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总裁抱着她边开会边h 丫鬟在桌下含着

撩人句子 2021-10-13 15:05:49
纪昀浠还是没有反应,电脑挡住了纪昀浠的脸,所以萧子羽根本不知道纪昀浠的情况。萧子羽站起身,走向纪昀浠,看着纪昀浠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又喊了一句。

纪昀浠还是没有反应,萧子羽有些纳闷,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难道?萧子羽慢慢低下头,与纪昀浠平视,纪昀浠还是像以前一样端坐,只不过,是闭着眼的。

“哈哈哈……”果然如他所料,纪昀浠睡着了,突然,一个恶作剧的想法跳进他的脑里,萧子羽裂着嘴,俯身向纪昀浠探去。

纪昀浠像是感觉到什么,歪了歪头,这个动作让正在做恶作剧的萧子羽,有些心虚的起身,然后摸了摸鼻梁。

萧子羽以为纪昀浠要醒了,等了一会儿,见纪昀浠并没有多余的动作,萧子羽的胆子又大了起来,停了一会儿,又继续探前。

终于凑到她的耳朵边,萧子羽张嘴,刚准备要大喊一声。这时,一股清香,萦绕在他的鼻尖。他立刻就顿住,这股清香,是从纪昀浠的身上传出来的,带着青草的气息,有着少女的积极向上,阳光乐观的味道。

萧子羽不免的有些失神了,这会儿失神发生的事儿,可是他意想不到的。

“我想到啦!”纪昀浠,醒了。她猛地睁开眼,却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丝毫没有注意到弯在她耳边的萧子羽。这不是关键,她醒了,无所谓,抬起头,也无所谓,但谁能告诉萧子羽,为什么纪昀浠还要跳起来?

“嘭!”的一声,这是戏剧性的一幕,纪昀浠由于不小心,“顶撞”了她的上司,萧子羽。

萧子羽倒吸了一口凉气,捂着下巴,后退了好几步,黑着一张俊脸,一脸要吞了她的模样看着纪昀浠。

“纪昀浠!”萧子羽愤愤的说道。

这边纪昀浠也不好受,她蹲在地上,抱着头,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事实上,纪昀浠真的哭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纪昀浠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哽咽声,小声的为自己辩解着。“谁让你,一声不响的站在我旁边啊。”

本来就在生气的萧子羽,在听到纪昀浠的辩解,怒火“蹭”的就冒了上来,太阳穴鼓起,恨恨的看纪昀浠,对着纪昀浠,又是一阵怒吼。

“你允许你睡的!”纪昀浠本来也就够疼的了,再听到萧子羽的怒吼声,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萧子羽看着纪昀浠落着无声的泪,莫名的觉得心里很是烦躁。

心里的怒气不能对人发,萧子羽泄愤似的踢开椅子。踢了几次,还是觉得烦躁,猛地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不一会儿,身影就消失在纪昀浠的视线里了。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萧子羽,心底泛起对自己的反感。纪昀浠忽然有点讨厌她自己,讨厌着她自己懦弱的性格,讨厌着她自己的不懂事,更加的讨厌着她自己的懒惰。

也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哭的没有力气了,纪昀浠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忽然她想起来了她自己刚才的那个想法,纪昀浠站起身来,抽开椅子坐在电脑前,快速的打着字。

当纪昀浠终于完成这个企划案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钟了,她抬头看着对面属于萧子羽的那个座位此时正空白着无一人,歉意由心底而生。

“小猪来电话啦,小猪来的话啦!”就在纪昀浠愧疚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了。

纪昀浠看了下来电显示是苏薇薇,便接了起来:“喂?薇薇,恩,好,我就下了。”

挂断电话后,纪昀浠拉开门,又回头看了一眼属于萧子羽的空白的位置,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放在萧子羽桌面上的是理得整整齐齐的计划书,和一份辞职信。

纪昀浠走下楼,看见马路对面的倚着车等她的苏薇薇,心底温暖了许多。纪昀浠忍不住,小跑了过去。

“对不起,薇薇姐,我来迟了。”也许是见到在乎自己的人了,纪昀浠的话音里带着些许哭腔。

苏薇薇一看她,双眼红红的,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小浠?谁欺负你的?”

“薇薇姐呜呜呜……”听到苏薇薇的安慰,纪昀浠再也忍不住了,抱起苏薇薇,小声的哽咽着。

苏薇薇轻拍纪昀浠的背安慰着,“说,是谁欺负你了?”纪昀浠只是小声的哭着,也不说话,苏薇薇见状,叹了口气,也不再问她什么,拉着她上车了。
苏薇薇开着车,带她到一间“旅馆”的咖啡厅。

餐厅里播着纪昀浠不熟悉的圆舞曲,咖啡的香味四处飘逸,暗格调,双人座,服务员来来回回,递咖啡,或续杯。人虽不多,但俨然可以看出,这间咖啡厅,很火。

“小浠,在这里,发什么愣啊。”苏薇薇拉了拉发呆的纪昀浠,指着一处位置。

纪昀浠并没有和喝咖啡的习惯,她把头歪在一边,看着外面的灯火通明,等着苏薇薇点完餐。

“薇薇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啊?”纪昀浠愣愣的突然来了一句。

苏薇薇一怔,转而一脸愤怒;“谁说你没用?我宰了他!”

跟苏薇薇聊着天,纪昀浠的心情总算好了点,“薇薇姐,我,我辞职了。”苏薇薇听完,表示很高兴,夸奖着,纪昀浠这次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两人吃完晚餐以后,又各自点了一份甜品,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苏薇薇开了口:“小浠,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出去玩了,不如今天我们去打电玩吧?”

“唔?好。”纪昀浠没有多做犹豫,立马答应了;虽然她对电玩没有多大的兴趣。

电玩是苏薇薇从小到大一直热衷的娱乐,见纪昀浠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苏薇薇有些迫不及待,一直催促纪昀浠;她都好久没有玩过电玩了,所以难免的有些兴奋。

苏薇薇没有把纪昀浠带到以前经常来的电玩城,而是带着她来到了一家新开的电玩城,这家电玩城才开张不过一个月,整条大街上,到处都是它的海报。

苏薇薇带着纪昀浠走进去,嘈杂的音乐冲击着纪昀浠的耳膜,说实话,她不太喜欢类似电玩城这样的地方。

纪昀浠看了看身边的苏薇薇,想起刚认识她那会儿,那时苏薇薇酷似假小子,剪着不伦不类短发,穿着肥大的嘻哈裤。不得不承认,那时的苏薇薇很酷,虽然苏薇薇有着很清秀的样貌,很清秀的名字。

转眼间两年的时间就过去了,苏薇薇也改变了很多,齐肩披发,亮黄色体恤,吊带短裤。

想着这些纪昀浠笑了,笑的天花乱坠。

听到纪昀浠的笑声,苏薇薇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她;“你笑什么?”这里很嘈杂,苏薇薇即使站在纪昀浠旁边,还是要很大声的说话,纪昀浠才能听见。

见苏薇薇这么大声说话的样子,纪昀浠笑的更欢了,也大声的对苏薇薇说,“你不是要去玩吗?走啊,我陪你。”

纪昀浠对这些电玩是一窍不通,一圈转下来,纪昀浠没有一场能赢过苏薇薇,纪昀浠不禁有些气馁了。

纪昀浠扫视一番,好像有什么吸引了她的视线,纪昀浠看了一眼独自玩着正嗨的苏薇薇,也没有和她打一声招呼,就向旁边走去了。

是一个比人稍微高一点的机器,四面是透明玻璃,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跟人脸一样毛绒娃娃,操作台上,有一个摇手感应,旁边是一个红色的按钮。

纪昀浠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玩,只是愣愣的看着里面的娃娃。

玻璃反光,纪昀浠的样子映在玻璃上。玻璃上的女生,原本白皙的脸,现在有些惨白,眼睛红着,还没有消肿。

纪昀浠目光被一抹黄色吸引,橱柜里的娃娃笑的很灿烂,纪昀浠却觉的,这个娃娃在讽刺她。这个海绵宝宝笑的好傻哦!整天傻笑,为什么要笑呢?又没有什么可笑的事。

“这叫娃娃机。”纪昀浠盯了很久,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温和的男性声音。

纪昀浠寻声转过头,想看清说话的人。灯光打在男生的脸上,纪昀浠这才看清来人。

这是一个很温和的男孩,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这不但没有让男生显得土气,相反的,倒给男生添了几番尊贵。他不是很帅,但是,很清秀,很干净,男生穿着白色体恤。纪昀浠不说话,只是盯着男生。

男生被纪昀浠盯的时间久了,有些尴尬,见纪昀浠什么也不说,急忙的开口道:“我不是坏人。”

“噗……”看着男生窘迫的样子,纪昀浠一扫刚才的闷闷不乐,捂着嘴笑着。男生见纪昀浠这个样子尴尬的摸摸鼻子,也跟着笑笑。

“我刚才看你一直盯着它们看,所以我才开口的。”男生还是有点害羞的说道。

“恩,我想要这个娃娃,但是不知道这个要怎么玩。”纪昀浠转过头,指了指娃娃机里面咧着嘴傻傻的笑着的海绵宝宝。
“很简单的,你看。”男生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游戏币,塞进娃娃机里,扳动手把,只见娃娃机顶端的机械手缓缓移动。

“动了,动了。”纪昀浠一脸兴奋的叫了起来。

男生按下红色按钮,机械手向下,稳稳地抓住海绵宝宝,男生微微弯下腰,接着,海绵宝宝从出口处滚进男生的手上。

“你好厉害哦!”纪昀浠毫不掩饰的称赞,男生笑了笑说只是运气好。

男生两只手捧起海绵宝宝,递给纪昀浠。“喏,送给你。”

“哇!谢谢你哦!”纪昀浠道谢接住,接着又盯着海绵宝宝,两只眼睛亮亮的。

男生见纪昀浠那开心的样子,满足的眯了眯眼;“你也试试。”

纪昀浠点点头,完完全全按照男生刚才的步骤,试了一番,结果却没有捞到,纪昀浠有些失望。

“不要着急,你再试试。”男生在一边安慰道。

纪昀浠应了一声,又连续试了几次,结果还是没有成功。纪昀浠嗔怒,瞪着娃娃机。

“什么嘛!破机子!你可以,我为什么就不行啊!”

男生站在一旁,摸摸下巴,故做认真状:“恩,估计这台机器是母的,同性相斥,所以她不给你娃娃。”说完他就笑了。

纪昀浠被他的样子逗笑了,“那我要找找,看看哪一台是公的。”纪昀浠一把拉住男生,向四周的娃娃机处走去,当四周的娃娃机都纪昀浠抓了一遍,一直到手里已经没有游戏币了的时候,她还一直盯着娃娃机里的娃娃。

“走吧。我们去玩其它的。”男生见纪昀浠这样,也不想她失望,便哄着说了一句。

“其他的?玩什么?”纪昀浠已经被娃娃机勾起兴致,开始有些喜欢电玩了,但是随后她又摇了摇头说,“我没有游戏币了。”

“傻瓜,我有啊。”男生不在意的笑了笑。

“真的?”听到男生的话纪昀浠猛地转过头,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显然是男生的话让她很开心。

男生看着纪昀浠的可爱模样,忍不住伸手去摸摸头。

“你在干什么?”看着男生伸过来的手,纪昀浠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男生的手就这样尴尬的放在半空。

“我……”男生想解释什么,但是被突如其来的话给打断了。

“小浠!”不远处的出口,苏薇薇对着纪昀浠喊了一声,苏薇薇跑过来,瞥了男生一眼,一把将纪昀浠拉到身后。

“你刚才跑哪儿去了?我一转身你就不见了。”苏薇薇担心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纪昀浠,见她没事儿才放心的呼出一口气。

“我在玩游戏啊!”为了证实自己的话,纪昀浠抬手,把男生抓住的娃娃献宝似的给苏薇薇看,“他好厉害哦,一抓就抓到了。”

苏薇薇朝男生看了看,眼神有些疑惑,随后她点点头道:“抱歉,小浠刚才麻烦你了,我们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等男生的回答,就拉着纪昀浠头也不回的走了。

纪昀浠转过头,看见男生对她微笑,她回以微笑然后对男生摆摆手,“我先走咯,再见。”

纪昀浠没有看见,男生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露出的失望表情。

苏薇薇拉着她走进车里,忍不住敲了敲纪昀浠的头,“小浠啊,你可不可以有点戒备心啊。”真是个笨丫头。

纪昀浠捂着被敲的头头,嘿嘿的傻笑着,“不是有薇薇姐你保护嘛,那我就不用太厉害啦!”

苏薇薇无奈扶额,这个小丫头,最近嘴巴变得越来越厉害了。恍然想起,她第一次把纪昀浠带到电玩城的时候,也是把她给弄丢了,纪雨默是妹控,当时听到纪昀浠丢了的时候,差点没把苏薇薇的皮都扒了。

“怎么?现在心情好了?”苏薇薇调侃。

“嘿嘿,薇薇姐你还不了解我吗?伤心难过的事,我不会记得太久。”苏薇薇把车开到海边,将车窗摇到最下,从海上传来海鸥的呼唤,风从海上徐徐吹来,吹起她们的发丝。

“说吧,到底是怎么了?”苏薇薇停下车,看着前方。

“薇薇姐,我,我辞职了。”纪昀浠低下头,纪昀浠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

“辞职?”听到纪昀浠说辞职了,顿时苏薇薇就来了兴趣,抬了一个音调。

纪昀浠把头不自然的歪到另一边,才忸怩开口道:“我,我在上班的时候,睡着了,然后,然后被萧子羽骂了。”

苏薇薇一脸认真的听着,这个回答,真是“意想”不到啊,“就,就因为这个?”苏薇薇捂嘴憋着笑,但很可惜没有憋住,笑声传进纪昀浠的耳里。

纪昀浠羞红了脸,恼怒道“薇薇姐!不许笑!”

苏薇薇应着,咳了好几声,才忍住。纪昀浠撇撇嘴,小声嘟囔着。

苏薇薇突然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浠,纪雨默说的对,你还是太天真了。”

“哈?”纪昀浠思维没有跟上。

“没什么。”苏薇薇一回神,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准备怎么办?”苏薇薇扭开水壶,喝了一口水问。

“我不知道哎,薇薇姐,”纪昀浠突然直直的坐正身。“不对哎!就算我辞职了,他还没有发工资给我哎!”

正在喝水苏薇薇着实被呛到了,这好是在车里,想着不能将自己的车子弄脏,所以才没能将水喷出来,不过水没有喷出来但是也被狠狠的呛了一下,纪昀浠赶忙拍拍她的背,“薇薇姐,你没事吧?”纪昀浠有些担忧的问道。

“咳咳,咳咳……恩,纪昀浠!”苏薇薇闭了闭眼,再睁开眼,一脸苦相的看着纪昀浠,“小浠,我错了,下次,再也不在你说话的的时候,喝水了。”苏薇薇没有一点淑女样子的翻着白眼,幸好她命大,不然非被呛死不可;呼呼……苏薇薇拍着胸脯,好险,不然明天报纸上的头条就会是,某少女死在自己的车子里,原因是呛死的;想着苏薇薇不禁满脸的黑线。

纪昀浠还是没能抓住关键,无知的望她;她没有听懂薇薇姐的意思耶!

苏薇薇顺顺气,“你是实习生,你还没满实习期,你怎么辞职?”

“哎?”纪昀浠懵住,呆呆的问,“是这样吗?那,我辞职,是怎么回事?”那她现在递交了辞职信算什么?

苏薇薇白了她一眼,伸伸腰,“单方面解除合同,你是知道的。”

听到单方面的解除合同,纪昀浠顿时紧张了起来,“可是,可是我的辞职信已经放在萧子羽的办公桌上了,我,我,怎么办啊?薇薇姐!”纪昀浠有些不知所措的拉着苏薇薇。

苏薇薇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她淡淡的说,“小浠,你已经长大了,你要学着成熟,我不帮你出主意,你自己想想吧。”

纪昀浠想了想,苏薇薇的话也对,她都已经二十岁了,这些事,她要学着自己处理,离开哥哥的公司,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可以独当一面的不是吗?纪昀浠安静下来,点点头。

“薇薇姐,我们走吧,我跟我哥打个电话,今天我去你家过夜。”稳定下来的纪昀浠抬头看向苏薇薇,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意。

“得嘞。”苏薇薇笑笑,说完,发动汽车,离开海岸;她知道纪昀浠已经想明白了。

苏薇薇了解纪昀浠,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一定能做好的,纪昀浠很聪明,也很傻,她还是太天真了,纪雨默把她保护的太好了,她还是没有见到什么阴暗的的东西。

商场如战场,社会是个大染缸,时间久了,不得不麻木了,有时候,还要为了保全自己,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情。

社会就是人与人的交际,要是得罪了什么人,怕是所有人都会选择为了明哲保身,而抹杀那最后的正义。

的确,让纪昀浠成长就意味的要告别纯真,它是一张白纸,当墨迹遍布它纯白的身影,也就意味着她的纯真不复存在。

成长的过程是残忍地,把孩子从童话里抽离,让他们独自面对这现实,见的越多,想的也越多,城府也就深了。

苏薇薇的心里一凉,让纪昀浠离开凛然公司,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纪昀浠,你会不会也变得那般,那般让人不敢想象?

苏薇薇把纪昀浠送到新房子,也就是和萧子羽门对门的十五楼,面对面说话,胜算高一点,而且那里有上次纪昀浠“离家出走”还没有收拾好的换洗衣物。

纪昀浠到十五楼,看了看苏薇薇的公寓,转身站在对面紧闭着的门,苏薇薇对着纪昀浠的背,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见纪昀浠抬起手,又放下。

“小……”苏薇薇刚开口,纪昀浠转过身,又向着对面走去。

纪昀浠开门打开电灯,觉得惊悚,那天走后,苏薇薇没来得及收拾,地板上,还插着那把,泛着冷光的刀……纪昀浠的脸黑了一半。

“喂?姐?你在哪?噢,我知道了,我马上去接你。”苏薇薇拿下蓝牙耳机,看看纪昀浠一直忙,拿着拖把,拖来拖去。

“小浠,我去接我姐,你一个人行吧?”苏薇薇拿着包,站在门口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收拾房间的纪昀浠。

纪昀浠闻声抬抬手,“去吧,去吧。”她知道苏薇薇要忙,所以一点也不在意,收拾屋子什么的,对于她来说就是件小事情,她自己也可以的。

苏薇薇见她这样,纵了纵肩,“那好吧!我先走了,么拜……”苏薇薇冲着纪昀浠的背影甩了一个飞吻,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看着终于干净的房间,纪昀浠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急忙出去买了些简单的食材,急急忙忙的做完晚餐,反正也只是她一个人,简单的做些吃的就行,吃完晚餐收拾好房间,纪昀浠就去休息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