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与学长浴室PLAY 宿舍一受多攻h

鸡汤励志 2021-10-13 13:13:56
八月二日一大早,芙茗就醒了。按照惯例先陪孟啸楠一家人吃早饭,然后才回到自己房里开始梳妆打扮。

今天她是主人,还是要隆重点的。

不过……也不能太炫耀了,低调和隆重,一定要取舍好,把握好分寸。毕竟,今天请的不少同学,还是在底层辛苦奋斗的。

芙茗没有考虑来到孟家以后买的那些奢侈品牌子,而是在自己以前带过来的那些衣服里翻找着。

几千块的中档价位,也有着不错的质量。

最终,芙茗选择了苔岛的本土品牌,浅粉色的小外套,白色的百褶长裙,头发披散下来,没有用任何首饰,整个人显得很淑女。

对着镜子化了个极淡的妆,芙茗的技术自然是不能跟专业人士相比的,她也没想着要如何光彩夺目。

礼貌,仅此而已。

整理完毕,这才开始指挥着佣人摆放桌椅、花卉、茶点等等。

布置得差不多,芙茗抬眼看了下时间,快九点了,就跟佣人说了一声:“我出去一下,如果这段时间有人来的话,你们先帮忙招呼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为了给芙茗面子,孟夫人连自己这边和孟啸枫那边的人也调了几个过来。

芙茗出门,开了自己的BMW直接往市中心而去。

她跟三个女同学约好的,今天上午九点半在圆山捷运站汇合,她亲自接她们来孟家。

其他人就只能自己去了。

芙茗提前到了几分钟,见到三人已经在等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她打开车门:“啊!文秀、诗媛、苏欣,你们早来啦?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没多久,我们也才来一会儿呢!”陈诗媛抢着说道,“芙茗今天真是漂亮!”

芙茗心里微微有些异样的感觉,因为以前诗媛不会跟她这样说话。

“上车吧!今天好多我们学校的校友呢!”

陈诗媛抢先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卢文秀和苏欣只好坐到了后面。

“芙茗,今天除了齐锋他们还有谁呢?”

坐在后面的卢文秀问道。

陈诗媛的眼睛也亮起来,转过头来看着注视着芙茗。

芙茗小心地避让着路上的车流,回道:“还有我的几个姐妹和苗氏的千金苗涵以及谢家的三小姐晚晴。”

苏欣轻轻叹气:“那我们的穿着不会失礼吧?”

芙茗道:“怕什么?就跟以前一样就好了啊!就是我们常说的那句,腹有诗书气自华!”

“毕竟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啦!”陈诗媛接过话头。

“是啊!”

“放心好啦!”芙茗满不在乎。

芙茗的态度令几人稍稍放心。

回到孟家,就有佣人前来帮她们打开车门,芙茗把钥匙丢过去,然后赶紧挥手让佣人去泊车,生怕几人不自在。

想当初,她也是适应了好久孟家的这习惯。

陈诗媛咋舌:“芙茗你现在好大的排场啊……”

芙茗有些尴尬,在她们几个面前,她完全没有炫耀的必要啊!只是……这个还不好解释。

苏欣忙道:“也许这是孟家的规矩呢?芙茗刚结婚,也不能随便更改吧。我相信芙茗不是故意摆谱给我们看的。”

芙茗投去感激的一瞥。

“不知道有没有人比我们早来?”芙茗领着几人进屋。

刚进门就是一呆。

孟啸枫一身白色休闲装,正坐在沙发上陪着苗涵和谢晚晴两人。他皮肤白皙,五官俊朗,腼腆中又带着点世家子弟的从容不迫。

见芙茗几人进来,立刻站起来低低的喊了声:“大嫂。”

芙茗露出大大的笑容。

孟啸枫能过来,真得很让他意外。

没等她说话,苗涵已经跳起来扑到面前,指责的语气中有着热情洋溢的亲昵:“好啊!芙茗,太不够意思了你!你让我们自己过来,却亲自去迎接这几位学姐?”

芙茗笑容不减:“你好好坐着吧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嗓门大啊!”

言语中的随便是很熟稔的朋友才能有的。

陈诗媛眼神暗了暗。

这么快就有新朋友了吗?而且还是苗氏企业的千金?

如果不是嫁入孟家,那芙茗能结识苗涵的几率又有多少呢?

至少,大学好几年,也没见她们认识。

芙茗冲着孟啸枫点点头,又把苏欣几人介绍给他们互相介绍。

就有佣人给端上茶来。

正热闹着,芙茗的几个姐妹也来了。不免又是一番引见。

赵卓然一如既往的高傲,李倩依然全身名牌性感靓丽,赵雪今天打扮的很用心,看得出她很是重视,李情则是继续她的可爱路线。

看到杨平还没到,心知肚明的几个人不免有些失望。只有卓然四下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孟啸楠,卓然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她们四人之后,又陆续有人到来,芙茗前前后后的跟人客套寒暄,介绍名字,忙得不亦乐乎。

杨平是最后一个到来的,标准的三件套式西装衬得他英姿挺拔,器宇轩昂,在一群休闲服饰的男生中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芙茗也没有特别的多介绍什么,只是告诉众人这是杨氏企业的总裁。

有心的人自然会懂得把握机会。

芙茗能做到组织一个聚会已经是她的极致。想来,赵天霖也不会苛求。

没想到,杨平直接向孟啸枫走去。

“啸枫,好久不见。”

伸出手去握住了孟啸枫的手。

孟啸枫坐在那里本有些局促不安,见到杨平也是精神一震,抓着杨平的手摇晃了两下:“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杨平笑容满面。

芙茗惊讶:“你们……认识?”

又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孟啸枫再不爱交际,但生于孟家,该认识的人还是会认识的。

杨平转过头,道:“我在米国留学时,跟啸枫同一个学校,不同专业而已。”

芙茗恍然。

米国的学校里,华人学生毕竟还是少数,能互相认识也就不奇怪了。不像T大,除了自己院系的同学,外系的很少认识。

杨平和孟啸枫久未相见,便抛下别人不理,自顾自的交谈起来。

这两人一个风度翩翩,一个玉树临风,连芙茗都忍不住多瞅了几眼。但两人谈得投机,外人却不好上前打扰了。

赵雪端着个杯子,本来是想跟杨平套下近乎的,见此情形,也只能另找机会。

芙茗招呼了一圈便坐到旁边休息。

陈诗媛凑到她身边,玩笑似的说道:“芙茗,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哟!”

芙茗不解。

陈诗媛已经接下去:“你也知道啦,我毕业以后就应聘到了梦想科技行政部做文员,以后我升职加薪可就全指望你了!”

芙茗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此时听了,也只能苦笑。

她对于孟氏企业的影响力,基本等于没有。

用后脑勺想也知道,孟啸楠怎么可能会听她的?

“好啊!有机会的话,我在他耳朵边多念叨几次!”

芙茗笑眯眯地说。自家的内幕就没必要在这种场合说了。

将近中午的时候,房门一开,孟啸楠和几个人大步走了进来。芙茗定睛一看,不由吸了一口冷气。

秦氏企业的太子爷、谢氏物流的小开、北市大名鼎鼎家族张家的少爷……几个人俱是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他们一进来,杨平的衣着立刻显得毫无违和感。

似乎,他们天生就应该是同一种人。

“哇!今天这么热闹啊!”

没有疑问,先开口说话的肯定是秦少天,他熟门熟路的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先灌了几口,才送上准备的礼物。

“生日快乐。”

芙茗愣愣地接过礼物,还有些云里雾里。机械的接过礼物,声音也是木木的:“谢谢。”

这些人,真的是专门来给她庆祝生日的?

现场就有一些小小的骚动。

毕竟,以芙茗今天请的这些人的身份,大部分是没什么机会接触上流社会的顶级人物的。

杨平和苗涵已是意外的惊喜了,如今又多了好几个,岂不是更要好好把握机会?

不奢望能结交到他们,只要能给他们留下个好印象,对以后的行事也有着无比的方便。

至于在场的女生,也许想得更多。

因为性别让她们比男生更有着一步登天的机会。

秦少天就有些失望,赵家这个四小姐比大小姐气势弱了不是一点半点啊?相比较来说,他跟卓然更熟悉。

心里想着,不禁喃喃自语地嘀咕出来:“怎么有点傻傻的?”

他的声音虽小,却正好让芙茗身边的苗涵听到。

苗涵本来是不想理秦少天的,但此时听他说话难听,眉毛一挑,道:“就凭你说得这话,也知道到底谁更傻。”

秦少天说完也意识到不太礼貌,刚想嘿嘿笑两声把话头揭过去,就听到苗涵有些阴阳怪气的话。

他可不是能忍的性子,平时无理还喜欢搅三分的人,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岂能退让?仗着跟孟啸楠又熟,以后解释容易,嘴硬到底:

“这不是苗小姐吗?怎么,嫌我说话不好听,还想打抱不平一下?

苗涵作为苗家唯一的娇娇女,那也是从小被宠到大,说一不二的主,自然不可能怕了秦少天。

她头一昂:“我又没说错!有些人既然知道自己说话难听,就应该自觉点闭嘴!”

秦少天撸了撸袖子,向前跨了一步,看起来要动手的样子。

苗涵眼光四下一扫,发现自己的保镖正在不远处,立刻信心大胜。

“怎么,你还想打人?”

秦少天却是一把拎起苗涵往旁边走。

“我秦少从来不打女人。走走走,你走跟我过来,我们好好探讨下,主人都没给我脸色看,你凭什么站出来说三道四?”

现场的人面面相觑。

芙茗发现苗涵的保镖迅速朝那边观望了一下,然后继续淡定的吃茶。

看来是乐见其成?

芙茗若无其事的假装没看到,迎上孟啸楠:“你忙完了?”

孟啸楠这才正式的给身边两位朋友介绍芙茗:“这是我太太,袁芙茗。”

芙茗伸手轻轻在那两位的手心里搭了一下:“谢少我们见过的哈!张少能大驾光临,芙茗荣幸之至。”

两人送上礼物又客气了几句。

谢晚晴忸怩的走了过来,声音如文字哼哼:“大哥也来了。”

谢少面上淡淡的,只是对着谢晚晴点点头。

晚晴飞快的打了个招呼便又和芙茗的妹妹李情凑到一处……苗涵跟秦少天躲在角落里针尖对麦芒她可没胆子去打扰……两人都是T大软件工程学院的四年级生。

秦少天几人一到,大厅里的气氛为之一变,似乎比先前更热闹了些。

而芙茗原先请的几个朋友仿佛也领悟到她的深意,纷纷上前拉关系,套近乎。几人脸上保持着得体的笑容,看得出来,对这种场面应付自如,见惯不惯了。

杨平也舍了孟啸枫来和几人厮见。大家都是同一个圈子的人,相互也了解,因此相谈甚欢。

可这却苦了刚刚步出校门不久的年轻人。

完全没有共同话题,却又不甘心就此退下,只好尴尬的在一旁听着,时不时努力的插一两句无关轻重的话。

芙茗有点心酸。

这就是成长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进入社会,终究是跟在学校里不同。身份的差异,会成千百倍的放大。

没有合适的机会,根本接触不到另一个层次的人。

芙茗想到了自己。

当初她以赵天霖私生女的身份跟在孟夫人身后的时候,不知道遭了多少白眼,吃了多少嘲讽、挖苦。

索性,她都挺过来了。

也许孟夫人正是看到她的坚忍执着才愿意给她一丝机会的呢?

芙茗不清楚,但如果让她重新走一遍来路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来。

尤其是知道了结果之后。

现在,顶着孟啸楠的妻子的头衔,她行事当然方便了许多。

即使有人看不惯她的出身,也只能是背后悄悄嘀咕一两句了。没有人再傻的当面得罪她。因为说不定哪天就会有互相需要的时候。

利益,才是豪门永恒不变的主题。

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

因此,芙茗虽然难过,但还是没有上前去缓和一下气氛。

她到了孟啸枫身边,向他道谢:“啸枫,谢谢你。不是你的话,今天我可要失礼了。”

她指的是早上出去的时候苗涵和谢晚晴就已经到了。而主人不在,让客人自己干坐着无疑是很失礼的事。

孟啸枫依然是无措的样子:“大嫂……自家人,不用客气的。”

芙茗摇摇头,为了避免啸枫更加不自在,她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大厅里自然的以孟啸楠几人为中心或聚或散,芙茗却发现卢文秀单独倚在吧台边不知道想着什么。

她走过去悄悄拉了卢文秀一下。

卢文秀会意,跟着芙茗来到了书房。

孟啸楠说话算话,很快就叫人重新布置了书房,两套完全相同的书桌抵在一起,让坐在后面的两人一抬头就能看到彼此。

芙茗一见到这个布置就想到那天的旖旎暧昧,因此从书房重新收拾好她就没有进来过。

今天因为客厅人满为患而餐厅又在准备中午的宴席,这才把卢文秀请到书房来坐。

卢文秀是芙茗高中到大学的同学,性子温柔可亲,同学里不管男生女生就没有一个说她不好的。

她的家庭条件不是太好,但人却很上进。说实话,自从接了赵天霖的“任务”,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卢文秀。

如果她也能嫁进高门就好了……这样自己以后参加什么聚会也不会太无聊。

芙茗知道她的想法不太现实,这种事难说得很,况且并不是每个人的想法都跟她一样,她也只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拉她一把。

“你怎么一个人在那儿发呆啊?不去跟他们多聊聊?”

芙茗找出那套喜爱的细瓷茶具亲自泡茶,等待的时间里问卢文秀。

卢文秀眼睛亮晶晶的,整个人也不像刚才在客厅那样无精打采:“没兴趣。我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没必要去惹人厌弃吧!就是浪费你一片好心了!”

芙茗哑然失笑:“你也能看出我的想法?”

“傻子才看不出来好吧?”卢文秀瞥了芙茗一眼,才低声道,“只是我志不在此。”

芙茗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即使不是为了钓凯子,也可以和他们接触一下。至少,以后万一遇到什么事,也容易说得上话。”

卢文秀摇摇头:“还是算了!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是能让那些人另眼相看的,与其费心费力还不见得讨到好,还不如放松心态自娱自乐!再说,以后真遇到麻烦,这不是还有你呢嘛!”

说着,狡黠的一笑。

芙茗知道她说得是真心话,自然也不好勉强,换了一个话题。

“你现在哪儿上班呢?”

卢文秀罕见地叹了口气:“这年头经济不景气,哪有那么多称心如意的工作啊!我找了一些,各种不满意,所以打算自己干!”

说到最后,她又恢复了神采奕奕的样子。

芙茗心里一动,思索着她话里的意思。

“怎么,你有什么好主意?”

“主意倒是有一个,不过还是要看你方不方便。”

芙茗没好气地道:“你向来落落大方,怎么今天吞吞吐吐的?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有什么难处就直说,我肯定会帮你的。”

“呃,”卢文秀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打算开个店,卖二手服装。”

“资金有问题?这个我还是可以帮你一点的。”

芙茗脱口而出。

“成了孟家的大少奶奶,说话就是有底气啊!”卢文秀揶揄了芙茗一句。

芙茗脸有点发烧,被好朋友这么说,真得很不好意思啊……

卢文秀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见芙茗有点尴尬,立刻点到为止:“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干?”

芙茗目瞪口呆。

她想了多少种可能,也没想过这一种。

自己,能帮她做什么呢?本来就是小本经营,为什么还要拉她掺一脚?

“我找你自然是没怀好意的,没有你,我只能做些几十上百的小生意,但是有你参与的话,就大不一样了,我们也可以做奢侈品牌。”

卢文秀谈到生意滔滔不绝,看来是想得很透彻了,绝不是一时心血来潮。

“我大致算了下,如果做得好的话,每个月不敢多说,几十万的利润是有的,怎么样,作为孟家大少奶奶的你,看不看得起这种小生意?”

芙茗汗了一下。她现在是坐吃山空,除非向孟啸楠张口,不然她哪有什么经济来源?

别说几十万,几万的生意她也不敢看不起。

她心里已经隐隐猜到卢文秀要请她帮忙的事情是什么。

果然,就听卢文秀接着说:“你能不能利用身份便利,能不能帮我找些奢侈品牌的货源?我知道,像孟家这种人家,很多衣服都是只穿个一两次就不要的。”

说着,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当然,这种事是很难开口的,你可以再好好想想。”

芙茗想的也是怎么开口的事。

被孟夫人知道,这就不是有失身份的问题了,简直是丢人现眼啊!

芙茗考虑了一下,才说:“我现在只能保证把我自己不能再穿的衣服贡献出来,至于其他的,真的要想想。”

卢文秀也深知其中的难处,因此也不太着急。

她了一口茶,不由称赞:“不愧是你亲手泡的,就是比外面大厅的好喝得多!”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好啊!把我们丢在外面,你们偷偷躲起来说什么悄悄话呢!”

苗涵进来了。

芙茗忙起身让苗涵坐下,又拿起一个茶盅,给她倒茶。

“你怎么有时间过来这边?跟秦少吵完了?胜负如何?”芙茗似笑非笑的问。

卢文秀却缄口不言。

苗涵一口把茶喝干,又示意芙茗,还要。

芙茗一把夺过苗涵的杯子:“有你这么喝茶的吗?”

虽然口上嗔怪着,但还是又给她斟了一杯。

苗涵这才拿起来浅啜一口:“芙茗,你不知道,那个秦少天太可恶了!说得我口干舌燥的。”

芙茗装出失望的样子:“看来你是大败而归来找我要安慰来了!”

“嘁!”苗涵不屑,“我那是懒得跟他一般见识!”

这次连卢文秀也笑了出来。

又说了几句,因为出来得有些久,大厅那边还有很多人,芙茗也不好一直躲着跟两人开小会,三个人便结伴回到大厅。

芙茗微眯了眼睛。

这边的形势与之前差不多。不过,陈诗媛却已从之前的人群中脱离出来。

此时,她正坐在孟啸枫身边,左手托腮,笑意盈盈地听着孟啸枫说着什么。

孟啸枫也一改平时的木讷、腼腆。

举手投足间不经意便有了世家子弟的恣意挥洒。

光彩夺目。

芙茗很满意。

她能请来的人自然是跟她非常要好的朋友,如果能让孟啸枫就此走出他的一方小天地,也真是帮了她的大忙。想来,孟啸楠也会乐见其成。

要是能顺利发展的话……芙茗摇摇头,自己真是想太多了,现在才刚刚有一点苗头呢!还是要等等再看比较好。

想到这个问题,芙茗不由自主的往她的姐姐妹妹那边望去。

卓然高雅大方的跟秦少天低声交谈,似乎完全没有跟杨平套近乎的意思;赵雪则比较兴奋,在杨平和谢少之间转来转去,看样子已经初步锁定“目标”了;李倩李情两姐妹意外的沉默,只躲在一边跟谢晚晴说话。

芙茗稍微走近了些,就听到李情正说:“四姐搞什么嘛,今天也不穿得隆重一点,她还当是在我们家吗?”

谢晚晴抿着嘴笑,不说话。

李倩则揉搓了下李情的头发,才用宠溺的声音说道:“四妹这么做也是想尽量减少距离感,你没看今天邀请的都是些什么人吗?太高调了容易被人理解成显摆啊!再说,你看她的鞋子,那是古驰全球限量版。”

李倩是平时对这些牌子很关注,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李情转过头想仔细看看,结果正好和芙茗的目光撞在一起。

芙茗就笑:“五妹怎么躲在这里跟二姐说悄悄话?没去那边凑下热闹?”

说着,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她相信这次聚会的目的赵家人心知肚明,所以有些奇怪李情怎么没有好好把握一下机会。尤其是今天意外的除了杨平又来了三个超级钻石王老五。

李情不屑的撇撇嘴:“有用吗?徒增笑料罢了。他们那种人,喜欢的话自然会主动追。”

“也不一定呢,现在什么年代了,女孩子主动也没什么啊。”

谢晚晴意外的加入讨论。

芙茗惊讶的端详着谢晚晴。实在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种话。

除非她跟李倩两姐妹聊得投机,或者……

“怎么,晚晴有喜欢的人了?”芙茗小声道。

谢晚晴脸一红:“没有,别胡说,我只是就事论事。”

芙茗果断不信。但今天这种场合也不适合逼问,只能先暂时放下了。也许,等一会悄悄问问苗涵是个好主意?

想着,又满场的寻找苗涵。

目光过处,却感觉像少了人似的。芙茗心里一跳,又环视了一圈,果然,苏欣不见了。跟她一同消失的还有张少。

芙茗不动声色的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人。

她没法再等,要是在她家里出点什么意外,那她也太对不住朋友了。

芙茗悄悄的走到陈诗媛旁边,也顾不得打扰她跟孟啸枫了,张口便问:“诗媛,你一直在这边,有没有看到苏欣?”

陈诗媛听她问,也跟着四处张望,道:“刚刚还在的呀,怎么转眼不见了?是不是去卫生间了?你等等呗!找她有事?”

“哦,没有,我刚出去了一下,回来后就没看到她,所以问问你。”

芙茗心不在焉的说着。

既然时间不久,那也许没什么事。但两个人同时消失,也太巧合了些。

芙茗觉得她应该找人商量一下。

可是,惊动太多人的话……

随即,芙茗看到了孟啸楠。不知道他怎么看呢?

“啸楠,张少呢?”

希望他有注意到吧。

孟啸楠似笑非笑的看了芙茗一眼,道:“不太清楚,他在我家向来很随意的。你不用管他。”

谁想管他?

她是想担心同学好不好?

“那你有没有看到我同学苏欣?呃,就是穿白色洋装的那个女孩。”

“她吗?好像上楼去了,大概,是想参观下你住的地方?”孟啸楠好整以暇的说着。

芙茗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直觉得,孟啸楠应该知道点什么,但是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

芙茗转身往楼上走去。

她步子有些急促,强忍着才没有跑起来。

二楼是卧室和客房,芙茗问了两个个佣人都说没有看到陌生人。

芙茗不由大为焦急,她采取了最为简单有效的办法,沿着走廊一间间屋子看过去。主卧,次卧,婴儿室,客房!

芙茗第一次痛恨起房子太大来。客房居然有好几间!

最靠近走廊顶端的房间芙茗没推动,平时谁没事会把房间的门全锁了?

而后就隐隐听到有说话声。

“唔……你干什么?”

好像是……女子被捂住嘴发出的声音。

“你今天来不就是为了找凯子的吗?本少爷就满足你,怎么,你还不乐意?”

男子流里流气的声音。

“我不是!你放开我!”

“哦,你喜欢玩这种调调?我奉陪?”

随之屋子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还装?做我的女人不委屈你吧?不妨实话告诉你,今天我完全是给啸楠个面子,不然,多得是女人自愿张开腿等着我,我凭什么要你这种既没姿色,又没情趣的女人,求我都不要!”

“你……滚!”

芙茗心里冰凉。

孟啸楠完全看穿了她所谓的生日宴会的真实目的,而且还特意邀请重量级的朋友来,就是为了羞辱她的朋友,或者真实目的其实是针对她?

是暗示她不自量力?还是暗示说她管得太多了?

芙茗疯狂的拍门。

屋里的气氛未知一凝,然后便传来张少大声的话:“谁?有什么事等会再说!”

还真是嚣张从容。

看起来他跟孟啸楠的关系真得很好……不然,怎么能当做在自己家一样随口吩咐外面的人?也不先问问?

“我!”

芙茗的口气已经有些不好了。

“你等等!”

张少依然没有松口。

里面的女人似乎听到是芙茗在拍门,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并且试图往门口跑,但很可惜,没跑几步,又被人拖回去。

“唔!放开我!救……”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似乎是被人堵住了嘴。

芙茗往回走,她准备去找钥匙了。在路上她随手抓住一个佣人:“客房的备用钥匙放在哪里?”

平时在自己家里,谁没事锁门玩啊?

佣人神色有些慌张:“大少奶奶,我不……”

芙茗厉声打断了她的话:“我建议你想清楚再说,到底是得罪大少爷的朋友划算,还是得罪大少奶奶我划算?”

她也顾不得平时建立起来的温文尔雅的形象了,张嘴就是拿大少奶奶的身份来压人。

芙茗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她也不是随便抓人就问,这人她认识,是专门负责她住的这栋楼内务保洁的人。

“可是,大少爷……”

“是大少爷吩咐的?”芙茗疾言厉色。

“不是……是……”

芙茗哪有功夫跟她在这里磨蹭:“你只告诉我钥匙在哪儿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管!”

芙茗在佣人面前从来都是温和有礼的,因此她这一板脸,也让佣人有些畏缩。要知道,芙茗一句话,很可能决定她工作的去留。

而那位张少爷,不过是大少爷的朋友而已……

只要稍微想一想,就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佣人指了指楼上:“在书房左边的柜子里,第二个抽屉。”

她总算是清楚完整得说了一句话。

芙茗蹭蹭地跑上楼,拿了钥匙又气喘吁吁地跑下来。

一大串的钥匙,芙茗不想一个个去试。索性佣人也是很有颜色的,干脆就等在这里没有走,见芙茗下来,忙指给她看。

“行了,你先去下面帮忙吧。”

芙茗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不想被被她看到朋友的失态。

门一开,芙茗便立在了门口。

苏欣惊喜。

张少意外。

苏欣借机从张少的钳制下跑出来:“芙茗,真都是你!我……”

她的话没有说下去。

张少却是没想到,那个表面上看起来优柔犹豫的女子,在关键的时候居然有如此果断的魄力。

是啸楠看走眼了?

还是她根本就没有让那些女人以身体博上位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让她们多认识些人?

芙茗走进去,苏欣头发凌乱,嘴唇红肿不说,还隐隐有些血迹。不过,令人稍微放心的是,她的衣裙并没有什么异常。

芙茗把苏欣护在身后,先帮她理了理头发:“苏欣,对不起……”

事已至此,她只能先道歉。毕竟,事情发生了,而且发生在她家里!

芙茗转过身,戒备的盯着张少。

张少大名张宗献,此时没有一点被人撞破丑事该有的羞愧,轻飘飘地对芙茗道:“让孟夫人受惊了,我很抱歉。”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