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看镜子里的你多么迷人 桃子奶盖 po

撩人句子 2021-10-13 15:12:35
“哦!还好!姑奶奶你没有被偷拍!今早的头条不是你!”杜厦拿着一张娱乐报在简朝如面前晃悠,不过杜厦马上又板正了脸说,“不过以后你还是不要那么任性乱跑了!”

简朝如心里大声反驳,她哪里有任性了?她明明都有跟杜厦报告好不好!

米笠刚好从门口走进来,手里拿着行程表。“简!那个辉达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们定个时间去他们那儿了解一下他们公司的历史。说什么能更好的演绎出他们总裁想要的那种感觉!另外还要商量一下确定妆容。另外他们好像请了从米兰回来的设计师为您量身打造服装!”米笠像倒沙子一下一箩筐一箩筐的往外倒她肚子里的讯息。

简朝如心里郁闷,有必要那么大费周张么?还请人量身订制!

“哦哈哈哈!”杜厦发出惨绝人寰的笑声,“我们的简的眼光真独到,选了这么个好差事!米笠,去帮我联系星光社的周记者!就说我们简大明星有一个劲爆的独家专访!去,快去!”米笠还没能喝口水呢就被差去干活了。

简朝如佩服杜厦的卓越头脑,又给了简朝如一次上头条的机会。简朝如暗暗担心,自己老是上头条会不会被其他同行的妒恨呢?答案是肯定的!

在简朝如发呆的时候,秋泽宇走了进来。杜厦很识趣的走出去了。

秋泽宇摸摸简朝如的头,把简朝如神游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听说你要跟辉达公司合作?”

简朝如抬头对秋泽宇笑笑,说道:“是啊!不过你怎么会知道?”

秋泽宇拉来一张椅子,坐在简朝如旁边:“你那么红,消息自然传得快啊!”简朝如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过我听说辉达的boss蛮那个的,许多圈内女星都和他有绯闻。很多也是因为拍广告才被他盯上!”秋泽宇说出他来这里的真正意图,“所以你千万要注意啊!如果他有什么不轨意图和行为,你就使出你的擒拿术!相信杜哥也不会怪你的!”

简朝如定定的盯着秋泽宇,一种许久都没有过的温暖感在心底油然而生。“你总是什么都帮我考虑的一清二楚!”

秋泽宇站起来又摸了摸简朝如的头,说道:“好了,我要去拍戏了。接下来两天我可能都不在内地,我们要两天不见面了!照顾好自己啊!”说完秋泽宇就离开了化妆间,简朝如呆呆的望着那个已被关上了门。

下午,简朝如脸上只上了淡淡的妆就坐上保姆车去辉达公司了。

简朝如戴着一副墨镜,披了一件风衣,身后米笠和杜厦一左一右的跟在简朝如后面。颇有气势!公司内的人都向简朝如行注目礼,若不是苦于公司制度,肯定是扑上去抱着简朝如的大腿,求签名求合照了!

到了会议室,来了一个公关经理来招待简朝如她们,还说稍等片刻总裁就会过来亲自接待以及阐述其公司的历史。

简朝如他们左等右等,等了数十分钟也不见有人来。杜厦有些坐不住了,时间就是金钱,怎么能这么浪费。

简朝如也是疑惑,不过简朝如不动声色的自己玩手机!

“这都什么人啊!真没素质!”在一旁的米笠抱怨出声。就在米笠的话音刚落,大门被刚才的那个公关经理推开,宋祁随后走入!

宋祁显得有些憔悴,眼睛布着血丝,背有些颓废的勾娄,下巴还有些许的青色胡渣。

简朝如停下游戏,抬头看去。这还是杂志上的那个风流小开宋祁么?怎么这幅模样,是工作太累了,还是家里有了什么事?简朝如心里冒出许多疑问。

“不好意思,有些事情耽搁了!”宋祁的声音有些嘶哑。温婉玉那么多年都没有见过宋祁如此的憔悴过。

杜厦一副不领情的样子冷冷哼了一声说道:“宋老板应该知道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道理吧!您这样放我们鸽子,我们不知道往后我们该怎么工作!”

简朝如诧异的看着钻进钱眼里的杜厦,杜厦的脑子真不是一般,能坑就坑!

宋祁听出杜厦其中的言外之意,只好给杜厦加钱!
三天前和辉达公司已经洽谈好了,简朝如也见过了那个米兰回来的时装设计师,也把自己的三围尺寸交了出去。如今三天到了,简朝如该去给辉达拍广告了。

简朝如她们上午去的辉达,一上午的时间都在试服装,简朝如有些烦了。米笠去买午饭了,而杜厦也是一个人忙东忙西。简朝如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无聊翻白眼。

宋祁刚好走到那边,三天的洗礼又让宋祁恢复的那个潇洒风流的公子哥模样。宋祁刚想走过去给简朝如打个招呼,米笠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米笠拎着外卖屁颠屁颠的向简朝如跑去。

本来靠着靠背的简朝如听到外卖回来了,马上立起身子。她忙了一天早上还没吃东西呢!

简朝如迫不及待的打开自己的特制餐盒,发现里面绿油油的一片,简朝如捂住鼻子皱起眉头!里面是她最讨厌的青椒!

米笠看到简朝如的菜,立马解释道:“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不记得了。是那个老板弄错了!不然你吃我这份?”米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有些乱了分寸。这简朝如平常脾气很好,不过却是有这样的怪癖……吃外卖一定要用自己的餐盒和筷子,而且简朝如绝对不吃青椒,离她近点都不得。

面对米笠送来的塑料包装的外卖,简朝如往后退了退身子,眉头蹙得更严重。简朝如最讨厌用这种塑料餐盒,因为筷子在上面划过的声音会让简朝如毛骨耸然。

米笠意识到自己又犯了另外一个错误,把捧着餐盒的手缩会,不知所措。

宋祁走到简朝如身边,轻声说道:“我帮你们叫午餐吧!”米笠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看着宋祁,好像宋祁是一棵会发光的金子。

宋祁叫不远处的一个职员招手,示意他走过来。

“去帮我买三份快餐,简小姐的要用这个快餐盒装!另外简小姐不吃青椒,豆子和鱿鱼!”宋祁熟练的点餐。

简朝如惊讶的抬起头看宋祁,他竟然还记得!宋祁对简朝如温柔一笑,说道:“简小姐的嗜好真特别,跟我的……一个朋友很像!”

一个朋友,一个朋友。这四个字在简朝如心里挥之不去。

米笠用简朝如的口杯装来了一杯矿泉水,笑着说道:“这个是矿泉水,不是开水!我记得简不喝开水的!”米笠特地重复了一遍简朝如的嗜好,以表现她真的记得简朝如的要求。

宋祁听到米笠的话明显呆了一下,随后定定的看着简朝如。

简朝如一种要被揭穿真实身份的胆怯油然而生,简朝如有些许心虚的低下头喝水。

世间哪里有人能如此相像?连喝水的动作都如出一辙。不过相貌和年龄都差距了那么多,怎么会是一个人呢?宋祁叹了一口气后黯然走开。

宋祁走后简朝如才发觉自己已是另外一副皮囊,另外一具身躯。自己应该是要报复,而不是胆怯。

简朝如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手机震动把简朝如魂游的思绪抓了回来。简朝如拿起手机,是一条简讯,点开一看是秋泽宇发过来的。一张秋泽宇穿古装的相片,下面还配有字……我当皇帝了,赶快朝拜!

简朝如阴霾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笑着往手机里输入信息……小的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简朝如已经声名雀起,想必不久就会有导演找她谈剧本了吧。穿上美美的古装还是简朝如以前的一个梦想呢。

简朝如突然想到,自己都能重生,会不会是真的有穿越呢?不过瞬间简朝如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自己虽然19岁的身躯,但智商情商可都是二十几岁快奔三的人了,怎么还想这样有的没的?

简朝如的第一步已经成功踏出,接下来她得计算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走,往哪里走了。
下午的拍摄已经结束了,简朝如换好行装准备走人。

门外突然吵闹起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入。简朝如认得,这是苏月月的声音。

简朝如在米笠和杜厦的护送下出门,看见几个牛高马大的保镖围着苏月月,不让苏月月前进一步。

“你给我让开,我要进去找宋祁!”苏月月的声音扬起,周围看热闹的人以及简朝如都皱起了眉头!

“我让你让开,你听见没有!我可是总裁夫人,再不让开我就把你们都裁了!”

几位保镖一听到苏月月说要裁了他们,马上打开原本缄默的口:“总裁夫人,不是我们不让您进去,是总裁吩咐过了,不让您进公司!”

“哼!”苏月月一声冷笑,又提高声音说道,“我有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宋祁凭什么不让我进公司。”

周围的人纷纷议论,看着这场好戏。

“让开!”苏月月一句呵斥。不过保镖们无动于衷,苏月月往右他们就往右,苏月月往左他们就往左。简朝如看了就像在看老鹰抓小鸡一样。

“哎呀,都堵在门口我们怎么出去啊!”杜厦意识到自己不是在看热闹而是被堵住,出不去了,“我都约好周记者准备专访了。可别迟到了被骂大牌啊!”杜厦为简朝如约了专访,可这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了。

杜厦探着头看着,最后决定先让简朝如回去坐着。这么多人,可别把简朝如给磕了碰了!

“你去告诉宋祁,让他别太过份,把我惹毛了我会让他身败名裂!”苏月月冷笑着说,“你去问他还记不记得那个天闪雷鸣的雨夜?让他想想他的后花园!”苏月月撂下这句众人听不懂的话就转身离去!

这句话简朝如听得清清楚楚,简朝如回头看着苏月月的背影。她们做的亏心事她们不会觉得亏欠么?如今竟然还拿来做威胁人的筹码。

这句众人都听不明白的话在简朝如的心里像惊水之石,荡起了涟漪,激起了简朝如本来那掩埋得很好的仇恨。

那个保镖老老实实的把苏月月的原话转述给宋祁听,在保镖退出总裁室后,宋祁像发了狠的狮子,把桌子上的的东西全部扔在地上。随后宋祁还不解恨,抡起一把椅子把桌子给砸了。

闹腾累了的宋祁躺在沙发上,用手枕着头,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笔直的躺在沙发上。宋祁双眼死死的盯着天花板,像是要把看穿一个孔。

许久,两滴泪从宋祁眼里流出,流进发髻。不知是眼睛酸的缘故还是悔、恨!

回到公司的简朝如没有一丝笑容,也不说一句话,让旁人看了渗得慌。杜厦不知道简朝如生的是那门子闷气,就只好差米笠去把顾小美给请来。

“当当当当!”顾小美出现在简朝如面前,吓了简朝如一跳,“吓到了吧!给你,吃个蛋糕开心开心!”

简朝如接过蛋糕说道:“你怎么来了?”

顾小美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嘟着嘴说:“怎么?不欢迎啊!那我走算了!”顾小美还做势要走,不过简朝如很淡定没有理她。

“哎,怎么你都不拉我!真是的!”顾小美自己又坐了下来!

简朝如默默的拆开蛋糕开始吃,顾小美用手撑着下巴,嘴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的说道:“你怎么了?脸臭臭的?大姨妈来了?”

简朝如不但没有被顾小美打趣的话逗笑,反而是连蛋糕都不吃了。简朝如定定的看着顾小美,顾小美从来都没有见过简朝如这个模样,也是定定的看着简朝如。

“小美?”简朝如开口,“如果……”

顾小美等简朝如的下一句,却是等不到:“如果什么?”

简朝如皱着眉头,咬咬唇后说:“如果现在的简朝如不是以前那个简朝如了,你还会是简朝如的朋友么?”

面对简朝如莫名其妙的的话,顾小美用手蹂躏着简朝如的脸:“说的什么话?你本来就不是之前那个只会读书的简朝如了!难道你被包养了?”顾小美触电似的缩回手!

简朝如笑着去打顾小美,两人嘻嘻哈哈闹成一团。

门外偷听的米笠对杜厦感叹,要是她也有个这么个朋友就好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