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树林中粗喘娇吟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小f

热评句子 2021-10-13 13:21:55
凌潇的车子,一路飞驰在公路上,靠近那条繁华的主干街道时,车子才慢慢减速,缓缓的停在了婚纱摄影店门口。

看着顾小曼那娇俏的身影,在烈日下,痴痴的打量着橱窗,凌潇的注意力,不禁也被橱窗里的婚纱所吸引。

纯白色的婚纱,与众不同的设计风格,穿在身上会给人一种,兼具中国古典风与西方时尚风的美感。

小野猫的审美还不错,凌潇心中暗叹。

走下车,凌潇那不高不低的声音,也随之而来,飘荡到了顾小曼的耳中:“顾小曼,我发现你喜欢受虐。”

顾小曼回过神,撇了撇嘴:“你才喜欢受虐。”

凌潇轻笑着:“呵,每次我都给你两个选择,每次你选择的都是激怒我,自讨苦吃,你说你不是喜欢受虐是什么。”

凌潇那如同帝王般的声音,在顾小曼的耳中回顾着,顾小曼还没有健忘到了将凌潇不久前说过的话,彻底忘记。

如果你不乖,吃苦的是你的家人。

魔咒一般的言语,让顾小曼屈从,也让顾小曼不得不在心底编织谎言。

“我哪里有激怒你,你不要冤枉我。”顾小曼委委屈屈的声音,在空气中飘散了开来。

凌潇捕捉到了那一点点撒娇的意味,他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只是没有笑。

从身后抱着顾小曼,将顾小曼环在自己怀里,凌潇才问她:“那给我解释,为什么跟我说话的时候不专心?突然就跑下车?我在你心里,连让你认真听我说话的位置都没有吗?”

顾小曼真想告诉凌潇,这样的位置,他没有。

不过想想,顾小曼却还是忍住了,继续违心的说着:“我哪有不专心,我就是看到太特别的东西,所以一时激动,就跑下了车。”

“呵。”凌潇说不上信或是不信的轻笑着:“看到了什么?”

顾小曼搜肠刮肚的编造着谎言,忽而抬眼瞥见了橱窗里的婚纱,就指着那婚纱说:“它,看到它了。”

“它怎么了?”凌潇的心动了动,却还是漫不经心的问着。

“我看到有人拿着这个婚纱的婚纱照,我就想问问是哪里的婚纱,我喜欢这个婚纱。”

顾小曼一口气将谎话说完,也不敢抬头看凌潇,只是低着头,在心里盘算着,这样拙劣的谎言,骗过凌潇的机会有几分。

凌潇拥着顾小曼的腰,低声在她耳边问着:“真的喜欢?”

“真的,特别喜欢。”顾小曼将声音提高了八度,以表示自己确实喜欢这个婚纱。

凌潇点头:“好说,我买给你。不过你得先跟我保证,下次听我说话的时候,不许走神,就算看到再喜欢的东西,也要告诉我。”

凌潇的声音变得凶狠了起来:“如果下一次,还像今天这样,哼哼,你一定会后悔的。”

顾小曼已经傻了,天呐,这种谎言也过关了。

她木然的站在当场,凌潇不悦:“顾小曼,刚跟你说过的话,你就当耳旁风。”

这一次轮到顾小曼错愕的追问:“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让我不高兴,我有你好看的。”凌潇不满的宣布着。

顾小曼却是指着那婚纱问:“真的买给我?”方才顾小曼还没有注意看那套婚纱的标价,这会一看她整个人就傻眼了,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一套三百多万的婚纱。

“我说话有不算的时候吗?”凌潇反问着,就簇拥着顾小曼,朝着婚纱店走去。

婚纱店中,凌潇十分霸道的指了指橱窗里的那套婚纱:“那套婚纱,我买了。”

服务员为难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杨文修和他的未婚妻周若水,“对不起先生,这套婚纱那位小姐已经看中了。”

凌潇了冷哼一声:“看中了又怎样,她还没付钱呢,不是吗?摆在橱窗里就是给人买的,那套婚纱我买定了。”

说着,凌潇拿出了一场卡,交给了服务员:“去给我把卡刷了,我要结账。”

“先生,那位小姐已经有意要买这套婚纱了,要不您再选选别的款式?”服务员试图去说服凌潇改变主意。

毕竟那边的周小姐可是城西周家的独女,周家势力与路家不差上下,那是M市很有势力的人物。得罪了那位周小姐,自己的生意恐怕是不好做的。

凌潇皱着眉:“我出双倍的钱,你去给我搞定那边的客人。”

服务员已经有些心中了,那是几十万的提成啊,却还是犹豫着:“先生,这样不太好吧。”

周若水十分优雅的走了过来,同凌潇笑了笑,才开口道:“凌潇总裁吧?”

凌潇眉毛都不眨一下,以同样的口吻回道:“周若水小姐。”

周若水十分优雅的笑着,看向了顾小曼:“凌总裁的女朋友真是有福气,凌潇总裁你这样,也算得上是一掷千金了。”

凌潇淡淡然的点头,没有特别说什么,只是问:“那么周小姐,愿不愿意割爱。”

周若水笑着同杨文修招了招手:“文修,快过来,我们可以发笔小财了。”

杨文修温文尔雅的笑着,走向了周若水,在周若水身旁站定,才开口问:“怎么就发财了?”

周若水指了指凌潇和顾小曼:“喏,这是凌潇总裁和他的女朋友,他们也看上那套婚纱了。我想了想,如果凌潇总裁,愿意给我婚纱价格的半价作为补偿,我就把婚纱让给他们。”

顾小曼的整颗心都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她想希望杨文修认出自己,又希望杨文修不要认出自己。

矛盾的心情交织着,顾小曼珍重童年时的友谊,却担心和杨文修的友情,会惹恼了凌潇。

杨文修抬眼很随意的在凌潇和顾小曼的身上扫过,最后就又落回到了未婚妻的身上:“若水,你来决定吧。喜欢婚纱,我就加三倍的价钱给你买下来。喜欢这种赚上一小笔的快乐,我们就再挑别的婚纱。”

周若水轻声的笑着,笑得十分的甜蜜:“文修,我当然喜欢赚上一笔的快乐,尤其是从凌潇总裁这样精明的生意人手中,不费吹灰之力,就赚了一百多万。我喜欢这种成就感。”

杨文修点头:“那我们再去选别的婚纱。”

凌潇刷了卡,在服务员热情的恭送下,搂着顾小曼走出了婚纱店。

凌潇的宾利豪车上,吹着空调,顾小曼不再觉得整个人都是一阵阵的天旋地转,也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反问着凌潇:“你疯了,我只是喜欢这套婚纱,又没说一定要,干嘛花好几百万去买?”

“我没疯。”凌潇很认真的说着。

“没疯才怪,试都没试你就买下来了,何况买了也没机会穿。”

凌潇捏着顾小曼的下巴,带着邪魅而又勾人的笑意,同顾小曼说:“我相信小野猫的眼光,如果不合身,就当摆设了。如果你担心没机会穿,回家以后,你可以天天传给我看。”

顾小曼无语。

凌潇审读着顾小曼脸上的神情,怅然若有所失的,他松了手:“顾小曼,你真的不懂吗?”

顾小曼点头:“我确实不懂,为什么非要花这么多买这套婚纱。”

“周若水都看得懂,因为你喜欢,所以我可以为了你,一掷千金,你还不懂吗?”凌潇反问着,似是有些生气了,随后将婚纱丢到了车后座上,踩着油门,发动了车子。
婚纱店中,杨文修陪着周若水在看婚纱,一双深邃的眸子,是不是的瞥向了顾小曼,一直到凌潇的车子开走,杨文修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周若水笑盈盈的站在当场,她早就发现她的未婚夫并没有在专心的陪自己看婚纱。可她没说,直等到杨文修收回了他游离的目光,才开口:“文修,你认识凌潇总裁和他的女朋友?”

杨文修笑了笑,很好的将某些情愫掩藏:“怎么可能。”

“看你心不在焉的,一直盯着他们看,还以为你们认识呢。”周若水轻声的叹着,也看不出她到底有没有怀疑什么。

杨文修坦言:“我倒是想和他们认识,周家和路家向来势不两立,而凌家却是独立于周路两家的纷争,属于本市中的独立势力。我想,如果周家能够争取到凌家来合作,那么打击路家一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周若水眨了眨眼,很柔的依附在了杨文修的身上,在他耳边喃呢细语着:“文修,今天我们看婚纱,不要提这么扫兴又严肃的事。”

杨文修儒雅的笑着:“我随便说说,若水不必在意,我们接着看婚纱吧。”

周若水重新挑了一套婚纱,坐上车回家的路上,似是有心又似是无意那般,周若水重新提起了凌潇和顾小曼:“我看凌潇总裁对他的女朋友是好的没话说,不过他们的爱情,只怕是长久不了的。”

杨文修心里,对周若水这一番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却不明显的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看着玩笑:“我的若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周若水娇声笑了起来,挽着杨文修的臂膀道:“你不是想和凌潇总裁合作嘛,那就听我把话说完。据我所知,凌家的老爷子,一直在为凌潇的婚事操心。似乎是相中了路家千金路依依,不过你看凌潇总裁,是那种轻易和老爷子妥协的人吗?”

杨文修懂了,笑着点头:“原来如此,看来咱们还是有和凌潇总裁合作的可能。”

宾利豪车,急速的行驶在告诉公路上,向着凌潇的别墅,飞驰而去。

凌潇那一句,“为了你,一掷千金”一直在顾小曼的耳畔回想着,不自觉间,顾小曼就会将自己的目光,投注在凌潇的身上。

望着这个帅气而邪魅的男人,顾小曼的眸子中,尽是迷茫的神色。

她看不懂凌潇的心,却幽幽的开口,她想试图为自己争取一次,她希望自己没有想错。

“凌潇,我想我是懂了。”

顾小曼一句话,在凌潇的心底,泛起了无数的涟漪。

凌潇放缓了车速,假装不在意的问着:“你懂了什么?”

“你喜欢我,对不对?”顾小曼深吸一口气,直截了当的问出了口。

凌潇眯着眼,谢谢漂了一眼顾小曼,就是继续盯着前方行车。

顾小曼也不理会凌潇的态度,就是自顾自的说着:“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不然不会为我一掷千金。但是凌潇,你懂喜欢的含义吗?”

凌潇驾着车,十分悠闲的应着:“喜欢,就是我的女人想要的,我都可以给,花多少钱都无所谓。而那个女人,必须是,也只能是我的人,身心都得属于我。”

凌潇的语气十分轻松,可言语中,却透露出了霸道的意味。

顾小曼认真的点头:“你说的对,但也不对。真正的喜欢,应该是我想要的,你都可以给我,我不想要的,你一定不会勉强我。”

凌潇何其聪明,听出了顾小曼话中的意思,嘴角微微牵动着,向上扬起,一个邪魅的笑意,绽放在了凌潇的嘴角。

“顾小曼,你想说,你不喜欢身心都属于我,想我放你离开,给你自由是吗?”

凌潇的声音中,充满了温情的意味,顾小曼跌入了迷醉的陷阱,想想凌潇许是真的喜欢自己,也愿意为自己改变。

当下,顾小曼点了点头:“对,我不愿意留在你身边,也不喜欢你,所以你放我离开,给我自由。”

凌潇的笑意一点点的收敛,语气也变得低沉阴郁了起来:“顾小曼,为什么同样的话,你总让我重复一次又一次?我说过,你想要的,除了自由,我什么都可以给。”

顾小曼失望的看着凌潇:“你这不是喜欢,是占有。”

凌潇微笑点头:“对你,本就没有喜欢,只有占有。”

凌潇钳着顾小曼的下颚,那样精致的面容,那样的纯美,那样的无助,那样的失落。

顾小曼,看着这样的你,我真想给你自由。

不过不可以,我实在是太想霸占你了。

凌潇的嘴角,浮起了冷魅的笑意,脸上现出了色情的意味来:“顾小曼,你会明白你是谁,我是谁,我们是什么关系。”

优雅放手,凌潇就像欣赏艺术品一样,欣赏着顾小曼脸上错综复杂不断变化的神情。

笑着,再一次发动了车子,向着别墅驶去。

偌大别墅卧房中。

凌潇坏坏的笑着问她:“你说,我现在离开你,好吗?”

顾小曼摇头:“不,不要,不要离开我?”

满意的答案,让凌潇心情大好“好了我的小野猫,穿上婚纱给我看看,如果穿在你身上不合身,我就要你来补偿我花的那几百万。”

“不说不在乎钱的嘛。”顾小曼在凌潇的身下,彻底的丢掉了尊严,丢掉了抗争的资本,此刻也只能无奈的认命。

凌潇点头:“我是不在乎钱,因为花多少钱在你身上,我都能从你的身上找回来。”

顾小曼无言,默默祈祷婚纱是合身的,这样自己就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了。

中西合璧的婚纱,穿在顾小曼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都多被一抹绝美的光晕所笼罩。

凌潇惊艳的叹着:“我的小野猫,真美,公主一样的美。”

女子天生爱美的心性,在顾小曼身上,彻彻底底的体现了出来,她开心的转着圈,在镜子前舞动着:“这婚纱,真好看,我好喜欢。”

凌潇坏心的笑着,透着顾小曼:“你把婚纱脱了,以后都不要穿了。我打算结婚的时候,给我的新娘穿。”

顾小曼置气,瞬间的脱去了婚纱:“谁稀罕,小气鬼。”

顾小曼这样说时,才发现凌潇正带着他那抹邪魅的笑意,靠近了自己。

被凌潇抱在怀中,顾小曼才是彻底的醒悟,她娇嗔着:“凌潇,你这个混蛋,你这个骗子,你故意的。”

凌潇正想这几日亏欠的,都一并补回来时,就听到了令他烦闷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抓过了电话,凌潇本是要讲电话挂断的,可看到了号码后,凌潇不得不暂时收手,拿着手机朝着卧房外走去。

顾小曼侥幸逃脱,看着凌潇那一脸的不满,就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卧房外,凌潇皱着眉接通了电话:“有话快说,这次又惹什么麻烦了

“这么不悦?该不是我刚好坏了你的好事吧?”电话那头,程浩带着一抹抹诡谲的笑意问着。

凌潇闷哼了一声:“有话快说。”

程浩一听凌潇这语气,就立刻换上了一种极其严肃的口吻:“凌潇,你是不是欲求不满了?”

凌潇冷哼一声:“我挂电话了。”

“别,别,别。我是有正事找你的。”程浩忙是阻拦着凌潇,以一种极快的语速说:“馨然可能没死。”

凌潇脑中轰然一声吼巨响,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双目呆滞了许久,才再开口:“程浩,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馨然可能没死。”程浩的声音有些发虚,因为这个可能实在是太微乎其微了。

“究竟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你敢拿这事跟我开玩笑,我们兄弟情义,从此断绝。”凌潇的声音中,满是阴郁与催促的意味。

程浩大喊冤枉,指天为誓:“凌哥,我就是再怎样,也不能拿馨然的事开玩笑。你先听我说事情的全过程,法国赛默尔医院,因为年底要重新整修,建立电子信息库,所以决定将死者的档案资料,返还给死者家属。你知道,当年法国医院留得是我的联系方式,但遗憾的是,医院通知我,找不到馨然的档案。”

“所以呢?”凌潇还不太明白,这样的事实,如何能断定馨然没有死。

程浩的心情,也变得一场的纷繁杂乱了起来,咽了口口水,他才继续说:“凌哥,医院方面表示,如果找不到档案,那么很有可能是档案在搬运过程中遗失了,但也不排除馨然没死,所以医院里并没有她的诊断证明。”

凌潇脑海中的理智之弦,刹那间崩塌。

他无能,他糊涂,八年了,他竟然从未想过去寻找馨然,别人说她不在了,他就相信她真的不在了。

“程浩。”凌潇喘着粗气,喊着程浩的名字:“让航空公司给我准备飞机,我要亲自去赛默尔医院。”

凌潇出去接电话的功夫,顾小曼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学院的院长,亲自致电顾小曼,笑呵呵的问着这个素来品学兼优的女学生:“小曼啊,明天晚上咱们学院的毕业典礼,提我提醒下凌潇总裁,他答应出席毕业典礼的,我担心他工作太忙,会忘记这件事的。”

“院长,你放心,我一定提醒他。”

顾小曼挂断了电话,就看到凌潇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一想起方才凌潇那好像吃了苍蝇一般无奈的脸,顾小曼就禁不住的笑了起来,这会再看凌潇形色匆匆的冲进屋里,好似要吃人一般,顾小曼就笑得愈发的开怀了。

难得看到凌潇的狼狈相,顾小曼自然是不会错过机会,好好嘲笑一番这个欲求不满的男人。

凌潇淡淡的眸子中,闪过了一道莫名的光亮,投注在了顾小曼的身上。

他皱着眉,闷声问:“笑什么?”

“我笑那个电话打得巧,也打得及时。”

“确实很巧。”凌潇的声音中,充满了阴郁的意味,打量着对面,坐在沙发上的小女人。

看着顾小曼,凌潇的眸子中,闪过了变化万千的神采,最后那所有的神采,都复归于平静。

半晌,凌潇才又开口,补充了一句:“我有事,去法国一个礼拜。这期间你可以自便,还有如果运气好,从法国回来以后,你就可以离开我的生活了。”

突如其来的喜讯,说得顾小曼是一头雾水,她还来不及问为什么,来不及问是不是真的自己可以重获自由,就是想起了学院院长的嘱咐:“那明天的毕业典礼怎么办?”

“我会打电话同院长说明的。”欧阳凌天急速的穿好了衣服,就如同旋风般,离开了房间,冲出了别墅。

渐渐昏暗的夜色下,顾小曼一个坐在床边,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手机,耳边却不断回想起凌潇临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ohyeah,自由你等我我,美好的未来,你也等着我。”顾小曼越想越开心,蹦高的跳了起来。

一个没站稳,顾小曼脚一崴,就摔倒在了凌潇家,那高档而又华丽的地毯上,脚踝瞬间高高的肿起,顾小曼也随着脚踝的肿起,轻声的呻吟了起来。

索性顾小曼学过跆拳道,倒也不在意这点小伤,过了片刻,就是扶着自己的脚,单腿跳着朝房门口的方向蹦去。

凌潇别墅的管家林婶,忽然听到二楼少爷房间中,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就是有些担心顾小曼出事,此刻已是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跑上了二楼,敲响了房门问着:“顾小姐,你没事吧?”

顾小曼尴尬的打开了房门,揉着受伤的脚踝,同林婶尴尬的笑了笑:“林婶,别墅里有跌打酒吗?”

林婶摇头:“跌打酒家里是没有的,我看顾小姐你脚上的伤,马虎不得,我打电话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啊?”顾小曼小声的低估着:“有钱人真是娇气,这也要请医生,揉一揉不就好了嘛。”

林婶和顾小曼很对脾气,一下子就被她逗笑了:“顾小姐,你是少爷中意的女人,以后说不定是少奶奶呢。以前怎样那是以前,你跟着少爷,就要格外金贵你的身体。”

“林婶说笑了,凌潇总裁说了,他去法国一个礼拜,回来后我就可以离开他的生活了。”

顾小曼自动忽略了“如果运气好”这几个字。

林婶听到法国二字,脸上露出了难以形容的神色来,就连那笑容,也一瞬间僵死了。

林婶的心,猛然的一震,她想到了一个叫馨然的女人。

“林婶,你怎么了?”顾小曼有些担忧的问着。

林婶恢复常态:“顾小姐,我不知你为何会这样认为,方才少爷临走前,还特别嘱咐我,好好照顾你呢。你知道吗?少爷的别墅,迄今为止,只住过你一个女人。如果少爷不是中意你,怎会对你这么好?”

拍了拍顾小曼的手,林婶心疼的看了一眼她的脚踝:“顾小姐,你忍一忍,我这就去打电话叫医生来。”

顾小曼不好拒绝,“林婶,麻烦你了。”

单腿蹦着,跳回了沙发上坐下,顾小曼发现她的心乱了,前所未有的乱,比刚上大学时,看到西门杰摆着蜡烛,在寝室楼下求爱时,心还要乱。

那样怦然而动的感觉,是心动吗?

林婶的话,好似钻进了顾小曼的心底一般,触碰着顾小曼的心弦。

莫名的失落感,凝结在了顾小曼的心头。

顾小曼用力的捶了一下自己的头,低声教训着自己:顾小曼,你在做什么?白日梦吗?被西门杰捉弄四年还不够吗?怎么可以心动,凌潇对你,只是对稀罕物件的占有欲。

机场程浩早早就到了,安排好了一切,等着凌潇。

凌潇姗姗来迟,脸上写满了浓重的忧愁,一个恍惚间,程浩只觉得,一切都回到了八年前,凌潇从病床上醒来的那个午后。

一样的阴郁,一样的忧伤。

程浩正要同凌潇打招呼,却接到了法国打来的国际长途:“喂,我是程浩,有事吗?”

法国医院那边,传来了护士甜美的声音:“程先生,对不起,先前是我们工作的疏忽,馨然小姐的档案我们已经找到,确认病患已经死亡。请问档案是程先生到法国取回,还是我们快递给你。”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