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双夫1v2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美文摘抄 2021-07-22 13:30:55
子时末,喜房内不停传出新娘子殷小小的销魂低吟声。

那令人听着脸红心跳的叫声,光是听一听,都让人浮想联翩!

守夜的侍卫们互相低声议论,纷纷夸赞自家王爷威武,奋战到大半夜了还能金枪不倒!也有人夸赞王爷新纳的小妾媚骨之姿,被宠幸至夜半还能叫的这般响亮,实在是天生的狐媚子……

可是,外面的人哪里知道喜房内的状况呢?

此刻,喜房内,床榻上,附身在君陌引身体内的殷小小正玩心大起,卑鄙的撩拨被君陌引暂时附具的属于自己的娇躯。

“唔,不要,哦,身体很奇怪!”君陌引很想制止殷小小的举动,可是现在他只是一个女人,哪有力气抗拒对方?

他没想到殷小小所说的要他生不如死竟然是挑逗他,令他在这个属于女人的躯体内感受那种极致的愉悦感,外加一种说不清的空虚感!

殷小小很满意君陌引的反应,她一边持续手上的动作,一边邪恶的坏笑:“呵呵,君陌引,你刚刚不是骂我下贱,还骂我浪吗?你知道不?你现在比我还下贱,比我还浪?”

君陌引咬着牙,脸蛋儿红的快要发紫了,“殷小小,你到底……嗯哼,想怎样?”

殷小小还是在笑,“啧啧,这样就受不了了吗?我说过,要你生不如死啊!你可能不知道吧,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的办法很多,而让一个女人生不如死的话,应该这样!”

她说着话间,双膝用力顶开君陌引紧紧夹着的双腿,然后埋首在那之间。

“不,殷小小你在干什么?”君陌引感受到殷小小在将他君陌引,堂堂天启国三王爷高贵的头埋在一个下贱的女人的那种地方,便登时怒发冲冠起来。

然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刚喊出声,殷小小便作出一个令他喷血想撞墙去死的举动,她竟然……

“唔!”君陌引气的浑身颤抖起来。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她竟然胆敢用自己的舌去触碰那样肮脏的地方,该死的女人!!!

君陌引这个时候真的很想将殷小小捏死,不,他要用一百种方法弄死殷小小!他发誓,一定要让殷小小不得好死,万箭穿心,五马分尸,剥皮剔骨,凌迟剐刑,腰斩活埋,啊啊啊啊!

短暂的气愤之后,身体开始不受他控制的弓起来,难耐的扭动着,磨蹭着。在殷小小那样卖力的撩拨下,君陌引目前这具女人的娇躯早就软成一滩水了。

“嗷呜!”君陌引浑身痉挛,愉悦的惊叫一声。

他能感觉到身体的迫切渴求,想要什么东西,想要去填充,那是一种空虚的寂寞感!他想要,想要……那个!

“殷小小,别玩了,快点给本王!”君陌引咬着牙,即使在这种时候,他也要保持王者的风范,不想被人看不起。

偏偏,殷小小很二很白目。她擦擦嘴巴,涨红着一张脸抬起头疑问道:“给你?我的王爷,你想要什么?”

君陌引气急,“该死的,殷小小你是故意的,本王要什么你不清楚吗?你想要本王生不如死,那么本王恭喜你,你做到了。现在,立刻将本王的那个送进来,快点!”
殷小小拧着眉头,一副依旧听不懂的呆傻模样。

“我的王爷,你到底想说什么?想要什么?我都听不懂耶!”她歪着头,摊着手,一副无辜的小白兔模样。

君陌引不知道自己那张冷酷的俊颜还能摆出这样无辜的表情,真是……长见识了!

不过,现在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他发现男人与女人的身体很相像,都是属于那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也就是说,现在他在殷小小这具女人的娇躯内,很渴望得到男人的慰籍,一时一刻都等不了了!

咬着牙,君陌引伸手指向殷小小,确切的说是他自己原本的那具雄性身体的某个地方,“给我那个,我要它!”

殷小小低下头,顺着对方的手看过去,然后大咧咧的握住某个东东,“哦,王爷是想要这个东西啊?”

君陌引连连点头,终于领悟到他的意思了,他容易吗?

殷小小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某个东东,不确定的追问道:“我的王爷,你确定你要它?”

“要!快给本王!”几乎是殷小小问话落地时,君陌引便连连点头应出声。

殷小小慎重的点头道:“嗯,好吧,这个东西我其实很不喜欢。因为王爷用这个不顾我的意愿强了我来着,我对它是很痛恨的!”

“……”君陌引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恨铁不成钢,“殷小小,你是傻的吗?本王说的话你没听懂吗?”

殷小小露出一个足以秒杀万千少女的邪笑,“嘻嘻,王爷说的话我听懂啦!”

话落,殷小小低头指着某个东东大骂道:“你个小样儿,想强我?我先割掉你丫的,让你当太监!”

哼哧一声,殷小小利落的跳下床,大步奔到梳妆台上拿起一把大剪刀。

床榻上灵魂暂时居住在女人身体里的君陌引见状,魂儿都吓飞了四五个,连同身体内那空虚啊、寂寞啊,渴求神马的全都烟消云散。

他坐起身,强忍着双腿的酸软和某处的不适下床,光着身子就朝那握着大剪刀对他身体的老二准备剪下去的疯子冲过去。

“不要剪啊!”他惊呼出声。

殷小小一愣,唇角掀起捉弄人后的愉悦笑意。

“我的王爷,不是你说的要这个玩意儿么?刚好我很不喜欢它,就割下来送你吧!”殷小小一脸大方的说着,手中大剪刀在君陌引面前晃来晃去。

君陌引激动地双腿一软,直接光着身子跪在地上抱住了殷小小的双腿,“殷小小,不要剪,不能剪啊!”

殷小小看到君陌引跪在地上,登时火冒三丈,挑眉怒斥道,“君陌引,谁让你跪下的?你丫的现在在我的身体里,你下跪就等于我下跪,给我站起来!”

君陌引“哦”了声站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殷小小手上的剪刀立刻朝腿间划过去。

“不!”君陌引本能的伸出双手去抓那大剪刀,锋利的剪刀立刻将其双手心儿划破,血流不止。

殷小小其实就是想吓唬吓唬君陌引,没想真的割掉君陌引的老二。可是君陌引不知道殷小小的心思,当了真。这一抓,剪刀刺破的是殷小小身体的双手,暂时疼的是君陌引,以后疼的还是殷小小啊!

“君陌引,你去死吧!”殷小小见自己的身体流血了,气急败坏地对着君陌引这具身体狂扎。

“卧槽!”刚扎了一个洞,殷小小就痛的浑身发抖。

好歹她现在是在君陌引的身体内,疼痛神马的要她承受耶!

他抱住殷小小,软着声音求饶道:“祖宗,姑奶奶,我求你了,你饶过我吧!我知道,今晚我不顾你的意愿强行与你圆房是我的错。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你不与我圆房,我就得不到你爹那块家传暖玉啊!”

因为在女人的身体内,所以说出的话软软的,柔柔的,可怜巴巴儿的。

他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殷小小一开始摆着一张哭丧的死人脸给他,他看着索然无味,定然不会吞下助兴的药物,将殷小小折腾这么惨嘛!

殷小小听着君陌引的解释,心底的怒气渐渐平复下来。看到那属于自己的双手正在不停流血,殷小小嘴角一抽,丢下剪刀走到床脚,捡起君陌引的外衣,很熟悉的摸出一瓶金疮药。

“呃,你……”君陌引无语至极,这女人到底是什么物种来着?他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上有特效的金疮药啊?

殷小小白了君陌引一眼,拉着他坐到床边,一边给他的纤纤玉手上药,一边徒自说道:“我知道你在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身上有金疮药,我呢也不准备瞒着你。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天山童姥的关门弟子,是强大的灵魂召唤师。我本事了得,能灵魂出窍,能召唤鬼魂,我自己的灵魂能上天入地,总之就是无所不能。”

“哼,鬼才相信你说的话!”君陌引对此难以置信。何况,天山童姥是什么鬼东西他听都没听过!

好吧,这个是殷小小胡诌出来的,根本不存在哈!

不过,殷小小完全能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她继续补充道:“就知道你不信,不过我会让你相信的。你的灵魂附在我的身体内,感应不到我的过往经历。可是我的灵魂寄居在你的身体内,却能感应到你记事起到现在的所有过往。比如你十一岁还尿床,十二岁跟你大哥,也就是当今皇上逛妓院,十三岁做春梦,十四岁跟小宫女滚床单,十五岁对你的侧妃甄语嫣一见钟情,十六岁封王,十七岁因为政治利益被迫娶正妻金莲儿,二十岁才娶到心仪的甄语嫣为侧妃。如此,你还觉得我的话不可信吗?”

“……”君陌引一张脸囧的臭臭的,该死的女人竟然当真这么大本事,连他的过往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殷小小见君陌引一脸痴呆样儿,以为他还是不肯相信,就暗自默念了几句。少顷,一道魂魄穿墙而过飘进来。

“嗨,好久不见了小鬼鬼!”殷小小高兴地冲飘在半空的魂魄打招呼。那是她做灵魂召唤师招到的第一个小鬼魂,很可爱的一个小孩子。因为太调皮,贪恋人间,所以总是逃避地府鬼差的抓捕,不愿投胎轮回。

飘在半空那几近透明的小鬼鬼回以殷小小灿烂一笑,“姐姐好哦!”

殷小小点点头,冲飘在半空的小鬼鬼挥手,“鬼鬼,帮姐姐把梳妆台抬到床边来好么?”

君陌引鄙视的看着殷小小,对她的自言自语很不屑的样子。他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存在……

“呃!”瞠目结舌的看着突然飘来的梳妆台,君陌引心中不相信有鬼存在的思想登时飞到九霄云外。

他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眼珠子都弹出了眼眶。

“鬼……鬼啊!”惨叫一声,君陌引华丽丽的……晕厥了过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