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公共场合高潮(h)公交车 宝贝裙子内不许穿内裤

抖音句子 2021-10-13 14:43:49
冯文改不知道从哪里借了一辆柠檬黄的跑车来,帮着VIVI搬行李,VIVI看着那辆车的容积都要哭了,最后大手一挥,新买的棉被不要了,某某知名品牌的家纺四件套也不要了,反正是夏天,直接卷了凉席走人。

临走之前VIVI无限爱怜地看着之前从叶桑屋子里翻出来的绵拖鞋,因为拖鞋上的兔子耳朵很可爱,所以从她入住叶桑的小屋开始就一直霸占在脚上了。

“小桑,把这双拖鞋送给我吧。”

“这双拖鞋不是我的,我的拖鞋在我脚上穿着呢!”

“怎么会呢?我从你上面的仓库里拿的。”

“仓库里的东西是房东老太太的孙子的,把房子租给我的时候人老太太特地交待了仓库里的东西对她孙子来说很重要,让我千万不要动。”

“这不是真的吧?”

“是真的,所以我从没进过仓库。”

安魏看着叶桑不像撒谎的样子,凌乱了,原来自己在不经意间做了两个多月的小偷!

“算了算了,到时候买双新的还给他吧!”

安魏听叶桑这么说,扁了扁嘴:“我在商店找过了,根本就没找到这个款,要不然能巴巴地回来跟你要双拖鞋么?”

“……”

“要不,咱洗洗?”

“也只能这么干了,洗完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他放回去。”

许曼留在VIVI的店里帮她拾掇着住的地方,其间她的上司打了个催她回去的电话,被她给搪塞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三姐妹在微安软陶馆汇合了,叶桑左看右看了一番,最后托着下巴说:“我总觉得这个楼梯口缺点什么,你们觉得呢?”

楼梯上来直接就是VIVI的起居空间,隐私性的确是不怎么好。

三个姑娘都是心灵手巧的,大学时做过模型无数,所以一拍即合,决定用软陶做个珠帘。

一个下午的时间,彩色的软陶被捏成了无数的小星星,再钻两个孔,放入烤箱,等待成品。

VIVI看到叶桑的小星星以后叫了起来:“你怎么都做的一个色儿的?”

许曼也把头凑了过来,看到了一大片青色,黛青石青鸭蛋青,瓦青藏青雨过天青,总之你所有能想到的青色叶桑都给办齐整了,你想不到她也给你办齐整了。

“把她做的混在我们的中间吧,反正我们的颜色很多,青色也不是很跳眼。”

听了许曼的建议叶桑立即跳出来反对:“我不要嘛,我的青色多漂亮啊,我不要跟你们的混在一起!”

“耗尽你要争的气,流连你尺躯之地,造就你嗅不到的景气,完成要你演的戏……”

许曼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又是她那个催命的上司,她示意叶桑跟VIVI声音小点,接了电话。

“唐总,我现在在忙啊。”

“……”

“嗯,今天不回去加班了。”

“……”

“你说小敏帮我带了晚饭啊?您替我吃了吧,吃不完就扔了。”

“……”

“我说了我有急事,我不回去!”

“……”

“我现在在马路上等着车呢,我车来了,我先挂了!”

许曼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顺便关了机。

“又是你的周扒皮上司?”VIVI提到那个上司就气鼓鼓的。

“不是他还有谁啊,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一天到晚喊我回去加班,我事情做完了还被喊回去加班,真是郁闷死我了。”

叶桑已经默默地把自己青色的小星星穿了一大串出来了,一边用嘴巴捻着线,一边幽幽地说:“你上司不会看上你了吧,我刚听你电话里说什么晚饭的事情来着。”

许曼哼了下鼻子:“被他看上?饶了我吧,我不如去嫁给猪!”

VIVI也符合着说:“就是就是,别理他了,今天晚饭我们三个一起吃。”

叶桑还在执着地穿着她的青色珠帘,一颗也不肯给别人染指,又幽幽地说了句:“你家刚招的小男朋友舍得放你出来?”

“要你多事!我怎么发现你一说道别人的感情就变之心大姐啦?你还没交代刚刚那个帅哥是谁呢!”

叶桑停了手上的软陶珠帘,无奈地说了句:“我的竹马哥哥。”

VIVI跟许曼一起愣住了。

竹马哥哥,还有叶桑十九周岁的生日,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VIVI立即就上头了:“他找你干嘛,他还有脸见你?”

“没有没有。”叶桑对林筑现在是没啥想法了,但好歹有过那么一段两小无猜的时光,所以从根本上还是想维护他的,替他辩解道:“他没特地来找我,只是恰巧碰到了。”

“哼,反正他要是再找你,你绝对不要理他!”VIVI很生很生林筑的气,在她的心里,林筑就是一标准的渣男,先是诱惑尚处花样年纪的叶桑,诱惑不成立马换人,这样的男人不渣还有什么人才能叫渣?

许曼倒是没VIVI那么义愤填膺,她觉得嘛,男欢女爱正常得很,我追你追不到立马换一个追又不犯法,最多也就是不太长情,不至于判死刑,她给的建议是:“如果你对他还有感觉,他正好又看上你了,就从了吧,跟谁过不是过,能遇到一个相爱的人还是挺不容易的,总不能因为他曾经犯过那么一丢丢的小错误,就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吧?”

叶桑服了这两个八婆了,她可什么都没说呢,这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已经给她把路铺好了,所以决定无视她们两个,接着一心一意地穿她的小星星。

在吃晚饭前珠帘总算是穿完了,叶桑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直接被VIVI给鄙视了,她从一大堆的青色迷雾中挑了两串出来,分挂在珠帘的最边缘,也算是慰藉了一下叶桑受伤的小心灵。

其实青色也挺好看的,关键是一大排颜色鲜艳的珠帘中突然窜出一大片青来,有点不搭调。

VIVI也真狠得下心,真的把冯文改给撵走了,三姐妹再加上天上的那位一起吃了个团员饭,顺便缅怀了一下曾经展望了一下未来,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散了席。

许曼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开了机,手机立即震得她手发麻,全部都是她上司的短信呼,她把手机往包包里一扔,不就没去加班么,跟催命似的。

下了出租车的时候她照例掏出了手机准备给VIVI、叶桑打个电话报平安。

“许曼!”

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喊吓了她一大跳,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可不就是她那冷血无情的上司么!

“唐总,好巧啊,居然在家门口也碰到你?”

你还真阴魂不散了,许曼在自己的心里咬牙切齿地说道。

唐复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说道:“是啊,好巧……哦,不巧,我是特地过来看你的。”

看我?看我为什么不去加班?这人脑子有点问题吧!

张复接着结结巴巴地说:“今天打了你一下午电话都没人接,我还以为……”

当然没人接了,我特地为你关的机好吧!

“今天下午我手机正好没电了。”许曼到底还是编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

“耗尽你要争的气,流连你尺躯之地,造就你嗅不到的景气,完成要你演的戏……”

好吧,谎话是不能乱说的,她刚说手机没电,手机就响了……

唐复现在的样子很尴尬,不好意思地说道:“你接电话吧,我走了。”

不送!许曼巴不得早点送走这尊大神,唐复刚转身她就接了电话,开始叽叽喳喳地跟VIVI煲起电话粥来。

唐复回头看了许曼一眼,有点落寞走了。
叶桑在整十点的时候接到了竹马哥哥的电话,虽然她很怕接到他的电话,还是硬着头皮接了。

“小桑儿长漂亮了啊!”

“谢谢。”

叶桑不想说话这么生疏的,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消失很久又突然出现的人她实在亲切不起来。

“你长大了,没小时候那么……”林筑说到这里停住了。

“没小时候什么?”

林筑轻笑着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

林筑的声音充斥着成熟男人的味道,连笑声听起来都是成熟稳重的,叶桑处在这样将熟未熟的年纪,最容易被这样相貌好又成熟稳重的男人所吸引,但是她在关键时刻顶住了,她当年就陷了一次这样的温柔陷井,不想再这样陷进去。

“林筑,你是不是想说我没小时候那么亲切了。”

这是叶桑第一次这样直呼林筑的姓名。

林筑明显地愣住了。

“你真的长大了啊。”

“我想说,我的确长大了,并且已经长大很久了,您还记得我十九岁的时候么,拜您所赐,我长大得很彻底!”叶桑说完“砰”地一声将电话摔在了床上,自己也跟着扑倒在了床上,抱着枕头打起滚来。

把心里想说的话一股脑儿说出来的确很爽,可是也失了风度,叶桑懊恼地想,自己应该大度一点,应该装得完全漠视那段历史,应该优雅地跟林筑说:“我已经找到我的幸福了,小林哥哥,你也要幸福哦!”

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还是林筑的,叶桑顺了顺心里的不畅快,接了电话,说道:“刚刚信号不好,不好意思。”

林筑的声音还是那样,稳重不失体贴:“对不起,为当年的事。”

“不用了,事情都过去了。”

“那时候你还小,你不懂……”

“林筑,不用说了,我不需要懂,我现在只想祝你幸福。”

林筑沉默了很久,最后说道:“小桑儿,如果当年的事情都是误会呢,你还会原谅我么?”

正宫娘娘都亲自接电话了,那些残忍的话也是你自己说出来的,现在跟我说误会?这怎么误会,难不成有人拿刀指你脖子逼你的?

叶桑根本不想听林筑的解释,她知道这个小林哥哥能言善道,死的都能被说成活的,可是他忘记了一点,叶桑已经快二十四了,不是十四!

说真的,如果林筑现在站在叶桑对面的话,叶桑一定毫不犹豫地喷他一口盐汽水!可是现在是电话,叶桑劝自己冷静再冷静,误会不误会没关系,原谅不原谅也无所谓,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没关系,当年没有什么误会,你也不需要我的原谅,是我唐突了。”

叶桑已经极力冷静了,可是隔着电话听筒她都能听出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事情的确过去了很多年,她也不再痴迷她的小林哥哥,可是那毕竟是她曾经痴迷过的人,说不介意一定是假的。

“小桑儿,你介意我重新追求你吗?”

“当然介意!”叶桑几乎是下意识地从嘴巴里蹦出这四个字来。

“呃……你需不需要考虑一下?”

“不用!”叶桑又是下意识地蹦出了这两个字。

林筑可能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尴尬了,沉默了。

叶桑这才后知后觉地吐了吐舌头,自己说话似乎太耿直了一点,也太伤人了一些,她吞吞吐吐地说道:“其实……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没关系,我的心脏很强健,再大的打击都受得住。”

“……”叶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索性沉默。

林筑也不说话,也不挂电话。

这不浪费电话费么?

“小桑儿,你有阳台么?”

“有。”

“去阳台吧,今天的星星很漂亮。”

叶桑顺从地拉开了飘窗的窗帘,抱着枕头上了飘窗,将窗户推开,星光从防盗杆的间隙里倾斜进来,真的很美。

林筑再一次沉默,周围很安静,叶桑隐隐约约听见了远处的景观河道里传来的蛙鸣声,九月的夜,微风吹在身上还带着温度,将空调的冷慢慢赶走,叶桑在飘窗上做了一会儿,后背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

林筑还在沉默着。

叶桑刚准备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林筑又说话了:“小桑儿,你还在看着星星么?”

“嗯。”

“听说今天有流星雨。”

听到这个叶桑来精神了,腰不酸腿也不痛了,瞪着双大眼睛盯着夜空一眨不眨的。

“来了来了,小林哥哥你刚刚看到了么?是流星!”

“嗯,看到了,小林哥哥在跟你看同一片天空呢,小桑儿你许愿了么?”

叶桑惊讶于刚刚自己表现出来的欢呼雀跃,记得她九岁的时候,林筑跟他的几个同学组了个天文小组,出名的狮子座流星雨大爆发的那一次,他们一起约了去爬山看流星,叶桑知道以后死活缠着林筑带他一起去,林筑起先不肯,但是耐不住叶桑的哭闹,还是同意带她去了。

因为带她去的缘故,林筑被其他的同学笑话带了个拖油瓶,起初林筑是有点生叶桑的气的,可是看着她爬山爬得脸颊通红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弯下了腰,让她爬上了他的背。

也亏得山不高,坡度又缓,叶桑趴在林筑的背上居然直接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睡在一个陌生的帐篷里,她立即张开嘴大哭了起来。

林筑急急地冲进帐篷安抚她的情绪,牵着她的手说:“哥哥带你去看流星。”

叶桑就这么坐在一群大孩子的中间,看着天上的流星雨,说实话,当时她并不觉得流星雨有多好看,还不如漫天的星星来得实在,可是身边的人为每一颗流星欢呼雀跃。

林筑紧紧搂住叶桑的肩,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小桑儿,你许愿了么?”

叶桑这才知道自己错过了许愿的机会,扁了扁嘴又要继续哭,嘴巴立即被林筑捂住了,林筑微笑着说:“放心,一会儿还有,你攒着愿望慢慢许。”

月光下林筑的笑脸安详,宁静得像个天使。

“可是要是没有流星了怎么办啊?”

“放心,小林哥哥一直陪着你。”

那晚叶桑总算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流星,她记得她把同一个愿望许了很多遍,她反反复复许的那个愿望是:“我要嫁给小林哥哥。”

呵,多么遥远的愿望,如果不是今天的流星,叶桑真的真的想不起自己还有那么执拗的过去。

“小桑儿,快看,又划过去一颗流星。”林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叶桑拉回了现实,她匆忙地抬头,却连流星的尾巴都没能看见。

“你看到刚刚的那颗流星了么?”

叶桑想了想说道:“嗯,看到了。”

“你许愿了么?”

“许了。”

“你许了什么愿望?”

“我希望小林哥哥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林筑似乎很开心听到叶桑这么说,他语带欣喜地问道:“假如我说你就是我的幸福呢?”

是么?你为什么早不说这样的话?自己要给他一次机会么
“让我考虑一下吧。”

这是叶桑给林筑最后的答复。

就像许曼说的那样,遇到一个相爱的人不容易,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别人一个机会?

叶桑的脑海里蹦出一个人来,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ID。

如果没有看到实诚人的真情告白,叶桑可能真的会回到林筑的怀里,可是现在,那个弱小的穿着一身小破装备的身影一直盘旋在她的心间,挥之不去。

叶桑登了企鹅,试探性地问实诚人:“实诚人,有件事想让你帮我拿主意。”

“什么事?”

“今天有人追我了,你说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叶桑在心里发誓,实诚人只要说出一句挽留的话,她就立即拒绝林筑扑进他的怀里!

等待是漫长的,叶桑看到对话窗口不停地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可是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她要的答复。

实诚人的头像直接黑掉了。

叶桑郁闷地洗洗睡了。

周陆郁闷得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他看到叶桑那条信息时,火立即就上来了,愤怒地敲着键盘:“你要是敢跟别人在一起,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点发送键的瞬间,停电了。

黑暗里亮起了烟的火光。

连抽三支烟以后,来电了,周陆那颗喷火的心也冷了下来。

他自认为是一个冷静理智的人,可是碰到叶桑后频频失态,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照着情绪做事,开始他参不透原由,可是现在他突然明白了,叶桑,是老天爷赐给他的克星。

在这三支烟的时间里,在这三支烟的黑暗里,周陆想起一些事来,他想起了自己怒删叶桑QQ的那次。

他在游戏论坛上看到叶桑的帖子,知道她那天要去网吧,特地早早地去了,跟叶桑隔了一个座位,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叶桑一出现就一直哭,他从没见过有人可以流那么多的眼泪,隔了一个座位都可以看到她被自己眼泪打湿的膝盖。

他以徒弟的身份偷偷在游戏里问叶桑:“你怎么了?”

叶桑只回了他四个字:“老步走了。”

看到这四个字的周陆是愤怒的,只是一个游戏里的人物离开游戏而已,至于这样么?他不理解叶桑的情绪和行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叶桑很看重老步!这样的潜意识让他抓狂,就好像有人抢了他的糖果一般让他坐卧难安。

周陆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会生那么大的气,只记得一时冲动删了叶桑的联系方式,然后又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了她四年!

周陆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暗骂了一句自己幼稚,怎么着自己也是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了?错过了这茬儿再等下一茬儿呗,周围的好姑娘还是有很多的!

迅速开了电脑,点了叶桑的头像,她头像已经黑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有啥话今天直接说了,说不定到明天自己又改主意了,他给叶桑留了离线信息:“选择你想选择的,快乐就好,不准再哭了,我也会遇到我自己的幸福。”

叶桑第二天看到这条信息时,心里拔凉拔凉的,实诚人果真是不再等她了。叶桑劝慰自己道,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两个平行线上的人,过平行线一样的生活,各自幸福着,或许这样才是最美好的结局。

林筑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叶桑答应了与他交往。

林筑的反应有点出乎叶桑的意料,他太过平静,没有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甚至连欣喜都没有,就平常地好像刚刚只是吃了一顿早饭。

叶桑没有谈过恋爱,她不知道林筑这样的表现究竟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她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怪怪的,具体怪在哪里她也说不上来,平心而论,林筑算是个合格的男朋友,成熟稳重,收入稳定,好像在某家公司担任一个中层干部的职,以他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成绩,不算顶好,可也算不上坏了。

但是怎么说呢,叶桑跟林筑在一起始终没有那种谈恋爱的感觉,她看过VIVI跟冯文改在一起的样子,两个人站在一起就给人一种很幸福的感觉,至少过马路的时候冯文改会紧紧地牵着VIVI的手,VIVI也会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在他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周末她约林筑逛街的时候,林筑虽然表现地很温柔很体贴很有耐心,可是就是让叶桑心里隐隐地有点不安。

过马路的时候叶桑故意跟在后面慢吞吞的,林筑自顾自地过了绿灯,将叶桑甩了老远之后才有所察觉,他微笑着说:“小桑儿,怎么落下这么远了?”

叶桑气嘟嘟地说道:“你过马路都不理我的!”

林筑怔了怔,尔后明白了什么似的走回到叶桑身边,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笑着说:“你啊,真是人小鬼大!”说完顺势将叶桑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林筑的手修长柔软,带着男性特有的温度,传递到叶桑的掌心,叶桑这些天的苦恼瞬间释怀了,这个掌心的温度让她重新接受了她的小林哥哥,或许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坏呢!

“小林哥哥,过几天我过生日。”

“嗯,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不……不……我不是跟你要礼物的意思。”叶桑说完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放心,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生日,九月十七。”林筑握着叶桑的手紧了紧。

“小林哥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嗯?”

“你究竟多大了?”叶桑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盯着林筑的面庞看。

林筑摸了摸叶桑的脑袋,笑道:“傻乎乎的,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我被人卖了,你赎我回来不就行了。”

“嗯,好。”

“小林哥哥,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么?”

“问!”

叶桑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以前的女朋友哪里去了?”

林筑的脸立即就沉下来了,松开了握着叶桑的手,声音有些不愉地说道:“今天逛了很久,我很累了,先送你回去吧。”

叶桑终于知道这段感情让她感到奇怪的源泉了,林筑曾经说过,他有一点喜欢自己,可是他爱上别人了。

喜欢跟爱隔了好远好远。

喜欢跟爱隔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点点喜欢,代替不了爱。

想通了这层的叶桑是沮丧的,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感情她不想就这样放弃。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林筑在前面大步地走着,叶桑在后面小碎步地跟着,她知道自己今天问的问题触了林筑伤疤了,心里越发地觉得难过,越发地一句话都不敢说,只管低着头认真地走路。

走到叶桑楼栋下面的时候,林筑猛地顿住了脚步,叶桑没注意,直接一脑袋撞上了他的背。

叶桑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事了,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林筑无奈地看着她:“你离我这么远做什么,走近点。”

叶桑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又往后退了几步。

“傻乎乎的。”

“你不要再说我傻了,好不好?”

叶桑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林筑忍不住笑了起来,走近了她,将她搂进怀里,轻声地说:“我比你大十一岁,记住了么?以后你再问我多大,我就不要你了。”

叶桑点了点头。

林筑扶起叶桑的小脑袋,低下头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

叶桑觉得此刻的自己幸福极了,不管小林哥哥以前爱过谁,她相信这一刻小林哥哥是爱着自己的。

这一刻的爱,足够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