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在马上面一深一浅 薄荷奶糖1v2h 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_

热评句子 2021-10-13 13:22:39
程浩的脸上,瞬间密布黑线。

听着电话那头,法国护士用甜美而又纯正的英文,又问了自己一次档案究竟该如何处理。

程浩的一瞬间面如死灰,看着凌潇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程浩有一种离死不远的感觉。

凌潇走上前,拍了拍程浩的肩膀:“我们上飞机吧。”

程浩匆忙的对电话那头说了一句:“晚点再联系。”就挂断了电话。

望着凌潇,程浩毫无男子气概,如同小女人一般,搂着凌潇的臂膀,将他的头埋在凌潇的怀里。

程浩有着一张令无数少女自愧不如的妖孽般秀眉面容,此刻就这样赖在凌潇怀里,倒还真有了几分小女人撒娇的意味。

“凌哥,我跟你说个事,你一定不能揍我。”

“嗯,说吧。”

“那个,馨然的事,是个误会。法国方面刚来电话,说找到档案了……”程浩越往下说,就越是觉得心里发虚。

程浩对天起誓,他没有耍凌潇的意思,可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怎么听都像是自己撒了个弥天大谎,将凌潇耍弄了一番。

程浩微微抬眼,偷瞄着凌潇,只一刹那,程浩就接触到了凌潇那如利剑般,可以杀人的深邃眼眸。

担了个寒颤,程浩将凌潇抱紧:“凌哥,饶命啊,不要揍我,我就是太着急了,没确认就通知你了,我……”

程浩哎了一脚,哭丧着脸坐在地上:“凌哥,你不是答应不揍我的吗?”

凌潇的嘴角,微微牵动着向上扬起:“但我没答应不揣你。”

凌潇的声音很是低沉,嗓音也在一瞬间沙哑了起来。

这一天之间,他经历了从地上到天上,在从天上到地狱的起伏。

馨然,你究竟是否还活在世上?

凌潇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他蓦然感伤,将程浩从个地上拽了起来,拉着程浩的衣领,凌潇警告着:“程浩,听清楚,下次再有关于馨然的消息,查清楚了再通知我。”

“是,是。”程浩松了口气,馨然就是凌潇心底的禁区。没有人可以随意的提起那段过去,也没有人可以拿那个女人同凌潇开玩笑,否则后果会很惨。

搭上了程浩的肩,凌潇道:“走,陪我醉一场。”

酒吧里,灯光摇曳,程浩十分尽职尽责的陪着凌潇,一杯杯的酒往肚子里灌。

凌潇会突然这样颓废,这样醉酒,程浩知道,都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他慌慌张张的给了凌潇希望,凌潇也不会如此失望。

心烦时,最易醉酒。

凌潇醉了,才喝了几杯,就喝醉了伏倒在桌上。

醉意朦胧,情欲迷离,凌潇口中喃喃的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含糊不清的声音,程浩听了好久,才听懂凌潇居然不断的喊着:“小曼,小曼。”

程浩骇然,大惊失色,喃喃自语,“不该是馨然吗?”

敲了敲头,程浩颇为有些想不明白,凌潇这是在搞什么,不都是酒后吐真言吗?凌潇怎么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难道他又恋爱了?

程浩还来不及细想,就感觉到凌潇突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而且还是很用力的抓着。

“凌哥,你搞什么?”

“不要走,不要走,为什么你要逃,为什么你这么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凌潇带着醉意,说着醉话,不断的喊着顾小曼的名字。

程浩急了,用力的想要挣脱凌潇的手,却被凌潇抓的更紧了:“顾小曼,你别想逃。”

“凌哥,我不是顾小曼,我是程浩啊。你清醒点,我是个男人,虽然我长相秀眉,你也不能对我酒后乱性!”

程浩一边挣扎着,将凌潇的手机掏了出来,翻着电话本,找着顾小曼的名字。

程浩几乎想要骂人了,奶奶的,居然整个电话本里,就没有顾小曼这个名字。

程浩无奈,只好发挥着自己的智慧,推理着手机里的每一个联系人的名字,看看哪一个可能是凌潇心心念念的女人。

终于,程浩被一个名为小野猫的备注所吸引。

此时,凌潇已经又一次将程浩搂在了怀里。

程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拨通了小野猫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程浩就急匆匆的问着:“顾小曼吗?快点来酒吧,凌潇喝醉了,一直喊你的名字,赶紧来。”

程浩还想再说些什么,电话已经被凌潇抢走。

凌潇带着醉意,将程浩当作顾小曼的威胁着:“不许逃,否则我要你好看。”

顾小曼和身旁王妈,都听到了凌潇在电话里的带着醉意说的胡话。

顾小曼尴尬地不知该说什么好,王妈却是含笑抿嘴:“顾小姐,我就说少爷心里有你吧。”

顾小曼对着电话里喊了几声:“喂?喂?凌潇?”

电话断线,顾小曼如同丈二和尚一般,摸着自己的头,一脸茫然的看向了王妈。

王妈笑着推了推顾小曼:“少爷找你,你就去吧。”

顾小曼几乎是被王妈从二楼的卧房背下了楼,有半推半就的被塞进了凌潇家中备用的兰博基尼中。

酒吧中,顾小曼一瘸一拐的走着,十分狼狈的才找到了凌潇和程浩坐着喝酒的台子。

此刻,程浩已经是欲哭无泪的被凌潇压在了身下,拼命的反抗着。

程浩眼尖,看着顾小曼带着寻人的意味,朝着凌潇这边走来,就在第一时间断定了顾小曼的身份。

推着凌潇,程浩大吼一声:“凌潇,顾小曼来了,就在那,我扶你过去。”

凌潇半清醒,半迷醉闷哼了一声。

程浩将凌潇丢给了顾小曼,才是送了口起叹着:“顾小曼你可算来了,再不来我就贞洁不保了,你好好陪凌哥哈。”

说完,程浩就脚底抹油,一溜烟的消失在了酒吧中。

“凌潇?你没事吧?”顾小曼拍了拍凌潇的脸。

凌潇微微眯起眼来,修长的手指,带着勾人的意味,抚过顾小曼的脸颊。

一种陌生的感觉,在顾小曼的心底升腾而过,她的心,猛然的跳动了起来。

在凌潇的眼中,顾小曼看到了情殇的意味。

那一刻,顾小曼好似走进了凌潇的心底那般,感受到他的心,好伤,好痛。

“凌潇?别这样,醒一醒。”

凌潇将顾小曼紧紧一拥,搂在了怀中,给了她最缠绵,最抚媚,最勾人的一吻。

那是忘却天地间的一切,让时空静止的一吻。

那是得到升华的情感,那是压抑多年的相思。

薄唇附在顾小曼的唇上,深情的呼唤着:“馨然,馨然……”
望着凌潇,顾小曼失神了。

凌潇迷醉在他的梦境中,从现在到过去,从顾小曼到馨然,两个走进他心里的女人,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徘徊而过。

“馨然,不要走,不要走。”

凌潇竟顾小曼搂紧,低声的唤着着。

顾小曼的鼻尖微微的发酸,泪水顺着眼角落下。挣脱开凌潇的怀抱,顾小曼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凌潇的脸上。

凌潇被打得有些发懵,顾小曼带着伤了的脚,一瘸一拐的向着酒吧外走去。

凌潇眼中的神情越发的迷离,看着顾小曼离开的背影,他猛然的抓住了顾小曼的手,将这个行动不便的小女人,紧紧的拥在她的怀中。

“馨然,别走,不要离开我。是我的错,这么多年都是我忽略了你,要打要骂都好,求你,不要离开我。”

顾小曼用尽了气力去挣扎,却挣扎不过凌潇的怀抱。

月影下,她躺在他的怀中,她无眠,无言,除了落泪。

清早的阳光,洒落在了大地。

凌潇从宿醉中醒来,他揉着头,就感觉到顾小曼那熟悉的幽香。

凌潇不肯睁开眼,只是贪婪的呼吸着,享受着这样的幽兰之香。

不对,凌潇猛然间睁开了双眼。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有冰凉的泪滴落下,他感觉到怀中的小女人,身体微微颤抖着。

“顾小曼,你怎么了?”

凌潇一翻身,面对面的与顾小曼的躺在床上,他的心莫名的揪在了一起。

顾小曼抬眼,眸子中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情愫,有伤,有痛,还有恨,“凌潇,拿开你的手。”

凌潇被顾小曼这模样,这声音惊得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移开了搂在顾小曼身上的手,凌潇微微皱眉,不断的回想着昨夜发生的种种。

他努力的想要读懂顾小曼的心,想要知道她的这种情愫是从何而来,却失败了。

顾小曼,崴着脚站到了床边,站在了凌潇对面。

“你的脚怎么回事?怎么伤的?”看到顾小曼一瘸一拐吃力的行走着,凌潇不由得心中一紧,关切的问着。

顾小曼蓦然的站在了凌潇对面:“那与你无关。”

“顾小曼,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吗?”顾小曼的漠然,让凌潇心里一阵的不痛快。

凌潇暗骂自己,就是在犯贱,跟这小女人好好说话,从来她都不知道领情,非要吼她,非要威胁她,她才肯听话。

顾小曼抬眼,将一缕淡淡的目光,投注在凌潇的身上。

接触到这样的目光,凌潇有一种心碎的感觉。猛然的坐起身来,凌潇用力一扯,就将顾小曼扯到自己的怀里。

再一翻身,凌潇直接将顾小曼压在了身下:“顾小曼,我看你是忘了你是谁,忘记了你和我是什么关系吧?”

“凌潇总裁,不知道我是谁的人是你,忘记我和你是什么关系的人,也是你。”顾小曼咬着唇,满脑子都是昨夜凌潇一边喊着馨然这个名字。

“顾小曼,你反天了?”凌潇瞪着顾小曼,他隐约的感觉到,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顾小曼甜甜一笑:“凌潇总裁,你昨晚不是喊我馨然吗?今天怎么改口叫顾小曼了?”

凌潇搂着顾小曼的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一点点的从顾小曼的身上滑落。

愕然的望着顾小曼,零星的记忆,回归在凌潇的脑海中,可为什么最后的最后,是顾小曼和自己在一起?

顾小曼起身,咬了咬牙,望定了凌潇:“凌潇,我不要再和你有任何的纠缠。你也不要再用我的家人威胁我,更不要再用替代品这样的事情羞辱我。我们从今以后,两不相欠,只当从未相遇过。我不会拿你一分钱,不会要你一样东西,我爸爸欠你的钱,我会想办法还你。求你,给一个女孩子一点尊严,一点矜持。”

顿了顿,一行泪珠,顺着顾小曼的眼底滑落:“如果,你一定不肯放过我,那么我宁愿选择,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顾小曼转身,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酒店的房间。

凌潇一阵阵的头疼,心口就好似是被铁锤锤过了一般,他不断的大口吸气,却觉得呼吸异常的困难。

该死的电话铃声,在这一刻打断了凌潇的全部思绪。

程浩充满了惬意与笑意的声音,顺着电话中传来:“凌哥,救醒了吧?真没想到,你再爱上的女孩子,竟是那么小清新。”

凌潇觉得,问题全都出在程浩的身上,爆喝一声:“程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咱们去喝酒,顾小曼怎么会去?”

程浩莫名:“凌哥,你这话问的,你拼命的喊着你家的小野猫,做兄弟的我自然是打电话帮你将人叫来了。唉,说真的,我还担心你一辈子走不出馨然的阴影呢,这可太好了……”

“闭嘴。”凌潇喝了一声,将电话挂断。

平躺在大床之上,凌潇微微阖目,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酒店外。

清早的晨风吹过,泪滴就顺着顾小曼的眼底,飘零在了风中。

柳心仪风风火火而来,下了车,就是将顾小曼抱在了怀中,紧张的问着:“小曼,你这是怎么了?究竟怎么了?”

“什么都不要问,不要问,带我离开。”

顾小曼的声音在颤抖,颤抖着倒在了柳心仪的怀中。

柳心仪叹了口气,却是抬头看向了前方的那家豪华大酒店,心中多少有了一些其他的猜疑。

酒店大门口,隔着玻璃旋转门,凌潇抿着嘴站在了当场,看着柳心仪将顾小曼扶进了她的车中,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凌潇的心底,猛然间好似被抽空了一般。

追出了酒店,发动车子,凌潇的宾利豪车,就在公路上疾驰着,追踪着柳心仪的车子。

凌潇一路开着车子,一路拼命的给顾小曼打电话,得到的却只有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机械性回答。

脚踩刹车,凌潇的车子加速向前驶去,追上了柳心仪的车子,突然一个右转弯急刹车,将柳心仪的车子别在了当场。

柳心仪皱着眉,火爆脾气上来了,一边埋怨着一边下车:“怎么开车的,眼瞎了啊?”

凌潇也在第一时间下车,同柳心仪点了点头,算是道歉了就十分霸道的说:“我要和顾小曼谈谈。”
柳心仪向来对帅哥没有什么抵抗力,尤其是凌潇这样能够在M市撑起大半边天的帅哥。

柳心仪瞬间倒戈:“凌帅哥呀,那我不打扰你和小曼了,请我喝杯沙冰吧。”

说着柳心仪伸手,看向了街边的冷饮店。

“柳心仪,一杯沙冰就给你收买了,你也太廉价了吧?”

柳心仪纠正了一下顾小曼那很不恰当的说辞:“顾小曼,收买我都不是沙冰,而是你下半一辈子的幸福,你和凌帅哥好好谈谈,别让到手的幸福,溜走。”

“如果那是幸福,我都未必会抓住,何况那不是幸福。”

顾小曼忧伤感叹,柳心仪已经转身走向了冷饮店,没有听到这一句足以碎心的言语。

凌潇拉开车门,坐到了顾小曼身旁。

顾小曼不言语,侧着身子闭目不去看凌潇。

“顾小曼,睁开眼,看着我。”凌潇的声音中,透着一抹浓重的忧伤。

顾小曼满脑子,都是纷繁杂乱的思绪,根本不曾注意到凌潇此刻是在低声下气的对自己好言相劝。

顾小曼睁眼了,也转过了身,望着凌潇,冷笑的讽刺着他:“是不是我不睁眼,我不看着你,你就要用我的家人威胁我?”

“我想和你好好谈谈。”凌潇压抑着他的脾气,一只大手,抚过顾小曼还沾染着泪滴的脸颊。

顾小曼一抬手,推开了凌潇的手:“凌潇,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你敢胡来,我就报警,就告你。”

顾小曼的眸子中,写满了愠怒之色,“还有,我不想和你谈,你下车。”

凌潇没有下车,只是以一种极其痛苦的神色,坐在了车上,他想同顾小曼好好说一说昨晚的事情,可面对顾小曼时,凌潇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些事情了。

顾小曼严重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凌潇,你真的是成年人吗?既然你喜欢赖在心仪的车子里,那我下车。”

说着,顾小曼推开了车门,崴着脚下了车,朝着远处走去。

凌潇在第一时间就推开了车门,追下了车,一把抓住了顾小曼的手,将脚上还有伤的小女人,拽到了自己的怀中。

“凌潇,你放手。”顾小曼一边喊着,一边奋力挣扎着。

“别逞强了,你打不过我。”凌潇担心顾小曼在伤到她,却又早已生疏了关心该怎样说出口,于是最后说出口的,竟是那一句充满了挑衅意味的言语。

顾小曼凝眸回望凌潇,甜甜的笑了,转而就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抢劫了,来人啊,救命啊……”

凌潇一手捂住了顾小曼的嘴,不许她再喊下去。

顾小曼方才那几声喊叫,已经惊动了来往的行人,有不少人都停下了脚步,驻足围观。

甚至人群中,有一英勇的男子,冲了过来,抬脚踢向了顾小曼。

凌潇担心顾小曼受伤,一松手,一推间,将顾小曼推到了远些的地方。

冲过来的男子,目标并不是凌潇,而是顾小曼。

他不想伤顾小曼,却一脚踢向了顾小曼,他只是在赌,赌凌潇是在意顾小曼,舍不得让她受伤的。

看到凌潇松手,男子就知道他赌对了。

也不与凌潇纠缠,男子快步跑向了顾小曼,紧张的将她搂在了怀中:“小曼,你没事吧?”

“文修哥哥。”顾小曼愕然的看着杨文修。

感觉到身后凌潇的目光,如同刀锋般锐利的洒在自己身上,顾小曼铁了心,突然紧紧的搂住了杨文修,勾住了他的脖颈,哭着撒娇:“文修哥哥,救救我,这个人要对我劫财劫色。”

顾小曼丝毫不介意这样当众诋毁凌潇的名誉。

凌潇脸色铁青的站在了当场,听到四下都是路人对自己的指责,说自己长得人模狗样的,做出来的竟是下流无耻之事。

冷着脸,凌潇一步步走向了顾小曼,“顾小曼,我宽容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现在是上午八点,我给你十个小时的时间,调整好你自己。”

顾小曼不理睬凌潇,靠在杨文修的怀中,静默流泪:“文修哥哥,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面对这个人。”

杨文修什么都没说,就将顾小曼打横抱起,朝着他的车走去。

柳心仪拿着给凌潇和顾小曼买的沙冰,走出了冷饮店,却只看到人群散开,凌潇一个人黑着脸,站在了当场。

“小曼哪去了,你把小曼弄哪去了?”看不到顾小曼,柳心仪也无所谓凌潇是不是帅哥,直接同他翻脸,追问着顾小曼的下落。

凌潇冷着脸,漠然半晌才再开口:“你别管了。”

说完,凌潇坐上了他的车,脚踩油门,开向了别处。

“这叫什么事嘛?”柳心仪埋怨着,将沙冰放到车上,匆忙的给顾小曼打电话。

坐在杨文修的车上,顾小曼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臂,有些歉意的笑了笑:“文修哥哥,谢谢你,帮我解围。”

杨文修十分儒雅的笑着,好似七年前,对待小妹妹那般,对待着顾小曼,揉了揉她的头才问:“小曼,是不是在婚纱店的时候,你已经第一时间认出了我,却担心引起误会,所以没有和我相认。”

“是啊,文修哥哥,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你,却和你怀有同样的心思。”杨文修洋溢着热情的笑意,却注意到了顾小曼脖颈上那爱过的痕迹。

一瞬间,杨文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转而变成了愤怒的神色:“小曼,告诉我,凌潇那个混蛋,是不是欺负你了?”

顾小曼低头落泪不语。

杨文修忙是递过了纸巾:“小曼,乖,别哭了。你还记得以前吗?那个时候谁敢欺负你,我就把他揍一顿。”

“我记得。”顾小曼委屈的抽泣着。

杨文修帮顾小曼擦着眼泪:“以前是这样,现在也还是这样。我永远都是你的大哥哥,永远都会像守护妹妹一样,守护着你。”

杨文修给了顾小曼最郑重的承诺。

“谢谢你文修哥哥,没有你,我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小曼,哪有那么多谢谢,哥哥保护妹妹,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之间,不需要客套的谢谢。”

顾小曼落泪点头,抽泣着,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都尽说给了杨文修听。

顾小曼最信任的人就是杨文修,从小就这样,喜怒哀乐都与杨文修一同分享。

杨文修陪着顾小曼在车上一坐就是大半天,中间手机响了无数次,杨文修都不去看自己的手机。

最后顾小曼过意不去的提醒着杨文修:“文修哥哥,你接电话吧,也许是急事呢?”

杨文修淡然一笑:“没事的。”

顾小曼也笑了,“我也没事了,都是过去的事了,送我回学校吧。今天是我的毕业典礼,我不能错过的,一辈子就只有那么一次毕业典礼。”

“好。”

杨文修开车,将顾小曼送到了学校,留了联系方式,说以后再联系,才是挥手作别。

看着杨文修的车子开走,顾小曼才算安心了几分,眼泪却又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怎会真的没事,她需要人安慰,但她明白,她不能自私的认定那个安慰自己的人就是杨文修,因为这样会伤害到周若水的。

一个人失神落魄的徘徊在校园中,顾小曼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迈步徘徊在校园中的,她只知道,自己最后无力的晕倒了。

晕倒前,她感觉到一个很踏实很温暖的怀抱。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