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秘密教学子豪第一话

热评句子 2021-10-13 16:01:19
原来刚刚来来回回接机的人和被接机的人都站在边上看起了热闹。

倒不是因为冬宝儿美的太过惊天动地,而是顾安安毁掉的脸再和冬宝儿美翻了的小脸对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哎哎,看见没,那个美女边上的女人长的真是太吓人了,她的脸怎么成那样了?”

人群中有人小声的议论着。

“谁知道,反正边上那个妞不错,真想泡到手!”

“哼,就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一波波的议论声顷刻间让原本通畅的机场大厅都有些阻塞了。

听到人群中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冬宝儿也下意识的去看顾安安的脸,这才蓦地发现顾安安的半边侧脸竟然疤痕累累,甚至可以用狰狞两个字来形容。

“前辈,你的脸……”

一双晶莹的水眸倏地夹杂几丝杀气,就连整张小脸都有些涨红起来:“到底是谁做的?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额……”顾安安和顾小千互觑了一眼,同时有些无语的眨了眨眼睛。

眼下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自己要是把脸上的假伤痕揭掉,万一被人拍下来,估计到时候自己想要去顾家也会出些麻烦。

于是乎顾安安伸出纤细的小手压住冬宝儿的胳膊小声的说道:“我们回家再说。”

“可是……”

“瞧那丑八怪的模样,竟然还和美女是朋友,她真有脸站在边上啊。”

蓦地一个尖锐的声音闯入了冬宝儿的耳朵里。

精致的小脸倏地阴沉下来,小拳头也在下一秒握紧。

“冬冬阿姨,不……”顾小千刚刚想要出声阻止,悲剧就已经在下一秒发生了。

穿着十公分恨天高的冬宝儿一脚飞踹出去,一个侧翻身,对准那人又是一脚。

整个机场大厅顷刻间就满是刚刚那人的惨叫声。

“宝儿,别闹了!”顾安安眼见着事情有些失控,急忙要去捉住冬宝儿,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冬宝儿已经把那家伙揪起来再次狠狠的一个过肩摔就摔在了地上。

看着那货痛苦的表情,估计蛋都碎了。

“冬冬阿姨!冷静……冷静……”顾小千也不管冬宝儿怎么动手,小小的身子直接扑上去抱住了她的大腿。

“放开我,这个混蛋竟然敢羞辱前辈,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冬宝儿一副吃了枪药的模样,分分钟把刚刚摔在地上的人吓的尿了裤子。

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打人的女人,更何况还是个美女!

除了尖叫着四处爬窜,完全没有反击的余地。

至于其他人,见到如此彪悍的女人,肯定第一时间还是逃命!

如此大的骚动自然是引起了机场保安的注意,一个个从自己管理的辖区中都集中的直奔而来。

“宝儿,快跑!”也顾不得其他,顾安安急忙拉着冬宝儿奔着机场大门一路狂奔而去。

只是顾安安似乎完全忘记某个一直在原地的小家伙。

“妈咪啊,不要不等小千千啦!真是的!”论腿长,他可是完全不是她们俩的对手!速度就更别说了,自己还是个小奶娃好嘛?

重点是,那些保安也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果然个子矮、存在感低这是个固定标配吗?

顾小千不满的原地碎碎念了一下下,也只能默默地跟进顾安安和冬宝儿的步伐。

细雨始终不停的下着,黑压压的乌云丝毫没有要散的意思。

好在冬宝儿之前有开车去接顾安安,要不然她真是要淋成落汤鸡了。

两人一路驱车回到了在a市的住处,见到没有什么人跟踪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
“额……宝儿,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顾安安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双穿着长筒马丁靴的双脚架在客厅的茶几上。

隐隐约约似乎觉得少了些什么。

“有么?”压根从来不把顾小千当做重点的冬宝儿自然不会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只要有前辈的地方,有她就足够了!

“额……”

顾安安还想说些什么,就听到门口的门被人敲响了。

冬宝儿眉头一蹙,狐疑的看向了玄关。

要知道平日里她都是宅在实验室里面做实验,要么就是去科研管研究,基本上对于所谓的邻居没有什么交集。

再者说这附近住的人多数都是有钱人或有钱人家的二奶。

毕竟正牌老婆哪里会有功夫住在这么个距离市区这么远的地方?虽然山清水秀的,却也只是偏远地区,养养心性罢了。

重点是……

不管哪一种人都不会亲自去敲别人家的门!

毕竟有门铃的不是么?

放下手中刚刚倒好的水杯,冬宝儿缓缓的走向玄关,透过猫眼,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站在门口。

想到这里冬宝儿顺手就把插在后腰的64式手枪,拧开门把手谨慎的向门外看去。结果依旧是半个人影都没有见到,这还真是活见鬼了!

“妈咪,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丢下小千千!”就在冬宝儿打算关门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冬宝儿白眼一翻,抬手关上了大门,重新走回了客厅。

以自己的海拔高度去看顾小千的高度,几乎可以用俯视着两个字来形容。从上到下几乎去掉九十度的还能再多个四十五度的赶脚。

顾安安也是楞了一下,旋即差点笑出声来。

伸出纤细的胳膊把顾小千抱了上来,瞧着他气鼓鼓的小脸蛋,顾安安更是哭笑不得的蹭着他的小脸蛋:“来来来,妈咪抱!”

“恩恩,妈咪一定要多抱抱小千千,这样才能让小千千不留下心理阴影。”说着顾小千一双小手抱住顾安安的脖子,一脸得意的看向冬宝儿,像是在挑衅一般。

“前辈,前辈,我也要抱抱!人家刚刚也吓倒了!”这种能够得到前辈青睐的事情,怎么可能少得了她?

绝对不可以便宜顾小千这个臭小子!

“额……”顾安安挑了挑柳眉,略显无语的看着顾小千和冬宝儿这种完全不避着别人的明争暗斗,实在是倍感无力。

“哼!妈咪是小千千的!要抱去找你妈咪去!哼!”顾小千一副大爷的样死死抱住顾安安不放,似乎是在宣誓自己的所有权。

“什么?前辈是我的前辈!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前辈!”冬宝儿也不甘示弱,分分钟呛回去。

“伦家才没有前辈咩,人家有妈咪就够了的说。是不是妈咪?”说道这里顾小千很是狗腿的蹭着顾安安的脸颊,如果顾小千有尾巴的话,顾安安都可以看到他的小尾巴超高频率的摆动。

“鬼扯!”

扬了扬眉,就看着冬宝儿和顾小千这么吵过来,吵过去,完全不需要她互动或接茬,顾安安索性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随他们去好了,自己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下了。

窗外偶尔吹进的微风轻轻骚动着,这么一天似乎就要这么简单的过去了。

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才是劲爆的开始!

a市某欧式建筑风格的别墅中。

一个中年男人脸色难看的坐在皮质的天鹅绒垫沙发上盯着手中的手机。

“老爷,您看这个是不是三小姐?”站在边上的老管家眉头紧蹙的看着中年男人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出声问道
要知道顾安安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失踪了,一直以来生死不明。

对外为了不造成混乱,一直都是以出国环游世界为名,甚至对于顾安安的祖母家那边也是如此交代的。原本顾安安因为从小母亲去世的早,因此平日里对于家里的长辈都不是很亲。

就算是外出向来也是独来独往,自然他们对顾安安祖母这么解释,她们也只能这么相信。

但是现在顾安安出现了,估计这种事情也隐瞒不了多久,重点是,这些年三小姐都去什么地方了?现在总算是回来了,也算是可以给老夫人一个交代了。

只可惜顾青山可不这么认为。

五年前的事情他也是知情者,却依旧默许了顾雪涵的行为,现在顾雪涵刚刚出了事情,顾安安就出现,难不成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想到这里顾青山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起来。

“老爷,现在要不要把三小姐先接回来?”官家似乎有些激动,竟然没有注意到顾青山的脸色的怪异之处。

“官家。”顾青山低沉的声音发出,像是从地下钻出来一般冰冷,让本还在高兴之中的官家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

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毕竟自己在顾家业做了二十多年的官家了,这么失态倒还是头一次。

“老爷,您请吩咐。”

顾青山把手机丢在桌子上淡淡的说道:“安安失踪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天底下长的像的人又这么多,怎么可能凭借一张照片就确定这个人就是安安,万一要是弄错了,岂不是让人笑话?”

“可是老爷,万一……”

“没有万一,这件事情我会派人去查清楚的。”顾青山冷冷的拒绝。眉目肃然,语气中隐有严厉的继续说道,“大小姐受伤的原委还没有查清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这……”官家还想要说什么,但顾青山却已经起身了。

原本要说出口的话也只能重新咽了回去。

难道寻三小姐的事情就不重要吗?看着顾青山渐渐远离的身影,管家在心中暗暗的叹息着……

按说顾安安在整个顾家的地位可以说是举足轻重。

虽然现在基本上的事情全是交由顾青山处理,但他却并不是顾家指定的继承人。

早在顾安安的妈妈嫁过来的时候,顾青山还是个小小职员,能够和有钱人家的名媛联姻自然是难得的事情。

之后自然是在顾安安妈妈的帮助下,从娘家带来的嫁妆和帮助成功的把顾青山变成了上流人士。

好在顾安安的祖母是个精明的女人,在同意顾青山和自己女儿结婚的同时,要求他签订一纸合约,大概的意思是,在顾安安满24岁生日之时,整个顾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要归在顾安安的名下。

果然顾安安的妈妈过世不到一年多,顾青山就有了要续弦的意思。

顾安安当然不肯同意。

更加让顾安安不理解的是,明明顾青山和自己的母亲结婚时间在前,为什么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男一女却是自己的哥哥姐姐?

不过天性有些大条的顾安安自然也不会总纠结在心上。

可是某些人对于他将要失去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可是绝对的上心了。

要不然顾安安也不会消失了五年,也没有人敢向夫人的娘家透露一句。估计到时候按照老夫人的脾气,就算是和顾式集团同归于尽,也一定不会放过他吧?

风轻轻的吹着,吹散着天边暗淡的灰云,雨渐渐的停了,夹杂着微风的空中也似乎隐隐约约透出一丝光亮来。

只是很快这一点点的微光也渐渐的消失在了夜晚的黑暗之中。

街灯微亮,雨后的街道似乎出奇的寂静。

塔塔塔……

皮鞋撞击着木质地板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步伐越来越,却在一瞬间猛地停滞下来,紧接着是一声巨大的撞击声。

“凌澈!凌澈!”上官云闲挥舞着手机直接破门而入,这下连钥匙都省了。

双臂慵懒的靠在鹅卵石制成的光滑温泉池壁上,尹凌澈已经懒得搭理上官云闲。

泛红的有力臂膀冒着袅袅的水雾,银色的发丝挂着些许水珠。

尹凌澈自顾自的闭着双目,想着有关顾安安的事情。

“凌澈,有重磅新闻你要不要听?”瞧着尹凌澈直接忽略自己的做法,上官云闲明显一脸抗议。迈着步子徐徐的走到尹凌澈的边上蹲下身子来。

“不要。”简单的两个字就完全切断了上官云闲想要得瑟的心。

差点把上官云闲噎到吐血,一时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喂喂,凌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要知道我可是用尽办法去帮你找那个女人的下落诶!”上官云闲翻了翻白眼,分分钟要把这个无情的家伙控诉出翔来!

“说来说去也就是没有任何消息的意思。”

尹凌澈眼皮抬都没抬一下,一击必杀瞬间就要把上官云闲逼到内伤。

深吸一口气,上官云闲几乎要跳起来把手机丢在尹凌澈的脸上。

当然这种事情做过之后,尹凌澈一定会找块更大的在自己脸上丢十次,有仇必十倍奉还的男人最特么恐怖了!

“我是没有找到顾安安的下落,但是有一种神奇的人类,他们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说着上官云闲把手机放倒了尹凌澈的面前,点开了上面的画面。

琥珀色的眸子徐徐的从长长的睫毛中露出了光芒,尹凌澈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的手机,瞥了瞥里面的内容。

只见题目上赫然写着“疑似顾家继承人今日抵达a市!”

下面配着的照片正是顾安安那张被毁容的小脸,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依旧还是能够让看出基本的轮廓。

尹凌澈的眉头倏地蹙了起来,大手一抬就把手机抢了过来。

“喂喂,千万不要给我弄进水,我还要查一查顾安安边上的那个美女的信息,真是……”貌美如花这三个字上官云闲还没有说出口,就见着尹凌澈的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

额……不是吧?这个家伙难道也看上了那个金发美女?

这么快就移情别恋是不是不太好呢?

“啪”还没等上官云闲伸出手去安慰尹凌澈,就听到了自己手机被碎屏的声音。

琥珀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血色,嗜血的光芒在闪动,而他手指头按住的地方似乎还有个什么东西。也顾不得自己的手机当场身碎,上官云闲打算还是先在自己的手机身亡之前先拿到手再说。

“咳咳,我说凌澈啊,这个女人如果你不喜欢,我们还可以再换嘛……”

“咔嚓……”手机屏似乎又裂了一块。

上官云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内个……内个你要是喜欢另一个,我现在就去帮你查资料好不好?”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爪机快被尹凌澈完爆,上官云闲觉得自己的心马上就要碎成二维码了。

一双眸子死死的盯上尹凌澈修长的手指,真担心一会他控制不住情绪再给它致命一击,到时候自己就真的要和亲亲爪机说拜拜了。

就在上官云闲垮着脸都打算要给自己的手机办场葬礼的时候,尹凌澈竟然转过头看了自己一眼,冷声道:“我要知道他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啊?哈?”上官云闲的脑回路完全有点跟不上节奏的赶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不成尹凌澈真的要移情别恋了?

扭头看了一眼尹凌澈拇指按住的地方,上官云闲才算是看清楚。

原来在穆温馨膝盖左右的位置还有个……有个人!

如果编辑上传的时候多截一下图,估计就没有这个小家伙了。

啧啧,果然矮到木有存在感呐!

“这一看就是小孩子嘛,有什么好调查的?”上官云闲似乎很是不明白,撇了撇嘴刚刚想要说什么就对上了尹凌澈犹如恶魔般的寒冽眼神。

即便是在温暖的温泉边上,上官云闲也能够感受到那股足够把人碾碎冰封的高压寒意。

吞了吞口水,上官云闲眨了眨眼睛,说:“我查,马上就去……”

“他的脖子上面的东西,你难道就不觉得有些眼熟?”尹凌澈深吸一口气,目光看向远方,这样东西除了她有,没有第二个人有。

“这是……”上官云闲几乎要闪瞎自己那双24k纯金的凤眼,愣是在快看成斗鸡的情况下,认出了这样东西。

我去,果然尹凌澈的那双眼睛不是白长的,这么小都能够看的到。

洞察力什么的根本是已经赶超赛亚人了好么?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东西是尹凌澈当年自主研发的一个芯片,里面装有所有尹氏集团的所有内部资料,自然芯片全部是高级加密的,虽然项链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全世界仅此一枚!

别无分号!

只是这个女人怎么会把这个项链给一个小奶娃,难不成……

一时间上官云闲竟然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凌澈,真没想到你这个标准的高富帅也有喜当爹的一天呐!”

上官云闲的表情贱兮兮的,分分钟有让人想要戳死他的冲动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