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酒店双飞女闺蜜13p 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

鸡汤励志 2021-10-13 13:14:38
芙茗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

“我想更需要张少说抱歉的人不应该是我。”

张宗献转脸望着苏欣,面上全是不屑:“如果不是你勾引我,我怎么会跟你上楼?我想是不是先请苏小姐解释下这个问题。”

苏欣面色潮红,此时躲在芙茗身后也有了不少底气,她气急败坏的怒斥张宗献:“谁勾引你了?你个自以为是的沙猪,不要以为天下的女人个个都喜欢你!”

芙茗还没见过苏欣如此失态。

她急忙回身安抚了苏欣几句:“没事了,一切有我呢!你放心吧。”

她超强的镇定气场令苏欣冷静下来,对面的人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得罪狠了他,自己无所谓,恐怕对芙茗不太好呢!

苏欣长吸一口气,道:“我是上楼来找芙茗的。哪里有暗示你……什么什么的?”

张宗献道:“那你上赶着向我介绍你自己?还在我身边磨来蹭去的?”

“那是基本礼貌好吧?我也有向谢少、秦少介绍自己,怎么没见他们也这么龌龊?”苏欣立刻反驳。

张宗献一哽,再仔细回想,好像确实如此。

“好吧,那是我误会了姑娘你的意思,这件事就算了吧?”

说完,他看向芙茗。

芙茗对他倨傲很反感,此时见他轻描淡写地想把事情揭过去,火气也“噌”的冒上来。

“张少,你不觉着你应该给苏欣一个交代吗?”

张宗献轻蔑地一笑:“行啊!”

说着往前走了几步,绕过芙茗站到苏欣对面直视着她:“说吧,你想要多少钱补偿?”

这也太侮辱人了!

苏欣柳眉倒竖,立刻就要发火。

“怎么?难道你还想就此赖上我不成?”张宗献夸张的语气配上他不屑的表情,让人真想一拳打过去。

“要不这样好了?看在孟太太的面子上,我勉强让你做我的备选女友吧,待我考察个两三年,也许还是有机会转正的。怎么样?”

“你滚!”苏欣颤抖地指着张宗献。

这样的情况下与一个男人斗嘴,无论输赢,都是自取其辱。

芙茗肃然喝道:“张宗献,我这里不欢迎你。”

她脑子转得极快,瞬间便想了很多,这句话也是她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选择。

一方面,为了朋友,即使她心里再不愿意得罪张宗献,也必须做出姿态;

而另一方面嘛,以孟啸楠和张宗献的交情,即使不如何秦少天那么铁,但也算是相当情投意合的,她稍微放肆些,让孟啸楠去补救完全行得通。

这就有点像是先前秦少天仗着与孟啸楠的关系放心的嘲笑她一般。

反正有人帮着收拾烂摊子!

即使孟啸楠不愿意帮她解释,事后也完全可以把过错全部推到她身上,而不必影响两人的友谊。

但苏欣却感动不已。

芙茗竟然愿意为了她得罪政坛上这种举足轻重的家族……对孟家来说,张家也很重要吧。

她有点不安。

芙茗在孟家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美好,虽然她没有跟朋友们抱怨,但作为经常关注芙茗微博空间的人自然知道。

那些积极乐观的言论中又藏着多少心酸无奈?

细心的人很容易体会出来。

但芙茗此时却冲动的为了而她冲撞对于夫家来说很重要的人……

她暗地拽了芙茗一下,示意她不用把事情做绝。

张宗献完全没有料到芙茗会这么说,愣了一下才冷笑道:“恐怕孟太太还做不了你先生的主吧?你别忘了,我是啸楠邀来的。”

果然,不但她的朋友,连她本人,在这些人眼中,也是毫无尊严地位的吗?

芙茗淡淡道:“可我才是今天聚会的主人。”

苏欣的暗示她自然是感觉到了,但她此时只能假装没看到,既然做了,就做完美一点儿吧。

芙茗也觉得自己太功利了些,她也想随心所欲的处理所有事情,但……她现在的处境,实在无所谓不起来啊!生活如此艰难,逼得她每一步都要细细的想清楚后果。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张宗献说完,头也不回大步走出房门。

只是走之前在苏欣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别以为我会就此放过你。”

苏欣面不改色,她不想再节外生枝令朋友难做,至于和张宗献的纠葛,她一个小人物,还会怕他?

他愿意玩,那就看看谁的时间多好了!

张宗献走后,芙茗把苏欣请到自己的更衣室里,这里也有一个小小的梳妆台,让她重新洗了脸,补好了妆。

但别的都好说,唇上的红肿却不是一时半会能消下去的。

“对不起……”芙茗向苏欣道歉,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能再说什么。

有时候,心灵疮口比肉体上的摧残更难一愈合。

“是我不该乱跑,还害得你为我得罪张家。”苏欣也有些过意不去。

“放心好了,只是让张宗献不爽一下而已,应该还上升不到家族的高度。”

芙茗安慰道。

苏欣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还是不下去了吧?这个样子……被人看到,不知道要出多少流言蜚语……”

“嗯……也好,你先休息下吧,等下中午的时候我让人给你单独留一份饭菜送上来。说起来,都是我没照顾好你。”芙茗是真心过意不去,“你看,是去客房还是去书房?”

“算了,”苏欣只想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客房,她是有点怕了;书房,恐怕也不是什么稳妥之处。

“我还是想先回去了,希望不会让你太为难。”

“为难倒不会,”芙茗沉吟了一下,“但我恐怕不能亲自送你了,我让司机送你吧。”

“不用,不用。”苏欣连忙拒绝,“我搭计程车就好。”

“对了,你刚才找我是有什么事?”芙茗不想跟她互相客气来客气去的,忙换了个话题问她先前一直想不通的。

“呃!”苏欣的神色有些羞赧,“没事啦!只是看你跟文秀不在,猜你们俩肯定是去说悄悄话去了,想吓吓你们。”

芙茗虽然心情沉重,但听了她的话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还真像是苏欣能做出的事!

芙茗微微放心,领着苏欣从另外的门出去,然后在院子里吩咐司机一定要把她送回家,看着她进门再回来。

她着重强调“看着她进门”,她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了!

而另一边大厅的角落里,张宗献也在跟孟啸楠嘀嘀咕咕。

“真看不出来!你这位太太思维缜密,出手果决,还真不是一般女人比得上的!”

“怎么,你也被她算计了一把?”

孟啸楠不以为然地说道。能得到张宗献这个评价,就说明自己也没看错她,袁芙茗就是个心思深沉的女人。

但他不认为张宗献会被算计到,芙茗那点小手段跟出身世家的张宗献比,显然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倒没有。但她的同学……那位苏小姐可就难说了,恐怕被你太太卖了还要帮她数钱呐!此时,大概正对你太太感激涕零呢!”

孟啸楠暗哼一声,他是很瞧不上芙茗这种人的。

连朋友都不敢坦诚相见,小心翼翼的算来算去,无论何事都只会采取利益最大化的做法,很容易令人齿冷。

这些心思,若用在商界也就罢了,袁芙茗呢,却只会用来对待身边的人,她就没有一点真感情的吗?

“正常。”孟啸楠道,“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娶了她的?”

张宗献却发现自己的心抽搐了一下,似乎苏欣真得被芙茗卖了似的。

也许,应该去看看她?顺便,提醒她一声,离袁芙茗远点?

正在这时,芙茗送走苏欣返回大厅中。

张宗献眼神闪烁,她一个人下来了,苏欣呢?

他居然有点牵肠挂肚的感觉。

凑近孟啸楠,张宗献小声道:“你说,你太太看到我居然还厚着脸皮不走,会不会赶尽杀绝?”

孟啸楠抬头看天花板:“她那么八面玲珑的人,怎么肯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既然苏欣没跟她下来,她顶多装作看不见你。”

“但我还是觉得应该看在你的情分上,走了!”

张宗献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

“就走?”孟啸楠显然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多留,跟着起身准备送客。

“我们之间就免了。”张宗献把孟啸楠摁坐在沙发上,“你还是留在这里镇场子吧!”

孟啸楠看着张宗献步履匆匆,不禁愕然。半晌,才有点回过味儿来。这家伙,难道是去堵那个叫苏欣的女孩子去了?

张宗献当然不会无聊到为了试朋友老婆斤两而去预谋什么,即使孟啸楠拜托也不行。

他们这种人,是很有分寸的,什么事可以参与,什么事不能参与。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万一以后哪天因缘巧合,两人再和好了,那他岂不是里外不是人?

但如果参杂着自己的目的在里面那就大不一样了……于是他悄悄地尾随着苏欣上演了先前一幕。

对于苏欣,他是有那么点点兴趣,但这也只是因为觉得她与在场的其他女孩不同,想逗他一下罢了……调戏女人这种事,他张少自然是驾轻就熟
当然,也有不少女人顺势就从了他的,像苏欣这样激烈反抗的还真是少数。

对大部分女人来说,能别他看上是荣幸!

居然还想打他……张宗献摸摸自己的脸庞……当然是没能打种了,不然他还不得被孟啸楠几个嘲笑一辈子。

张宗献出去的时候特意从芙茗身边经过,他还是想试试他和孟啸楠的看法是否准确。

芙茗略一犹豫,还是对张宗献说道:“今天的事,希望张少不要在意,我朋友……”

看来他们还是太低估袁芙茗了!

张宗献目光中闪过怒火,这女人脸皮还真是厚呐!居然能挑战他们的底线,和颜悦色的拐着弯向他道歉!

她有什么资格代替苏欣道歉?何况,错的本来就不是她?

“你朋友她不识抬举是吗?”张宗献冷冷地道,声音严厉如寒冰。

这人怎么回事?不能听她说完嘛?

芙茗生气,语气也不怎么好。

“我想张先生你是搞错了什么,我本来是说我们之间的事你不要在意,但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至于我朋友,她跟你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她。”

“你是在命令我吗?孟太太?”

“不是,是请求你。请你不要去干扰我朋友的正常生活。”芙茗冷淡的道。

“既然你能嫁给啸楠,那为什么你朋友就没有机会嫁入我张家呢?”

张宗献抛下一个惊天炸弹,潇洒离去。

留下芙茗嘴巴张成“O”字型。

卓然幸灾乐祸地过来,佯作关心:“四妹怎么了?脸色有点不好呢!遇到什么事了?”

芙茗道:“没有,刚才去厨房看了一下中午的饭菜,被油烟熏了一下。”

她自然是不想让赵卓然看笑话。

热闹看不成,卓然“嘁”了一声继续去忙自己的。

而张宗献此时却已开着他的宝贝莲花跑车,沿着苏欣回家的路追下去。

以他跟孟啸楠的关系,想在孟家的佣人口中问出点什么太简单不过。

他把跑车开得飞快,不过二十几分钟就已看到芙茗的那辆BMW。但他此时已渐渐冷静下来,追上去……他要做什么?难不成真是为了告诫苏欣别被芙茗卖了?

这里有也太白痴了点。

真是神烦……像苏欣这种单细胞女生怎么会认识袁芙茗这样复杂的女人呢?居然还能成为朋友?

嗯……他这算不算是救助无辜少女免受欺骗呢?改天也许应该请市政给他颁个奖……

胡思乱想着,张宗献的车子已越过芙茗的,然后一打方向盘,便横在了路中间。

绕是孟家的司机已有多年的开车经验,也忍不住被吓出一身冷汗。

他把头从车窗伸出去,刚想骂人,就觉得眼前的跑车有点眼熟,再看从车上下来的人,他把要骂的话吞了下去,换上一副笑脸。

“张少爷,这是怎么了?”

“哦,我有事要跟苏小姐说。”

司机迟疑地看了苏欣一眼,道:“这……张少爷,恐怕此处不方便谈话吧?”

“嗯。所以请苏小姐到我车上来吧。”

“可是……请张少爷不要为难我们啊!大少奶奶明确吩咐让我把苏小姐送回家的。”

又是那个女人!

张宗献道:“我会送苏小姐回家的。你放心吧。”

司机又向副驾驶的苏欣望去。

苏欣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他还真是说话算数,更没想到他居然追来的这样快。

自己若不出声,放任司机跟他交涉的话,还真不是她干得出来的,良心不安啊!况且,刚刚司机看她那两眼的用意十分明显。

自己的事,还是要自己处理!

苏欣有些坐不住了,但她知道若就此下车的话,只能是狼入虎口,任由张宗献处置了。

于是,她选择了比较中庸的做法。

苏欣降下车窗:“张先生,你有什么事?”

张宗献见她终于愿意说话,忙转到副驾驶这一侧来。“想请你吃个饭,顺便谈些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

苏欣觉得他肯定是又有什么阴谋了。

“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吗?”

“不能。”张宗献果断拒绝。

“那就算了,我想,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苏欣说着就要把车窗升起来。

张宗献一把摁住玻璃。

“苏小姐,我请你吃个饭而已,用不着这么快拒绝吧。这可是礼貌!”他着重强调“礼貌”,把先前苏欣的话原封不动还了回去。

“我拒绝,而且对你这种人,我想也没什么必要讲礼貌了。”

苏欣冷冷地道。

张宗献不松手:“我是考虑苏小姐不喜欢强迫的方式,我这才换个套路来追求你的。怎么样,给个面子吧,你不想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就闹得不愉快吧?”

苏欣气急。

简直欺负人啊!有这么追求的吗?

“我拒绝你的追求,你听不懂人话的?”

旁边的司机往外侧缩了缩身子,这位苏小姐真是大胆,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张少爷说话,他还是离远点好,免得扫到台风尾。

“看来苏小姐还是比较喜欢我用强的啊!不过也是,许多女人都喜欢男人强硬的。”张宗献口无遮拦的说着下流话,“那我们就慢慢磨吧,看谁有耐心,不过我奉劝你快点,外面很热,会晒死人的。”

那就晒死你算了!

苏欣暗暗在心里诅咒,这个人太危险,她是决计不能下车了。

想了想,苏欣问司机:“我们能不能拐回去走另外一条路?”

“苏小姐,这条路是单行道,不允许掉头的。”

唉!她就知道!

时间一分分的流逝,张宗献还没有被晒晕的迹象,但车后的喇叭声却响成一片。

这是一条并不宽敞的单行道,此时接近周末的中午,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多,而张宗献的车子横在那里,简直要引起天怒人怨。

事到如今,苏欣也豁出去了,大不了叫警察来吧。

路这样堵下去,肯定会有人报警的。

后面就有人下车来大厅怎么回事。

张宗献嬉皮笑脸地向人道歉:“抱歉,抱歉,耽误了诸位的行程我很过意不去,但我女朋友跟我赌气,连我想请她吃个饭给她赔罪都不愿意,我只好采取这种不入流的方法了。一会儿就好。”

苏欣咬牙:“我不是他女朋友!你们不要听他胡说!”

就有认识张宗献的人笑道:“还有张少你搞不定的女人呢?”

也有看到苏欣的人道:“张少又换女朋友了啊?”

“别胡说,我最是专情的,哪有换什么女朋友!”张宗献很没形象的冲那人嚷嚷。

苏欣看这样下去,自己比较吃亏,正要强行把车窗关上,却看到有交警过来了,不由分说就开了一张罚单。

苏欣拿过来一看,居然是妨害公共交通!

她立刻不干了,明明是张宗献的车拦在路中间,为什么被开罚单的是她?

“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那辆车不是我们的。”苏欣一指张宗献的莲花跑车。

“两位请下车吧。我们要拖车了。”交警根本不听苏欣的话,径自吩咐道。

张宗献适时道:“别闹了,跟我走吧!”

苏欣狠狠瞪了张宗献一眼。

“我要投诉你们!”苏欣拿出电话。

交警道:“苏小姐,其实只不过是跟张先生吃个饭而已,你又何必大动干戈呢?你这样我也很难办的,不如你就当做做好事,你看……”

说着,他一指马路上长长的车流:“他们都会感激你的。”

“凭什么让步的要是我?而不是他?”

“苏小姐……”交警手一摊,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从交警的态度可以知道,即使投诉成功,那处置大概也是无关痛痒的,说不定因为借此讨好了张家,以后青云直上,仕途更加平坦……

再看看孟家司机诚惶诚恐的表情,苏欣知道自己别无选择:“行,但我有个条件。”

“请说。”交警松了口气,愿意谈就好。

“我希望吃完饭后立刻离开,而且张先生要保证以后再也不许来骚扰我。”

“这……”交警看了一眼张宗献,为难道,“这是苏小姐跟张先生之间的事,我们查收恐怕不太方便。”

苏欣气道:“那你现在是做什么呢?”

“我答应你。”张宗献突然开口。

“……好,我相信张先生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的话应该不会食言而肥。”

说完,苏欣便开车门准备下车。

“苏小姐,这……”司机欲言又止,“大少奶奶那……”

苏欣扶额,怎么忘了孟家这边呢?

“你回去就说已经把我送回家了,其他的我会和芙茗解释的。”

随着苏欣让步坐上张宗献的跑车,这段路的交通总算恢复了秩序。

“你以后离孟太太远点吧。小心被人卖了。”

张宗献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交什么朋友不关张先生的事吧?”苏欣没好气道。

“我这是为你好,你永远想不到孟太太在你走后跟我说什么!她说,不是存心对我下逐客令的,是行事逼迫,没办法!”

苏欣连眉毛也没动一下。

“芙茗不是这种人!张先生不用枉费心机了。”

“真不知道她给你灌了什么迷汤,让你这样维护她!不信的话,早晚有你的亏吃!”
中午的宴席过后,芙茗还是准备了很多娱乐活动的,但貌似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兴致。

实在是像打牌这种活动,实力差不多的人凑堆玩一下还行,跟杨平这些人玩,总是会在不经意间露怯啊!压力山大!

芙茗也没有勉强。

从下午两点钟开始,就有人陆续告辞,到三点左右芙茗送完最后一波客人,她瘫坐在沙发上,看着佣人收拾残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但她还是硬撑着给赵天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边的情况,同时也委婉的提醒,她已经尽力,能不能成就不是她管得了的了,以后不要让她再做这种事。

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的生活。她今天算是彻底体会了一把这句话的真谛。

勉强把不同圈子的人糅合到一起,就是她这种下场,吃力也不见得讨好,还让自己焦头烂额、担惊受怕。

“哈哈,我听小雪说了,你举办得很成功嘛!”赵天霖听起来很高兴。

“唔……一般吧。我比较没经验,只要姐妹们满意就好。”芙茗心不在焉的应付着。

“以后有这样的机会要多多邀请卓然小雪她们哦!自家姐妹,总比外人亲近些。”赵天霖继续派任务,并且提前预约了以后的机会。

“唔……再说吧……”芙茗含糊道。

自己在家请客这种事以后还是少干点得好。

至于在酒店的话……机会多得是,她现在平均每天能收到不下五六张邀请卡,也不尽是像孟家这种大家族的,到时候挑一些适当的场合请她们去便也能交差了。

虽说是有些中层聚会赵家也会收到邀请,但陪在她身边出席和赵家人单独出席还是不同的。

至少,待遇就不同呢!

因为有些场合,她能去,那是赏脸……令主人脸上增光的事。

“好,好,好。”赵天霖笑着,一连说了三个好,忽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哦,对了,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芙茗一愣。

“什么动静?”

赵天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请咳了一声,才继续道:“嗯,就是……那个,你嫁过去也一个多月了,有没有怀孕啊?”

“呃……”幸好是隔着电话线,不然芙茗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赵天霖。

这种事不一般都是做母亲的问么?他做父亲的居然先急起来了?亏得他还记得她只是嫁过来一个月而已。

“爸!”芙茗道。

“呵呵……”赵天霖笑了一下,“我也知道应该让你母亲问的,但你母亲她……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你自己多长个心眼,尽早怀孕生下孟家长子才好,其他都是假的。”

“爸……”芙茗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了赵天霖的话,“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嗯,嗯,你自己警醒些,别傻乎乎的。我听畅丰的意思,当时能同意娶你进门,是你婆婆觉得你会比较能生,能尽早为孟家传宗接代,你可以别主次颠倒。”

芙茗满头黑线。

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这个?

苗氏那么大一个企业,不也就苗涵一个继承人?也没看秒太太就整天愁眉苦脸的。

再说,他们老同学私下的谈话,让她一个做晚辈的知道,真得好吗?

“爸,你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芙茗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谈论这个话题。

“好,你记住我说的话啊!”

芙茗收线后不久,却意外地接到了杨平的慰问电话。寥寥数语却让芙茗无比的窝心。

杨平是很有分寸的人,虽然在孟家时就发现芙茗脸色不太好,但他绝不会当着男主人的面去关心女主人,硬是忍到回了家才打这个电话过来询问。

“没事,都处理好了,你放心吧。”

“啸楠他……是不是对你不好?”杨平迟疑了下,还是问出来。

“哪有。”芙茗强作笑颜,“你没看我生日他都请朋友来祝贺了吗?”

“……”杨平沉默半晌,“那就好。”

芙茗的心蓦地疼痛起来。

一时间电话两端都静悄悄的,静得似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有机会的话,还是争取出来上班吧。这个年纪就被圈在家里,也太残忍了点……很容易跟不上他的脚步的。”

杨平艰难地开口。

“正有此意。”芙茗微笑,杨平,果然还是了解她的。

“那……我挂了。”

“嗯。”

孟啸楠回来时芙茗正趴在沙发上整理今天收到的礼物。因为姿势的原因,尤其显得她身材修长,腰肢娇软。

孟啸楠坐到她身边,拿起一个盒子,不经意地问:“今天收获怎么样?”

另一却顺势探进了芙茗的衣服里,轻轻抚着她细腻光滑的背。

芙茗身子抖了一下,很快放松下来,拿起孟啸楠手中的礼盒,随便拆开,却是一个精致的面具。

芙茗摩挲着面具,她记得很清楚,这是她和苏欣参加学校艺术社第一次活动时,合作绘制的。当时很多男生都愿意出高价要买,两人最终也没舍得卖掉……虽然那时两人都不怎么富裕。后来,面具被苏欣抢了去。

现在兜兜转转,居然又回到了自己手中,芙茗把它又装回盒子里,这件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她肯定是要好好保存的。

不知道苏欣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继续被张宗献纠缠?

芙茗想到此,哪里还有心情和孟啸楠温存?她拨开了孟啸楠的手,翻身坐起,直视着他的眼睛,问:

“今天上午的事,你知不知道?”

孟啸楠无所谓道:“你不是心里早有答案了?我说什么重要吗?你会相信?”

他的这个回答芙茗就已经明白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以为是在帮你,不然就杨平和苗涵两个,哪里够你那些亲戚朋友瓜分的?”

孟啸楠语气充满了嘲讽。

早就感觉她有些看不起赵家,这还是他第一次明确地说出来,但她的同学真是躺着也中枪。

“我同学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但你是那种人。”孟啸楠接话很快,他突然凑近芙茗,把她压倒在沙发上,“你自己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嫁给我,还想把你的亲戚朋友们也拉进这个圈子?袁芙茗,你也太贪心了点。”

“我没有!我只是想给他们个机会……”芙茗弱弱地说。

“我也是给他们机会,只是手段不同了一点而已。可惜,不是人人都像你!”

孟啸楠的话总是能刺痛她的心。

“但若不是我发现的及时,苏欣说不定已经被你朋友吃干抹净了!”芙茗恼怒的冲孟啸楠嚷道。

孟啸楠超近距离俯视着芙茗的脸庞:“吃干抹净?不妨告诉你实话吧!你即使不去,他们也什么都不会发生!你可曾见过我们这种人强迫女人的?”

“你……”

芙茗被堵得哑口无言,反正事情都没有发生,他当然可以随便说。

“万一你朋友兽性大发呢?”

还是不甘心的回嘴。

“我完全信任他不是那种人。”面对芙茗的张牙舞爪,孟啸楠依然平静。

“反正什么话都被你说尽了!”

“那是因为你心里也清楚我说得是实话。”

“……”

自从生日当天跟孟啸楠大吵了一架之后,两人的关系由冷漠迅速降至冰点。

芙茗每天除了陪婆婆聊天吃饭外,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参加各种名流聚会,反正是正眼也不看孟啸楠。

孟啸楠更是连日的夜不归宿。

孟夫人对芙茗不免有些不满。

“芙茗,你们已经结婚了,有些事就应该糊涂一点,何必非要分出个输赢?”

芙茗一愣,只是要让自己先去低头的意思?

“何况,再这样继续下去,你也很没面子的。”

芙茗微弱的辩解道:“妈……你也知道,啸楠他……怎么可能听我的?”

孟夫人一直对她不错,她还是打心眼里不愿意顶撞婆婆。

“唉!那你就要想想办法嘛!你是做妻子的,先退一步也没什么,你要知道,男人都是好面子的。”

“可是……他在外面……那些女人……”

孟夫人语重心长:“对那些野花野草的,你完全可以拿出正室的气势来。怕她们做什么?”

说得简单,没有丈夫撑腰,又哪里来的气势?

说到底,女人再贤惠,再多的手段,也不过是仰仗丈夫的心罢了。如果他的心完全不在你身上,纵然你手段再逆天,他就是不理你,又能怎么办?

“再说,你们这样子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有金孙抱啊!”

孟夫人又丢下一个重磅炸弹。

这一下完全把芙茗炸晕了。

她深深的埋下头去,才一个多月过去,大家就开始关注她的肚子有没有怀孕了吗?

难道她父亲赵天霖说得是真的……自己在孟夫人面前下的所有功夫都比不上她看起来能生这一条?

可是,只有芙茗自己才清楚,即使两人“和好”的日子,她也是不可能有孕的,因为孟啸楠根本不想要她生的孩子!

“我知道了。”芙茗情绪明显低落下来。

“你有什么想法没有?不会还要我帮你出主意吧?”孟夫人语气有些严厉。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