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宝贝看我怎么破你的处(去把戒尺拿来)

热评句子 2021-10-13 13:23:27
“云端,我回来了,放学后来公寓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课间的时候,上官云端收到了一条简讯,来自她的骏千哥哥。她撇了撇嘴,那诱人而精致地小脸上升起一阵赧然的红润,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却不回家,恐怕是又跟蓝伯伯吵架了吧。不过她还是欣然回复了一个字,“好。”傍晚放了学,上官云端便直接打车来到了蓝骏千的公寓。待她从电梯里出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先她一步走进了公寓……姐姐?她来这里做什么?

怀揣着疑惑,她走到了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姐姐那颐指气使的嗓音便从屋子里传了出来。“是你说还是我跟那丫头说?”

“云瑶……你别逼我。她是你妹妹,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上官云端心里好一阵悸动,是骏千哥哥的声音。她想要敲门进去,可是姐姐的下一句话一下子就让她的心理防线坍塌了……

“蓝骏千,你不要太过分。一年了,你还要我怎么给你时间,怎么继续眼睁睁地看着你和那丫头卿卿我我,我们才是相爱的两个人,而且……我很有可能怀孕了……”

上官云端几乎失声叫出来,那双炯然的美目瞪得老大,却渐渐失了灵魂。那个是她爱了三年的人啊,那个是她的姐姐啊!他们怎么可以……一齐背叛她!

“骏千,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对不起,云瑶,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会马上跟云端说清楚的,我也爱你,我不应该伤害你的……”

两个人的深情表白,她一个人的失魂落魄。前一秒,她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爱她的父亲,有疼她的姐姐,还有最爱的骏千哥哥,而这一秒,世界颠倒黑白,完全失了颜色,一切的爱都是一场虚无缥缈,这才是真相,她才是那个多余的人!上官云端再也无法听下去,仓皇而逃,迫不及待地逃离这一场背叛。踉踉跄跄的她慌乱中踢到一个花盆,疼到了骨髓,可是这也敌不过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她没有勇气理直气壮地站在他们面前指责什么,她只知道,她再一次被遗弃了。

屋子里还在上演苦情戏码的上官云瑶听到了屋子外面的动静,看着那虚掩的门缝,嘴角裂开了一丝阴谋的弧度……

上官云端一个人流浪在街上,哭得泪流成河。

夜,在那一边狷狂地喧嚣。而她在这一边孤独地煎熬。

痛哭成了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她看着这个城市流光溢彩的霓虹灯,觉得整个世界都很陌生。从小她就被妈妈遗弃,扔在了爸爸的家门口,幸好爸爸还算疼爱她,让她度过了愉快的十几年的时光,给了她上官家二小姐这个美丽的光环。可是今天,所有的美好都破碎了。

酒吧里传来纸醉金迷、震耳欲聋般的声响,似乎要把她破碎的世界搅得更加混沌。

“就她吧,快点,不要被人发现了!”迷糊中,有一拨人正朝着她靠近,她却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浑然未觉。

“唔……唔……”忽然间,上官云端便被人捂住了嘴,下一秒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扔进了车里。只听得有人冷声说了句,“快开车,少爷等不及了。”然后车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你……你们是谁?你们……想要干什么?”上官云端拼却了力气弹开了那条手臂,自己往车边上做了些,她大大的眸子里裹着丝丝害怕,水盈盈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那男人看着有些不忍心。只是,少爷等不了了。

“别说话,乖乖听话就好!”那人对着她怒吼道。要是知道这小女人在多年以后可以在他面前尽情的耀武扬威,那么此刻的凌威一定会稍稍控制自己的态度,收敛再收敛。只可惜,未来没有谁可以预言。

上官云端看着车里的两三个人都透着丝丝的杀气,不免就想到了警匪片里的那些亡命之徒。她更加觉得自己委屈了,遭遇背叛还不算,现在还要遭遇劫持。她想找机会逃脱,或是找机会报警,可是那一双双眸子如同上了子弹的枪膛一般,恶狠狠地瞪着她,让她噤若寒蝉,再不敢动弹。

十几分钟之后,车便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夜色有些黑,上官云端看不清是在哪里。她再一次被人扛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别墅里全貌,她便被扔进了一个房间,她清楚地听到了门被锁上的声音。

这陌生的环境里,满透着陌生人的陌生气息,而她就像是被放逐在野外森冷里的羔羊,只剩下被欺凌的命运。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剩下一片黑暗。隐约中她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吓得她整个人瑟瑟发抖。“你……你是谁?你抓我来干什么?”她想这个人一定就是刚才那些人说的少爷。

话音刚落,便有一道黑影在面前闪过,继而她被甩到了床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惊喘一声,她还来不及有做出任何的反应,随即便有一道重量压在了自己身上,对方起伏不定的胸膛以及粗喘的气息越来越明显,上官云端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抵在对方的胸膛上,“你放开我!你到底是谁?”

她没有得到任何答案。手被他固定住,冰冷的薄唇便覆了下来,用力的辗转在她因为不安而颤抖的红唇上,没有半点怜惜,只有发泄。冷天擎只感觉越来越强烈,几乎要烧毁他的意志。该死的,竟然敢在他的酒里下药,绝不会让他有好下场。想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威胁他!绝不可能!

身体带着一股幽然的清香,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就是一种极致地诱惑。反正他会用钱来补偿她的,冷天擎这般想着,冰冷的唇慢慢地灼烧起来,尽情地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辗转流连……

药物渐渐地发挥作用,摧毁着他的意志。香甜而清幽的气息萦绕在他的鼻尖,让他欲罢不能。
她就像是一只午夜玫瑰,在这黑暗的夜里,尽情的绽放她的美好。而他深中剧毒,唯有她能够为他解除。

上官云端整个人像是无骨的精灵一般,似乎稍稍用力,就能够把她捏碎掉。

陌生的气息已经完全将上官云端淹没,她拼命地抵御着,可是都无济于事……她试图叫喊,可是也没人理会。视线里是一片黯淡,那男人地脸模糊不清,她的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姐姐霸道的模样,还有蓝骏千那百般柔情、千般儒雅的俊颜,以及他们相依相偎缠绵的身影,让上官云端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她那么亲近的两个人,怎么……怎么可以一齐背叛她!

她现在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泪水肆无忌惮地留下,眼睛早已红肿,可是再多的泪水也缓解不了她的悲伤。她的衣服已被一阵强大的力道撕扯开,滚烫的肌肤贴了上来,让上官云端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浓郁的男性气息,带给她无垠地恐慌,似乎她被抛弃在时光的荒野之中,再也得不到拯救。

“你到底是……是谁?你……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我求求你了……”上官云端哽咽着道,连恳求都没有了力气。

冷天擎已经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未经人事上官云端几乎吓得尖叫起来。她所有的细胞都叫嚣起来,试图反抗这一场掠夺,可是那男人那么冷厉残酷,上官云端亦害怕被她生吞活剥得连残渣都不剩,此刻她只剩下了绝望。原本是要为骏千哥哥保留的美好,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稀罕,那么……那么就算了。是谁都无所谓了吧。

既然他们背叛自己背叛的那么彻底,那么就让这个世界更肮脏一点吧。

就……互相背叛吧!

如同噩梦一般的男子,心是痛的,血液和细胞似乎也是痛的……

就让这一场痛让她和过去诀别吧。

她不知道这一场噩梦持续了有多久,好像是无穷无尽,四肢百骸都要被撕裂开。

醒来的时候天还是一片漆黑,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身旁有浅浅的呼吸声传来,想必那男子正熟睡。她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找到了自己残破的衣服,穿上。

“这位小姐,这是给您准备的衣服,请您跟我来。”门外早有恭候多时的女佣,一副谦卑的姿态。

上官云端想说不用了,可是身上的衣服几乎破损地衣不蔽体,她想了想,只好作罢。

衣服很漂亮,还是香奈儿的最新款,她前几天才在姐姐的时尚杂志上看到,姐姐吵嚷着要买的。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脖子处还有那男人留下的痕迹,顿时觉得自己那么屈辱、那么肮脏。

再美的衣服也包裹不了肮脏的灵魂吧。

“这位小姐,这里是一百万的支票,我希望你能够将今晚的事保密,这对于你我都有好处。”凌威似乎也早已等待多时,他把支票递给了上官云端。

一夜,一百万。

上官云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竟然会有那么值钱。

“请你务必收下。”凌威直接塞到了她手里,“走吧,我让人送你回家!”

到了家,上官云端忐忑不安的心又伏起。现在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她从来都没有夜不归宿过。她更不敢让家里人知道这一夜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小心翼翼地开了门,索性屋子里一片漆黑,让她稍稍放心下来,想必是父亲和姐姐都已睡下了。能躲一时就一时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在黑暗中摸索着上了楼,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忽然“吧嗒”一声,床头的灯便开了。

她吓了一跳,努力地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芒,却发现姐姐上官云瑶就坐在自己的床上,瞪大了那一双硕大的眸子,恶狠狠地看着她,让上官云端不由自主退了一小步。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半夜三更的去哪里鬼混了,你才多大像话吗?”上官云瑶站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姐姐比她大了三岁,却要比她成熟许多,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在姐姐的管教之下长大的。

姐姐的质问让上官云端百口莫辩。她埋着头,满腹的委屈却不知道该像谁诉说。

“你到底去做什么了?是不是要惊动爸爸你才要说!”上官云瑶威胁道。

上官云端一听要惊动父亲,吓得魂飞魄散,忙抬起头,小声地恳求:“姐姐,求你了,你千万不要告诉爸爸,求你了!”要是被父亲知道,她不知道会惹来什么样的后果。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让她怎么启齿。

“那你说你这么晚跑哪儿去了?等等……你身上穿的是……香奈儿的最新款?你今天早上明明穿的不是这一套!你哪里有钱买这么名贵的衣服!你这丫头,到底是去做什么了!”上官云瑶扯着上官云端的衣服,那嫉恨的眼里满是愤怒,这丫头凭什么能穿这么高贵的衣服!

上官云端本来就伤痕累累,上官云瑶时不时地戳到她的伤口,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她想起自己的口袋里还有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不,这绝不能给姐姐发现!上官云端也发了狠,甩开了她!

上官云瑶没有想到她会反抗,整个人都踉跄了一下,继而看到了她领口处的那些痕迹,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她冷笑了一声,“平时装的跟清纯少女似的,骨子里却跟你妈一样的淫荡!”

“住口!不许你说我妈!你马上给我出去!出去!”

“死丫头,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上官云端从小到大都是逆来顺受的脾气,没有想到今日她竟然会反抗,“你信不信我告诉爸爸你做了这么龌龊的事,爸爸会把你扫地出门!”

“好啊!你说!那我就告诉爸爸你怀了骏千哥哥的孩子!给你一秒钟,离开我房间!”上官云端实在没有力气了,她再也没有力气和她斗下去了。她只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你!算你有种!”上官云瑶狠狠地甩上了门。

这一件事情过后,上官云端和上官云瑶的关系便每况愈下。

其实那一晚上官宇文并不在家,上官云瑶只是要套她的话罢了。

不过事情也没有像上官云端想的那样,蓝骏千被蓝伯伯长期外派美国,因而他并没有给上官云端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她也没有从上官云瑶的表情里发现姐姐和蓝骏千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

至于那一晚上的事情就像是一场噩梦,烟消云散。只是上官云瑶偶尔会对着她冷嘲热讽几句,不过她也早已习以为常了。

她以为生活可以重新回到原点,她也可以慢慢适应没有蓝骏千的日子,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上帝竟然跟她开了一场天大的玩笑。一个月之后,一向准时报道的大姨妈竟然迟迟没有到来,她依照网上的提示买了试纸测验,果然发现自己中彩了!她怀孕了!

这注定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孩子,这是一个父不详的孩子,况且她还这么年轻。她下定了决心不能让他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然而这件事却不小心被上官云瑶发现了。

上官云瑶的态度却大大超乎她的想象,“你出国吧,我帮你找外国的学校?这件事我不会告诉爸爸的。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让孩子遭受被扼杀的命运。”上官云瑶的一番劝服让上官云端改变了心意。她想或者是姐姐想要找个借口让她离开这个家吧!那么这个主意倒也不错,于是她欣然接受了。

有上官云瑶的“保驾护航”,一个月之后,她便顺利地踏上了留学之路。而她以为她将开启新的人生,其实一切的阴谋也不过才刚刚开始。

上官云端刚刚在国外安顿下来,便从上官云瑶口中得知父亲因为她的事气得心脏病发住了院,命垂一线,现在好不容易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上官云瑶再三叮嘱她,父亲因为她突然离家出走的事还在气头上,要她短时间内不要和家里联系,父亲那边上官云瑶会帮衬着劝说。

上官云端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冲动竟然会惹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一时间又是懊恼,又是悔恨。可是眼看着自己的小腹慢慢的隆起,她马上就要成为一个母亲,她又不得不忍耐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当是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吧。
过了一阵子,上官云端终于得知父亲康复出院,她也松了一口气。不过父亲还是生她的气,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上官云端不怪任何人。上官云瑶每个月都会给她寄一定的生活费,足够她在伦敦的开销,对此,她心中感激不尽。

虽然当初上官云瑶做过一些事让她陷于不堪的境地,可是这么多日子以来,她早就已经选择了原谅。偶尔她也会问你上官云瑶孩子的事情,上官云瑶直说孩子大一些了,她就回去美国呆一阵子,等把孩子生下来了,她就不再带回国了,免得父亲看了又是一番恼火。对于上官云瑶的顾虑,上官云端表示赞同。

得知上官云瑶已经顺利生产的消息,上官云端也很高兴。她摸着自己滚圆的肚子,时常念叨,“宝宝要乖,等你出身了,妈咪一定好好疼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她半世都在颠沛流离,从母亲将她遗弃开始。所以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

上官云瑶做完月子后便跑到英国来,说是她马上就要生产了,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对此,上官云端很感动。“姐姐,你真的没事吗?你的孩子……”

“没事的。你就放心好了。我现在比较担心的反而是你。你要好好休息。”上官云端已经到了预产期,挺着个大肚子,她做什么事都不是很方便。不过好歹她也是熬过来了,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终于阵痛开始,让她体会到分娩最大的痛苦。她苦苦的挣扎着,仿佛整个人垂坠在生死的边缘线上,然后痛到不能自已,痛到忘了呼吸,直到晕厥过去。后来她常想,当初母亲怀着这么大的痛苦将自己生下来,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吧。虽然她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她爱这个孩子。

醒来,是虚脱后的精疲力尽,她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有多久。看着上官云瑶,她勉强开口拼凑了一句完整的话,“姐,我的孩子呢?他好不好?是男孩还是女孩?”

上官云瑶并没有马上回答她,反而脸色一片凝肃,良久才变得温柔和从容,“云端,你冷静点。你听我说,你还年轻,想要孩子一定还有下一次,你别太难过了,对你自己的身体不好。”

上官云瑶的宽慰使林亦凡觉得莫名其妙,她强撑着身体,想要问出个所以然来,“姐,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都听不懂呢!我的孩子呢?他在哪儿呢?我想见见他可以吗?”怀胎十月,她早已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

“云端,你别激动。我告诉你,你听了可一定要放宽心,不能太伤心。这个孩子没福,生下来的时候便没有呼吸了,他夭折了。”上官云瑶脸色阴沉地说道,那深海般精邃的眸子里闪耀着丝丝精芒,却是阴狠的,不知道是在针对谁。而上官云端却完全沉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并未察觉。

上官云瑶的一番话,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夭折?上官云端隐约地捕捉到这两个字,激动地不能自已。她好不容易受尽了千辛万苦才生下了这个孩子,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你别多想了,自己的身子重要。”上官云瑶好生宽慰着她。上官云端无奈地笑笑,那无神的眸光里却充斥着绝望,“姐姐,我想自己静一静。”泪水淌满了整个脸庞,她不知道又要用多长的时间来坦然接受这一场梦魇……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她已经从十九岁迈入了二十四岁的门槛。伦敦的天气总是是好是坏地让人捉摸不透。

经过一夜的疾风骤雨后,这一天英国的伦敦阳光格外明媚,配合着伦敦这温带海洋性气候的特点,上官云端的脑子里就冒出了一句诗,“日上初阳干宿雨”。后面是什么来着?嗯……“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坐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如芙蓉浦。”

正感慨着,电脑屏幕上传来邮件的提示音,上官云端的心思从遐想中归位,点开邮件之后她便忍不住兴奋地大叫出来。“啊啊啊!”

“妈咪,你鬼吼鬼叫什么东西,人家还在睡觉呢,就被你吵醒了。”上官奇顶着一头凌乱的西瓜太郎的发型,身上松松垮垮地套着超人睡衣,肥嘟嘟的手臂揉着睡意惺忪的眼,像唐老鸭一般摇摆着身子走到了她旁边,然后不管不顾的爬到了她身上。

上官奇是上官云瑶的孩子,三年前上官云瑶和蓝骏千闹掰之后便一气之下把这孩子送到了孤儿院。说什么也不要这孩子,而且勒令上官云端不许告诉父亲。上官云端觉得她残忍,想起自己的孩子她总是心疼不已,好说歹说才把孩子从孤儿院又带了回来。大概是自己曾经也有过被遗弃的经历,总觉得和这孩子同病相怜,便越发的疼爱他。

虽然上官奇那时还小,但是被抛弃却给他的身心带来了难以愈合的伤害。他有轻微的自闭症和强迫症。在外人面前极少说话,曾经带他去看过医生,医生说这是小时候留下的阴影,他把自己一部分的世界关了起来。但也说不定哪一天他会走出来,乐观开朗地面对生活。不过私下里他还是比较正常的,对上官云端无比依赖,想必他也是担心有一天上官云端也会将他遗弃吧。

所以上官云端对这个孩子更是充满疼惜。都说自闭症的孩子其实是很聪明的,他们有自己的另一个小世界。上官云端很庆幸,她的宝贝允许她进出他的世界。还记得有几次姐姐跑来看他们,上官奇都是远远地躲着上官云瑶,一下子就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后来上官云端问他是不是不喜欢上官云瑶,毕竟上官云瑶是他的亲身母亲,那份骨肉亲情是谁都无法拆散的。

结果上官奇以大人一般成熟地口吻告诉她,“全世界我只喜欢妈咪,只喜欢上官云端。”

叹了一口气,上官云端回过了神来,捏了捏他肉肉的脸颊,“我收到擎天集团的面试通知了,你知道这简直就跟大海捞针一样困难!你看妈咪有多么了不起!”上官云端刚刚拿到工商管理的硕士学位,她投了几份简历,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运气!这么多年了,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她也应该回去看看了。有些愁怨终究还是要化解的,毕竟那么些年,父亲待她不薄。她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也不知道上官奇是否能够听得懂。

“妈咪,那你是要回国了吗?”上官奇探着脑袋问道。擎天集团他仿佛是听上官云端说过的,是一家中国的上市企业,公司的主要运营范围涉及及娱乐文化产业和电子通信产业还有物流。其他还有一大堆他记不太清楚了。

“是啊,我马上就去订回国的机票。你不愿意跟妈咪回国吗?”上官云端一把将上官奇捞起,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哄着他说话。其实她也是有些担心的,生怕上官奇到时候不能够适应国内的生活。还有他现在已经五岁了,也到了应该上幼儿园的年纪了,她也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去适应学校的群体生活。

值得庆幸的是,多年以前,那个男人留给她的一百万,让她少吃了很多苦。至少她不用像其他的同学一样下了课之后还要去兼职工作,至少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照顾上官奇,至少她还能带着他去看心理医生,她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五六年的时间里,她没有为钱发过愁。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不是还算幸运的呢!难怪大家要说,上帝在为你关了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妈咪去哪里,奇奇就去哪里。”上官奇凑近了上官云端,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那葡萄般圆润透亮的眸子骨碌碌地转动着,十分笃定的表情。

得知上官云端要回国,最高兴的就要数苏语姗,她在电话里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尖叫着。当然上官云端并没有通知其他人,包括上官云瑶。因为上官云瑶一直都明里暗里地暗示她最好能够留在英国。可是回国,一直都是她心底里的愿望。

“妞儿,要不你回来就住我这儿吧。省的再找房子了,我也经常在外面东奔西跑的,你就当替我看房子了。不过说好了,你不能觊觎我的男神,他就住在我家旁边的别墅。”苏语姗又是劝说又是叮嘱又是警告的。不过上官云端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正好两个人可以有个照应。

苏语姗是几年前她在英国认识的。当时她只是一个爱做明星梦的小姑娘,只是没想到才两年时间,她就摇身一变,成了如今小有名气的二线女星了,偶尔能接到一些重要的女配角戏。只待时光锤炼,她一定能够成为一代御姐女王般的人物。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