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压了上来开始摸

撩人句子 2021-10-13 15:14:53
“是的!”男人一本正经的看着简朝如,信誓旦旦的样子特别孩子气。直到男人拿出一张照片,她才彻底呆愣下来。简朝如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照片上的一男一女,这不就是生自己出来的爸爸妈妈么?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寻来,为何现在……

照片是80年代时期拍摄的,挺老旧可却抵不过收藏得细心,丝毫没有折纹。那照片上的女人不仔细看的话,简朝如都要以为是自己了……自己和妈妈长得一模一样,除了自己脸上有泪痣之外,与妈妈相差无几,可如此佳人却是玉陨芳消。

“这照片……你从哪里来的?”这一看就是当时的结婚照,两人穿着绣了祥龙飞凤的旗袍,坐在长长的板凳上面,脸上笑得甜蜜,可眼里面却隐藏不了艰辛和沧桑的感觉……这就是她的爸爸妈妈,照片上面还附带了结婚的日期。1989年7月7日。

男人不着痕迹的收起照片,让简朝如连触碰的机会都没有,他淡淡地看着眼前少女极力控制的情绪,终是忍不住叹气:“这是从我奶奶,也就是你奶奶的相册夹层里面拿出来的。我知道二老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却是十分惦念四叔的。而你出生的时候,四叔四婶曾寄信一封回到家里,说了你出生的事情。”

“当时二老为封建社会所束缚,所以始终不肯原谅四叔,认为他是悔婚抛弃信义的人,连带着你和你妈妈,也不去寻找。直到想明白,派人找的时候却是发现了噩耗……”男人不仅连照片都带来了,而且连当时写的那一封信都带来。爸爸的钢笔字依旧是世界上刻画最深、最为龙飞凤舞的。

文笔功夫非常老辣,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喜得一女的欣喜雀跃,可悲剧……往往就是这样发生的。

简朝如冷漠地将信交回简朝华的手里,站起来准备出去透透气。而简朝华又怎会甘心?

“小如,我们上京简家朝字辈的,只有你一个女儿,爷爷奶奶十分想念你。加上二老身体不适,大哥希望你能够回去看一看,即使不相认,让他们见一见、知道你是四叔的女儿都好。”他的语气里面已然带了乞求,看得出来是一个十分孝顺的男儿。

简朝如心里何尝不想要一家团圆?可自己实在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家人。

至少现在是不能的。

“对不起,我现在实在是脱不开身去上京。想必你来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了,我是一个演员,在老一辈人的眼里,是戏子。上京简家是红五星世家,出了一个当戏子的孙女,面子上面怎么都会过不去吧?所以你请回吧,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你告知二老我过得很好就可以了。”简朝如淡淡地说完,便走进洗手间换了衣服,办了出院手续,就这样离开了。

而日子也是一天一天的过去,她这期间和星辰的老板闹了一下,拒绝了那几个高额出场费的广告,原因便是那产品实在不符合宣传内容
“喂?”简朝如接起米笠打过来的电话,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这几日她生怕简朝华又出现,一直都躲在家里面看背剧本和看报纸,丝毫不理会外界的消息。而此时此刻米笠的语气激动,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很快的她便知道了,“简,你快准备一下,你要火了你要火了!你知道吗,就是那国际上知名的新人设计师,哦对了,就是那水晶鞋的主人,安德·布莱克,他今天真的开了记者招待会,当众和你道歉诶!杜厦现在已经开着保姆车去接你了,你准备一下,到时候艳惊全场哦。”

说罢之后,米笠便推脱太忙就没有再说话了,直接的就挂了电话,而简朝如愣了一会,很显然没有想到布莱克真的要开记者招待会和她道歉。可这呆愣也只不过是持续了一会罢了,她立刻换上自己新定做的礼服,虽然不是价值昂贵的,可却款式新颖,是一些并不出名的小设计师设计的。算起来自己这礼服也是全世界只有一套,也都是那被人排挤的设计师买给自己的,若是好的话,自己不介意多养一个专属设计师。

美美地将自己打扮好,简朝如轻轻给自己上了一点保湿,并没有化妆。在她看来,化妆的女人都是要毁容的女人,现在的自己天生丽质,为什么要用化妆品来毁了这一份自然的美呢?在家中等待杜厦的时候着实太烦闷,她忍不住上了电脑查一下《紫禁之巅》的准备情况,果不其然,竟然发现了一件事情。贴吧、微博、人人网等等地方都在宣传着这部剧,而扮演角色的演员也都出来了,虽然没有定妆照镇楼,可演员名单基本已经定位了。

简朝如饰演白浅优!

这一行字犹如芥末一般,让简朝如觉得自己的所有辛苦都值得了。虽然这个角色是秋泽宇给自己争取的,可若是自己不努力,又怎么值得别人推荐自己呢?

“摇钱树摇钱树!快出来!”大老远的简朝如便听到了杜厦这搞怪的绰号,她忍不住喷笑起来,温婉地走过去,上了保姆车,犹如超速行驶一般赶往招待会现场。

安德·布莱克身边有一个金发碧眼的混血儿,浑身上下透着冷酷。可他谪仙的面貌和那让女人疯狂的身材,却将所有危险尖锐都收敛起来,只在需要的时候绽放。

“克劳斯,不要再摆着那死鱼脸了,相信我,你一定会喜欢这个女孩的!”安德一口纯正的英语跟身旁的克劳斯交流。而那男人眼刀子一瞥,转身就要走。

安德好不容易才应了姑母的要求,把表哥骗来“相亲”,怎么会轻易的就放开呢?

“我不管,你不能走,我可是答应姑母了,你一定要看过这个女孩才可以走。你放心,我发誓这个女孩一定够味道,也不是你讨厌的那种浓妆艳抹的女人!”他手指掰了个四,煞有其事的指着天空。

“还想要你的猪蹄,就立刻放开!”克劳斯皱眉,“不守时间的女人,又是什么好女人?”
“这是什么逻辑?不守时间的女人不是好女人。”简朝如下车一眼就看到了安德和一个陌生男子站在一起。这男子在娱乐圈里面从来都没有上过报纸杂志之类的,应该不是一个演员或者歌手,可能够和新崛起的设计师站在一起的,要么是助理,要么就是机油了。而显然这男子两者都不是,安德怎么可能镇压得住那么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呢?

克劳斯挑挑眉,难不成这就是Z国所说的说曹操曹操到?

“哎呀呀,简啊,你可是一个大名人了现在。”安德见场面一下子冷了起来,便开口打热,“你看看我现在开的这个招待会,很多人都是冲着你来的呢,希望能在这里跟你谈一下合作的事情。”

这话说的也没错,合作的事情的确是有的,刚刚和《紫禁之巅》的导演通过电话,导演的意思是让自己在招待会上面简要的提一下拍摄的事情,也好通过这一次的招待会,打响一点名气。不得不说李峰导演对演员还真是上心,按照他的意思,安德的这一场记者招待会,不仅仅是为了道歉,而更是自我推销的一个好机会,若是能够打响了,就可以直接的接下一些行程,等电视剧的拍摄完成之后,便可以直接拍摄新的行程了。

但简朝如并没有打算接太多的广告,如今自己想把重心先放在《紫禁之巅》的拍摄之中。盛英高中那边的老师已经千催万催了,说自己就要高考,不能够在这样请假下去了。要是再请假的话,就必须要去跟效长请示,等效长批准了才可以。

盛英高中的那个效长其实就是一个老色狼和贪财的货色,如果不是自己不认识管理阶层的人,一定要将他拉下马。可现在有求于人,也不能够打着这样的心思了,算了,过两天就去学校找一下吧,免得耽搁了拍摄。

“小明星罢了!”克劳斯冷笑一声,丢下这句话便朝着保姆车走去,带上墨镜躺在那里不亦乐乎。

这句话让安德也僵硬了起来,他急急忙忙跟简朝如解释:“简,我表哥就是这样的人,今天是我硬拉着他来的。其实人并不坏,就是小时候经历太多了……”

安德叽叽喳喳的解释了半天,竟然把克劳斯的一些身份说了出来,比如是什么大财阀的继承人之类的,瞬间让简朝如觉得……这货是在当媒婆吗?

“嘿安德,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够了,你不觉得……我应该补一下水吗?”在保姆车里面吹了一会空调,简朝如觉得自己抹上去的保湿水瞬间就被吹干了,此时此刻自己也忘记带了妆盒,只能用一下工作室这些劣质的了。

似乎是明白简朝如在想什么,安德不满地指了指大长腿克劳斯,道:“这可是克劳斯那面瘫赞助的,高级货色,你可不要小瞧了我们车上的化妆品。等着啊,我让我助理来给你补一下!”

说罢,安德蹦蹦跳跳地便跑过去找自己的助理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