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办公室短裙丝袜人妻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

鸡汤励志 2021-10-13 13:16:22
酒吧。

霓虹异彩的夜空下,显得格外的绚丽,顾小曼脸上不见笑意,跟着柳心仪一同走进了酒吧。开了台子,柳心仪才是压低了声音,问顾小曼:“小曼,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找了牛郎?”

顾小曼变了变脸色,苦涩一笑,顾小曼叹着:“西门杰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居然在同学间宣扬这样的事。”

柳心仪举起了酒杯,同顾小曼说:“知道他是渣男就好,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吧。”

顾小曼不习惯酒吧这种地方,以往每次来,都是柳心仪喝酒,自己在旁边作陪。

今天,顾小曼十分例外的举起了酒杯,同柳心仪一起喝着高度数的洋酒,小口抿着:“我已经让他滚了。”

柳心仪将她的豪爽,彰显的淋漓尽致,一杯酒一口气就被她喝了下去,随即她又她自己倒满了一杯酒,笑着撞了一下顾小曼的杯子:“来,小曼,一口干了。你叫西门杰那种人渣滚,是值得庆祝的喜事。”

被柳心仪的豪气所感染,顾小曼也跟着将那一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向来不喝酒的顾小曼,一杯酒喝下肚,就是俏脸通红,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

“心仪,我难受。”说了一句,顾小曼就匆匆的往洗手间跑去。

匆忙间,顾小曼与走出包房的凌潇,撞了个满怀。

顾小曼一阵阵的反胃,来不及抬头道歉,就一把推开了凌潇,径自冲进了洗手间。

站在当场,凌潇有些错愕,甚至手指间还有着顾小曼身上所散发的淡淡幽香。

今天来酒吧,凌潇是应了娱乐城小导演的邀请,来消遣的。坐在包间里,凌潇就只觉得莫名的烦闷,的脑海中竟是禁不住的浮现起了顾小曼那一张梨花带雨的面容来。

她的倔强,她的泪水,凌潇都不曾忘记。

一阵阵的烦闷,让凌潇有些坐不下去了,推开了身旁的女人,站起身来,凌潇说:“我出去打个电话。”

才刚走出包房,凌潇就被人撞了满怀。

凌潇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顾小曼狠狠的推到了一旁。

看着顾小曼匆匆跑开的身影,凌潇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顾小曼想疯了,出现了幻觉。

酒吧的桌前,柳心仪细细的品着洋酒,琢磨着该怎样做,才能让顾小曼的脸上,再现昔日乐观开朗的笑容。

手机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

“喂,爸爸,我和小曼在一起呢。小曼被那个叫西门杰的人渣甩了,我得多陪陪他。”

柳心仪的父亲,柳东升一家小型电器公司的老板,虽然谈不上什么大买卖,但柳心仪的家庭也算得上是能进入M市社会上流的家庭。

柳东升的声音有些沉重的说:“心仪,最近爸爸的生意不太好,经人牵线搭桥,认识的路振宇路总,今晚设宴款待路总,商量合作的事,路家千金路依依小姐说很想见见你,所以……”

柳心仪懂了,对那个路依依没有半分的好感:“真是个矫情的千金,见我做什么,爸,几点,在哪?”

柳心仪风风火火的问着,挂断了电话,喊来了服务生,压了两千块钱,并留了便签,让服务生转交给顾小曼。

柳心仪走了。

旁边台子几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相互对望一眼,就从口袋里拿出了特效的东西来。

瞥着台子无人,小青年迅速的倒入了那两瓶打开的洋酒中。

完成了最重要的工作,几个小青年的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来。

洗手间里,顾小曼疯狂的吐着,许久没吃饭的胃,受着酒精的刺激。

吐了许久,顾小曼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吐出了些什么。但这样几乎把自己倒空的呕吐,让顾小曼产生了一种眷恋感,她迷恋这种头脑昏昏沉沉的,身体不断清空的感觉。

步履发飘着走出了洗手间,酒精在顾小曼的身体中,发挥着作用,摇摇晃晃的,她就从凌潇的身旁走过,却并没有多看这个男人一眼。

这一次,凌潇瞪大了眼睛,看了很久,才敢确定这醉意迷蒙的脸,就是顾小曼的脸。看着顾小曼无视自己的样子,凌潇没有开口,却是鬼使神差的一路跟着顾小曼,走过了走道,走进了人群熙攘的酒吧广场。

某一个台子,顾小曼坐下,毫无防范的倒着洋酒,一口口的喝着。

看着顾小曼喝酒,凌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莫名其妙的为她的安全担心。

两杯酒灌了下去,顾小曼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跟被火点燃了一般,异常的燥热。

理智在消退,残存的理智,让顾小曼发现了些什么,拿着酒杯,带着迷离的声音,顾小曼喃喃细语着:“心仪,你在哪?心仪?”

旁边台子的小青年相互对望了一眼,是时候了,该发挥作用了。

当下,一行六人纷纷起身,坐到了顾小曼的身旁,有的拉着顾小曼的手,同她说:“哥哥在这呢,找什么心仪啊,找哥哥就好,哥哥就是你心仪的好哥哥。”

猥琐的男人,说着猥琐的言语,激怒了顾小曼。顾小曼甩开了猥琐男人的手,一脚就朝着男人踢了过去。

远远旁观的凌潇,加快了脚步,越过人群,朝着顾小曼走去,他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

挨了顾小曼一脚,男人吃痛的骂了起来:“小娘们,挺火爆。”

剩余的五个男人,安慰着挨打的男人,“叫你猴急,在多等一会,彻底发挥作用了,这小妞还不得乖乖的求着咱们。”

顾小曼只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越发的热,看围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只觉得一个人,变两个人,两个人变三个人,竟是看出了好多的重影。

打了个激灵,听着耳边传来了猥琐的笑声,顾小曼就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什么?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揉着头的顾小曼,努力的让自己清醒,可整个身体却是越来越不听使唤。

“不过是在你酒里放了点,让你吃了以后,与哥几个一起销魂的罢了。”男人们猥琐的笑声随之而来,毫不忌讳的说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顾小曼想要反抗,才抬手,整个人就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中,昏昏沉沉,倒在了沙发座椅上。

男人们笑的越发的猥琐了,却不想他们的笑声,被铁一般的拳头打散。

凌潇人已经到了当场,三拳两脚,将六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给打趴在了地上。

拿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凌潇找来了这片地界上的头头王大胡子。

接了电话,王大胡子不到十分钟,就出现在了凌潇的面前,十分恭谨的同凌潇答着招呼:“老大,我来迟了。”

凌潇也不同王大胡子客气,随意的指了指地上的小混混,“你看着处理吧。”

言罢,凌潇大手一抄,将顾小曼揽入了自己的怀中,抗在肩头,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酒吧。

至于包房里的小导演,凌潇早已忘记了他的存在。

走出酒吧,凌潇将顾小曼塞进了自己的车子里,脚踩油门,车子疾驰而去。

车上,顾小曼兀自躺在那里,口中就不断的发出了喃呢之声。

听着小女人的喃呢细语,凌潇就仿佛是听到了天籁妙音那般,动人心神。

那一瞬间,凌潇只觉得喝下酒的人是自己。

又一脚踩下了油门,凌潇的车子急速前行着。

……

清早的阳光,透着百叶窗,折射进了房中,照在了还在沉睡的一双男女的身上。

凌潇已经醒了,他却在装睡,继续享受着此刻的温馨。

顾小曼经历了一夜的迷离,她只觉得昨夜好漫长,自己好似经历了许多那般。

有无数的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又有无数的人影,在脑海中消散。

可究竟发生了什么,顾小曼不记得了。

还未完全睡醒的顾小曼,嘟囔了一句,“什么啊?”就下意识的抬腿,想将身上的东西,踢下去。

终于睁开了眼,顾小曼瞬间又闭上了眼,天呐,一定是噩梦缠身了,怎么会又梦见了这个渣男凌潇。

再睁开眼,顾小曼又一次看见了凌潇,才感觉到自己似乎和凌潇,躺在了一起。

“凌潇。”清早的房间中,传来了顾小曼用尽全身力气的嘶喊声:“你这个混蛋,你对我究竟做了什么?”

前半句话,顾小曼还喊得很有气势,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后半句话,顾小曼整个人都好似祈求一般,向凌潇求证着。

“昨晚的事,你不记得了?”凌潇将顾小曼圈在在了自己的怀中,不许她逃走。

昨晚,顾小曼的记忆,回到了和柳心仪一起喝酒的时刻:“我和心仪在喝酒,你怎么会出现,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顾小曼哭了,莫名的为自己的失身而委屈:“凌潇,你这个混蛋,我要告你,告你。”

凌潇笑了,小野猫又伸出了她的小猫爪,朝着自己挠了过来:“顾小曼,听好了。第一,我不是混蛋;第二,你告我,最后法院可能判的是你强了我。”

“什么?”顾小曼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凌潇十分坦然的解释着:“你的酒里,被几个小混混算计了,我刚好路过,就将你救了。你就强了我。”

“什么?”顾小曼再一次反问,她承认记忆复苏,似乎真的有那么回事。

“你为什么不反抗?”下意识的顾小曼反问着凌潇。

凌潇一耸肩,带着一脸邪魅的笑意,很无所谓的说着:“我想了想,你虽然相貌平平,胸也平,屁股也平。可我要是不帮你,只怕你会死,所以我就勉为其难的顺从了。”

顾小曼只觉得自己的脸,一阵阵的燥热。

羞涩的神情,都写在了顾小曼的脸上:“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的,我不会那样的,不会……”

最后,顾小曼的争辩,变成了低声的呜咽。

啜泣着,顾小曼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对凌潇说:“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我不介意看你穿。”凌潇随意的说着,他发现调戏这个小女人也是件有趣的事,至少她被调戏时,会乖乖的收起她的小猫爪。

“我介意。”顾小曼气得说不出话,如果自己不是光着,哪怕踢不到凌潇,也会飞起一腿,朝着凌潇踢过去。

凌潇随意的一耸肩,站起身来:“那我先穿衣服,穿好了就出去。”说着,凌潇的嘴角不忘浮起一抹坏笑,同顾小曼说:“另外,我不介意你看我穿衣服。”

“谁要看你穿,无耻。”顾小曼用被子蒙住了头。

不多时,就听到了凌潇极其慵懒的声音:“我出去了,你自己穿衣服吧。”

镜子前,顾小曼看着自己一身青红交错的痕迹,不禁的苦笑,莫不是深夜里,自己真如凌潇所说的那般疯狂,整个人就失去了自我?

叹了口气,顾小曼胡乱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推开了房间的门,就想要离开,却不想迎面撞进了凌潇的怀中。

“这么眷恋我的怀抱?”顾小曼承认,凌潇的声音很好听,可她不爱听他说话,因为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不出半句好话。

“你想做什么?”顾小曼,不再有先前的那种顾忌,看到凌潇拦住了自己的去路,竟然还趁机占自己的便宜,当下掣肘就朝着凌潇撞了过去。

凌潇脸上带着那种前所未有的邪魅笑意,捉住了顾小曼的手:“小野猫,我说过,你的小猫爪挠不到我的。你那点身手,在我眼里不过是小菜一碟,不值得一提。”

“你……”顾小曼气得说不出话来,堂堂跆拳道黑带的高手,被凌潇说的这样一文不值,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拍了怕顾小曼的肩头,凌潇十分宠溺的说着:“小野猫,你终究是个小女人,在气力上就已经输给了我。”

“凌潇……”喊着凌潇的名字,顾小曼心里有气,却是无话可说,因为凌潇说的就是事实。

“我在这里,叫我是想我了吗?”凌潇仍旧用手臂圈着顾小曼,将顾小曼禁锢。

顾小曼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咬牙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这样纠缠不休好不好?我们该两清了。”

顾小曼越是说下去,就越是觉得底气不足,尤其是到后来,她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的委屈。

“谁说我们两清了。”当顾小曼星眸闪动,望着凌潇时,凌潇突然俯身,以一种极其低沉的声音,说着格外魅惑人心的言语。

“做我的女朋友。”凌潇突然开口,极其霸道的向顾小曼宣布这个事实。

顾小曼身子一震,整个人就傻在了当场。

“你开玩笑的吧?”目光呆滞了许久,顾小曼才眨了眨眼带着几分的试探,问出了口。

凌潇带着嘴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挑起了顾小曼的下颚:“你看我的样子,是在开玩笑吗?”

“可我们不过只有几面之缘,你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顾小曼好心的提醒着对面的凌潇。

凌潇一耸肩,却是一本正经的说着:“爱情,本就是冲动的情感,草率是他的本质。如果考虑了太多,那就不叫爱情了。”

听着凌潇说着他的爱情观,顾小曼沉默了,似乎他说的没错,这样才叫爱,如果没有一点的冲动,想得太多的,那就不是爱了,至少不是真正纯净没有杂质的爱。

顾小曼笑了,嘴角挂起甜甜的笑意。

此刻,凌潇已经将顾小曼当作女朋友来对待一般,刮着她的小脸,带着宠溺的意味同她说:“多笑笑,小野猫很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但小乖猫更可爱一点。”

“你身上有笔吧?”顾小曼柔声的问着,就好似真的是一直柔顺的小乖猫一般。

凌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签字笔,交给了顾小曼。

顾小曼的笑容,仍旧是那般甜甜的,一只小手,似有若无的去解凌潇衬衫上的衣扣,直到凌潇的大半个胸膛都露了出来,顾小曼才满意的停手。

安静的等待,是凌潇的习惯,直到看清对方想做什么,他才会出手,一击成功。

顾小曼握着签字笔,迅速的在凌潇的胸膛上写着,似乎写了好久,那签字笔有些刮痛了凌潇坚实的胸膛。

凌潇却是无所谓的任由顾小曼写着。

终于,顾小曼停手了,将签字笔塞回到了凌潇的手中。

少女般甜美的笑容,天真无邪的眸子,看得凌潇一阵阵的炫目。

顾小曼轻声在凌潇的耳边叹着:“你知道,我刚遭遇西门杰那个渣男,我需要时间,调整我的心态,也需要时间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如果你不是开玩笑,你的爱是真的,就给我时间。三天后,这个时间,出现在我家门口,打我的电话。地址和电话,都写在你身上了。”

顾小曼扯住了凌潇的领带,嘴角滑过了一抹狡黠的笑意:“不许爽约哦。”

说完,顾小曼就又一次如同清风般,迈着愉悦的步子,走出了房间。

凌潇没有阻拦,三天时间他还是等得起的。

看着顾小曼远去的身影,凌潇嘴角浮起了那抹最盛的笑意:“顾小曼,你只管收拾好你的心情,我不会爽约的。”

顾小曼回头,同凌潇做了一个OK的手势,带着那甜甜的笑意,飘然的离去。

直到走出了酒店,顾小曼才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幽静的咖啡屋里。

柳心仪听着顾小曼一边吮吸着果汁,一边低声讲述着昨夜的经历。不禁是一阵自责,一阵愧疚。

捉着顾小曼的手,柳心仪低头道歉着:“小曼,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害你经历那样的事情。”

顾小曼笑着摇头了,“心仪,我这不是没事嘛,你也不要将昨晚的事放在心上了。”

柳心仪仍是一脸愧疚的坐在那里。

顾小曼揉着柳心仪的手,“心仪,你别这样嘛,我什么都没有损失,真的。”

柳心仪点了点头:“小曼,我实在不懂你。无论怎么看,凌潇都不像是你口中说的渣男,至少比西门杰好很多。他愿意对你负责人,你为什么留给他假的地址和电话?”

叹了口气,顾小曼的心,猛然的抽搐了起来,抬头看向了柳心仪,很是郑重的说:“心仪,也许我不够聪明,是爱情中的傻瓜,所以被西门杰骗了整整四年。但一切都结束以后,我看得很清楚,我在西门杰的身上,看懂了他那个阶层人身上所有的共性。”

顾小曼的声音不高,却带着一种看尽沧桑的感觉。

柳心仪在觉得一阵阵的心疼,大骂西门杰害人不浅,“小曼,你不能为另一个西门杰,毁了自己一辈子啊。”

“不。”顾小曼十分坚定的说着:“西门杰也许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但分手后,他或是他身边女人发来的那条短信,却说的很对。对于西门杰来说,我是个稀罕的玩意,我的层次和他完全不同,西门杰可以在我身上找到新鲜与刺激感,甚至他会将征服我这样的人,当作一种十分值得炫耀的事情。但这不是爱,只是个新鲜劲。因为我保守,所以西门杰一直不肯放手我这个他还没有完全到手的女人。”

苦笑着,顾小曼道出了最令她痛心的言语:“你看,一听说我失身了,西门杰就和我撕破了脸皮,这就说明了一切。”

“可这并不代表凌潇也是这样的人啊。”柳心仪抗争着,顾小曼也许不理解凌潇究竟是怎样有身份的人,可柳心仪却听说过这个男人,听说过他的名字。

凌潇甚至比昨晚父亲十分重视的路振宇在M市还要有势力。

顾小曼笑着看向了柳心仪:“你会嫁给一个穷小子吗?哪怕他天天个你捏肩捶腿,将你当女王一般伺候?”

“不可能。”柳心仪毫不犹豫的回答着。

顾小曼依旧在笑:“我对于凌潇来说,就像穷小子对于你而言那般。也许此刻,他是迷恋我的,可这终究是一时的迷恋,是不长久的。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青春去挥霍,更没有心力去开始一段要不了多久就会结束的爱情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