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离婚前老公提出做一次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热评句子 2021-10-13 13:24:43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缓缓地将落在云城。

将近六年的时间,这里空气的味道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上官云端说不上来。

她细心地护着上官奇,这样人多嘈杂的地方,他是极其排斥的。

苏语姗发来消息说她临时有事要去外地,不能来接他们了。但是她派了车来,只是路上有些堵车,可能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让上官云端不妨在咖啡厅里等一等,等下她派的人直接去咖啡厅找她。

上官云端想这样也好,至少那里的人会比这里少。

一杯咖啡下肚之后,上官云端立马就有了反应。该死的!上官云端咒骂了一声。上官奇自从坐到这里,就一直翻看着哈利波特的书,从未说过一句话。当然上官云端早已经习惯他这样的状态了。

看了看时间,现在才过了半个小时,估计还得等半个小时,“奇奇,妈咪要去一下卫生间,你一个人可以吗?”

上官奇迟疑了一下,看了看上官云端,仿佛是确定她不是为了把他抛下,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上官云端松了口气,继而又叮嘱道,“那你乖乖的,不要乱走,妈咪一会儿就回来知道吗?”

上官奇又点点头。

上官云端还是不放心,给服务员留了话让她帮忙看着点孩子,她才又放心了些,急急地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纪安腾,你就是一混蛋!”咖啡厅里突如其来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惊动了无数双诧异的目光。

泼水……摔杯子……毅然决然地离开,那个霸气的女子将这一系列地动作演绎地惟妙惟肖。只剩下一群看好戏的人都在面面相觑。

当然,还有那个被泼了水的男人,咖啡从头发一直蔓延到下巴,发稍滴淌着,时不时地落到那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白衬衫上,一片斑驳,只一瞬,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便以狼狈不堪。他低笑着冷哼一声,愚蠢之极!然后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帕子从容悠然地擦拭着湿漉漉的脸庞。

上官奇就坐在他的斜对面,大概是刚才的动静太大,扰乱了他看书的兴致,他循着声音望去,便看到一个脸上蘸满咖啡的叔叔,他觉得很有趣,于是一直盯着看。

纪安腾自然也注意到他了,视线逡巡了一圈,注意到咖啡厅外面的一帮人,他的目光一暗,骤然变得森冷骇然,但却又在分秒之内敛去了情绪,他上前走到上官奇的旁边,“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看人是很不礼貌的。”颇有点没事找事的味道。

上官奇缄口不言,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冷天擎看,好像他根本就没有听到那些话似地。

“小朋友,大人跟你说话,你不回答,也是不礼貌的。”纪安腾有些挫败,想他年轻的时候可是集万千少女宠爱的美男子,什么时候竟然沦落得连个小孩子都讨好不了了。

“纪少,你还嫌不够丢人么!”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冷厉的声音,纪安腾心中暗叫不好,脸色一僵,转身时已然一副言笑晏晏之态,“冷总,你可算是下飞机了。我都等了你将近两个小时了。”

冷天擎上下左右打量了他一遍,“你这是第几次被女人破咖啡了?”

“之前是被泼酒好么?”纪安腾摸摸鼻子道。

“纪少,你是不是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儿子……所以才被……”凌威提着行李箱也赶了过来,刚巧赶上他们的对话。见到纪安腾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他忍不住要打趣一番。

“凌叔,你别为老不尊。我还是童子身呢!我哪来的儿子,别败坏我名声。”说着纪安腾就要勾搭上冷天擎,却被冷天擎很嫌弃地给推开了,“那真不是你儿子?说实话,你有这么大的儿子我一点也不意外。”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一说我真觉得这小子跟你挺像的。不过就是哑巴,好像不会说话。”

“你才哑巴。”上官奇猛地将书摔在了桌上。

冷天擎摇了摇头,从他手里夺过了车钥匙便迈着稳健的步子离开的咖啡厅,一边已经开始了布置工作,“通知各部门领导下午两点开会。”

纪安腾赶忙追上去,“喂,你等我一下,我还没告诉你我刚才遇到谁了!”

上官云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上官奇板着小脸的样子,“怎么了,宝贝儿,遇到什么事了吗?还是妈咪去了那么久你不开心了?”

上官奇摇摇头,“没事,妈咪。”然后继续埋头看书。幸好这时候苏语姗派来的司机终于出现,上官云端长叹了一声。

“真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们来接机。”看着好像是苏语姗公司里的保姆车,上官云端客气地道谢。

“上官小姐客气了。我是语姗的私人助理琳达,她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对了,快上车吧。”

刚要关上门,忽然保姆车就被拉开了,莫名其妙钻进来一个人,那速度之快几乎赶上武侠小说中凌波微步的威力了。

“艾米姐,后面有一大堆粉丝,赶紧开车走!”男人气喘吁吁地拉上车门,扔下一句话。

一时间车里好一阵静默。

上官奇最先反应过来,不过他没有出声,只是戒备地看着这个忽然闯进来的男人,又往车子里边挤了挤。上官云端知道他不习惯见生人,谨慎地将上官奇护在怀里,睁大了圆圆的俏目瞄着眼前如从天而降般的男子,穿的一身闪瞎人的名牌,还有奢华的香水味瞬间就弥散在车子里,把空气完全过滤了一遍。上官云端分明听得司机脆生生地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额……艾米姐不在这里,李天王……”琳达的口气明显带了些恭敬和谦卑。

李牧云的神情微微一变,摘了眼镜,才发觉自己果然认错了车子。“哦,我上错了车了。”他正要下车,但是不远处的一群记者和粉丝拥堵在那里,他根本没有退路,只得坐回了车里,“能不能麻烦你们带我离开机场?要是被记者和粉丝看到,我会有麻烦。”李牧云无比优雅的开口,绅士到了极致。尤其是那双桃花眼,足以叫人心猿意马。果然是靠长相吃饭的男人,这等姿色无可指摘。

“那您是要去哪里?新皇娱乐公司?还是回家?”琳达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们呢?语姗不在呀,这位是?”李牧云成慵懒的姿势靠坐在一边,借着斜视的角度,刚好能看清上官云端的脸部轮廓。不得不说,这个小女人生得别有一番味道。弯弯的远山眉,亮的放光的眼眸中黑白分明,小巧玲珑的翘鼻就像是屋顶上的檐角,带着一点诗情画意的味道。削尖的下颌融合了几分朦胧的韵致,细长的脖颈白皙如雪,完美得简直不可思议,恍若上帝精雕细刻的艺术品。不由得叫人看呆了。纵使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混了几年,早以为看尽人间如花美眷,此刻他也晃了神。

“这是语姗的好朋友,刚从英国回来,会先住在语姗那里。”琳达开口解释到。

“哦,那就一起吧。我正好要回家一趟。”李牧云友好地对着上官云端笑了笑,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又戴上了墨镜。

上官云端终于想起来,这应该就是苏语姗跟她提起过得男神李牧云,如今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当红男艺人,刚刚拿下了他的第三个影帝和第二个视帝,并且就住在苏语姗家旁边。而且两个人同属一个娱乐公司,想必也是熟识的。

云城的景色在视线中一点点掠过。她离开了将近六年的时间,竟然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云城只是一座普通的古城,多以旅游业为主。可是近些年,大批的投资都注入到这里。如今,云城已经成为明星梦工厂,这里有全国最出色的娱乐公司,也有全国最著名的影视拍摄基地,据说国内60%的影视作品都是在这里拍摄取景完成的。更让人为之震撼的是,云城也是每年各种颁奖盛典首选的举办地点,因为云城有着极其悠远的历史,曾经是几代王朝的都城,遗留下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同时云城也因为地处黄金海岸线上,经济发展飞速,早已成为国内最发达的几大城市之一。

这是无数追梦者淘金的地方,也是无数人想要扎稳脚跟的地方,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土地上,承载着太多人的成败,多少人的闪耀是踩在无数人倒下的身躯之上。这里把优胜劣汰这个生存法则发挥到最大的功能。要么成功,要么惨败,这里没有碌碌无为,这里也没有平庸。这里是天堂,这里也是地狱。

这座她出生、长大的城市,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几乎是换了新貌。

不一会儿,李牧云的电话便一个接一个地响起,打破了这车子里的平静。想必是他的经济人吧。那暴跳如雷的声音听得上官云端都有些胆战心惊,仿佛那个凶神恶煞的女人马上就会从手机的播音器里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开骂。

看来,娱乐圈的人脾气都不太好。难怪苏语姗三天两头地都会给她打一通越洋电话吐槽一番,看来这些人的脾气都不好对付。

“艾米姐,我回家了。你来家里说吧。”等那边似乎咆哮完毕了,李牧云终于懒懒散散地开口说了一句,很是敷衍的样子。语毕,他便挂了电话关了机
高档的别墅区,毗邻的两栋别墅,让上官云端一下子就洞彻了苏语姗的用意。明星么,炒炒就红了。曾经苏语姗跟她抱怨说,“该死的,我特地搬家跟李牧云做邻居,怎么就没有狗仔爆料我们同进同出的绯闻呢!真是郁闷。”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上官小姐,就是这里了。这是钥匙,语姗今天可能回不来,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找我,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没其他的事,那我就先回公司忙了。”琳达考虑地很周到,上官云端自然是不好意思再提什么要求。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殊不知琳达惴惴不安的是要是等下艾米杀过来,那可是要命的事。所以她还是先走为快。

简单地和李牧云道了别,上官云端便领着上官奇开门进了屋。

进屋的那一刹那,母子俩都有些目瞪口呆,这里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豪宅啊。云城现在也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苏语姗竟然有闲钱买下这么大的房子,不是上官云端看不起她的能力,可是……这凭她二线女艺人的身份,而且在娱乐圈也才混了两三年时间,应该是买不起的吧?除非她是被……潜规则了?

那开阔的视野,考究的装潢,还有名贵的家具,更是给这一套别墅抬高了不少身价。

在飞机上折腾了那么久,又因为时差的关系,母子俩都有些累了。上官云端简单的弄了些食物填饱了两个人的肚子之后,便歇下了。这一睡,便是到第二天中午了。

“啊!亲爱的,你可终于醒了!”

“你可算回来了!”距离上一次苏语姗去伦敦看她已经快半年时间了,两个人自然是激动无比,顿时就抱做了一团!

“可把我给想死了。你可出落得越发标志了。”苏语姗豪爽地在上官云端的小脸上摸了一把。

“都快成名人了,还这么不正经。你老实交代,你怎么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要是她不说清楚,上官云端简直有一种住不安生的感觉。

“我自然是买不起的。借钱加贷款呗,你没看我现在有多么努力的工作么?等我哪天红了,多拍几个广告,再买几套这样的别墅也不在话下。”苏语姗说的慷慨激昂,好像那一天马上就会到来似地。

“哎呀,奇宝贝,你也睡醒了。快来给小妈咪抱抱!”除了上官云端,上官奇最熟的就要数苏语姗了。当初苏语姗也是怎么逗他都不说话,后来情况才有所好转。可见在上官奇的世界里,对任何人都是有些排斥的吧。

上官奇揉了揉眼睛,怔怔地盯着苏语姗看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叫了声,“小妈咪。”他没有其他小孩子那般活泼,反而是有种少年老成的感觉。

“你呀,带着一个孩子多不容易,有没有想过要找孩子的父亲呢?”苏语姗并不知道上官奇是她从孤儿院里带回来的,一直都以为他是上官云端亲生的。

“我一个人带着挺好的。”上官云端把踱着小步走过来的上官奇抱入怀里,轻轻梳理着他的头发,“他是我的宝贝,就算在别人眼里他不是那么好,可是他真的是这世上无价的宝。或许别人看到的是我在照顾他,但事实上是,我们俩彼此照顾,彼此慰藉的。”这种无措和失落的感觉,只有被遗弃过的人才能够懂得。

“那么悲观干嘛。你不是回来了,一个新的开始。对了,你不是说要去擎天集团面试吗?什么时候?你该知道我签约的就是擎天娱乐公司吧?要是你真的被录取了,那我们可以算是一个公司的员工了。你可知道在擎天集团工作最大的福利是什么?”苏语姗有神秘又诡谲地问道。

“是什么?”上官云端思忖了一下,摇摇头。

“当然是帅哥美女多啊!现在擎天娱乐公司可是全国最大的娱乐公司,一线的明星是最多的,大牌经纪人也是最多的。对了,你有没有兴趣往娱乐圈方向发展啊?我赶保证,凭你的姿色,再包装一下,很快就能熬出头了。主要是看谁给你领进这个门……”苏语姗洋洋得意地说着,好似这事儿已经成了一半。

上官云端看她眉飞色舞的样子,赶忙阻止了她,“我的大小姐,我学的是经济,我是想去擎天集团工作,不想趟娱乐圈的浑水,你还是饶了我吧。”谁又能料想,此刻上官云端说的言辞恳切,后来会误打误撞红了半边天呢!

“妈咪,我饿了。”上官奇可怜巴巴地说道,肚子也附和着开始呱呱叫。

“宝贝饿了呀?小妈咪请你们出去吃好吃的好不好?”苏语姗讨好地说道。看着上官奇盯着那一头西瓜太郎,她便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想要逗他。而且这孩子长得眉目清朗,线条分明,虽然和上官云端不怎么像,但可想而知,他爹地一定是个帅美男,否则怎么会这般优良的基因。

“算了,还是我下厨做吧。”上官云端说着便朝着厨房走去。

“小妈咪,你别怂恿我妈咪当明星,我妈咪不喜欢。”上官奇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小魔方,飞快地开始摆弄着。虽然他有轻微的自闭症,但是他也比一般的小朋友也聪明许多,他总是能够一心二用。医生说他的自闭症完全是心里作用,他把自己给关起来了,说不定哪一天,等他彻底敞开了心扉,愿意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的自闭症也就自然而然地好了。只是不知道这一天究竟要等到哪一天。

“宝贝儿,你可真坏。”苏语姗蹂躏着他肉嘟嘟的小脸,宠溺地说道。这孩子真是叫人越看越喜欢。

而上官奇只当做听不见,不过两分钟的时间,他就把魔方还原了。

第二天,上官云端和苏语姗一起出门,她的面试时间实在十点钟,而这里到擎天集团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她不得不提早出门。

本来她说不用苏语姗送,可以乘公交车过去,也免得麻烦她。但是苏语姗告诉她这里是富人区,公交公司根本就没有在附近开辟线路,所以只能自驾出行。于是苏语姗开着她的迷你cooper送她去。

“新车?”上官云端随口问了一句。

“是啊,刚拿到手,我一次都没开过呢!平常都是保姆车接送的。”苏语姗说的时候似乎有些紧张。

“你别告诉我你不会开车吧?”

“我当然会,只不过拿了驾照之后就很少开车而已。”苏语姗摸着方向盘,左看看,又看看,大概是在寻找感觉。

“语姗,我的小命可都在你手里了,你要好好开。”看着苏语姗握着方向盘那膈应的样子,上官云端不淡定了。她的手死死地把住了车门,故作平静地道。

“云端,要不……要不你来开吧。”苏语姗一下子有些泄气。

“开什么玩笑,我又没有驾照。”

“哎呀,我本来不紧张的,都被你弄得紧张了。有什么好怕的,当初我一次性通过拿到了驾照。没问题的。”苏语姗吞了吞口水,给自己坚定信心。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上官云端,还是在安慰自己。

“Oh,Yes!”终于安全地把车从车库里倒了出来,这无疑大大地增强了苏语姗的自信心。方才的一脸愁容和紧张也在瞬间消了大半。

终于找回了一些手感和驾车的感觉,只是没有能够得瑟多久,车刚刚经过李牧云家门口,他们家院子里竟然杀出了一辆限量版闪瞎人的沃尔沃来,苏语姗的手就抖了一下,然后不偏不倚地刚巧撞了上去。

只听得碰撞的一声巨响!

“刹车!快刹车!”上官云端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用尽生命的力量喊道。要不是她知道苏语姗手生,她简直要以为她是想跟他同归于尽呢!这也能撞上!可怜的迷你cooper,可怜的限量版闪瞎人的沃尔沃,可怜的苏语姗,可怜的她。这下怎么办?

“Oh,shit!”苏语姗咒骂了一声。那吹弹可破的脸蛋皱成了一团,怎么会这样?这不科学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李牧云也闻声赶了过来。上官云端和苏语姗只好下了车。沃尔沃里的男人也下了车。他表情淡淡地瞧着上官云端苏语姗,而上官云端明显就听到苏语姗竟然倒抽了一口气。“冷……冷总?我……我不是……故意撞你车的。”

莫不也是个大明星?上官云端确定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的脸,杂志上、电视上都没有过!可是他的那张脸,未免也太帅了吧,完全不同于李牧云的那种帅,李牧云身上带了一种妖气的,男女老少通吃,这是他能够在娱乐圈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可是这个男人,脸上的每一笔线条都接近完美,是阳刚的那种,是坚硬的那种,仿佛是用刀刃一笔笔雕刻出来的。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完全就像是两尊古希腊的雕塑被赋予了生命而存在着,简直叫人惊叹。
“这……谁撞谁啊?”李牧云看看苏语姗和上官云端,又看看冰冰凉凉的冷天擎。

“我不是故意的。”苏语姗闷声道。她看了看,其实也没撞坏多少,其实也不是很严重,他的沃尔沃,还有自己的迷你cooper。

“不会开就别成为祸害,公司可不赔你的人生意外。”冷天擎终于开了口,冰冷的嗓音,像是从冷气机里面渗透出来的。他打量着苏语姗,又把目光扫到了上官云端身上,不透一丝温度,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叫人没来由的胆怯。

“你会开车吗?”冷天擎依旧不带一丝温度,苏语姗却听出了些许嘲讽的味道。她当然会开车,只是……不太熟练而已。

“你把车往后倒倒,要么你先走,不然我没法开出来。”冷天擎顿了顿又补充道,似乎并不打算追究。

直到看着他驾着破了相的沃尔沃离开,上官云端还有些懵,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额……他是谁啊?”上官云端看着目送沃尔沃离开的苏语姗,疑惑的问道。

“他?冷天擎。大名鼎鼎擎天集团总裁,你不认识吗?”

不对啊。这大清早的,冷总竟然从李天王的别墅里走出来,这明显就是搞暧昧的节奏啊。苏语姗不怀好意地看了李牧云一眼,要是这个消息爆出来,那乖乖,可不得了了。估计要几个月都不能消停了。

李牧云被她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的莫名其妙,“你们不是要出去吗?你的车……”他指了指瘪了一角的迷你cooper,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放心吧,我不会把早上看到的事说出去的。”苏语姗拍着胸脯打包票,拉着上官云端坐进了车里。

李牧云一边往回走,一边玩味她最后的那句话。早上什么事?她把老板的车给撞了的事么!

而上官云端则不断地祈祷保佑着能够顺利完成今天的面试。

“妞儿,你就放心吧,有我在,没意外。”苏语姗大言不惭地夸下海口。

传说中的擎天集团总部,竟然富丽堂皇到如此地步,华丽而又高端,就像是一部高速运转的现代化机器,十多部电梯忙碌地上上下下运行着,锃亮的地面光彩照人,一层不染,显出一种大气磅礴的风范。工作人员也是不停地来回穿梭忙碌着,激情满怀地付出他们最高的效率。乍一走进来,上官云端便就有种格格不入的感慨。

饶是她在伦敦时有过在大公司实习的经历,可是如今看到祖国的经济竟然腾飞发展到如此地步,她不得不刮目相看。

“这位小姐,您问你找谁?”大概她闲适的样子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吧,所以很快便有人来招呼她。

“哦,我是来面试的。请问人事部在哪里?”上官云端微笑着回答道。

“那你请跟我来。人事部在十楼。”

刚走进电梯,背后便想起一阵雄浑有力的脚步声,“冷总好!”“冷总好……”紧接着是大家打招呼的声音,上官云端想起早上在李牧云家看到的那个面孔,这个如神话般传奇的男子,到底是有着怎样的本事,竟然年纪轻轻,就坐拥一个王国,君临臣下,傲视群雄。

她在面试之前曾经对冷天擎做过一番了解和调查,所谓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嘛!她作为员工,自然也要投其所好。不过她翻了很多资料,也搜索了许多,除了简单的生平介绍之外,并没有看到他多少信息。仿佛他又是多么低调的人。

电梯缓缓的合上,电梯外面,凌威跟在冷天擎后面匆匆忙忙地汇报工作,“少爷,上午10点有董事会议,中午与招商局的黄局有个饭局,下午三点有个签约仪式,晚上的颁奖典礼也需要出席……”

最后的缝隙里,上官云端看到从电梯经过的冷天擎和凌威,微微有些疑惑,那个汇报工作的人,她怎么仿佛在哪里见过?大概是错觉吧。上官云端深呼吸一口气,把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的面试状态。

“上官小姐,要是没有其他问题的话,你下个星期就可以来办理入职手续了。”HR对她很满意。

“你的意思是我通过了?”上官云端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才让自己没有失控地叫出声来,她居然顺利地被录用了!这不仅仅意味着她找到了工作,也以为这她有大好的发展前景。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她将来不在擎天集团工作了,也会有大把的公司抢她。

“是的,欢迎你的加入。”

上官云端觉得自己的噩梦要彻底过去了,她崭新的一页就此开始。不过她工作了上官奇要怎么办呢?这实在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你呀,先别愁了。不如到片场来玩玩吧!正好这两天我的戏份也不是很多。”

“算了吧,你也知道奇奇不爱去人多的地方。”上官云端看着在一旁玩拼图玩得不亦乐乎的上官奇,为难地说道。

“你呀。说不定奇奇多见见世面,就变得开朗了呢!我倒觉得他不是自闭,就是有点内向罢了。奇奇,小妈咪带你去片场玩,那里是电影梦工厂,你想不想去?”苏语姗把上官奇招呼到身边,疼爱地哄着。

“妈咪去,我就去。”上官奇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你看他,那里像是自闭儿童,分明就是白眼儿狼,我疼他这么多年,才换来一句小妈咪。他心里、眼里就只有你这个妈咪。”苏语姗吃味地说道。

“小妈咪,奇奇也很喜欢你的。”上官奇翻开矮几上的一本时尚杂志,准确地翻到有苏语姗采访地那一页,指了指,用他那奶声奶气地声音说道,“小妈咪,很漂亮。”

苏语姗赶忙就可劲地抱他抱在怀里亲了一记,“我们奇宝贝就是聪明呢。”

上官云端想,或许真的如苏语姗说的,上官奇多见见世面,等到他认为这整个世界都是无害的,说不定他就愿意从他孤独的世界里走出来了。既然他都能够接受苏语姗,能够感到到她的好,那么别人的好他也一定能够感受得到。

于是,第二天上官云端便带着上官奇和苏语姗一道去了拍摄基地,纯粹当做是一日游罢了。

“今天不是没你的戏么?你怎么来了?”而且还是拖家带口的来了,米骐看着苏语姗,很是诧异地问道。

“不是今天有萧天后的戏么,我来观摩观摩,学习学习。平日里你不总说我不学无术么。”苏语姗的一番话酸味十足。经过介绍之后,上官云端知道面前的这位就是苏语姗的经纪人,米骐,他同时也是天后萧丽影的经纪人,而苏语姗一向都看不惯萧丽影嚣张跋扈、欺压新人的作风,所以两个人一向都不对盘。身为经纪人的米骐曾经多次从中斡旋,也没能改变两个人对对方的态度,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

“我就问一下,你这嘴皮子得理不饶人的习惯可真得改改。我是为了你好,你别总是跟我说话的时候夹枪带炮的。”米骐的苦口婆心上官云端都看在眼里,但苏语姗却偏偏不吃这一套,“女主的戏拍完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她故意把米骐支走。

米骐愤愤地瞪了她一眼,还是朝着萧丽影那边走去。

“你怎么这种态度对你的经纪人,我看他对你不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上官云端明显觉得米骐有点袒护苏语姗的意思,可是这妞却完全不领会。

“他对我不薄?你哪只眼看出来的?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们不提他了。对了,今天好像还有李天王和萧天后的对手戏呢!据说大老板也会来观摩。啧啧,我可真是挑了个好日子,大人物全集齐了。”

苏语姗的话音刚落下,身后便是一阵骚动声响起。

只见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涌来,李牧云一身黑色的西装,架着一副墨镜,酷到了极点。幸好今日清过场,粉丝全都被挡在了外面,否则这里恐怕都要被粉丝们挤爆了。

“什么片子,这么大的制作?连天王天后都上了。”上官云端随口问了句。

“当然了。是我们大老板投资的,当然自家公司的大牌明星全力助阵嘛!年度大戏,别的经纪公司的演员挤破了头也弄不到几个小角色。”苏语姗一边顶礼膜拜地看着李牧云款款地朝这边走来,一边客观又冷静地说道。帅哥就是帅哥,还这么耐看,简直就是荧幕上的常青藤。

“这么说来,你经纪人还有点来头啊?能让他手下的艺人一个当了女主,一个当了女配。”上官云端暗自里捏了把冷汗,这娱乐圈可真是不好混。

“那是当然。米修也算是圈里的王牌经济人了。不过还是李牧云比较幸运,能够被艾米看中。经纪人和艺人其实也是相辅相成的,要是谁能够被艾米看中签下,那么成为一代天王天后是毫无悬念的事情。”苏语姗把目光移到李牧云身旁的女子身上,那中性打扮的女子看上去便可知道她又多么干练与霸气了。那份浑然天成的气势,不是谁都可以与之媲美的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