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楼梯间

抖音句子 2021-10-13 14:42:53
八月十九,早过了晚饭的点了,周陆还在加着班,看着手边的图纸,估计得通宵,Linda不是技术人员,所以替他叫了晚饭以后就回去了。

晚饭还在,但是已经凉了,周陆不是挑食的人,匆匆扒了几口饭,重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

“叮铃铃……”

周陆的手机响了,他的手机铃声还是最原始的那种。

周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一个本市的座机号,看着有点陌生,他顺手接了。

“周先生,是我啊,我是小叶!”

周陆听到这个声音有点无奈,摘了眼镜按了按眼角,叶眉已经给他打过无数个电话,尽管他已经明确表示过他没有购买商铺的意向!他是这个文耳建筑的副总,尽管不过问销售这个部分,但是基本的流程他还是知道的,一般明确拒绝的客人电话销售都不会再去浪费时间,但是这个叶眉就跟着了魔似的,吊着他不放了,周陆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把叶眉的电话号码设了黑名单。

“周先生,你最近怎么不接我电话了?”

“我很忙,现在还在加班,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周先生,您是不是不方便接我电话啊?您……您是不是有老婆啊,没关系的,我不介意做……”

周陆不明白她在扯什么,直接挂了机,并且很干脆地把这个新的座机号扔进了黑名单。

“叮铃铃……”

周陆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一个新的座机号,周陆看了一眼,直接关机了。

“叮铃铃……”

周陆桌上的座机也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还是那个座机号,他有些愤怒地拿起话筒又直接挂了下去,真搞不懂那个叶眉从哪里搞到他办公室号码的!

“呦,火气不小嘛。”正好经过的冯文则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杯热牛奶。

周陆推了推眼镜,苦笑着摇了摇头。

“又准备通宵?我喝完这杯牛奶就睡了。”冯文则一边说一边咕咚咕咚地喝下了半杯牛奶。

周陆看了一眼早已换好睡衣绵拖鞋的冯文则,又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这年头九点不到就睡觉的人着实不多了!

冯文则是富家公子哥里的一个异数,不吸烟不喝酒,早睡早起,甚至连富家公子哥都好的女色他都不好!

周陆觉得像冯文则这样懂得爱惜自己的人应该是健壮的,至少也应该是面色红润的,可是恰恰相反,冯文则很瘦,皮肤永远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

“叮铃铃……”

周陆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周陆懒得理,索性就任由它这么响着,不接也不挂。

冯文则把头凑了过来,好奇地看着来电显示,嘀咕了一句:“这不是我们那家咖啡厅的电话号码么,怎么打到这里来了?”

什么?周陆心里一个激灵,赶在电话铃声结束前拿起了电话听桶。

“喂,你好。”

“您好,我找周总。”

“我就是,请问你是?”

“周总,我是奶酪咖啡厅的小张啊,张阳。”

周陆记得这么一号人物,他是奶酪咖啡厅的一个领班,周陆在咖啡厅偶遇叶桑那次就正逢他值班,替叶桑买单也是借的他的手。

当时周陆还交代过,如果叶桑再来咖啡厅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不过现在周陆觉得叶桑去不去那家咖啡厅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出于礼貌,他没有直接把电话挂掉,而是随口问了一句:“我在加班,你有什么事嘛?”

“厄……”张阳没预料到周陆的态度会如此冷淡,跟那天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

“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等等……”先不管周总的态度为何冷淡吧,张阳觉得既然周总委托他办事儿了,他就应该把事办好,所以把今天看到的情况汇报了一下:“今天安小姐来我们店过生日了。”

“安小姐?哪个安小姐?”

“就是安魏小姐啊,跟叶小姐一起的那个。”

“嗯,很好,今年年底给你加百分之二十的奖金。”

原来安魏就是那个VIVI,周陆只怪自己疏忽了,一直以为安魏是叶桑的男朋友,所谓关心则乱,大概说的就是现在的他,临挂电话前,周陆又问了一句:“她们现在还在吧?”

“恩,还在,不过快吃完了,应该马上就要走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现在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在我到之前一定要把她们留住!”

打你电话你不接好吧,张阳心里嘀咕了一下,但是为了那多出来的奖金,电话里还是很恭敬地答道:“放心,我一定做到!”

“你不加班了?这么晚了还要出去浪?”一直坐在沙发上喝牛奶的冯文则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吓了周陆一大跳!

“你怎么还在啊?”

“我现在走了,牛奶喝完了。”冯文则说着站了起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周陆的办公室布局跟冯文则的差不多,是一个大套间,外面是办公加会议室,里面是卧室加洗漱间,他洗了个战斗澡,从衣柜里挑了一件白底银色竖条纹的衬衫换上,拿起车钥匙开开心心地出门了。
张阳得了周陆的令,密切地关注着叶桑跟安魏那桌的一举一动。

今天晚上,安魏是有些不高兴的,因为许曼刚提了蛋糕过来,就被她那个冷血上司给CALL回去了,一年就只过一次生日,最好的三个朋友都集不齐,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别气了,来,张嘴……”叶桑把盘子里最后一颗扇贝球塞进了安魏的嘴里。

安魏气嘟嘟地咬着扇贝球,骂骂咧咧地开始说道许曼的那个上司:“你说那个人是不是有病啊,大晚上的把我们家小曼召回去加班,这么晚了还不回去陪老婆,我看他一定是家庭不和睦,那啥生活不和谐,还一定要拉着我们家小曼垫背……”

“……”叶桑知道VIVI的小性子上来了,她一向这样,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所以不搭腔。

“你说这人怎么这么不人道呢,岂止不人道,还恶毒!还冷血,他这样的人一定是妻离子散……”

VIVI下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出来,嘴巴就被叶桑捂住了,她把叶桑的手打掉,气乎乎地说:“你捂我嘴干嘛?”

“你骂规骂,但是不带这么诅咒人的啊!”

经过叶桑这么一提醒,VIVI也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有点过了,还好断子绝孙之类更恶毒的话没喷出口。她跟叶桑都是信因果报应的,赶紧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我刚随便说说的,您可千万别真让人家妻离子散了。

念了佛号,狂燥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两人续了一壶茶,点了两份点心,安逸的吃着,大厅中间的钢琴师还在投入地弹着琴,琴声含着情,叮叮咚咚自顾自地诉说着快乐的故事。

桑桑听出了这是久石让的SUMMER,她能听出的钢琴曲不多,恰好就有这一首,所以她好奇地往钢琴师那里看了一眼,钢琴挡住了他大半个身子,连脸都看不真切,但是那个人的周身都透出一种优雅来,真正的贵族似的优雅,不是惺惺作态,也不是故作端庄。

可以看出钢琴师很喜欢这首曲子,所以他反反复复弹了三遍,三遍结束的时候钢琴师起身,向着观众致敬。

叶桑跟安魏钢琴曲听完了,饭也吃完了,招呼服务员过来买单,很巧的是,这次拿着账单过来的还是上回的那个叫做张阳的经理,张阳客气地说道:“会员信息上记录今天是您的生日,所以我们店额外赠送一份香蕉船。”

香蕉船是雪糕甜点,不方便打包,而且现在她们都已经很饱了,所以这个香蕉船要还不是不要,是个问题,VIVI刚想拒绝,碰上了经理那双满含期待的眼睛,算了,还是要了吧,有时候拒绝别人的好意对别人而言也是一种伤害,她摸了摸自己滚圆的肚子,艰难地点了点头。

张阳成功地将香蕉船送出去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走进后厨对甜点师说道:“23号桌加一个香蕉船,做得精致一点,速度慢一点,不着急。”

钢琴师尾随张阳走进了后厨,他来领今晚的演出费还有晚餐。

张阳从口袋里掏出装着钱的信封,刚准备递出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他演奏时叶桑往他身上瞄过两眼,所以他自作主张了一回,用商量的口气说道:“我出双倍的价钱,你再加弹一个小时好不好?”

奶酪咖啡厅琴师的收入是每小时一百五十块,翻倍就是三百块,张阳以为自己给出这样丰厚的报酬对方一对会感激涕零,谁知道琴师接了信封后淡然地摇了摇手表示拒绝,从旁边的小框里选了一只最朴素的面包叼在嘴上,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张阳急忙跟了出去,皱着眉说道:“拜托啦,你看那边的那个女孩今天过生日,刚刚看到她们很喜欢你的曲子,你就加弹一首算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可以嘛?”

琴师顺着张阳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嘟着嘴摸着肚子的VIVI,VIVI也恰巧向他这边看了过来,琴师笑着向VIVI点了点头,VIVI的脸瞬间红得透透的。

“好,我答应了。”

“太感谢了,加弹部分的时候我按双倍工钱结算给你。”

“不用了,这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琴师把剩下的面包囫囵吞枣地咽了下去,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嘴角,从容地向钢琴走了过去。

他弹的第一首曲子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欢乐颂》,很欢快地一首曲子,整个咖啡厅都变得暖洋洋的。

一曲即将终了的时候,琴师将话筒凑近嘴边,温和地说道:“刚刚这支曲子,送给现场一个过生日的女孩,祝她生日快乐,接下来的这支曲子,送给我的女孩。”

演奏声重新响起,依旧是贝多芬的名曲……《致爱丽丝》。

叶桑诧异地看着满脸通红的VIVI,不解地问道:“他怎么知道你今天过生日的?”

VIVI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奉告。

“我怎么觉得这首致爱丽丝也是送给你的啊?”

“是吗?”VIVI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低下头装喝茶,巧妙地避开了叶桑的询问。

《致爱丽丝》结束了以后,琴师照例站了起来向大家致敬,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下从钢琴一边的花瓶里抽出了一只粉色的牡丹花,向着VIVI这边走了过来。

VIVI只觉得自己脸蛋火辣辣的,只得接着低头假装喝茶。

琴师离她们越来越近,叶桑这才看清了他的面容,他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有着跟VIVI一样的浅色头发,还有着跟VIVI一样的桃花眼,不过不同于VIVI的火热跟明媚,如果说VIVI是骄阳的话,他就是春水,沉静内敛,叶桑承认,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此勾人的双眼。

琴师慢慢地走到VIVI的桌前,优雅地躬身,轻轻地在她耳边说:“你愿意做我的女孩吗?”

从他抽出牡丹花时开始,咖啡厅里所有的人就已经屏住了呼吸把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所以他刚刚轻轻说出的那句话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于是整个咖啡厅沸腾了,大家一齐喊道:“答应他!答应他!”

叶桑也是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相配,也跟在一边起着哄,VIVI娇嗔地瞪了叶桑一眼,叶桑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难道要我下跪?”琴师一边说一边理理自己的西装裤,准备就地跪下去。

“不要!”VIVI一手拉住他的肩膀,一手接过了牡丹花。

琴师收住了下跪的动作,托起VIVI的手腕,在她的手背印下一个吻,笑着说:“那就当你答应我了。”
钢琴师那个吻印下来的时候,安魏觉得自己被丘比特的金箭击中了,所谓的一见钟情大抵如此。

安魏是相信一见钟情的,但是她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会被她遇见,一个人爱上一个人的概率是千分之七,两个人同时爱上对方的概率是百万分之四十九,就这样近乎于二十万分之一的概率竟然被她碰上了!

这是她二十四年以来,收到的最好最传奇的一份生日礼物。

钢琴师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笑着说:“我能坐在你们旁边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叶桑眼睛乐成了一条缝,忙不迭地点头。

钢琴师在她俩的对面坐下,自我介绍道:“我姓冯,叫冯文改,我可以知道你们的名字吗?”

一向火辣热情的安魏现在尽顾着红脸了,手指绞着牡丹花的花枝,抿着嘴唇不说话。

“她叫安魏,我是叶桑。”叶桑很开心,很开心安魏能找到自己的MRRight。

“安薇?蔷薇花的薇?”

安魏泄了气似的答道:“大魏国的魏!”

“哦?女孩子叫这名的好像不多啊。”

“要是我爸妈有你这觉悟就好了,以后不许叫我安魏,叫我VIVI吧。”安魏提到自己的名字就觉得委屈,上学排宿舍的时候被排到男宿舍那是常事!还有各种体能训练、体育考试,一不留神就被分到男生组去了!

香蕉船上来了,很大的一份,看得出来甜点师傅做得很用心,VIVI跟叶桑对望了一眼,要是以往,解决这么大的一份甜点完全没有压力,可是今天……

冯文改羡慕地看了一眼香蕉船。

VIVI立即递了一只干净的勺子过来,眉眼弯弯地说道:“一起吃吧,我和桑桑用一个勺子。”

冯文改摇了摇头,说道:“不需要了,你们吃吧。”

VIVI以为他害羞,挖了一勺子送到他的嘴边,冯文改无奈,只得张嘴接了,冰淇淋入嘴的那一刻他眯了眯眼睛,赞叹道:“果然美味。”

VIVI顺势把勺子塞进了他的手里,冯文改现在再推,就显得有点装了,便受了VIVI的好意,把小勺子握在手里,但是没再碰过那只香蕉船。

周陆还在路上慢慢地爬着,早就过了下班晚高峰的时间,以往顺畅的道路却变得拥堵起来,周围到处都是按喇叭的声音,周陆知道按了也没用,索性熄了火,点了一支烟慢慢地抽了起来,抽了两口,突然想起来叶桑不喜欢烟味,无比留恋地看了一眼还剩下大半支的烟,扔了。

周陆第一次遇见叶桑的时候是在网吧,他大学五年级,正在为毕业论文煎熬着,宿舍的网又在最关键的时候断了,被逼无奈只下,他去了网吧,白天的网吧人并不多,他挑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下,开机的时候习惯性点了一只烟。

对面的位置上传来低哑的咳嗽声,他顺着声音过去,看到了一个绑着马尾的女孩,女孩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双手熟练地按着键盘,就像在键盘上弹钢琴一般。

周陆盯着看了一会儿,女孩感觉到了有目光在追随自己,抬起头看了周陆一眼,真的只有一眼,没有一点点表情的一眼,没有丝毫情绪的一眼,看完就收回去了。

周陆却觉得她的那一眼饱含了魔力一般让他紧张,他手忙脚乱地灭了烟,在电脑面前坐得端端正正的。

对面的键盘依旧噼哩啪啦地响着,那个女孩依旧注视着显示屏,对周陆的行为没有一丝一毫地反应,周陆是有些不甘的,他心里隐隐地希望能够发生一点什么,可是什么也没发生。

他恶作剧似的重新点了一支烟,可是对面的女孩除了咳嗽以外再没有别的反应,连看都没看过来一眼。

后面的汽车车喇叭发出尖锐的声音,把周陆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前面的道路突然顺畅了,交警拉了线指挥着交通。

周陆经过交警身边的时候看到了堵车的源头,原来是出了一起不大不小的车祸。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亮紫色自行车,自行车的骨架已经变了形,一只轮胎还在车架上挂着,另一只轮胎已经飞出去很远。

周陆心里“噗通”了一声,他认得那辆自行车是他送给夏飞来的生日礼物,也顾不得他此行的初衷了,就近找了一个地下停车场,停了车就往车祸现场赶,其间张阳打了他好几次电话,他直接摁掉了,他心里想的是,如果飞来出事了,他今天不做点什么以后一定会追悔莫及,可是如果今晚错过了叶桑,以后还有机会。

跑到车祸现场时,周陆看到了站在交警身边的夏飞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什么都好说。既然人没事,周陆准备暂时不搅合这事,在夏飞来发现他之前开溜。

好巧不巧的是,他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夏飞来听到声音转了过来,看到了周陆,面露欣喜地喊道:“周大哥!”

周陆这时候再走就显得太不讲义气了,他先掏出手机,示意夏飞来他正在接电话。

“周总,这边人估计留不住了。”

“再拖一会儿,我这边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周陆挂了电话,向夏飞来走了过去,花了五分钟的时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言之,就是一起交通事故,难解决的地方就是双方各执一词,汽车车主一口咬定是他在绿灯起步时夏飞来从车后撞上来的,蹭了一块漆,要求赔偿两千块,而夏飞来坚称自己没有错,不肯赔钱。

周陆看了一下车身,要两千块明显是在敲诈。

车主是一个中年男人,车里还坐了一个年轻的少妇,他们看着夏飞来是一个弱女子,打定了主意是要欺负她的,现在看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周陆,气势先矮了三分,抢在周陆开口前说道:“算了算了,给你们打个八折,陪一千六你们就可以走了。”

周陆相信夏飞来没有撒谎,她说她没错,她一定没错,但是他现在没时间跟他们纠缠,翻了翻自己的钱包,现金很少,他全部掏了出来,点了点说道:“就一千一,拿了赶紧走人。”

少妇眉开眼笑地走了过来,说道:“还是你们家男人讲理!”

可是夏飞来抢先了少妇一步,她把周陆的钱拽在手里,鼓着气说道:“我没错,凭什么要你赔钱?”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