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鸡汤励志 2021-10-13 13:15:42
“你好坏呦。”

酒店套房中,传来了女人的声音。那声音与低垂的夜幕,交杂在了一起,显得格外的刺耳。

套房外,顾小曼只觉得自己的肺就要气炸了。

西门杰,顾小曼在心里暗暗念着这个名字,你居然真的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而且还做这么龌龊的事。

越想越气,轰然一声,顾小曼觉得有什么在她的脑海里炸了开来,这一切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一脚踢开了房门,顾小曼发飙了,跆拳道黑带的她是不好惹的。

冲进了房间,顾小曼一抬腿,就将赤身的男人踢下了床。

抬手就是两耳光,顾小曼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女人的脸上:“身为女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自重,这样不自爱,跟别人的男朋友做这种事。”

说着,顾小曼转身,指着那个在她心里已经什么都不是的渣男,怒斥着:“你这个……”

混蛋二字还未说出口,顾小曼就说不出话了。

对面的男人有着一身坚实的肌肉和那如同大理石雕像般完美的面容。

他不是西门杰。

挨了两个耳光的周子媚,俏生生靓丽的小脸上,腾然升起了两个泛红的掌印。

火辣辣的脸颊,红白相间的肌肤,透过包房中那极具情趣的落地镜子,周子媚看得一清二楚,只觉得心中一阵羞,一阵恼。

含泪撒娇,望向了旁边的凌潇,周子媚哭诉着:“凌潇总裁,子媚的脸好痛,你要替子媚做主。”

凌潇,耀世集团的总裁,是M市数一数二的人物,有着完美的家世背景,更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因为他至今单身,更没有固定的女朋友。

被顾小曼一脚踹下床的凌潇,非但没有生气,反是眯着眼打量起了顾小曼来。

外表文静的小女生,骨子里很狂,一身大学女生才有的打扮,在套房柔和灯光的映衬下,让顾小曼的脸上,多了一抹魅惑人心的光晕。

凌潇不得不承认,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女人很聪明,她用与众不同的方法引诱了自己,并且成功了。

周子媚的声音,打扰了凌潇对这诱人一幕的心上。一挥手间冷漠的声音就在空气中绽放了开来:“你走吧。”

被顾小曼打了两个耳光,周子媚恼羞交加着,失去了平日的理智与伶俐,很不识时务的又问了一句:“凌潇总裁,那你新戏的女主角……”

“不想以后都只能背影出境,就给我滚。”凌潇一声爆喝,吼走了周子媚。

周子媚吓了一跳,衣服都来不及穿,抓起一件衣服,挡在胸前,就逃命那般,逃出了房间。

看到了凌潇的狠厉,顾小曼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阵的发虚。感受到了无形而来的压力,顾小曼向后退了一步:“那个,对,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一句话说完,顾小曼深吸一口气,脚底抹油,就要往套房外跑。

凌潇一直带着一抹玩味的神色,打量着顾小曼,此刻嘴角绽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

凌潇一伸手就捉住了顾小曼的皓腕,紧紧的禁锢在手中:“坏了我的好事,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顾小曼连连同凌潇道歉:“对不起,我真的是走错了房间,将你误认为我男朋友了。我真的不是故意坏你好事的,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我离开。”

莫名的危机感,向着顾小曼袭来,敏感如她,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只想从这个叫凌潇的可怕男人的手中逃走。

凌潇的声音低沉而又充满了魅惑,缓缓俯身,在顾小曼的耳边说:“既然都来了,何必急着走呢。”

“你,你想做什么?”

凌潇口中吐出的那一浪浪的热气,在顾小曼的耳边飘荡,带给了顾小曼一阵阵异样的感觉。

凌潇又一次开口了:“你说呢?打跑我的女人,当然你得赔了。”

凌潇此言一出,顾小曼心底就有一股怒意,蔓延了开来。什么叫自己打跑了他的女人,那个子媚分明是他自己赶走的。

再抬手间,顾小曼的小手,化作巴掌的样子,朝着凌潇的脸上狠狠的打去。

一边挥手,顾小曼一边骂着:“无耻,无赖,下流……”

顾小曼骂不出声了,她的手被凌潇抓住,以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僵在了半空中。

凌潇嘴角那有些邪魅的笑意,一点点的收敛了起来,带着警告意味同顾小曼说:“收起你小野猫般的爪子,你挠不到我的。还有,不用在演戏了,你成功的勾引了我。”

“疯子,精神病。”顾小曼心里的火气,在往上窜。

收到了男朋友的照片,顾小曼前来捉奸,心情已经糟透了,却又遇到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而又自以为是的男人,简直就是人倒霉时,喝凉水都会塞牙缝。

双手被制住,顾小曼也不再同凌潇客气,抬腿就用膝盖朝着他的小腹间撞去。

这一撞之下,顾小曼才反应过来……

顾小曼的脸,刷的红了起来,绯红的晕色,凝结在了脸颊之上。

羞涩间,顾小曼撞过去的腿,也慢了几分。

凌潇好似早有准备那般,倏然松开了扼住顾小曼的手。

顾小曼的身子,一瞬间失去了重心,一条腿高抬着,摇摇晃晃的站不稳身子。

凌潇做好心状道:“摔伤了就不好玩了,我帮你。”

话音落下,凌潇的一只大手,就握住了顾小曼的大腿,“原来你喜欢这样玩。”

平衡了身子,听到了凌潇的调戏之语,顾小曼想都不想,抬手就往凌潇的脸上打去:“住嘴,你这个无赖。”

凌潇生生的挨了顾小曼一巴掌,却将怀中的小女人,结结实实的禁锢在了自己的怀中:“女人,你放心,钱我不会少给你的,你不必再故意装高洁来抬高身价了。”

“你真的……”

顾小曼想说,你真的误会了。

可话还未说出口,就感觉整个身子,好似坠入了云里雾端那般,被凌潇抛起,重重的摔在了那还残留着别的女人香水味道的大床之上。

那香水的味道很好闻,可顾小曼觉得一阵的厌恶,微微皱眉,顾小曼翻身想要爬起来,可她却慢了凌潇一步。

顾小曼恨极了,拼命的挣扎着,却听到了凌潇冰冷的声音传来:“你自找的。”

话音落下,顾小曼就发掘自己的双手一紧,被一条领带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

顾小曼踢腿,想要将这个混蛋凌潇给踢开,凌潇却是带着一脸的冷魅与阴沉躲了开去。
大手一捉,凌潇捉住了顾小曼四处乱踢的小脚,顾小曼就感觉到自己的脚,陷入了铁钳之中,挣脱不开。

“女人,闹够了没有,再这样别怪我,不给钱。”

说完,凌潇松开了顾小曼的小脚。

顾小曼口中发出了悲伤的呜咽。

转瞬间,泪水迷蒙了她的双眼,她哭了,哭得梨花带雨。

凌潇皱眉了,他讨厌女人跟他演戏,讨厌女人在他面前装清纯。

无视了顾小曼的哭泣。

他穿上西装,从口袋里拿出了支票。

凌潇大手一挥,写上了十万两个大字。

撇下支票,他转身就要离开,忽而瞥见了那一片颜色,凌潇改变了主意,撕了先前的支票,重新写上了一个数字:一百万。

支票丢在顾小曼的身上,凌潇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知昏沉了多久,顾小曼幽幽的睁开了双眼,一汪泪水,就凝结在了眼眶之中。

委屈,羞辱,伤痛,所有的情绪,都随着那阵阵发痛的身体,一并化作泪水,流淌而来。

拿起了那张支票,顾小曼不禁有些微微癫狂的笑了起来。

挣扎的坐起身来,感受着整个身子,如散架了那般,顾小曼也顾不得看一眼自己究竟多么狼狈的样子,径自冲出了房间。

一个人,走在酒店的楼梯上,顾小曼眼底的泪水,就是禁不住的又流了下来,“该死的西门杰,都是你害得。”

用力的擦去了眼角的泪痕,顾小曼拿出了手机,翻出昨天好姐妹柳心仪发给自己的那张照片。

再一次端详照片,顾小曼只觉得一阵阵的头疼。昨晚自己是被这照片气糊涂了,居然也没仔细分辨,就找到了酒店六楼的601房间,难道西门杰和那个女人是在八楼的801房间?

这样想着,顾小曼不禁一脚重重的踢在了楼梯扶手上。

一口怨气,凝结在了顾小曼的心底,如旋风般,顾小曼冲上了八楼。

八楼的801房间,房门大开着,大床上那凌乱的床单,揉皱的枕头,都让顾小曼轻轻的叹了口气。

转身离开,顾小曼只觉得她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个人蹒跚挪步着走在了八楼的走廊,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机。

酒店大厅,顾小曼颓然如斯的迈动着步子,却被眼前一双正在火热的男女,刺痛了心扉。

“西门杰。”顾小曼几近咆哮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西门杰搂着娇艳女郎前行的身子,一瞬间僵住了,随即转过了身来。

“小曼,你这是在做什么?”感觉到四周有不少的人,都朝着自己投来了异样的目光,西门杰走到了顾小曼身前,压低了声音,问着她。

顾小曼却不想给西门杰留面子了,指着西门杰旁边的女人,顾小曼问:“她是谁?”

西门杰的脸上现出了尴尬的神色,拉着顾小曼的手,半是祈求,半是哄劝:“小曼,别胡闹了,乖,你先回学校,我晚点回去同你说。”

顾小曼甩开了西门杰的手,嘴角多了一抹冷笑:“西门杰,你不用在我面前装了,你和我谈了四年的恋爱,却是整整四年都在外面劈腿,和各种各样的女人。而我,却像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甚至无论有多少人,说你的不是,我都替你说话,说你不会是背叛感情的人。可你呢?你对得起我,对得起我的感情吗?”

顾小曼的大吵大嚷,更惹来了无数人的驻足围观,鄙夷的神色,投注到了西门杰的身上。

西门杰旁边妖艳的女郎听着顾小曼这样说话,就是一脸的扫兴,带着三分的娇纵与霸道,鄙夷的看了眼顾小曼,开口就是说:“你就是阿杰那个死都不肯和他上床的女朋友?你这人真是可笑,都这年代了,阿杰是个正常的男人,难道就不能有需求吗?”

“啪”的一声脆响,顾小曼抬手打了过去,“不知廉耻。”

凭空挨了一巴掌,女郎因为听说过顾小曼是跆拳道高手,所以不敢随便动手,却是半躲在了西门杰的身后,肆意的说着更为刻薄的言语:“顾小曼,你当你是什么?告诉你,阿杰从来都没爱过你,也不可能跟你结婚。当初追求你,就是为了一个无聊的打赌。你不过是阿杰在校园里,用来充面子的品学兼优的女朋友罢了。”

女郎的话,刺激着顾小曼,她的胸膛一起一伏的。第一次,她见到抢了别人男朋友,还能这样理直气壮的人。

再一次抬手,顾小曼朝着妖艳女郎打去,手却被西门杰抓住。

顾小曼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挣脱开西门杰的手,可她没有。

蓦然抬手,怔怔然的看着西门杰,顾小曼骂自己是傻女人,却还是说了傻话:“西门杰,你若拦着,我们之间就完了,就完蛋了。”

西门杰望着顾小曼,忽而瞥见了她那白皙的脖颈与衣服相接处,那一抹若隐若现的红痕。

西门杰没有松开了顾小曼的手,却是带着一种理直气壮的架势,反问着顾小曼:“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
脖子?

顾小曼隐约的想起,昨夜那个叫凌潇的混蛋,似乎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脖子一口。

顾小曼没有回答西门杰的问题,带着同样理直气壮的架势,问西门杰:“这个女人,说的都是真的吗?”

西门杰没有回话,妖艳女郎却又一次开口了:“当然是真的,你见过哪一对恋人,一个月见一次面,见面的时候,就是在校园里溜达?你见过哪一对恋人,每天晚上只护发一通短信,说晚安的吗?”

女郎好似想起什么似的,咯咯的笑了起来:“忘记告诉你了,你每天晚上收到的晚安短信,都是阿杰在电脑上设置的定时发送呢。他每天晚上那么忙,哪有功夫去搭理你。”

人越聚越多,所有人都像顾小曼投注来了同情的目光,这个女孩子还真的可怜。

酒店大堂的某个角落里,坐着正在享用面包牛奶的凌潇。

这一刻他发现昨晚自己还真是误会了这个小女人,整个六楼都被凌潇包下,本以为那是小女人拙劣的谎言,却不想是糊涂使然。

带着几许的愧疚,凌潇本该离去,却坐在了当场,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凌潇身后站着的保镖,有些错愕了,天呐,他们那从来没有低级趣味,从来不看热闹的总裁,居然这会看起了这样的热闹。

看着时间已经八点一刻了,保镖好心提醒着:“总裁,您和……”

凌潇微微皱眉,挥手示意保镖闭嘴。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这一刻,他突然就想多了解这个顾小曼一点。

保镖噤了声,他们的凌潇总裁向来说一不二,谁敢左右他的决定,那下场就只有……

听着妖艳的女郎,说着顾小曼可笑的恋爱史,凌潇心中不知哪来的一抹同情心,暗暗的在心底叹了一句:真是个傻女孩。

顾小曼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咬着嘴唇,看向了西门杰。

那一刻,一种报复心里,油然而生。

顾小曼的嘴角,突然绽放了一抹绝美的笑意:“西门杰,你不是问我脖子怎么回事吗?那我就告诉你,昨晚啊,我就在你楼下的601房间里,叫了个牛郎,好好的开心了一整个晚上。”

顾小曼带着笑意,一句话说完,脸上就挨了西门杰火辣辣的一巴掌:“下贱,顾小曼我们分手吧。”

凌潇坐不住了,腾然起身,一股杀气随之而来。

凌潇身后的保镖,也突然西装笔挺的列队站在了当场,就好似在夹到欢迎一国的总统那般。

凌潇在保镖的开道下,大步走到了人群中间,将顾小曼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反手一拳打在了西门杰的左脸上。

西门杰的脸,登时就高高的肿了起来。

“一个男人,能人渣成你这样,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凌潇的薄唇中吐出了这样一句话,带着鄙夷的神色看着西门杰,看着他旁边的妖艳女郎。

话音落下的刹那,凌潇又是一拳,不偏不斜的打在了西门杰的右脸上。

“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打我?”西门杰挨了两拳,一张脸肿得跟猪头似的,却是不忘质问凌潇。

“你是什么东西?”凌潇淡淡的问着,言语中充满了不屑。

“我西门杰,是西门家的二少爷,你现在跪地向我求饶,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西门杰大言不惭的说着,将自己的家世背景都摆了出来。

“西门家?”凌潇的薄唇,一张一合间,漠然的说着:“没听说过。”

西门杰本就被打肿的脸,涨得通红,那颜色让人看都觉得有些的骇人。那一瞬间,西门杰觉得自己全部的面子,都被人踩在了脚下。

指着凌潇,西门杰气得话都说不明白了:“你,你,你,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西门杰的话音落下,先前为凌潇开道的八个保镖,已经围在了西门杰的周遭。

西门杰是徒有其表的花心大少,根本不擅长打架,见凌潇来势汹汹,当下就是挽上了妖艳女郎,威胁着凌潇:“你小子,我记住了,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

“我等着。”带着那一抹淡淡的慵懒,凌潇气定神闲的说着。

西门杰哪还敢多说废话,当下拍了拍女郎的肩膀:“Lili,咱们走。”

“等一下。”被打得有些晕头转向的顾小曼,突然开口叫住了西门杰。

西门杰颇有些不耐烦的同顾小曼说:“顾小曼,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我们分手了,请你不要再纠缠不休下去。”

凌潇禁不住的皱眉了,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一下,顾小曼你别让我失望了。

“西门杰,你听清楚了,你没有资格跟我说分手,因为这四年都是我一个人,活在你浪漫追求下给我编制的梦境中。我们没有恋爱过,没有开始,又哪来的结束。你滚吧,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顾小曼的小手紧握着,指甲陷进了手心的肉里,她努力的强忍着泪水,强忍着伤痛。

西门杰走了,看好戏的人群却没有退散的意思,大家都在期待着顾小曼和凌潇之间发生了什么。

顾小曼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那张支票,丢个了凌潇:“赏你了,谢谢你来解围,牛郎先生,希望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

顾小曼的声音甜美到了极点,嘴角还带着甜甜的笑意。

而凌潇,此刻就被扣上了牛郎的帽子,大家都在用更为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凌潇。

原来,这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很有钱的男人,是靠做牛郎起家的,哎呀,看他的样子,一定被不少的富婆包养过吧,难怪年纪轻轻就穿戴着一身的名牌。

听着人群中的窃窃私语声,顾小曼的笑意更甜美了。

同凌潇摆了摆手,说了声“再见,永不再见”,顾小曼就如清风一般,迈着欢快的步子,走出了酒店。

酒店外,不再有人关注顾小曼时,顾小曼一个人委屈不已的哭了。

她的心,分明就是在滴血。一阵阵带着热浪的夏日暖风,去吹不散顾小曼心底的伤痛。

酒店大厅里,凌潇望着顾小曼离去的背影,嘴角莫名多了一抹笑意:还真是一只小野猫,喜欢四处挥舞着你的小利爪。不过你说的对,再见,永不再见。

凌潇弯腰,拾起了那张支票,在众人的投注下,扬长而去,走的比顾小曼还要潇洒。

最莫名其妙的要属凌潇身后的保镖,这还是第一次,他们看到他们的总裁,竟然如此大度的由人奚落。

有一个保镖,有些不放心的问凌潇:“要不要把刚才那女的追回来?”

凌潇摆了摆手:“随她去吧,我们去影视城。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