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一次又一次要不够 一次又一次的索要

鸡汤励志 2021-10-13 13:12:07
回家见到孟夫人,孟夫人简单的问了几句芙茗的家人可还好之类的客套话便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出了主建筑之后,孟啸楠面沉如水,步履匆匆,芙茗走几步要小跑几步才能跟得上他的步伐。

自从离开赵家之后孟啸楠的脸色就只有见孟夫人时缓和了下。

傻瓜也能想到他心情不好,傻瓜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触他的霉头。

芙茗屏声静气,蹑手蹑脚地跟在他身后。

回到自己房间,芙茗也不敢闲着,先是帮孟啸楠找到居家的衣服看着换上,又去沏了一杯茶。

孟啸楠端着茶有些愣神,芙茗解释道:“我看你平时咖啡喝得太凶,不如试试这个。喝惯的话,比咖啡好些。”

孟啸楠喝了一口,脸色微霁。

芙茗稍微松了口气,还好,马屁没有拍到马蹄子上。

芙茗受母亲的影响,对于茶的偏爱远远大过咖啡,也曾下苦功夫研究过,还专门从娘家带过一套雨过天青色细瓷茶具来。

这次端给给孟啸楠的杯子正是其中之一,手感极好,只是比酒盅也大不了多少。

“还好。”

孟啸楠再喝一口,也差不多见底了。

芙茗连忙又倒了一杯。

“别忙了,坐吧。”孟啸楠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芙茗沉默。

“我希望你想好再说,不要妄想挑战我的判断力。”孟啸楠补充道。

芙茗不敢,于是继续沉默。

孟啸楠也不催她,默默地等着。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大姐她……怎么说的?”芙茗开口,却是问起卓然。

“你是说卓然?”孟啸楠想了想,“她什么也没说。”

“真的?”芙茗果断不信。

如果她没进行什么误导的话,一屋子人即使有人注意到她没在,也不会像下午似的乱哄哄的到处找她。

那是很丢脸的事,毫无形象。

“你只说你遇到的事就行了。其他的,我自有主张。”

孟啸楠显然不想多说。

“跟大姐吵了几句,然后出来的时候大姐说你们在3018,我进去后被误认为是……嗯,那种女人。”芙茗语速缓慢,似乎在回忆细节,其实是在思考到底该怎么说。

这个问题她从下午就开始考虑,一直拿不定主意。

“然后就遇到杨平了?”孟啸楠问。

“嗯,没有。”

“嗯?”

芙茗道:“他们不听我解释,非得让我……争执了好一会儿,杨平才来的。”

她基本上把下午的情况说了一遍,其中虚虚实实,隐瞒了严正义让她当情妇的话。

有些事情是可以查到的,以孟家的能量,孟啸楠如果真铁了心的话,她相信他能查到个八九不离十。

“这么巧?”孟啸楠关注的角度不同,“你刚遇到麻烦他没出现,一到关键时刻他就出现了?”

重点不应该是卓然骗她么?以孟啸楠的敏锐,居然会漏过这一点?

芙茗内心说不出什么滋味。

“是的。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她心灰意冷,懒得再多说。

孟啸楠感觉到她的低落:“放心,我会查清楚的。”

“好。我相信你。”芙茗已经不指望他能怀疑卓然了。但日子总得过下去是不?还是表现出一些依赖和信任吧。

让他知道,她现在只能完全靠他了。

芙茗在家里休息了好几天才再度出门。

她需要好好的平复下心情。

本来想在第二天就回自己家看望母亲的,也因此推迟下来。

孟啸楠每天都很忙,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查清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他应该不会只查自己和杨平吧?

芙茗自嘲地想着,熟练的把汽车停进车库。

今天回自己家,她没有让司机送,也没有告诉孟啸楠,她只想好好的跟母亲说说话,陪陪她。

这几年,她陪母亲的时间真得很少。

前途未卜的时候,肯定是先考虑前途,她母亲也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她。

“妈!我回来啦!”芙茗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门就大喊着。

与在孟家的沉着冷静不同,芙茗现在表现得很活泼。

袁美嘉住的是套三室两厅的公寓,本来以赵天霖的能力,还是有条件送她一套独立的别墅小楼的,但是袁美嘉觉得两个人没必要住那么大的房子,空旷又没有人情味,还不如交通便利的市中心住的舒服。

于是赵天霖大手一挥,在北市黄金地段的高档小区,买下了这套房子。

十几年来,这套房子的价值早已远远超过郊区的独栋小楼。

芙茗每每想起来,真不知道是该羡慕她妖孽般的好运,还是该佩服她的远见卓识。

袁美嘉听到女儿的开门的声音就已经迎了出来,看到芙茗手里的东西,不禁嗔道:“回自己家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我听说你婆婆不赞成你在杨氏企业工作?”

芙茗把东西往玄关一仍,自去换了拖鞋躺在沙发上:“这是你女婿孝敬你的,不要白不要。”

孟啸楠从赵家回来后就让佣人送来一张支票,芙茗当时当着佣人的面只是瞟了一眼。

但数额绝对是让她吓了一跳的。

一千万,是她结婚出门赵天霖的红包的二分之一。

也许是见到她买给赵家的东西价值不菲吧?

而事实也确实是,她上次回赵家光买东西就花了百八十万。但她心里清楚,这种事,也就一次而已,以后的话,肯定不会再比照这次。

不过,芙茗也没矫情的说不要,默默的收下了。

她现在没有工作,而她平时的交际想要符合她现在的身份的话,又太花钱,只靠她那点嫁妆的话,不知道能维持多少天。

当天晚上她玩笑似的问过孟啸楠:“你那张支票准备让我零花的还是随便我怎么用的?有没有时间限制?比如,要坚持用多少久之类的?”

孟啸楠拒绝回答她的白痴问题。

那她还有什么顾忌的?自然是撒着欢的挑贵重东西买。

袁美嘉又好气又好笑:“你自己也多注意点,别让人小瞧了。我现在还不指着你孝敬。”

“你放心吧,老妈,我心里有数呢!”

芙茗喝了一口母亲端上来的沁凉的果汁,舒服的叹一口气:“还是自己家好啊!”

袁美嘉仔细端详了女儿好一会儿,这才说:

“好像有点瘦了……在孟家吃不饱啊?”

“妈!”芙茗的声音甜的腻人,撒娇道,“这才几天啊,你就能看出我瘦了?再说,孟家怎么会管不起我饭?”

“孟家管不管得起,跟你吃不吃得饱是两回事。”

这几天芙茗经历了太多事,此时听到母亲的话,眼圈忍不住一红。

袁美嘉轻轻梳理着芙茗的头发,心疼得不行。

“是不是……孟啸楠欺负你了?”

芙茗抽了抽鼻子,拽过一张纸巾:“妈妈,你别乱想了。我怎么会被他欺负?你女儿我厉害得很呢!”

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芙茗自己也觉得这话有些不可信,又补充了一句:“只是很累。身心俱疲,由里往外的累。现在才知道,以前再怎么样,跟现在一比,也是轻松自在的。”

袁美嘉幽幽道:“生活本来就不容易,何况你还是嫁进孟家,慢慢习惯吧。早知道……”

她也有些哽咽。

芙茗不欲母亲伤感,忙道:“当初我也有选择的不是?只是我喜欢他才义无反顾的。至少,我现在没后悔。”

“你呀!”

袁美嘉长叹一声。

“需要什么就跟我说,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的。”

“嗯。”芙茗应得很快,只是为了让母亲心安。

她隐隐有些后悔跟母亲说这些,平白惹她伤心。可是……不跟母亲说,她还能跟谁诉苦呢?朋友的话,她们恐怕根本体会不到,只会笑她矫情。

能嫁给孟啸楠做大少奶奶,整日无所事事,坐享受锦衣美食,你还不满足?

一句话就能堵得她无言以对。

也许,跟苗涵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吧?

没有预兆的,芙茗想起来那个短发女孩。

改天约她出来喝个茶吧!

母女二人又说了好一会儿话,不外是些家长里短,婆婆妈妈。

袁美嘉问得很仔细,把芙茗这几天的怎么过的,遇到什么事怎么处理的都斟酌了一遍,这才欣慰地道:

“我们芙茗长大了。”

“妈!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快去给我做点好菜来奖励我!”芙茗故意说些欢快的话题。

有些事,她还是隐瞒下来。

母亲已经为她付出的太多,还是别让她跟着担心了。

“好。今天中午全做你喜欢的。”袁美嘉心情变好,也有心思做饭了。“不过,卓然毕竟是你大姐,能让着她,你还是尽量让着她一点吧。”

芙茗叹气。

从小母亲都是这么教育她的,她已经忍了十二年。

“我明白。”

口上说着,心里却茫然,从小让到大,现在,难道连丈夫也要让?

虽然她知道母亲说得不是这个意思。

可还是不甘心啊!

中午,袁美嘉不断的往餐桌上端着菜,芙茗则时不时拿个筷子偷尝一下。

这种熟悉而温馨的味道。

是孟家再顶级的大厨也不上的。
芙茗正对着满桌的菜垂涎欲滴,只等着母亲坐下便开饭,赵天霖开门进来了。

他当然是有这房子的钥匙的。

芙茗顿时胃口全消。

赵天霖是典型的那种生而不养的类型,孩子全丢给女人带,他顶多帮忙请个保姆什么的,但又不想失了天伦之乐,所以心情好时也会抱过来逗弄一番,一旦孩子又哭又闹,便立刻丢开,让孩子的母亲接手。

等孩子逐渐长大,他便视情况将她们带入社交圈。

这个情况也很容易判断,儿子只有一个,是肯定要带着的,但女儿就不一定了,或乖巧可爱,或妩媚漂亮,总得有一样可以拿得出手的。

表现得好,他自然得意地宣称这是他的女儿。

表现得不好,自然全是孩子母亲的错,整日的闲着却连个孩子都教不好!

万幸的是,几个女儿长得都随母亲,不说个个花容月貌,但至少也是清秀可人。而且,赵家这种特殊的家庭环境,让几个女儿都早早懂事,讨好起赵天霖来也毫不含糊。

马屁拍得都是一套一套的。

更别提在外面公众的场合了,那是个个都能令赵天霖骄傲的主儿。

芙茗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她们的母亲教的。

但是袁美嘉从来没让她去刻意讨好过父亲,只是告诉她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还有就是袁美嘉最喜欢挂在嘴边上的一定要对几个哥哥姐姐多忍让。

芙茗向来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虽然在赵家她不知道吃了多少次暗亏。几个姐妹都当她软弱可欺,平时聚会最喜欢拿她来取乐。

芙茗很少针锋相对。

就让她们误会吧,这种小打小闹不过是女人间的斗气罢了,对自身发展完全没有好处。做得多了,还会让自己变得面目可憎。

真正的獠牙利爪还是要展现在最关键的时候。

几个人之中,唯一的例外是卓越。赵天霖对这个儿子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他身后的赵氏百货总是要儿子继承的。

芙茗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赵天霖开始重视儿子的。

因为从母亲的话里话外,最早的时候,他也是跟她们姐妹一样,是被自己母亲带大的。也许是她出生以后,也许是五妹李情出生以后,反正在她十岁那年正式出入赵家的时候,卓越在家里说话已经很有分量了。

“爸爸!”

芙茗心里再烦,该打的招呼还是不能少。

这方面,袁美嘉从小就对她要求严格,嘴巴要甜。可以不去拍马屁阿谀奉承,但是一定要主动喊人。

其实跟赵家人相处久了,她阿谀拍马的技能也在潜移默化中增长了不少。

也许在孟啸楠眼里,她跟孟夫人的相处也跟她看姐妹们和赵天霖卓淑惠差不多。

芙茗自嘲的想着。

“哎!芙茗过来看你妈妈啊?”赵天霖笑呵呵的回答。

自从跟孟啸楠定亲的那一天开始,赵天霖对她的态度就变得关切好多。

袁美嘉对于赵天霖的到来没有特别热情也没有过分冷落,只是说了句“你来啦?”然后默默的添了一副碗筷。

有赵天霖在,芙茗的话都少了许多,沉默的吃完饭,芙茗就要离开。

本来想多陪陪母亲的,既然父亲来了,那她还是不要做灯泡好了。

母亲嘴上不说,心里,也是很希望能跟父亲在一起的吧?

赵天霖袁美嘉同时留人:“芙茗刚吃完就走啊?时间还早呢,不再多待一会儿?”

“我下午约了人呢,改天吧。”

芙茗随口找着理由。

“妈,我改天再来看你啊!爸,我走啦!”

“约了谁呀?”赵天霖问道。

芙茗一愣。

赵天霖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她的朋友来了?

“是苗氏企业的千金,苗涵。”

“哦,是该跟她们好好相处一下,以后你也有能有个谈得来的朋友,万一有什么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芙茗一阵厌烦。

赵天霖就这一点不好,与人相处,总是从利益出发。

对于不能给他提供助力的,除非他很享受那人的溜须拍马,否则,他肯定是爱答不理的。

赵天霖最常说的话就是:“人的朋友有三种,一种是身份比自己高的,跟他们相处,是需要尽力去搞好关系的;一种是跟自己差不多的,可以彼此互相合作,也可以聊聊天发发牢骚的;还有一种就是比自己身份低的,跟他们相处是去享受他们的仰视敬佩的。”

芙茗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妥。

但她又挑不出理来。

也许,她是看不惯那种功利的态度吧。

她总是坚信,人与人之间,还是有纯粹的感情存在的。

友情如是,爱情,也如是。

“恩。知道了。”

“你跟杨平关系不错的样子啊?”赵天霖又道。

难道他以为自己约的是杨平?

芙茗暗忖,面上却是轻描淡写:“唔,还行吧。”

赵天霖却来了精神:“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杨平?我怎么不知道?”

你以前根本就没有关心过这些好吧?

芙茗心里心里想着,口上却说:“很久以前了,后来他出国就断了联系,最近才重新见到的。”

“哦,杨家可也是大族啊!”

赵天霖感叹着。

“嗯。孟家好像跟他们有些业务上的往来。”芙茗淡淡地道。

她也是那天见到孟啸楠去杨氏企业总部才知道的,先前还自作多情的以为孟啸楠跟踪她。

实际上,那只是凑巧。

“有机会介绍你的姐妹给杨平认识吧。”

赵天霖不经意地说。

芙茗挑眉。

这才是他的目的吧?

看到自己嫁进孟家让他重新评估了几个女儿的价值?

还想继续这种跟豪门联姻的路子?

芙茗眼里闪过淡淡的讽刺,谁能知道她嫁入孟家背后究竟付出了多少?

即使赵天霖是她父亲,恐怕也不清楚吧。

“有机会的。”

芙茗的声音很低,让人误以为她很不情愿。

赵天霖道:“尽快吧。看看你的几个姐妹,有没有你的造化。”

果然吗……

就是不知道赵天霖中意的是哪个呢?

芙茗故意问道:“爸爸你觉得谁比较有希望?我总不能一口气把几个姐妹都介绍过去吧?不过,我觉得二姐不错,性感明艳,又端庄大方。”

赵天霖脸上划过一丝悔意。

他支吾了半天,才道:“你大姐吧。毕竟论出身的话……杨家很看重这个。”

芙茗苦涩的一笑。

在赵天霖眼中,卓然毕竟还是与众不同的。不管她做过多少令人不齿的事,依然是他的亲女儿,依然是卓越的亲妹妹。

至于其他的几个,再怎么巴结,也依然是小老婆生的吧!

“大姐恐怕不喜欢呢!”

芙茗不相信赵天霖会不知道卓然心仪的是谁。

“所以这也是为了你好。”赵天霖接话很快,“就看你在中间怎么出力了。”

靠……

芙茗的一句国骂三字经差点出口,居然还有这么无耻的人!

为了她好,为了她好!

满脑子都是这几个字来回播放,为了她好怎么不让卓然离孟啸楠远点啊!

为了避免情敌祸害自己的家庭,就要给她介绍一个更好的?还要保证她能嫁过去?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

芙茗真想喷赵天霖一脸的口水。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

赵天霖呵呵笑着:“芙茗的本事我是看在眼里的,你一定行的。”

“……”

芙茗无言以对。

她可不觉得自己有那本事能左右杨平的想法,而且,即使有,她也不愿意便宜卓然呀!

“爸,这样吧,我最近也许会请些朋友小聚一下,到时候让几个姐妹都来。至于谁运气好,能让杨平看上,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赵天霖其实也不一定要芙茗做到什么程度,只要能有个机会就能比别人更进一步。

于是道:“暂时先这样吧。你也多给你姐妹们说点好话嘛!”

芙茗强忍住想吐的欲望:“那我先走了。到时候给你电话吧。”

赵天霖这才满意的放人。

芙茗刚把车子开上路就听到电话想,接通了耳机,就听到赵雪甜美的声音:“四妹,忙什么呢?有时间的话出来坐坐?咱们姐妹好久没聚聚了。”

“三姐?”

芙茗还是有些意外的,赵雪平时除了讨好赵天霖和卓淑惠,就是做卓然的跟屁虫,对于其他三个姐妹,总是表现出淡淡的高人一等的意思。

今天居然有闲心约她!

“是我诶,怎么样有没有时间?”

“好像一直比较忙的是三姐吧,你知道,我向来很闲的。”

赵雪干笑了两声。

“那两点半我在清心茗茶等你?”赵雪还是知道芙茗是爱喝茶的。

“今天不行。我下午约了人。”

“四妹你就耍我吧?”赵雪质问都能用撒娇的声音说出来。

芙茗佩服的五体投地。

她除了在母亲面前偶尔能撒下娇外,对着别人,她无能为力。

而且随着年纪渐长,这种事越来越少了。

“今天真不行呢。”

芙茗心思微转,便已明白赵雪的来意。

她的消息可真够灵通的!

就是不知道是从赵天霖那儿得到的消息,还是卓然随口告诉她的?

“过两天吧,到时候我电话你。”

赵雪放了心。
有芙茗的成功先例,这次,她也要把握机会才行……

赵雪暗自下定决心。

至于卓然,赵雪撇撇嘴,她不认为卓然会是自己的对手,她更不认为杨家会娶一个所有心思都在别的男人身上的媳妇。

更何况,卓然已经……

豪门大族,对这方面还是看中的,也许他们可以容忍男子风流在外,也许他们可以对女子的行为表现得很豁达,但是对于要娶进门的女子,那要求就是两码事了。

除非……那女子有着跟男子比肩的背景。

不然要求只会成倍的提高。

可惜赵卓然只懂得在妹妹面前显示她的优越感而不自知。

赵雪能巴结赵天霖,自然不想随便找个人嫁了。

“那四妹可上点心啊,别一忙起来再把我忘了,我可等着你消息呢。”

“放心吧。自家姐妹,当然要多照顾些。”

约苗涵出来喝茶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的借口,但既然想到了,下午又没什么事,芙茗也不介意行动一把。

对于那个干净爽利的女孩,芙茗也是很有好感的。

拨了电话过去,苗涵居然在学校图书馆呢!

芙茗是真的意外,明明是暑假时间了啊!她怎么还待在学校不回家呢?

像她这种家世,暑假是最好的出去旅游的时间吖!

“没打扰你吧?下午有空没?出来喝个咖啡?”芙茗问道。

“好啊!”苗涵果然答应得爽快,“我也早想约你呢,就是怕你刚结婚,比较没时间理我这种无聊人士。”

“怎么会呢!”芙茗笑道,“那我们在大学路的星巴克见。”

走在大学路上,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幕幕,芙茗心潮澎湃。

想想当初的自由自在,再看看现在的乱七八糟,时光再也回不去了呢!即使她刚刚离开这里半个月。

芙茗到的时候,苗涵已经在等她了。

毕竟,她离得还是比较近的。芙茗开车过来要经过几个路口。

“芙茗!”才一进门,苗涵就已经向她招手。

芙茗快步走过去:“不好意思哦,来晚了。”

“我也才刚到不久。喝点什么?”

“我请你吧。就当是我迟到的惩罚好了。”芙茗说道。

她自然是不好意思让学生妹子出钱的,即使她以后会是苗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

“好啊!”

苗涵目光清澈明亮,有着大家之女的磊落之风。也不废话,点了自己喜欢的可可碎片星冰乐。芙茗对于咖啡这种饮料是无所谓的态度,她还是更爱茶一些。

若不是因为不清楚苗涵的爱好,她倒是宁愿请她喝茶。

芙茗看了眼菜单,点了一杯英式红茶拿铁,随后问苗涵:“喜欢什么点心?”

星巴克的蛋糕芙茗还是很喜欢的,每次咖啡可以不喝,蛋糕必然会多点几款。

“哦,随便啦!我觉得一般。”

好吧。既然如此,芙茗也没多问,随便点了四种口味不同的蛋糕。

炎热的夏日午后,坐在开足冷气的咖啡厅里,两个性格迥异的女孩不禁都有一丝慵懒。

默默地喝着咖啡,两人居然都没有说话。

片刻后,同时抬头向对方看去,然后看到了跟自己相同的惊诧的脸。

“哈哈!”

“呵呵!”

同时笑了出来。

芙茗问道:“你什么时候跟秦少订婚的?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八卦人人爱,芙茗也不例外。

苗涵放下杯子,摆手:“两边家长定的,都没通知当事人。”

芙茗强忍住没有张大嘴巴。

这样也行?

“那你后来是怎么知道的?”

“还不是我爸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芙茗几乎可以想象当时兵荒马乱的场景。想来,被人暗中决定后半生的感觉很糟糕。就是不知道苗涵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想着,便问了出来。

“嗨,男人于我如浮云。”苗涵淡定的回答。

“你就没有过……什么幻想?”

芙茗是不肯相信的,哪个女孩对自己未来的一半没有偷偷在心里想过?

苗涵黯然:“那又如何?每天出门有司机,逛街有保镖,上个学都不得安宁,24小时被监视,我早就绝望了。没自杀都是我乐观向上。”

芙茗鬼祟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没发现哪个人是膀大腰圆凶神恶煞的,哪桌的人会是苗涵的保镖呢?或者是,因为在学校里,所以并没有跟来?

苗涵被芙茗的样子惹得笑出声。她对着某张桌子微微抬了抬下巴,芙茗望过去,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淡绿色T恤,深灰色休闲裤,正慢慢的喝着一杯摩卡。

很平凡的人!

这是芙茗的第一印象。也许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也说不准?

芙茗忍不住同情了苗涵一把。

“秦少……也不知道?”

“大概还不知道。”苗涵道。

知道的话,早就杀到她跟前来了吧?

芙茗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苗涵一下。可以预想的,又是一对悲剧啊!

苗涵反过来安慰芙茗:“算啦。我都认了。反正我以后有苗氏企业,大不了结婚后谁也不干涉谁就是。我又不求着他什么,自己过自己的就是。”

这就是财大气粗的好处!

芙茗倒也想这样来着,她没底气啊!

嫁给孟啸楠虽然免不了低声下气一些,但也比去陪她老爸的客户上床然后像她老妈那样一辈子强吧?

“其实,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芙茗道,“秦少现在还没收心做正事呢,等你嫁过去正好调教一下,要是能让他浪子回头,你公公婆婆还不得感激死你。”

苗涵长叹一声:“你说得简单!也没看你把孟大少调教好了?”

芙茗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她能跟她比吗?

两个人的起点就不一样的啊!

跟苗涵消磨了一个下午,两个人的感情也增进了不少。

苗涵不是那种单纯的大学生,芙茗也不是不知道豪门疾苦。

两个人说起话来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后来说到专业问题,苗涵毫无疑问读的企业管理,芙茗这才知道苗涵为什么暑假还待在学校里。她居然就开始准备毕业论文了,而且是打算暑假之内搞定,下学期她好有时间去公司实习!

人跟人果然是不能比的啊!

芙茗当时学的是中文系。

她的爱好全不在此,但是为了T大这个闪闪发光的招牌,她也只好将就。

苗涵正为论文的参考书籍发愁,学校的图书馆竟然没有她要找的一本原文书。

芙茗心下一动,开口道:“我记得孟啸楠的书房有很多原文书的,你不如把书名告诉我,我去帮你找找,也许就能找到呢?”

孟家以前是在美国生活的,孟啸楠的书房里英文原版书籍占了相当一部分。

苗涵眼睛一亮:“好啊!要是真能找到,你可就帮了我大忙了!”

连忙说了书名。然后又坏笑道:“你怎么喊孟大少名字呀?我还以为你会说‘阿楠’‘啸楠’什么的。”

芙茗翻个白眼:“我那是跟你亲好吗?不懂的话就去中文系旁听几节课吧。”

苗涵大笑。

芙茗回到家就一头钻进书房。

公公的书房她是不好去的,只能回到自己楼里孟啸楠的书房。

书房很大,大约有六七十坪的样子,占了三楼将近一半的空间。整个屋子除了书桌外都是满满的书架。

一排排的原木红漆书架每天都有佣人固定打理,所以很是整洁干净。芙茗也不知道孟啸楠是按什么顺序排列的,她只能在放原文书的几个书架上一本本挨着找。

头疼啊!

她的英文相当烂。不说口语听力,即使是当初为了考T大突击的单词都随着大学四年的轻松生活忘得差不多了。

孟啸楠今天回来的比较早,在母亲跟前转了一圈居然没有看到芙茗还挺让他意外的。

出来后,他随口问佣人:“大少奶奶呢?”

佣人很恭敬的回道:“大少奶奶今天回来之后就一直在书房。”

孟啸楠微微愣神。

他的书房自从成年后就很少有人进去,即使是他父亲弟弟,也会提前跟他打个招呼。

现在,书房终于不再是自己一个人的了吗?

孟啸楠快步走了过去。

芙茗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就发现孟啸楠侧倚着书架看着她。

在橘色灯光的照射下,他看起来有几分慵懒魅惑。

他此时依然是上班时的穿着,笔挺的西装勾勒出挺拔的身材,宽肩厚背,腰腹乍收,浅粉色衬衣对比得五官线条更显硬朗,整体给人一种强有力的安全感。

芙茗心头一跳。

然后才想起自己居然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擅自动他的东西。是潜意识里觉得结了婚,他的东西她也有一部分支配权?

这样很不好呢!她暗暗警醒。

“你回来了?对不起,我不该随便动你的东西……”

孟啸楠目光凌厉的扫过,却没有说话指责,似乎在等着她的解释。

芙茗小心翼翼道:“你的书好多……我想帮朋友找本经济学方面的原文书……”

她背对着灯光,望向他的眼睛里有着有着小心,有着讨好,还有着……崇拜?

孟啸楠以为自己眼花了。

芙茗已转过头去,低头翻书:“苗涵写论文,我想着你这里原文书多……抱歉,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去告诉她就是。”

她声音轻柔,白皙纤细的颈脖微微垂着,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错黄的灯光落在上面,细细的绒毛像被洒了一层金粉似的朦朦胧胧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