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现代bl校园文h bl攻受在宿舍h 寸丝不挂全文阅读

鸡汤励志 2021-10-13 13:09:16
“呃……”

赵卓然噎了一下,她当然不想。实际上,她巴不得孟啸楠天天不回家,让那个小贱人永远独守空房才好。

“你知道,芙茗是我妹妹,你既然娶了她,那我们的这种关系还是早点断掉好。”

孟啸楠用钥匙开了门,一只手搂着赵卓然:“我很想你,你想不想我?”

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灼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边唇畔。

“可是……可是……”

欲擒故纵的把戏取得了一点成效,赵卓然不敢肯定她继续玩下去会不会惹孟啸楠厌恶。

但今天,似乎是个很好的机会呢!

新婚第一天就不回家的老公,她的“妹妹”心情一定“很不错”吧?如果顺便能让孟啸楠意识到他内心最爱的还是自己,就更美妙了。

想到此,赵卓然咬牙掰开孟啸楠的手臂,踌躇着:“我们毕竟是……”

孟啸楠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你在乎?”

“当然。”

赵卓然想也不想,冲口而出。她怎么会不在乎?她在乎的要命!她恨不得可以取芙茗而代之!

“哦,那算了。”

平淡的一句话击碎了赵卓然所有的梦想。

孟啸楠说完就迈步进屋,随手便要关上大门……

赵卓然傻眼。

玩得太过火了?

不行!她决不能被关在门外!赵卓然飞快地向前一步,挤进房内扑到孟啸楠身上,轻轻捶打着他的肩膀。

“怎么办?怎么办?我的理智告诉我应该离你远远的,但是,我……我又真舍不得……”

她挤出几滴泪水。

“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她扑倒孟啸楠怀里拥抱着他宽厚的胸膛,细长的手指在他背上画着圈圈。

孟啸楠突然打横抱起赵卓然,大步流星走到卧室,把她扔在柔软的床上。跟着,以一个夸张的姿势扑了过去。

“只要我喜欢你就好了。”

赵卓然靠在孟啸楠怀里,媚眼如丝,身体软作一汪春水。

孟啸楠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阿楠……”

“宝贝,你真是迷人,是不是想我想得狠了?”

赵卓然内心强烈的不甘让她把话题又扯回芙茗身上:“我哪有四妹好?”

“呵呵,吃醋了?”孟啸楠一手勾住她的下巴。

“唔……”

“要吃醋也应该是她吃才对,你闹什么别扭?”

咦,好像哪里不对?赵卓然想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

“再说,她的身子硬得像块门板,哪有你知情识趣?”孟啸楠又加了一句。

赵卓然“嘤咛”一声,把头埋到孟啸楠的肩窝处:“死人,就知道花言巧语骗我。”

“我只喜欢骗你。”孟啸楠着重突出那个“只”字,他轻轻抚着赵卓然的头发:“唔,还是你最懂我。”

芙茗看着墙壁上的挂钟指向凌晨两点,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着“你何必这么傻,他说过不会回来了,去睡吧”,但身体却依然在沙发上挪不开窝。

电视上早就没了精彩的节目,她还是一个台一个台的翻着。

终于,再强的意志也抵挡不住疲倦的来袭,芙茗身体歪在沙发上睡了过去,遥控器也从她的手中滑落到地毯上。

孟啸楠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芙茗娇小的身子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绺头发沿着沙发的边沿垂下,让她看起来比白天多了几分妩媚。

他的心忽然软了一下。

孟啸楠上前,把芙茗轻轻抱起来,放到卧室的床上,并为她盖好薄被。

做完了这一切,他站在窗前,望着半山上静谧的夜空发呆。

他本想跟赵卓然厮磨一夜的。

他就是想狠狠地羞辱袁芙茗,让她知道,不是谁都可以任她白白算计的。

他不喜欢心机深沉的女人。

女人嘛!或者温柔贤惠,像他母亲一样,做个合格的主妇;或者性感漂亮,像赵卓然那样,做个温驯听话的花瓶。

像袁芙茗这样的,外表清纯无害,内心步步为营,根本就是他最不想打交道的女人之一。

太累。

但他还是回来了。

跟赵卓然亲热完毕的一刻,他居然感到无比空虚,他居然会想到,他的妻子,此时在做什么?

会不会在跟某人情意绵绵地煲电话粥?

至于像他这样跟人滚床单,他相信,以芙茗的性子,目前肯定是不会的。

但……即使是打电话,他也很不爽。

多疑的性子让他不顾赵卓然的万般柔情,立刻起身回家。

芙茗躺在沙发上睡着的样子让他长出口气,总是没有出现他脑补的一些不好的东西。

但他几乎同时又想到一个问题,袁芙茗的做法,是不是故意在讨好他?

以她的心机,一定做得出来。

幸好他反应够快!不然,岂不是要让她得逞?

哼,跟他比,她还嫩得很。

芙茗早在孟啸楠抱起她的时候便醒了,但她不敢睁眼直接面对他。

她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来。

因为她清清楚楚的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和女人的香水味……

虽然之前她努力地说服过自己,在他自愿为她“守身如玉”之前,他一定会有其他女人。

但是,她没想到,这一刻来得如此之快。

快到她根本来不及做心理建设。

听到浴室门响,芙茗这才睁开眼睛,失落的同时也有些如释重负,至少,她今天不用再重复昨夜的屈辱了,不是吗?

芙茗自嘲的安慰自己。

而且,虽然晚,但他毕竟还是回来了。这是不是说明,他下意识中还是很很有“家”的概念呢?

一切要往好的方面看呵!不然,日子可怎么过?

估摸着孟啸楠快出来了,芙茗闭上眼睛,背向浴室侧躺着。

刚感到身边的床一沉,她就落入一个有力的怀抱。

孟啸楠双臂用力,强迫她面对自己。

“还装?你要装到什么时候?”孟啸楠总是这么干脆直接不留情面。

芙茗一惊,随即干笑道:“你回来啦?不早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孟啸楠却不打算放过她:“你就是这样对待你新婚丈夫的?”

明显是你才从女人身上爬起来好不好?

明明你是那个做错事应该心虚的人好不好?

居然还有脸大大咧咧的来指责她?

芙茗强忍住内心的咆哮,扯过一床凉被盖到孟啸楠身上,温柔地道:“你累了,睡吧。”

孟啸楠一把握住芙茗的手,另一手轻浮地抬起她的下巴:“不要做样子给我看了OK?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

芙茗好委屈,她还要做到多好?她已经卑微到无视他去找别的女人了好吗?

“别做这种恶心的样子给我看。你是不是觉得很不甘,很委屈?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芙茗用被子蒙住头,她不想再在他面前落泪。

即使对陌生人,他的态度也比对她好得多吧?

孟啸楠扯过芙茗的被子,扔到一边,双手扳住她的肩膀,强迫她面对他。

芙茗双手抱胸,警惕性地盯着孟啸楠:“你要干什么?”

孟啸楠气笑了。

这女人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是她非要嫁给他的好吧?为什么还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

“你说呢?自然是要你履行做妻子的义务。”孟啸楠邪恶的说道。

芙茗往后缩了缩,奈何被孟啸楠钳制住肩膀,只能徒劳,但她的动作成功激怒了他。

“不要。”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拒绝,虽然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

芙茗只觉得身子发软,象征性地推了他两下,不但没能推动,相反,在孟啸楠熟练的技巧下,她居然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贴了过去。

真是太丢人了!她不要啊!

感受到芙茗的变化,孟啸楠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宝贝。”孟啸楠的声音魅惑而低沉,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

芙茗从鼻孔中发出一个羞人的音节,“不要。”

声音娇媚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芙茗的反常倒是令孟啸楠一怔,随即,便更加放肆起来。

“这还差不多。”孟啸楠稍有满足,但随即又道,“不过距离让我满意,还很远。”

芙茗忽然觉得很恶心。

他这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刚刚有过别的女人啊!

他怎么可以这样残酷的对待她?

芙茗的热情渐渐冷却下来,任孟啸楠如何挑逗,也再无法重燃。

孟啸楠停下手,鄙夷地看着她:“怎么,自己享受的时候就无所谓;让你付出了就觉得委屈?”

口气里满满的,全是嘲讽。

“你太过分了。”芙茗的指责看起来很是无力。

“那你还不快点和我离婚?”

“我……”芙茗语塞。

她不,她不要离婚。她宁可不去干涉他外面的生活,两人还和以前一样,过着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生活。

孟啸楠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他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钟。

那女人死哪去了?居然一大早就不见人影!

伸个懒腰,孟啸楠坐起身,就发现旁边熨烫好的衬衫和西裤,随手换上,忽然觉得成家的感觉似乎也并不是太糟糕。

至少,不用一大早的,他再自己去衣柜里翻衣服。

如果结婚的对象不是袁芙茗,那就更完美了。

从房间出来,孟啸楠在庭院里遇到正晨练的父亲。

“早,Dad。”

“早。”孟畅丰看着眼前的大儿子,满是欣慰,成家了就是不一样啊!嘴上再怎么说,可最终还是回来了。“练完就过来一起吃饭。”

“嗯。”孟啸楠答应一声,来到自己平日健身的地方。

是的。健身。

他虽然每天都忙着签公文,谈生意,应付油滑的高管,泡吧,玩女人,但还是会雷打不动的抽出一个小时锻炼身体。打拳,跑步,游泳什么的。

外人只看到他光鲜的外表,对于他的付出,又有几个人能见到?至少,每天六点便起床,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极困难的事。

不过貌似那个女人起得还挺早的?就是不知道她是习惯还是……为了讨好他的家人?

不知不觉,孟啸楠有些走神了。

直到出了一身汗,他这才结束晨练,回到房中冲了个澡,神清气爽地出来。

刚陪着父亲说了一会话,就见他的妻子和王婶一起从厨房往外端早点。

“大少奶奶,我来吧。”王婶的声音。

“王婶,你叫我芙茗就行了。”那女人有点不自在的声音。

上不得台面!孟啸楠暗自哼了一声,一个称呼而已,都能这样扭扭捏捏的。

芙茗这时看到了坐在餐桌旁的孟啸楠,忙道:“你喜欢的土司、煎蛋、牛奶还在厨房,等下马上就来。”

孟啸楠点点头。

她们先拿出来的全是中式早点,银丝卷,水晶包,绿豆粥和四样精致小菜。

一般来说,他还是喜欢西式早点,方便快捷。

“芙茗,你忙一早上了,累了吧,快点坐下休息会吧。”孟夫人道。

“我去洗下手。”芙茗说着,转身又进了厨房,到底没有马上入座,而是先帮忙把孟啸楠的早餐摆到他跟前,这才挨着孟夫人坐下。

孟啸楠见父亲微一皱眉,心下明白,对芙茗道:“坐我这来!”

芙茗茫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笨女人!

平时不是挺会察言观色的?

孟夫人忙对儿子道:“都是一家人,无所谓啦!你那么凶做什么。”

说着,又不满地瞥了丈夫一眼。

孟畅丰苦笑着摇了摇头。

芙茗终于明白,她好像坐错位子了,忙不迭的起身来到孟啸楠身边。

“既然嫁进来了,以后你就坐我旁边,那是我弟弟的位子。”孟啸楠冷着一张脸,抬了抬下巴示意芙茗。

芙茗忽然觉得很委屈。

从来没人告诉过她好不好?以前来孟家做客,孟夫人也都是让她坐自己身边的。

虽然说她现在身份不同了,但……为什么从没人告诉她?

心里难受,眼圈不由也有些红,芙茗忙端起碗,用小调羹接连喝了好几口粥。

孟啸楠看在眼里,却诧异不已,这么点小事,至于吗?她不是向来很粗线条的,当初为了能攀上孟夫人,连佣人的冷嘲热讽都不在乎的吗?

孟夫人尝了一口橙、白、绿相间的凉拌三丝,随即赞不绝口:“真是不错,想不到芙茗的手艺这么好,以后我可有得说嘴了。现在的婆婆,有几个能像我这样吃到媳妇儿亲手做的菜的呢?”

孟夫人的话不是夸张,因为像她这种家世,娶到对厨艺一窍不通的女人的几率再正常不过了。

芙茗脸上升起两朵红云:“妈,你喜欢就好,我以后常做给你吃。”

“喜欢,喜欢。”孟夫人笑容满面,“不过咱们家也不用你天天下厨,偶尔做一次就好了。”

话题就这样岔开。

芙茗心里的那点小别扭,在她做的四个小菜被吃光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更为意外的是,向来不喜欢中式早点的孟大少,居然也对着她的小菜连夹了好几筷子。

可以理解为他还喜欢吗?

芙茗偷眼瞧孟啸楠,后者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注视,神色不变地点点头:“嗯,还行。”

好现象!至少她总有一样令他不那么厌恶的了!

芙茗内心雀跃,面上也不禁露出笑容,忍不住伸手帮孟啸楠夹了一筷子他喜欢的豉汁蒸腊肠,放到他面前的碟子李。

谁知,风云突变。

孟啸楠嫌恶地看了一眼,放下筷子起身:“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芙茗的嘴张开“O”字型,貌似,她又踩雷了?

尴尬地笑笑,芙茗站起身,送孟啸楠出门:“路上小心点。”

孟啸楠停下,回过身想了一下,对她道:“你吃好没?吃好的话跟我一起走。”

“啊?这个……”芙茗完全没反应,跟他去公司?那她怎么办?还要不要去上班了?

“我……还没……”

总之,先送走这位再说吧。

不识好歹!孟啸楠深深看了芙茗一眼:“随便你。”

说完出门。

芙茗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心不在焉地又陪着公婆吃了一会儿孟畅丰也起身走了。

芙茗正要收拾碗筷孟夫人拉着她到客厅坐了。

“那些让王姐收拾就好。”

“哦,是。”芙茗也不是非要跟王姐抢工作,说着便顺从的坐下,等着孟夫人开口。她知道,孟夫人应该有话跟她说。

“芙茗啊!”

芙茗心一跳,孟夫人明明还是跟以前一样,但为什么她总觉得是两个人呢?

“妈。”芙茗总不能晾着婆婆,忙应道。

好像看出她的不自在似的,孟夫人笑着靠在沙发是:“芙茗,你别紧张,就像以前那样我们说说话不是很好吗?”

芙茗干笑道:“妈,我没变什么吧?还不是跟以前一样。”

“是啊!是啸楠不好,那孩子从来不知道体贴人。”孟夫人很意外地叹了口气。

“不……不是,啸楠他……对我很好。”芙茗急忙否认,她可不想在婆婆面前说丈夫的不好。

“呵呵。”孟夫人笑了,“你这孩子,我还不了解他吗?是不是结婚以后他没给你家用?”

嗯?芙茗真的意外了,她本来以为婆婆会跟她说些孟家的习惯什么的,没想到说的却是这个。

现在是西元多少年啦?她哪里需要他养活自己?芙茗心里挺不以为然的,但口上却不能这么说。

“妈,您说什么呢!”芙茗故作娇羞的一拧身,面向另一边:“我自己有钱,不用他给呢!”

“你这孩子,净说傻话。”孟夫人拉着芙茗的手,“既然结婚了,男人养家是天经地义的,别让自己那么辛苦。”

呃……芙茗脑子转了几个弯才明白孟夫人的画外音。

感情……是委婉地指责自己不该去杨氏企业上班?

明明她才去了一天,而且依孟啸楠那性子,怎么也不像是会说给父母听的啊!婆婆怎么会知道的呢?到底是谁说的呢?

芙茗百爪挠心地想知道是谁多嘴,一时竟忘了回答孟夫人的话。

“是吧,芙茗?”

芙茗一愣,这才回过神来,婆婆等着自己表态呢!居然在这时走神……

“妈,我不是为了薪水去上班的。”芙茗想了想,解释道,“一个人在家反正也没事做,况且,我还这么年轻……”

芙茗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她相信孟夫人能听出她的弦外之音。
孟夫人果然很自然的接过话头:“在家里也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是吗?可是,我……”芙茗实在不想才结婚就顶撞婆婆,但她真的没办法天天待在家里不出门啊!

上班,并不单单是为了薪水好不好?

“习惯就好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你还来不及呢!再说,等日后了孩子,你也肯定会忙不过来的。”孟夫人笑呵呵地说着,但意思却十分明显,就是不支持她出去工作。

她从来不知道孟夫人也有如此固执的时候。

至于孩子……芙茗心里一痛,以她跟孟啸楠现在的状况,谁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会有孩子啊!

也许,还没等到她攻略成功,孟啸楠早已经遭到理由跟她SayGoodBye也说不定呢!

“好吧,”芙茗认命了。反正她最终都要妥协的,何必还多说惹婆婆不快呢?再说,像孟家这种豪门,也是在接受不了媳妇在别人家的公司当个小职员吧?

“那我先回去收拾一下,等下再来陪您。”芙茗强打精神说道。

孟夫人这下是真心笑了出来:“看你没精打采那样儿!晚上有个谢氏企业主办的慈善宴会,我接到请柬的,你陪我参加吧。”

“好啊!”芙茗跳了起来,做出跃跃欲试状,“我以前很少参见这种场合,正好去见识一下。不过,到时候还要妈多多指点。”

“自家人客气什么。”孟夫人道,“你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的,慢慢习惯就是。好了,你先回去换出门的衣服吧,等下我们事情多着呢!要好好准备一下才是。”

“好。那我先过去了。”芙茗站起身。

回到自己房间,芙茗把门一关就扑到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

累!真累!比起应付她爸那一家子也不轻松。

她明明也没去板砖扛活的,却深深地感觉到了疲劳,那是一种由内到外的累。

芙茗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豪门的生活节奏,她还亟需适应呀!这才一个上午,她就觉得腰酸背疼的,连以前对她好得不得了的孟夫人都有些微妙的不同呢!

呜……难道她错了?就不该费尽心思的嫁进来?但任凭她父亲做主的话,不知道能有什么好结果?

如果能普普通通的谈恋爱找个条件一般的上班族,现在是不是会轻松一些呢?

可是,那样的话她爸爸肯定不会同意:根本就没给他带来利益。她妈妈应该会支持她吗?想到这,芙茗心里居然没什么底。

如果她固执的认准的话,她老妈应该不会反对,但心里肯定不怎么痛快……她总是担心女儿会吃苦。

唉!芙茗叹气,既然选了这条路,那就打起精神,一如既往的走下去吧。

其实,反过来想想,这桩婚姻,父亲高兴,母亲满意,自己也嫁了想嫁的人,公婆也不是刻薄的人,应该算不错的。以后,就看她自己怎么经营了。

加油吧,袁芙茗。

芙茗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顺便哀悼她只上了一天的班,这才起来。

首先就是给杨平打电话,万分歉意地表示自己恐怕不能继续去上班了,让他重新找人。杨平却好像毫不意外的样子,只是告诉她,什么时候来都行。杨氏这里永远都会留一个适合她的位置。

芙茗感动,但还是再三再四地推辞了。不能去就是不能去,却还要占着岗位,那她不成了占着那啥不那啥了吗?

这种龌龊的事她可做不来。

谁知杨平只是笑了一下:“芙茗,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但你也不用过于放在心上,什么时候方便的时候时候来吧。”

说完,便挂了电话。

芙茗又愣怔了半晌。

杨平。

是很够意思,但她不能坑了人家啊!

芙茗在这里纠结,但她不知道的是,像杨家、孟家这种大型家族企业,多养一个人根本是无足轻重的,不过是上层一句话的事。

她是从来没有进入过赵家公司内部,不然,她会很清楚这一点。

真是不想动啊!

芙茗眼看着快到约好的九点钟,无奈的起身从衣柜里翻衣服。她的衣服并不是很多,结婚之前也只买了几身当季的。而且,她的大部分东西都还保留在自己家里。

挑了一件粉绿色雪纺衫连身小洋装,配了银白色系带高跟凉鞋和同色系的古奇手袋,芙茗对着镜子大量了一下自己,又把头发打散,重新梳成高高吊起的马尾状。

再没什么要整理的,芙茗深吸一口气走出房门,来到主建筑的客厅。

孟夫人还没出来,芙茗坐下等了一会儿,觉得不太好,便起身前往换衣间。她没估计错误的话,孟夫人现在应该在那里。

轻轻敲了下门,口中说着“妈,我进来啦?”得到允许的芙茗推门而入。

不出所料,孟夫人也正在为外出做准备,看到芙茗过来,便把手里的衣服给她看。

“芙茗,你觉得我今天穿这件怎么样?”

这是一件亮紫色晚礼服式的洋装,样式繁复而不失庄重,孟夫人这个年纪的话刚刚好。

芙茗拿过来,在孟夫人身上比划了两下,道:“很合适呀!妈你穿着和我一起出去肯定会被认为我们是两姐妹的。”

孟夫人笑道:“你就会乱说!别人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出来?”

“妈你看起来确实很年轻嘛!我到你这个年纪有您一半就谢天谢地了!”

孟夫人如今五十多岁的年纪,从外表真得完全看不出来,不知情的人顶多以为她三十多岁不到四十。

“你就哄我开心吧!”孟夫人嗔了芙茗一眼,又看衣服,“不过,这件好像太正式了点。我们只是出去Shopping一下,不用这么正式吧?”

芙茗很自觉地闭嘴,孟夫人要选什么衣服,肯定是有自己的一贯风格的,她顶多从旁边建议一下,基本上没有她说话的余地。

但……也不能冷场吧?

芙茗有从衣柜里拿出一套亚麻色休闲衣裤:“那这一套怎么样?”

孟夫人接过去比划了一下:“也还行,就是……”说着走到窗户旁,从窗帘往外看去,明晃晃的大太阳,才上午便已初见威力,空气似乎都显得白茫茫的。

“不太适合这种天气吧?”孟夫人回过身,把话没说完的话补全。

这才是真正的豪门风范吧?

出个门而已,方方面面的细节全都要注意到,既要舒适宜人,又要得体好看,还要适应当天的气候,更要考虑目的地……

这让一年四季只几套衣服,家里家外都穿一身的人情何以堪?

芙茗暗自吐槽,她从小虽说也不怎么缺钱,但却绝没有讲究到这个份上,她母亲是很普通的一个人,万事以舒适自在为要,并不喜欢与人攀比。

看来,从今而后,她还要努力学习,学习适应豪门的生活节奏。

婆婆坚持要她留在家里,难说没有这方面的考虑,毕竟,她现在身份不太一样了呢!

芙茗胡思乱想着,孟夫人终于挑好衣服,是一套颇具热带风情的衣裤,咖啡色的底色上陪着蓝白色的大片叶子、花朵,清爽又大方。

芙茗退出门去。

待孟夫人换好衣服出来,芙茗眼前一亮,除了衣服,孟夫人还呆了一顶米黄色宽沿遮阳帽和一副巨大的墨镜,配上白色的LV手袋,妥妥的明星范儿啊!

再看自己,芙茗欲哭无泪。明明在屋子里照镜子时觉得还行的,清爽淡雅,现在跟孟夫人一对比,她就是一拎包小妹啊!

“走吧。”

“嗯。”芙茗跟在孟夫人身后,还不忘谄媚地讨好,“你真是比大明星还有范儿!”

孟夫人一笑,这次没有反驳。

明星么,说句实在的,还入不了她的眼。

两人出门后,司机早已把车子开过来停好,因为有芙茗跟着,孟夫人也没坐副驾驶,而是跟芙茗一起坐到后排。

“先去101大厦。”孟夫人淡淡地吩咐。

“是,太太。”

101大厦芙茗不是太陌生,那是整个北市专卖店最为集中的地方,她以前每年也是要来几次的。整个苔岛的上流社会圈子除了出国采购外,都在这里购物,而这些人碰面的几率又太大,所以为了避免被有人撞衫后找麻烦,这里的服饰各个版型基本上都只卖一件。当然,价格也是令人咋舌的。

她父亲赵天霖在这里也有一家阿曼尼的专卖店,是赵氏百货旗下重要的产业的之一。但阿曼尼是以男装为主,所以芙茗也只是听说从来没有去过。

孟夫人也恰恰谈到了这个话题。

“芙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家在附近是有一家店的?”

芙茗没有顺其自然地回答是,她想了一下,道:“那是我爸爸的店,跟我和我妈妈没有关系的。”

孟夫人已反应过来,她当然早就了解过芙茗的身世,虽然说赵卓然的家世更为般配啸楠,但孟家现在已过了靠联姻来壮大自身实力的阶段,而芙茗,比卓然那孩子更讨她喜欢。

重要的是,啸楠已经够强,他需要的是一个能默默为他打理好琐事的妻子,而不是喜欢出风头,凡事都要跟他并肩冲在一线的战友。

“跟你爸爸还这样见外啊?”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