地捏了捏。

桑桑肺都气炸了,可是自己又能说什么呢?要是狗屎陈的魔爪直接朝她胸脯上招呼,她还可以直接抬脚踹死他,可这里有摄像头作证,他偏偏没有做出什么明显不轨的举动,总不能因为上司拍了拍你的肩,你就得翻脸吧?以前也出过这样的事,但是最后那个女员工除了丢饭碗以外什么都没得到。

叶桑咬了咬牙,心里边把狗屎陈数得上辈儿的女性亲属全部招呼了一遍,这才摆出一个笑容来甜甜地说道:“下回不会了,陈经理,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去工作啦。”一边说着一边顺手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绝对不能再给他下手的机会了,可把人给恶心坏了。

陈经理的秘书看着叶桑面色不自然地走了进来,冲她翻了个大白眼。叶桑无语问苍天,王秘书跟陈经理的那些个破事儿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她才不想掺和呢!奈何这个王秘书估计三观不正的宫斗剧宅斗剧看多了,总是把叶桑当成假想敌,处处针对她。

叶桑假装没有看见王秘书飞过来的眼刀,自顾自地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地走回自己的座位,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心里面还恨恨地想着,要是能找到工作,姑奶奶我立刻!马上!辞职!不干!

接到周陆电话的时候,夏飞来还在睡着觉,她是摄影师,工作时间很自由,忙的时候忙死人,闲的时候闲死人,本来今天她休息,一大清早的被吵醒心里很是不爽,可是看到屏幕上“周大哥”三个字以后,立刻醒得透透的,赶忙清了清喉咙,尝试着发了发音,确信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刚睡醒的之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

夏飞来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以后很是满意,至少这个声音还是甜美的。

“飞来,今天有空么?”

“周大哥有事找我,没时间也要挤出时间来!”

夏飞来这样俏皮地回答让周陆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时间倒退了十多年,夏飞来扎了马尾辫穿着不合身的军装跑到他跟前来卖宝式的说:“周大哥的枪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让你帮忙挑一部智能手机。”

“甘效犬马之劳。”

周陆看她答得这么爽快,看着手边未完成的工作图纸,有些迟疑地说道:“但是我没有时间跟你一起去,你挑好了能送到我们公司来么?”

“好吧。”夏飞来答得很干脆,可是再干脆也掩藏不了语气里的失望。

挂了夏飞来的电话,周陆的嘴角再次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顺手拨了一个新号码。

“喂,您好,这里是文耳建筑房地产有限公司,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产品?”

周陆听到这个声音愣了愣,想了想又释然了,叶桑算是他的小师妹,建筑系的女生也有一部分会在毕业以后投入售楼的大军,不过这种公式化的语气让周陆很不喜欢,虽然听着礼貌诚恳,可就是少了那么一点味道,究竟少了什么周陆自己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听着不舒服。

“你是叶小姐么?”

“我是我是,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现在我们有部分商铺正在做活动,您需要看看吗?”

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欣喜若狂,想想也是,像她们这样的电话销售,每天要打数百通的电话,不挨骂就偷着笑了,现在还有打电话送上门的,堪比中了六合彩。

直接约出去吃顿烛光晚餐,顺便表白一下心迹,这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直接才是周陆一贯的风格,但是现在情商突然大爆发了一下的某人觉得这种求爱方式似乎有点不妥。

“请稍等一下。”周陆对着手机礼貌地答到,保持着手机的通话状态,一边用书盖住手机一边拿起桌上的座机拨了一个内线号码。

“Linda,你进来一下。”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周陆的助手Linda摇着水蛇腰晃了进来,款款来到办公桌前,挂着职业式的笑容一脸谄媚地问道:“周副总,您找我有什么事?”

要说对这个新调回来的副总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Linda也算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她知道周陆这一类人情商低,智商可不低,要做周太太那肯定是痴心妄想,但是如果想要捞到一些物质上的好处,应该也不算太难,像他这样的单身男人总有有需求的时候。

“怎么追女孩子显得不那么突兀?”

“……”您这么问就不突兀了?

Linda着实惊了一惊,这个周副总这么问是不是太那啥了?至少也得陈个设铺个垫撒!不过Linda到底是情场老手,接着挂着职业笑容问道:“不知道您要追的是哪一类女孩子。”

“良家妇女。”

“……”Linda再一次被噎住了,反正这四个字估计跟她自己是没多大关系了,估摸着周副总说的是身家背景清白心思单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姑娘,她尝试着说道:“要不送玫瑰吧,没有哪个女孩子不虚荣。”

周陆想象了一下自己捧着玫瑰花求爱的镜头,是不是有点太二了?瞬即想到了自己情商有点低,算了,还是听Linda的吧。

他点了点头:“你安排一下吧,再定一家餐厅。”

Linda摇着水蛇腰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公司的老板冯文则,冯文则看到她面色红润,立即笑得很暧昧,还摆出一副“我懂了”的神情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周陆重新拿起手机的时候,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着急:“先生,您还在吗?”

“在!”

“那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看我们的商铺?”

“今天吧。”周陆迅速地扫了一眼行程表,报了一个时间。

手机刚挂断,冯文则拿着两杯热饮走了进来,一杯热牛奶是他自己的,另外一杯白开水被他放在了周陆的办公桌上。

周陆看着自己手边装了大半杯白开水的玻璃杯,又看了看冯文则新端进来的装了大半杯白开水的一次性纸杯,这是什么节奏?

冯文则现在的表情相当的八卦,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问道:“我给你安排的女秘书不错吧?”

周陆茫然地点了点头。

“帮你解决了不少问题吧?”一边说一边往周陆的下半身瞄了瞄。

周陆被他瞄得很不自在,咳嗽了两声缓解尴尬,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难道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冯文则的声音很好听,有点嗲的感觉,又不是那种女生的嗲,也不是台湾腔的那种嗲,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可能是有点类似于吴侬软语的那种嗲,或者用温文尔雅来形容比较贴切。

“你暗恋我?”

“噗……”冯文则的牛奶喷了一地。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暗恋你了?”

周陆一本正经地答道:“你不暗恋我,离我这么近做什么?”

冯文则是斜倚在窗台上的,腿伸得很长,他的腿真的很长,在某一个角度之下的确离周陆很近,并且姿势暧昧。

冯文则收了腿,也收了那一点玩世不恭,认真地说道:“你情商不太高,我是把你当兄弟才特地来提醒你的,有一种女人只适合玩玩,花点钱就行,别动真心。”

周陆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自己要追叶桑的消息满公司都知道了?叶桑除了笨了点矮了点冒失了点,其余的地方也没有那么差劲嘛。

“对了,我还真有话问你,公司没有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吧?”

冯文则无比惆怅地看了一眼师弟,怎么脑袋就是这么不开窍呢?算了,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说不定这个纯情的师弟就喜欢Linda这样的风骚女郎呢?总比老这么单着好吧,想通了这一层,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默认了公司没有这一条规定。出了办公室,正好碰见了Linda在签收一大捧粉红色的玫瑰花,那粉色刺得他眼睛疼,干脆装做什么都没看见,将喝剩的牛奶丢进垃圾箱,愤愤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周陆看到那一大捧粉色玫瑰的时候脸色明显黑了几分,他不喜欢粉色,他觉得叶桑那样的女孩子用红玫瑰才相称,可是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重新定一束明显不太现实,他对着办公室里的穿衣镜整了装修了颜,捧着玫瑰出门了。

看见电梯门上反射出来的自己的身影,周陆觉得自己简直二到无穷大了。

出了电梯,周陆没有出门,直接去了一楼前台,礼貌地说道:“我找叶小姐。”

前台小姐抬头看到一张硬朗的帅哥脸,顿时变得很热情,招呼周陆在一边坐下,递了茶端了水,送上了烟灰缸。

周陆是文耳建筑的副总,长年在在Y市开拓市场,最近刚回归C市,办公室在最顶楼,再加之他所统管的设计部跟另外一个副总统管的销售团队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这个前台小姐并不认识他。

抽了半支烟的功夫,一个美丽的女孩走了过来,中等身高,长发在脑后梳了一个髻,统一配发的工作服把身体包裹得很紧,脸上化了很浓的妆。

“您好,我叫叶眉,您可以叫我小叶。”女孩一边做着自我介绍一边将手伸了过来。

周陆看到她涂得五颜六色的手指甲,有些不喜,但是出于礼貌还是象征性地跟她握了手,然后问道:“怎么没看到叶小姐。”

“我就是啊。”

周陆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叶眉也是姓叶的,恍然大悟,自己被那个鬼丫头给忽悠了,他愤怒地扯开领带,将剩下的半支烟粗暴地按进烟灰缸,拿起自己的西服转身离去。

“先生,您的花忘记带走了。”

“送给你了。”

周陆想到那束粉红色的玫瑰花,心里更是气得不行,发誓一定要将那个鬼丫头千刀万剐了,没有注意到背后手捧粉玫瑰的叶眉脸颊上升起的两团红晕。

被人在心里面剐了千万遍的叶桑还在城市的最南边加着班,她连打了几个喷嚏,动作麻溜地帮自己批上了一件空调衫。

周陆坐上自己车的时候,Linda的信息不合时宜地发了进来,餐厅已经订好,还是C市南区最著名的情侣餐厅……枚灰地带。

周陆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手机给捏碎了,听到有人在敲车窗,心中一阵欣喜,转过头来却看到了夏飞来的笑脸。

欣喜变成了失望。

夏飞来自己打开了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将新买的手机递上。

“多少钱?”周陆一边问一边往外掏着钱包。

“提钱多伤感情啊,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庆祝你回归C市,要是你实在过意不去的话就请我去吃饭吧。”

周陆自顾自地换了手机卡,开机以后果然看到了QQ应用程序,果断上线,看到叶桑正好在线,本来准备质问她一番的,可是看到那个可怜的小猫头像,心不禁柔软起来,想了半天,问道:“在干嘛?”

叶桑回道:“在加班,被资本家剥削着。”

“这么惨?”

“嗯,顶头上司还老想占我便宜,幸好我够机灵!”

周陆的心紧了紧,回道:“干脆辞职不做了吧。”

“工作辞了你养我?”

“嗯。”

“哇,这么爽快,你很有钱?”

“够用吧,再养个你应该也够用。”

“好啊好啊,求包养求包养!”

看到这条消息,周陆的心情莫名其妙地愉悦起来,想了想回道:“那你乖乖的,明天就去把工作辞了。”

夏飞来看到自己被晾在一边,嘟着嘴巴轻轻地捶了一下周陆的肩膀。

周陆退了QQ,踩了油门愉悦地说道:“哥哥今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夏飞来狐疑地看着这个瞬间就阴转晴的男人,她知道秘密都在那支手机里,便状似随意的把周陆的手机拿在手里把玩,趁着周陆找路的空档,火速地试了几个QQ密码,可惜都不对。

“我的手机很好玩么?”

耳朵左边突然响起的男声吓了她一大跳,迅速地将手机切成前置照相模式,假装在自拍,实际上拍出来的效果相当不错,夏飞来顺手把照片设置成了墙纸。

今天才周一,枚灰地带的人不多,周陆照例选了靠窗的位置,把菜单递给夏飞来,示意女士优先。

夏飞来点单的时候,周陆再一次登录了QQ,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自制力过人的他,此刻却像一个毛头小伙子一般按奈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

如愿以偿地看到叶桑的头像在闪,周陆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点,可是看到内容以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开玩笑的哦,工作还是要继续滴……苦日子还是要慢慢熬滴……”

周陆那颗火热洋溢的心瞬间飘过一片冰雪,又被这个臭丫头给骗了!

其实这事儿真不能怪叶桑,任谁看到那样的聊天记录都知道是在开玩笑,只有周陆这种情商堪比谢尔顿的人才会当真。

整个一顿饭吃下来索然无味,夏飞来的心情似乎很好,一直说个不停吃个不停,周陆扯着嘴角笑得勉勉强强,装作听得很认真,实则什么都没听清楚,心里边暗暗地郁闷着,自己精明一世,怎么就栽在这个小姑娘手里边了?

天已经黑了,路灯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下班晚高峰已经过去,马路变得干净起来,周陆在收据上签了字,头转向窗外的时候看到了叶桑孤单地站在路口等绿灯,她梳着高高的马尾,穿了白色的雪纺衬衫,修身的七分裤把她的臀线包得很圆,周陆隔着窗户玻璃开始想象她衣服之下的身体,没来由地感觉到面红耳赤喉咙发紧,在服务员退下去之前又点了一杯冰柠檬水。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