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校园弄青梅h第一次 小东西自己坐下去 吃饭还在顶桌下

抖音句子 2021-10-13 14:45:59
天历三月十五,龙宫里热闹非凡,活了几十万岁的老龙王将在今日迎来他的第九个孩子。

但凡是有点娱乐精神的仙们都知道,老龙王膝下所出皆是龙子,而今日出生的这位,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龙女。

要说这些万年来发生的稀奇事还真是不多,万八年前浮生渌的出现给这六界带来了和平安定,自此以后四海八荒之内再无战争,这天上地下也难得的平静了一阵,而我们的故事也正好要从这里说起。

上古神族之一的龙族本与世无争,不同于四海龙宫里的后裔,这四梵天之上的神族却是甚少出世,这一次老龙王却在四梵天上宴请宾客,六界内的仙鬼妖魔皆收到了请帖,为的只是庆祝这龙神族第九个孩子的出世。

她是这届老龙王九个孩子中唯一的一个女儿,龙生九子本是自古以来便有的传说,可到她这里却摇身一变,成了龙神族近万年来里唯一的一位小龙女。

老龙王大悦之下,便给这位生来额头便印着一簇淡红色的梨花纹络,既不哭也不闹,只是安安静静凝视众人的龙九女取名为,龙安之。

安之长到九千岁的时候,模样已经和凡间十五六的小丫头一般无二,只是头顶着两个可爱的红犄角,加上额际一簇淡红色的梨花胎记,才衬得整个人多了一点仙气。

但说到仙气这东西,就不得不多提上一句。

神族出生的孩子大多都是天生带着神气,即使将来做不了什么大成就的神,也总比天界的那些仙们来的有贵气些。

凡人要靠修炼才可飞升成仙,神却是与生俱来。可不知为何,到了安之这里,事情就变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她的身上流淌着远古神族最高贵的龙神血液,可身体里却是半点法力也无,起初老龙王等人还当安之是天生的空盘,要靠后期的勤加苦练才能修成正果,奈何这一等过了九千年也完全没个进展。

那白白嫩嫩的小身体里从出生时候是何模样,到现在依旧是何模样,可怜安之虚有着龙神的头衔,却连腾云驾雾这样的小把戏都要靠着她三哥特制的腾云法宝。

于是乎,就在这一个让整个龙神族都担忧的状态下,天界的一道法令就成了这所有一切开始的转机。

为了纪念浮生渌出世九万年,天帝下了法令,凡六界内有灵性的种族后代均要参加,这一次,将会在仙山昆仑顶创办一个六界学堂,将新一辈的神鬼妖仙各类种族收纳其中,共同探讨学习仙术法术,借此机会继续维护六界的和平。

四梵天上的神族本来可以不用参与,但在老龙王和龙八子彻夜商量之后,还是决定送安之去,一说可以跟着众仙魔开发她的法力,二来也可以陶冶陶冶她的情操,毕竟这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静谧的有些过头。

于是,就在这样一个状态背景下,龙家九女龙安之背着哥哥们打包好的行囊,踩着她三哥特制的云彩,踏上了去往仙山昆仑顶的道路。

然而这一走,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命运的阀门已经悄然打开,将在千年以后给众人带来一个致命的打击。后来的安之想到现在的时候,却从不后悔自己踏出了这命运的第一步,因为她明白:该来的,总是会来。

四梵天和昆仑顶的距离不算远,但三哥的云彩却是按照安之的能力设计的,试想一个和凡人一般无二的神仙,即便是有着腾云法宝,那速度能快到哪里去?

索性安之也不着急,慢慢悠悠的坐在云彩上,俯视着凡间的一切,思绪却跟着飘向了远处的巨大仙山。

相传,昆仑山是中国古代神话的摇篮,而昆仑山的仙主就是西王母,在《穆天子传》中就有,“穆王八骏渡赤水,昆仑瑶池会王母”的传说。只是不知道,这传说中仙气缭绕的昆仑山和这西方的仙山昆仑顶是不是一个。

不过不管是与不是,她现在所处的世界,都是后世人,“传说”中的世界。

何为传说,即是辗转述说,也可说是流传,不能够确定的事情。

过去的安之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这样的传说。

九千年前,她以为自己死了,可醒来时却发现身边的人和事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如果这是穿越,你们有谁见过穿越成一个神仙的?还是上古神族之一的龙神族,身份地位甚至都在天帝之上。

这本来是古代神话里的传说故事,可那一刻,却成了安之眼中稀疏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生活。

生活,从一个现代世界平凡人的生活,一下子跳转到了四梵天之上龙神族的生活。

凡人是无法理解长生的定义的,人活百年是世间无法逆转的定理,生老病死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可有谁能像她一样,从一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然后睁开眼睛,看见了一群衣着华丽的神仙,围着她高兴的打转,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她看遍了故事里所有的神鬼妖仙。

也就是在那一刻,她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神仙,并且一活,就是九千年。

可这显然还不是尽头,这,只是一个开始。话说安之在天上飞了整整两天,才到达仙山的脚下。俯瞰下去,昆仑山的山脚是一片巨大的方形空地,四周环绕着数不清的石刻雕像,安之的七哥告诉过她,这些石刻雕像都是有灵性的石头人,是专门镇守昆仑山门的。

凡要上得昆仑顶,都要先过石头人这一关,本来这方形空地上应该有一个石人阵,但因为这一次的法令,暂时取消了石人阵,所以安之从上方看去,石刻雕像全都跑到了空地的边缘。

算算日子今天正好是上昆仑顶拜师的日子,但奇怪的是下方的空地居然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可就在安之下落的瞬间,那三三两两的人也都开始腾云飞起,一刹那就只剩下刚落地的安之,和前方不远处一抹淡绿色的身影。

微微叹口气,安之走上前,细细的打量前方的绿衣女子。

年纪看上去和安之相仿,身形却比她要高挑许多,一身淡绿色的丝质罗裙衬得整个人明朗活泼,长发微束,面容姣好,一看之下,让安之好感倍增。

少女察觉到安之的打量,轻轻的转过头看向她,墨绿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忽而一笑,轻声说道,“你好。”

“你好。”安之点头,并没有过多在意眼前人的眸色,在天上生活的久了,总会看到各种不一样的‘人类’,更何况这一次来昆仑顶拜师学艺的,又不止神界和仙界,妖魔鬼界稀奇古怪的种族更是数不过来。

“你也是来拜师的吧?”少女笑着问,声音软软的听上去很舒服,“我叫游丝,你呢?”

“阿之。”安之回答,眼神无波无澜的看着游丝,这个回答她在四梵天上练习了好几遍,因为是神族的身份,下到仙山学习,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礼遇,老龙王不愿意这样,所以特意用法术隐去了她额际的胎记,而名字也自然的改成了这个简单好记的,“阿之”。

对于这样的安排,安之倒也乐得清闲,虽然撒谎这件事她原本不太擅长,可幸好第一个遇见的这个少女游丝,是个单纯没有太多杂念的姑娘。

“阿之,咱们要抓紧时间了,拿到石头人身上的信物赶快上到昆仑顶,不然过了时辰就要取消资格了!”游丝忽然想到什么,赶忙说道,一面指了指四周的石头人,“看,它们身上系着昆仑顶特制的丝带,取下它才有资格上去。”

安之点点头,跟着游丝一起往边缘走去,靠近石头人才发现,它们的身上果然系着一种淡紫色的丝带,随着微风轻轻漂浮着,给这些刻刻板板的石头人蒙上了一层怪异的色彩。

两个人各自从石头人身上解下一个丝带,便准备登上昆仑顶。因为安之的云彩一直漂浮在身后没有收回,于是便邀游丝一起上来,口诀一念,云彩缓缓的浮起,朝着上方仙气缭绕的昆仑顶飞去。

游丝惊奇的看着安之的云彩,坐在上面软绵绵的,而且仿佛带着灵性一般,安之说往哪里云彩便往哪里,不由得轻声感叹,“这个云彩好特别!”

安之点头,轻轻地拍了拍身下微微颤动的云彩,小声的呢喃,“两个人可能有些重,看来下次得叫三哥改造一下。”

游丝疑惑的看向安之,问道,“你在说什么?”

安之摇头,“没什么,我让她稍微快点,不然咱们天黑都上不去。”

话毕,身下的云彩仿佛听懂了一般,果然加快了速度,这让游丝更加惊异。

昆仑顶的海拔很高,两人飞了大概两个时辰才看到了大门,在下方看上去仙气缭绕的峰顶,此刻身在其中却又仿佛和平地一般,但那壮阔的巍峨,却让两人都不禁一震。

放眼望去,入目之内便是大敞开的九道门庭,而在每一道门庭的前方都有两只九头精兽。

游丝告诉安之,这些长着人脸的九头精兽就是传说中镇守昆仑顶的灵兽,开明兽。

它们每只都拥有洞察万物预卜未来的能力,所以早在天帝下了法令开始,开明兽就打开了昆仑顶的九道门庭,等待着各界神鬼妖仙的到来。

安之和游丝下了云彩,一路跨过九门,才发现昆仑顶的前门广场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而就在众人的前方上空,则漂浮着二十八道仙符,从左至右分别是苍龙角殿、苍龙亢殿、苍龙氐殿、苍龙房殿、苍龙心殿、苍龙尾殿、苍龙箕殿;玄武斗殿、玄武牛殿、玄武女殿、玄武虚殿、玄武危殿、玄武室殿、玄武壁殿;白虎奎殿、白虎娄殿、白虎胃殿、白虎昴殿、白虎毕殿、白虎觜殿、白虎参殿;朱雀井殿、朱雀鬼殿、朱雀柳殿、朱雀星殿、朱雀张殿、朱雀翼殿、朱雀轸殿二十八殿。

每一道仙符的后面都腾空盘旋着一个人,唯白虎参殿的仙符后面是空缺的,而就在这二十八道仙符的正下方,则端坐着一位紫衣女子,看上去贵气无比,安之猜测她就是昆仑顶的仙主,紫雪。

“这就是四宫二十八殿!”身旁的游丝忽然叫道,拉着安之往前挤了挤,一一的讲解着,“你看,那位就是昆仑顶的仙主紫雪师尊,她上方那些盘旋的仙人都是二十八殿的殿主,我们这一次来拜师就是要拜入他们门下。”

“那为什么白虎参殿后面没有人?”安之指了指那道孤零零漂浮的仙符,难不成这位殿主还没起床?

游丝也是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就在两人思索的空挡,身后突然传来巨大的沉闷声,众人回头,惊见身后的九道大门已经缓缓闭合,从最外层开始逐层关闭,片刻之内就只剩下眼前巨大的门庭,再不见昆仑顶外仙雾缭绕的世界。

安之微微的松了口气,身旁的游丝则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幸好咱们赶上了。”
巨门缓缓的闭合之后,众人才又转回视线,而原本飞立在仙符后面的二十七位殿主也都一一落到地面,站在紫雪仙尊的身后,一字排开。

不其然的,二十七位殿主靠近后面的中间方向,空出了一个位置,想来就是给那位至今还未出现的白虎参殿殿主留的地方。

安之还未细想些什么,就听到前方的紫雪开了口。

“浮生渌出世九万年,因着这次的机遇天帝下了法令,让诸位来自六界的后辈齐聚昆仑顶,为的就是巩固六界的关系,我想这一点大家都明白。”紫雪站起身,紫色的眸子淡淡的扫视一眼众人,继续说道,“站在我身后的是我昆仑顶二十八殿殿主,每一位都是这六界难得的奇才。你们能拜入他们门下也算是一份仙缘,但是各位记住,选择是双向的,他们可以选择你们,同样你们也可以选择他们。”

紫雪说罢回头示意了一下站在最右侧第一位的殿主,就转身退回了座椅边,一个轻轻地玄身就又坐了回去。

只见那位殿主上前一步,对着底下的众人朗声道,“诸位可根据我们二十八殿殿主上方漂浮的仙符来确定身份,一炷香之内向你所倾慕的殿主展示自己的法术技艺,再由各殿主决定是否收纳入门,都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呼应,接着那位殿主一声令下就见到身旁的人忽然集体涌了上去,就连身边的游丝也不知何时跑了过去,瞬间不见踪影。

安之无奈的叹口气,等到众人全走上去之后才慢吞吞的跟过去,她的百宝囊里法宝很多,但总不能到了殿主身边就用这些小法宝来博他们一笑吧,更何况看着前方的场景,许多六界的能人异士都在尽全力展示着自身的法术力量,她现在上去无非就是给众人一个观赏的空挡。

每一道仙符的下方都挤满了人,安之挤不进去也不太想进去丢人,环视一圈发现白虎参殿的仙符下方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脑子一转,当下决定到那里去等。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原本喧闹的广场因为紫雪仙尊的忽然起立而安静下来。

而安之则依旧孤零零的站在白虎参殿的仙符下方,淡漠的看着身边的众人。

紫雪环视了一下众人的方向,视线扫到安之这里的时候微微的一顿,却又很快看向其他方向。

“现在站在仙符下方的人,全部都是各位殿主确定拜入其门下的人!钟声响起之时,你们便再没有更改的机会,现在再问最后一次,可还有人有异义?”紫雪开口,稍稍等待了片刻无人回应便继续说道,“那么希望各位能够遵守昆仑顶的规矩,跟着你们的师父勤加练习。钟响之后,各位就回到各自的殿堂去吧。”

语毕,昆仑顶上方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钟声,仿佛在山谷里回荡一般足足响了二十八下才停歇。自此,广场上的所有人就都确定了师承何派,每个人都跟着各自的师父兴高采烈的回去本殿。

安之呆愣愣的站在白虎参殿的仙符下方,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其他人四散开去,她这算是正式拜入白虎参殿了么?可是谁来告诉她,她那个至今还未出现的师父到底在哪里,参殿又该怎么走?

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安之的心声,片刻之后就见到游丝大叫着朝这边跑来。

“阿之!你在做什么?你的师父呢?”

“呃……”安之看了看身后空无一人的台子,又指了指上方漂浮的仙符,“他好像没来。”

“没来?”游丝差异的开口,“那你怎么选的这里?”

“因为……这里没人选啊。”安之挠挠头,不知道要如何解释,总不能告诉游丝,自己因为怕到别人那里丢脸,所以特意选了一个殿主不在的位置来蒙混过关吧。

游丝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安之,转身看了看不远处等着她的师兄们,“阿之,你等我下,我帮你问问白虎参殿的位置。”

安之点头,看着游丝风一样的跑走,片刻之后又风一样的跑回来,不由得好笑,她应该庆幸自己来昆仑顶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游丝,不然还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游丝跑回来微喘着气说道,“白虎参殿在我们毕殿的上方,你跟我们走吧。到时候让师兄们给你指路。”

“好!”安之点头,一面从百宝囊里拿出龙泉水递给游丝,“喝吧,很甜的。”

游丝接过小瓷瓶,扭捏的笑笑便喝了下去,瞬间整个人就清爽下来,因为之前跑来跑去的喘息也都消失不见,不禁觉得惊奇,仿佛从阿之的身上到处都能找到宝贝一般,不由得更加喜欢这个不善言辞的姑娘。

安之跟着游丝来到了众人面前,眼前中有两个是穿着昆仑顶道服的师兄,其余几个都是这一次新进来的门徒。路程虽不远,但这些人却都是爱说爱闹的性格,不一会就打达成了一片。

游丝借着机会问了师兄白虎参殿的事情,为何二十八位殿主独独缺少了这一位,只是那两个师兄摇头没有说什么,但模样看上去却似乎是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

安之没有多想,既然已经加入进来,以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好了,反正这事她最擅长做的事情,不哭不闹,不争不抢,安安静静的即便是独处一处也毫无关系。

许是见安之安安静静的跟在身后太可怜,游丝特意走到后面陪她一起,两个人都是初来乍到的小辈,一起上了昆仑顶也算是比其他人要熟悉一些,自然要更亲近一些。

“阿之,参殿这次只有你一个新人,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商量。”游丝说着,一边从小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浅绿色丝带递给安之,“这个是游丝带,里面有我的仙灵,找不到我的时候对着它唤一声我的名字,就可以带你来找我了!”

“真的么?”安之接过游丝带,细细的打量了一阵,仿佛和她的云彩一样有着生命一般,微微的漂浮着,她抬头,看着游丝无害的脸,“那要是落到坏人手上,你不就惨了!”

“坏人?”游丝惊异,“六界都和平九万年了!哪里还有什么坏人!”

安之笑笑,不可置否。只是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这看似平凡无奇的游丝带却成了千年以后她对这绿衣女子唯一的念想。
跟着游丝等人上了毕殿,安之就告别了大家,毕殿的两位师兄告诉她,顺着前方的小路一直往上走,就可以看到参殿。

安之顺着师兄们说的小路一直往上,一边打量着身边的景色,昆仑顶的范围很广,但分布却极其复杂,各个宫的位置虽不相同,但在每一方区域内的殿堂却是错落无秩。

就拿白虎宫来说,矗立在最下方的并不是白虎宫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殿堂,反而是处在中间位置的胃殿,而在整个昆仑顶最上方的殿堂却成了白虎宫的末殿参殿。

对于这样的布局安之很是不理解,但一路走来环境越来越清幽,这似乎也是一件好事,她向来喜静,没有人打扰的地方自然也能呆的舒服。

顺着小路一直往前,很快便到了尽头。小路的深处是一座不大不小的竹林,相比于下面那些富丽堂皇的殿堂略显简陋,但却别有一番滋味。竹林的入口有一座简易的木门,门的上方悬挂着一方牌子,上书,“醉眠荫”三个大字。

安之说不清这是何种字体,但看上去却觉得狂乱又洒脱,每一笔都似乎能看出写这牌子的人心情的明朗,但又仿佛带着随手乱写的随意,让人看了心下喜欢的紧。

推开木门,安之走进醉眠荫,眼前的景色让她豁然开朗。

和木门外的世界不同,这里是一片翠绿,一条绵延到深处的小道,四周是成片的竹林,而在这片竹林的深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座竹屋的影子。

空气中的味道很特别,安之一直以为竹子的味道应该和青草一样,淡然中带着一缕清香,可真的闻到才发现,那之中还参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苦涩。

顺着小路继续往前,竹屋的身影也渐渐展露。这里仿佛是一个人间仙境,竹屋的背后是一座不算太高的小山,但却因为地势的关系将整个竹林环绕其中,只留下安之进来的那条小路通向山下,而竹屋的跟前却有一条蜿蜒的小溪,顺着竹林一直流淌到深处,不知通往何方。

竹屋的建筑是二层式,下方只是一个巨大的台子搭成的楼梯,直通向的二楼才是主人呆的地方。

让人异样的是,小溪的旁边却矗立着一颗巨大的榕树,在这片竹子林丽的世界里,独树一帜,而就在榕树背阴的下方则摆放着一方青石台子,在那台子上面,横卧着一抹白色的身影。

安之走进,将这宛如一幅画的场景狠狠的刻进心里,自此以后,无论过去多少万年,每当回想起这一切的伊始,脑海中总会浮现这日的场景。

她想,这大概就是王禹偁笔下那不随妖艳争春色,独守孤贞待岁寒的意境吧。

呆愣了片刻之后,安之才回过神来。顺着小溪上的竹桥走近,来到榕树下白衣人的身边。

她这一世的定力极好,可当看清眼前人的容颜之后,还是不自觉的慌了神。

说不清是什么样感触,她只是觉得一刹那间周身空气中的苦涩都变得清淡起来,融汇着身前巨大榕树的花香,调和成一种能让人痴醉的味道,四散开来。

安之一直知道,她的八个哥哥各个样貌出众,都是龙神族里数一数二的美男,可若要是到了这人的面前,大概也只能成了九牛一毛。

他很美,很漂亮,但却不同于女人柔弱的美,反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邪肆。

她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只能任凭自己的思想,将这倾城的容颜刻画进脑海。

他的发色是少见的纯白,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规矩的束起,反而懒散的披在身后,整个人柔若无骨的依靠在那里,若不是可以看到他胸膛轻微的起伏,安之差点就以为这就是童话故事中那个被巫婆伤害的白雪王子。

长眠在这无人打扰的竹林里,等待着专属于他的公主来将其吻醒。

她愣在原地,无法动弹,心中却百转千回,这就是她的师傅么?在未来的无限时光里,要和她共度千年的人,在这个静谧悠然的竹林深处,和眼前的这个绝代倾城的男子……

但她还未想的通透,眼睛就瞬间张大,被目光所及的画面震得说不出话,眼前的人缓缓的动了一下,像是刚刚睡醒的小猫,睫毛轻动,然后缓慢的,一点一点的,睁开双眼,刹那间,天地失色。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可以改变整个人的姿态。

也就是在片刻之间的事,她的整个身影就映进了那双冰蓝色的瞳眸中,缓缓地化开来。

安之只是见到他片刻的怔忪,然后那低沉中略带沙哑的磁性嗓音就这么传来,他问,“你是谁?”

她猛地扭头,视线转到别的方向,刻意不去看他,嘴上却闷闷地回答,“我叫阿之,是来拜师的。”

“拜师?”男子微愣,微低下头细细的想了一会,说道,“我不记得自己有去收徒弟啊。”

安之挠挠头,有些别扭的看向他,“其实是我自己来的。师尊说选择是双向的,我没有法力,其他殿主自然不会选我……”

“所以,你就来了这里?”他挑眉,看向安之的眼里多了一丝玩味。

“是。”安之点头,稳定了自己的心态在去看他,依然会莫名的心跳,但却比之前好了很多。

好在她锻炼了九千年的定力,那双纯黑的眼睛已经可以在任何她想要的时候变得无波无澜。

二哥说这是呆,但她却不以为然,因为这些活了上千年乃至上万年的神仙们自然不会明白,那种经历了群体死亡之后而带来的后遗症,有多么的可怕。

眼前的男子思索了一阵,随即轻轻一笑,站起身走到小溪边望了望,说道,“可那不过是一个空牌子啊,你是怎么想到要选这里的?”

“因为保险。”安之回答,察觉到了眼前人的松动,身体也渐渐放松下来,“其他殿主肯定不喜欢我这个半点法力都没有的人,所以与其一开始就去讨他们的嫌,还不如选一个自始至终都没出现的人。”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收你为徒?即便是你上了参殿来,我一样可以赶你走。”他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安之却摇摇头,不理会他的威胁,“你说得对,但当时的我别无选择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