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舞蹈教室裸体训练h文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_

鸡汤励志 2021-10-13 13:10:03
芙茗立刻辩驳道:“妈,他虽然是我爸,但是……有些话只有大姐说起来才名正言顺。”

踌躇了一下,芙茗还是解释了半句,她相信孟夫人会明白。总得来说,她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家事,但一旦别人说起,她也从不忌讳遮掩。

大概因为她的这种不主动不避讳的态度,上学这些年来,她收到的挖苦嘲讽并不是太严重。

孟夫人拍拍芙茗的手以示安慰,很快换了一个话题。

时间在婆媳两个的聊天中过得很快,等到了地方,孟夫人熟门熟路的领着芙茗进了一家店。看的出来,孟夫人很熟悉这里。

芙茗却也是来过几次的,但很显然,她不是孟夫人这样的常客。

因为孟夫人一来就被导购生很热情的请到一个类似会客室的房间去了。芙茗陪着孟夫人坐下,便见店里的导购生送上来两本精美的册子,还殷勤地说着:

“孟太太好久不见,最近我们店里有不少新货上架,您看看有没有喜欢的?这位小姐有些面生,如果觉得我们店衣服穿着好的话,以后欢迎你常来。”

孟夫人矜持地接过册子,点点头:“我先看看。”

“您看中哪些,我叫人拿进来给您试。”导购生恭恭敬敬地道。

孟夫人没再搭话,随手翻起册子来。

导购生退下去,端了两杯茶上来,然后便立在一旁。每当孟夫人的视线在某页上多停留一会儿时,导购生便会适时的介绍几句,但也仅限于那件衣服的布料款式亮点以及适合的场合,并不夸大其词的过分推销。

芙茗对这人印象不错,不免多看了几眼。但导购生目不斜视,只把全部注意力放到孟夫人身上。

呵呵,连店员都晓得她只是个陪客呢!

不过,这种购物方式还是很有趣的,就是不知道她爸爸的店里是不是也如此。

心不在焉地翻着册子,芙茗也跟导购生一样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婆婆身上,观察着她的行事做派。

芙茗知道,某些方面她还差得很远,反正已经不得老公欢心了,不如专心讨好婆婆。

“芙茗,你有没有相中的?”

芙茗正天马行空的乱想呢,哪知道孟夫人问上她了。她根本就没认真看!

再说,她本以为是陪婆婆买东西,谁想到居然还有她的份?

“呃……”芙茗没准备,不免有些错愕,但气势不能少,“一般吧,也没看到什么特别喜欢的。”

导购生听了孟夫人的话,才稍稍把重心转向芙茗。

“这位小姐皮肤很白皙,我建议可以试下水红色,或酒红色之类的暖色调,更能显示出您的高贵大方。”

芙茗有些不自在,她今天虽说没穿一线的品牌服侍,但身上的洋装也是大几千上万买的好不?居然被个导购生鄙视!

面不改色的修养功夫她显然还没学到家。

芙茗面色微沉:“不用了,我还是再看看吧。”

随后又对孟夫人道:“妈,我衣服够多了,您只管试您的。不用管我。”

妈?导购生心神一跳,没听说孟太太儿子结婚或者有女儿啊?难道是……

一出豪门狗血剧情正快速在店员脑中形成。VIP客户群的详细资料他们一般都会熟记并随时更新的,而这,也会是她们业绩的一部分。这不,一有新情况,导购生立即向孟夫人求证:“孟太太,想不到您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啊?”

孟夫人白了他一眼,嗔道:“别胡说八道了,你还不了解我?这是我大儿媳妇。不过,说起来,跟我女儿也差不了多少。”

导购生嘿嘿笑了两声:“原来是少奶奶,失敬失敬。”

嘴上说着,神色上却并无巴结奉承之意。还女儿?孟家女儿会穿这种廉价衣服?再说,孟家长子结婚,连个消息都没透出来,想也知道是个不受重视的。

“孟太太真是宽厚和气。”

继续抱对大腿才重要。孟夫人才是能给她带来实际利益的人。

芙茗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这种格格不入的即视感……

孟夫人一笑,转而拿起桌上的册子,一一指点着几件衣服:“都拿过来试试吧!”

导购生去取衣服,芙茗却看到孟夫人指点衣服里也有几件适合她的,不由说道:“妈,我真得不用再添衣服的。”

“辛苦出来一趟,怎能空手回去?你别管,只等着去试衣服就好。”

“嗯。”芙茗也不想太过于纠结,反正几件衣服而已,她不至于露怯,“那谢谢妈。”

“谢什么,等下要你自己买单的。”

芙茗的脸“腾”一下红了起来,说出的话也嗫嗫不清:“我,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是谢谢妈帮我费心挑衣服。”

虽然断断续续的,但总算是说完了。

孟夫人见芙茗脸红得像苹果,便不再逗她:“开个玩笑的啦,快去试穿给我看看。”

芙茗脸红得更甚,迅速拿起衣服去试衣间了。

最终,在孟夫人和芙茗消磨了两个多钟头后,两人一人提着四五个袋子离开了。

虽然芙茗很努力的表示她要买单的意思,但孟夫人还是坚持把她的金卡递给了导购生。

真不愧是孟家,几十万的衣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是不知道那位少奶奶实力怎样,以后有没有机会发展成客户。

于是,导购生不怀好意地说道:“孟太太好客气,即使让媳妇孝敬您一次又如何呢?”

“下次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孟夫人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

回到车上,孟夫人才郑重教育芙茗:“以后不要再跟服务生置气,有失身份。”

显然,孟夫人对于芙茗的某些表现有些不满,其实芙茗自己也颇有些后悔刚刚的行为,实在有些小家子气了,她何必在意一个导购生怎么说呢?

于是,芙茗很痛快地认错:“是,我记下了。”

孟夫人缓和下语气,道:“他们说得有益的,我们听后默默的改了就是,至于其他,我们的行事做派,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芙茗虚心受教:“是。”

这次芙茗的几件衣服里,就有导购生推荐的两款红色系的,芙茗穿上确实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孟夫人便做主买下了。

芙茗照着镜子,自己也是满意的,所以便愈加佩服起孟夫人来。

时近中午,两人都没有再继续逛的兴致,便找了一家餐厅。

按孟夫人的安排,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望着眼前水阅年华的金字招牌,芙茗略有惊讶,她再想不到,孟夫人会带她来SPA馆的。

水阅年华大名她耳闻已久,却从来没有来过。全都是因为这是一家俱乐部式的SPA馆,能来的全部都是高级VIP会员。而水阅年华未了维持高水准的服务质量,会员卡从开业以来仅仅公开发售了几十张。

反正据她所知,别说她母亲袁美嘉,即使是她老爸的正室卓淑惠,也没能拥有一张水阅年华的会员卡。

SPA她光顾的次数不多,只因为她觉得自己还没到需要靠外力来保养皮肤的时候。

青春无敌啊!大自然的馈赠比其他所有手段加起来都强。

水阅年华内部一派古典风情,豪华精致的装修不忘处处体现水的主题。

进来后,芙茗和孟夫人约好两个小时后见便分别进了不同的房间。

因没有外人在旁,芙茗彻底放松下来,豪华的单人包房很好的保证了客人的隐私,大片的轻纱帘幔将房间分隔成几个部分的同时也营造出一种朦胧梦幻的意境。

浓郁的薰衣草香味渐次弥漫开来,芙茗安然放松的享受着顶级SPA馆的奢华服务。

肉体适意,心神安宁。

当抚着侍应生的手步入浴池的时候,芙茗颇有种“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感觉。

水色潋滟。

飘着细碎薰衣草花瓣的天然温泉水,温柔的包容着晶莹润泽的肌肤。

闻着那种清新甜美的味道,芙茗只觉得犹如置身于一片紫色的薰衣草花海,素手撩起一片水花,层层叠叠的花瓣就流淌起来,令人舒服得简直想闭上眼睛。

芙茗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连日来的疲劳都尽数散去。

以后有机会要常来啊!唔,不知道以她孟家长媳的身份容不容易弄到一张这里的VIP卡?

总不能每次都让婆婆带着来吧?

见时间差不多,芙茗提前了一点出来等孟夫人。两人又结伴请这里的专业人士给化了个美美的妆。

在问明她们要参加的宴会类型和将要搭配的礼服之后,化妆师才动手。

芙茗看着镜子中似曾相识的自己,心中十分满意。

不愧是专业的化妆师,既没有把她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又让她灵动了许多,而且更神奇的是,还能重点突出她本身恬美娴静的优点。

女人哪有不爱美的?

芙茗以前只是仗着自己年轻底子好,懒得涂涂抹抹罢了,她是深知,再美的女人也有老的一天,再好的皮肤也是需要保养的。

因此,她的梳妆台上,昂贵的几乎都是清一水的护肤品。

“嗯,这么一收拾,芙茗还真是个大美女呢!”孟夫人打趣道。

“妈你这么说就太伤人心了,难道不收拾我就不是美女啦?”芙茗佯装薄怒。

“不收拾也是美女,我们芙茗天生丽质。”孟夫人立刻改口,“不过,等下我们还要去做头发的,今晚,保证让你会大放异彩。”

芙茗低头不语。

实际上,她忽然反应过来,孟夫人这是要将她正式带入豪门社交圈的节奏?
一旦能在这个圈子里得到认可,那么,她孟家长媳的身份便坚实了许多,即使……不受宠,孟啸楠也会需要她装点门面。

想到这,芙茗郑重道:“谢谢妈。”

“谢什么,你自己也要多努力才是。”

芙茗蹙眉。

本来陪婆婆出门就已经让她很有压力了,虽然她跟孟夫人关系不错,但毕竟不是亲妈呀!现在,她居然又领到一个新任务,虽然奖励多多,但任务也困难重重。

压力山大。

孟夫人暗自摇头,这孩子,历练得还远远不够呢。

一阵阵的倦意袭上心头,孟夫人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芙茗却已开始在心里盘算该怎样做。

越想越是杂乱无章。

累啊!前所未有的累!

结婚不过两天,她这生活,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

芙茗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她本来要习惯性的要扯的,但想到刚做好的发型,又强忍住了。

一定要坚持下去呵!

“太太,大少奶奶,到了。”

司机的话成功让孟夫人和芙茗回过神来。

孟夫人能看得上眼的地方自然也是北市数一数二的场所,芙茗洞悉孟夫人的意图后,把自己完全交给婆婆。

随便怎么折腾吧!

但看到发型师在她头发上又是烫又是拉,又是发胶又是发蜡的作弄,芙茗还是有点心疼。

她知道这些东西对头发的伤害不轻,而她可是很宝贝她的一头长发的。

这是她精心护理多年的结果,又黑又亮,顺滑无比,即使绑一天的马尾,晚上放下时都是平整直滑的毫无瑕疵。

“少奶奶的发质真得很好。”

这不,连专业的美发师都赞赏不已。

呜!以后还是需要频繁打理头发的话,她的保养工作又要繁重许多了!

等做完头发,又是将近两个小时过去。

芙茗看表的时候真是大吃一惊,时间过得好快!这一天,她都做了什么?好像根本就是东跑西跑,什么正事都没干嘛!

芙茗心底其实还是隐隐约约有些不甘的,难道她以后的生命都将这样毫无激情的生生消磨掉?

不想啊!

但形势迫人,芙茗暂时也顾不了那么多,还是先把眼下的生活安排好重要。至于实现个人的价值什么的,还是等她在上流社会圈子里站稳脚跟再说吧。

打理发型花了两个小时,芙茗脸上的妆容不免有些瑕疵,于是又花了不少时间补妆。

孟夫人很有经验,她一点没急,慢悠悠地指挥者司机先回家,待她们换完衣服,才往晚上宴会的酒店而去。

希尔顿大酒店。

此次慈善宴会的主人是苔岛物流业的巨头,谢家。以慈善为名谁都知道仅是个噱头,虽说宴会募得的款项最终会捐入专业的慈善机构,但也只为好听而已。更重要的是,彰显主人家的影响力以及与同个圈子的人联络感情,增进以后合作的可能。

一般而言,这种情况大家都会赏脸,反正彼此都有需要,只不过是捐一笔钱罢了,这点钱还没人放在心上。

芙茗和孟夫人到的时候,大厅里已是人影绰绰,孟夫人把邀请卡递上,两人顺利进入大厅。

芙茗注意到,虽以慈善为名,但主人并没有为了多募款而随便发邀请卡,能来的人她全部都似曾相识:大部分在电视杂志中见过,少部分真人见过。

对于孟夫人这种身份的人,宴会主人前来亲自招呼一下也是必须的,因此,几乎大半的人都见到了孟夫人身边的芙茗。

芙茗今天穿的正是上午服装店导购生推荐的那款水红色丝绸露肩晚礼服,束腰的设计让她看起来更加纤细颀长,荷叶边的裙摆如水一般几乎拖在地上,只在走动时偶尔露出秀气的脚趾。

头发完全盘起来,在鬓边用一只红宝石发夹固定住,耳垂上的水滴形红宝石耳环明显和发夹同属一个系列,在水晶吊灯的照射下发出星光般的射线,灼人二目。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是一条做工精致的铂金项链,顶端的红钻吊坠不时折射出璀璨的光芒,和另两件红宝石首饰交相辉映,使芙茗整个人看起来端庄典雅,华美尊贵。

“这是我大儿媳妇。”

孟夫人自然是要和在场的一些熟人寒暄几句的,芙茗便成了他们的话题中心。

现场有一些小小的骚乱。

毕竟,谁也没想到孟家长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婚了。

待简单的打过招呼后,孟夫人自然是和女人们凑成堆,男人的圈子自有他们自己的话题。

这时,就有与孟家交好的太太、夫人上前来恭喜孟夫人,夸赞芙茗漂亮,有气质,还有的则说改天要补上礼物什么的。

孟夫人谦虚的一一回应,连连说着“不必破费”。

但在场更多的却是只能算认识的人,他们对芙茗品头论足,指指点点。

芙茗镇定地任他们围观,神色不变。

不过人多了总有几个刻薄的喜欢刷存在感,况且芙茗如今的身份让她成为不知道多少年轻女人的敌人。

这不,就有人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她,还小声嘀咕:“……很平常嘛!有点配不上孟大少呀!”

“年纪看起来好小……”

“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儿,怎么从来没见过呢?”

“大概是小门小户的,不知道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间或有一两声故意放大到让芙茗正好听清楚的。芙茗笑容和煦,态度亲切,就好像没听到一样。她除了脸上有点发烧,神色还算镇定。

孟夫人暗自点了点头。

谢夫人见这样下去不是个事,便把身边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叫出来,对芙茗介绍:“这是你谢Uncle的女儿,我们家的三小姐,晚晴。”

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芙茗还迷惑了几秒。

周围的太太们却是立马明白过来。像她们,谁家没点糟心事呢!一对比,孟夫人的幸福更是让她们只有艳羡的份。

幸好孟夫人为人低调,不爱在公共场合秀恩爱,因此在这群阔太太中间,人缘还好,众人虽羡却不嫉。

芙茗很快反应过来,忙伸手握住谢晚晴的手:“三小姐真是天生丽质,很高兴认识你。”

谢晚晴却有些腼腆,小声道:“你叫我晚晴就好。”

谢夫人笑道:“你们年轻人有话说,多聊聊也好,省得跟着我们无聊。”

又专门对芙茗道:“我跟你婆婆也好久没聚过了,今天正好叙叙旧,你自己随意,我失陪了。”

芙茗忙摆手:“谢Aunt您太客气了,您自去忙您的,不用管我们。”

孟夫人和她的一帮熟识聚在一起,这里芙茗也和谢晚晴交谈起来。

毕竟有着相似的生活经历,两人随意说着些平时喜欢吃什么玩什么读什么书,喜欢什么运动,一会儿便也熟悉起来。

无奈谢三小姐是在太内向,大多时候都是芙茗问她回答,轻易不肯多说一句话。

而且芙茗发现她胆子非常小,跟自己聊天时还分了一半注意力在谢夫人身上,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她都是吓一跳的样子,下意识就想窜过去,而后发现不能对客人失礼再硬生生忍住。

芙茗都替她感到累。

正在她绞尽脑汁找话题的时候,一个穿着湖蓝色礼服的短发女孩来到她们身旁。

女孩先是种种地拍了谢晚晴肩膀一下,成功的吓得谢晚晴一哆嗦,这才对芙茗举了举杯,自我介绍道:

“我叫苗涵。”

又转过头对谢晚晴道:“聊什么呢?这样开心!我就说嘛!区区一个小宴会有什么好怕的?你看,被我说中了吧?你果然找到了谈得来的新朋友。”

原来,谢家是想借着慈善宴会的名头把谢晚晴正式介绍进社交圈。

至于谢夫人是如何想的,那就颇值得深思了。

芙茗不动声色地向苗涵示意了下,轻抿一口红酒。

谢晚晴见到苗涵,显见得很高兴,话也多了不少,芙茗长出一口气。

“涵涵,你来啦!我刚还担心,你会不会放我鸽子呢!哦,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孟家的大少奶奶,袁芙茗。”

芙茗笑着与苗涵碰杯:“你好。”

谢晚晴又对芙茗道:“这是我大学同学,苗氏集团董事长独生女,秦少天的未婚妻,只等明年毕业就结婚。”

芙茗见两人熟识,本要离开的,但听到谢晚晴的介绍,她又不动声色的留下了。

秦少天是孟啸楠的死党,对于曾广泛收集过孟啸楠资料的芙茗来说自然不陌生。苗涵居然是秦少的未婚妻,她先前完全没有耳闻过。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更何况跟她还有点关系呢?

“芙茗,”苗涵很自来熟的叫着,“我叫你名字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芙茗微笑道,“那我也和晚晴一样叫你涵涵了?”

苗涵是很干净爽利的性子,芙茗骨子里也与她是一种人,只是经历得太多,有时候说话办事不免就会思前想后,总考虑着用最合适的手段。

“好啊!”苗涵看起来很快活,“有时间一起出去坐坐吧。”

芙茗心中一动。

大家族出来的果然没有太简单的,苗涵约她恐怕有着与她相同的考虑。

也好,就当大家互通有无吧。

据说秦少天也是个桀骜不驯的性子,苗涵的未来,也有得磨啊!

“一言为定。我们再另约时间。”芙茗说着,从手袋中拿出电话,记下了苗涵和谢晚晴的号码。
离开二人以后,芙茗随意取用了些食物,又和几个贵妇阔太聊了聊珠宝首饰,当然,她听得多,说得少。

芙茗表现得很谦逊:“我还年轻,要多跟您几位学习才是。”

没多久便到了整个宴会最重要的部分:慈善募捐。芙茗见到几乎所有人都交给临时出现的司仪一张支票,而司仪在接过支票后都会高声宣布其捐款的金额。

芙茗事先和孟夫人商量过,最终她决定捐八万,不是最多也不是最少,既不突出,也不落后。听着司仪一个个名字念过去,芙茗放了心,孟夫人所料不差,大多数人的捐款数额都在十万上下,到目前为止,最多的一个是谢晚晴的父亲,不过捐了二十万。客人自然是不好与主人比肩的,孟夫人也只捐了十万。

在座的人参与这种场合的情况都比较多,即使是像芙茗这种首次参加的,也会事先和家中长辈商量,所以也没人在乎每一次谁多出了两万,谁少出了一万,因为这次出得少的人,很可能下次出得多。

就在芙茗以为可以结束宴会回去休息时,谁知,异变突生。

司仪以高亢的声音宣布了又一笔捐款:“赵氏集团的赵卓然小姐捐助:一百万!”

为了更加震撼的效果,司仪中间还特地停顿了两秒钟。这个一百万在清一水的几万十几万中立刻显得如此鹤立鸡群,傲视众生。

但……这并没有得到众人仰视的目光,所有人几乎都以一种看乐子的心态等待接下来的发展。

随着司仪的声音,缓缓从旁边休息室出来的,正是一身盛装打扮的赵卓然……全身上下都是全球知名品牌的奢侈品。而陪在她身边的,赫然是芙茗的新婚丈夫孟啸楠。

孟啸楠一身正装燕尾服,丰姿出众,气势非凡。只是仔细看的话,他脸上有着些微的尴尬和意外。

真没想到,赵卓然居然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更没想到,他母亲大人竟然会选今天这个场合带那个占着他妻子位子的女人出现!

现场大部分人都把目光聚向芙茗。

有八卦!

有爆点!

明天不会上报吧?豪门辛秘什么的,八卦周刊的最爱啊!

芙茗烦躁得要死。

这种聚集在众人目光下的感觉实在糟糕。

每个人都是一副等待好戏上场的样子。

很不幸地,她就是领衔主演之一。

想一鸣惊人的明明是赵卓然,可大家的目光还是都对准了她。

因为结了婚,所以她是孟家的人。

归根到底,他们想看的,是孟家长幼不和,夫妻不睦的笑话,而不是赵家二女争一夫的狗血戏码。

自轻自贱地说一句,赵家在这个场合,还真有些不够格。

当然,孟家的纷争中,再点缀些香艳的狗血剧情,那就更令人期待了。

这不,所有人都睁大双眼等着呢!

芙茗偷看一眼孟夫人,见她面沉似水却没有说话的打算。也是,小辈之间的恩怨,她这个当婆婆的,私下说说还好,公众场合的话,确实不太适合。

暗吸一口气,芙茗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如何处理突发事件的考验,她相信婆婆虽然不说,但一定会记住的。

芙茗拉起赵卓然的手,亲亲热热地说:“大姐,你怎么才来啊!害我还以为啸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呢!”

说着,娇羞的瞟了孟啸楠一眼,自然地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啸楠,谢谢你肯陪我大姐进来,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神色镇定,态度自然,也恰到好处的表达了对他的依赖。

孟啸楠看着芙茗毫无破绽的演技,仿佛事情原本就是跟她讲的一样,不禁也有些佩服。

换做一般的女人,此时恐怕早就发飙了吧?或者,也只能是手足无措,一副受害人的样子博取同情。

又有几个能像她这样思维敏捷,不但轻松化解尴尬,又绵里藏针地指出赵卓然根本不够资格进入宴会厅?顺便又不着痕迹的黑了赵卓然一把,暗示她虚荣的同时还把自己表现得兄友弟恭?

真是一石N鸟。

孟啸楠闪念间转过许多心思,芙茗在他心中不自觉的就已加了不少分。

实在是赵卓然今天太丢人而袁芙茗又很好的维护了孟家的脸面,孟啸楠说服自己,今天暂时不为难她了。

想到此,孟啸楠任由芙茗挽着,还伸手帮她理了理有些歪的项链,对众人道:“让各位见笑了。小女生嘛!比较喜欢攀比,我太太刚嫁进来,也只能拜托我想办法了。”

说完,手一摊,做了个“大家都懂得”的表情。

他的话,是彻底给赵卓然今天的行为定了性,丝毫没有在乎他口中的小女生,是他太太的姐姐,比芙茗大了五岁。

于是众人哈哈一笑便散开了。至于赵卓然,此时还有人理她吗?

芙茗身子僵硬,有孟啸楠的配合,她容易了许多,总算把这出戏完美的演到了谢幕。但她真得很惊诧孟啸楠的主动配合以及他的那句“我太太”。

他终于是最上流的社交圈子里承认她身份了吗?要知道,他这句“我太太”和孟夫人那句“我媳妇儿”意义完全不同。一个是代表豪门大族对进门新妇的认同,一个,则代表丈夫对妻子的认同。

对芙茗来说,孟啸楠的一句话,比整个上流社会圈的认可,更重要。

因为这意味着以后私下里二人再形同陌路,至少也不会轻易离婚。离婚,对孟家这种人家来说实在是极伤颜面的事。

芙茗胸口起伏,没想到,今天居然有意外的收获。

孟夫人的脸色总算缓和下来。

赵卓然手握成拳,指甲深陷手心都不觉得疼痛。嘈杂的大厅人来人往,她却好像站在空旷的大街上。众人完全忽略了她,即使偶有关注,那目光,也是仿佛在看一个小丑一般。

她本来是想一鸣惊人,从此能跻身更高层的交际圈的。发现芙茗也有出席以后更是暗自高兴,要是能在这个最上层的贵族圈,把芙茗狠狠地比下去,那更是如大夏天吃一个冰淇淋般让人痛快。

可是这个结果……

不甘心啊!她怎会就此认输?

看起来芙茗拥有的不过是一点肤浅的小聪明罢了,即使嫁入顶级豪门,也依然是小家子气。

她只要适时地展示她处惊不变的优雅……绝不能让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优秀的小贱人欺负。

赵卓然抬头挺胸,仪态万千地向芙茗走去。

芙茗正跟孟夫人和孟啸楠说要回去的事,反正也不早了,她正好有借口提前离开。

“四妹真是好手段啊!”赵卓然看着芙茗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无比刺眼,还是忍不住出言讽刺了一句。

孟夫人皱眉的同时,赵卓然也收到了孟啸楠警告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再惹事。

赵卓然的心碎了。

她可以不在乎全世界的目光,可是若连孟啸楠也不帮她,她还能怎么办?

接连丢眼色给孟啸楠都犹如石沉大海,孟啸楠假装看不到,在维护家族形象的时候,别人情人,即使是老婆,都要靠边站……这一点赵卓然其实是深知的,因为他父亲是个中翘楚。

没办法,赵卓然只好像是才看到孟夫人打招呼:“孟姨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漂亮!”

语气恹恹的没有生气。

危机解除,孟夫人心里再不爽,也不会在表面上跟一个晚辈过不去,她勉强一笑:“卓然今天才能叫漂亮呢!”

芙茗不欲多说,这个大姐,总是喜欢仰仗自己正室嫡出的身份,抢几个妹妹的东西。

想当初,也是在发现她一有时间就往孟家跑之后才开始勾搭孟啸楠的,但人家放得开,终是成功地在她订婚前跟孟啸楠滚了床单,成为孟啸楠的女友之一。

但等孟家提出欲娶自己时,赵卓然的眼神差点把自己吃掉。当然,她再怎么跟父母撒娇撒泼也没法改变孟畅丰夫妇的决定,至于是否跟孟啸楠撒过娇,芙茗就不得而知了。

“大姐,我们要回家了,你要跟我们一起吗?”芙茗对赵卓然说道。

眼见已有人开始离场,她们现在走的话也不算突兀,况且,她们本来也在说这个。

赵卓然怒视芙茗。

她什么意思?是觉得自己今天受到的羞辱还不够吗?

“嗯,”孟夫人接过话头,“卓然,要不要我让司机送你?”

直接拒绝了赵卓然同路的可能。

赵卓然先是情意绵绵地瞟了孟啸楠一眼,示意他赶紧说话,这才对孟夫人说:“谢谢孟姨,我自己有开车来。”

想想实在不甘心,又对芙茗道:“四妹,别忘了周末回家吃饭呀!”

说着给了芙茗一个挑衅的眼神,意思很明显,回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末回赵家本就是早就约好的,区别只是她一个人回还是和孟啸楠两个人回,看赵卓然的表情,也许她可以期待一下孟啸楠陪她回?

芙茗累了一天,不想再多生事节,便道:“大姐放心。我自然会去的,你回去先告诉爸爸,我过得很好,让他不用担心。”

谁会担心你?

赵卓然内心暗自发狠,但嘴上仍假惺惺道:“那我就在家恭候四妹和四妹夫大驾了。”

她特地咬重“四妹夫”几个字。

孟啸楠在赵卓然咄咄逼人的攻势下终于开口对芙茗道:“你送妈回去,路上小心点。我先送卓然回去。”

说完,当先走在前头。

赵卓然立刻神采飞扬起来,得意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住。即使全世界都站在芙茗那边又如何?只要她的男人站在自己这边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