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他的东西一直放在里面一整夜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热评句子 2021-10-13 16:04:07
好在顾小千在边上,要不然指不定顾安安还没开始上班,这顾安安的第一份工作就要以血洗大厦结束了。

“宝儿阿姨,你不要太激动咩,你看看妈咪自己已经要动手了的说。”顾小千乌溜溜的眸子看着冬宝儿,小手却死死的扯住冬宝儿的衣角。

生怕她一个控制不住,到时候场面他可就hold不住了。

听到顾小千这么说,冬宝儿也只能先忍一忍,若是她们那群无聊的人还要对顾安安冷嘲热讽,到时候就不要怪她出手伤人了!

不对,应该是斩草除根!

趴在会议室上方通风口的冬宝儿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这才看向了会议室里面的顾安安,此时的她正坐在椅子上,目光很快就锁定上了刚刚开口说话的那一男一女。

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顾安安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唇角边的笑意却已然溢出唇角。

“丑八怪,你有什么好笑的?”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帮腔笑话顾安安的女人看着顾安安的笑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倒不是说顾安安的面容太过于可怕,而是她仿佛看穿人心的眼神让她觉得很是不安。

丝毫不介意那个女人称呼自己为丑八怪,顾安安抱着胸,缓缓的站了起来,很是好心的说道:“我只在笑某个人已经年龄这么大了,还喜欢扮嫩钓男人。”

说着顾安安反倒是转向那个仗贱走天涯的男人继续笑着说道:“你难道都不知道那为女士都已经停经了么?”

不知道是不是震惊,那个男人的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了,他猛地转头,怒等身后女人的表情几乎是无形中确定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哦,对了,我还忘记说一句……”顾安安说着往前走了几步轻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膀说道,“你家里面还有个太太,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告诉这位大妈?”

顾安安毫不留情的伸手指了指那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幸灾乐祸的问道。

“什么?你竟然敢骗我说你离婚了!”一听到顾安安的话,那个女人想都没想就冲着男人撕扯了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你都已经是个老女人了,竟然给我说你只有三十岁!”男人也不依不挠的和女人撕扯起来。

“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你还我钱来!”

“你不配,你这种……”

“……”

后面的污言秽语,顾安安是懒得听一点,索性从口袋里面拿出自己的立体声隔音耳机扣在了耳朵上。

这种边角料的角色,顾安安向来不怎么感兴趣。

“小千,你看到没有,前辈好厉害对不对!”趴在会议室通风口的冬宝儿对顾安安的崇拜之情都要泛滥出整个通风口了。

顾小千也只能顺着冬宝儿的话点了点头:“是是是,妈咪是最厉害的。”

其实刚刚的那种情况,基本上是他们学法医的职业病而已。通过骨骼来判断年龄也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是已婚,八成是顾安安看到了他手指头上面的那一节没有被晒黑的戒指印的猜测。

不过不管怎么说,顾安安现在是乐得清闲了。

因为刚刚还在边上嘲讽她的人,现在都去围观男女互殴去了,其他人哪里还有时间去注意她呢?

只是最让顾小千在意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尹凌澈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从那天教堂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尹凌澈和他们那些人的影子,难不成自己的粑粑就这么点本事?

啧啧,要真实这个样子,那顾安安不嫁给他也罢!

木有用处的男人,只会拖后腿!

“阿嚏!”冷不丁的,一直坐在大楼正对面的尹凌澈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

紧蹙着眉头看着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情况。

“凌澈,你一定也感受到来自这个女人的威胁感了是不是?”上官云闲趴在电脑边上,紧蹙着眉头紧张兮兮的看着尹凌澈。

无动于衷的看了上官云闲一眼,尹凌澈双眉一挑,瞄了上官云闲一眼说道:“刚刚的讨论的事情,你为什么还不去?”

“去?开什么玩笑,你难道没有看到你们家的那位是个魔女吗?”上官云闲恨不得直接把刚刚的情况再给尹凌澈倒过来看一看。

死死的抱住电脑,上官云闲指着屏幕上面的顾安安说道:“你看呐,你快看,她竟然连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隐私的事情都弄的清楚,我要是去的话,一定会被折磨死的,呜呜……你难道就忍心……”

“忍心。”还没等上官云闲在边上装完,尹凌澈就凉凉的开了口,“如果你牺牲了,到时候我会帮你挑块风水宝地,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去的话……”

尹凌澈常常的睫毛眨了眨,唇角诡异的微笑勾了勾说道:“现在挑一块,提前去也成。”

“额……”上官云闲徐徐的眯上眸子,单眉挑了挑,这才不情愿的站起身来,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说道,“好嘛,好嘛,我去就是了。不要这么凶残嘛……”

“……”

好在之前上官云闲也见过顾安安,所以这次即便是去对面的办公大楼,他也没有必要亲自露面。

想到这里,上官云闲自然是放松了好多,掸了掸衣服就直接走了出去。

就在上官云闲离开房间的时候,坐在电脑前面的尹凌澈,蓦地发现正在办公大楼听会议室听着音乐的顾安安竟然抬起小脸盯上了摄像头。

虽然知道顾安安不可能看到摄像头后面的自己,但尹凌澈仍旧是稍微的震了震。

直到顾安安收回了视线,尹凌澈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再次深吸了一下空气,尹凌澈合上了电脑,起身打开门离开了办公室,眼下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顾安安险些都要在会议室里面听着音乐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一个和刚才那一拨人完全不一样的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从他的步伐上来看,应该是受过训练的人。不苟言笑,看起来到是挺有威严。

“是顾小姐吗?”来人很是礼貌的看着顾安安,声音铿锵有力的询问着。

虽然没有听到声音,但是从口形上,顾安安还是看的出来的。直接摘掉头上的耳机,顾安安缓缓的起身站了起来。

点了点头说道:“我是顾小姐。”

“顾小姐你好,我是你的面试官猎豹,你也可以叫我一号先生。”如果这个人不是一脸严肃的和顾安安说这句话,顾安安八成会直接笑场。

这哪里是面试官?简直要呆萌出血了好么?哪里有人第一次介绍会忘记用真名的。

轻轻的笑了笑,顾安安难得心情大好的点了点头笑道:“好的一号先生。”

似乎完全没有听出顾安安调侃的意味,猎豹继续一脸严肃的看着顾安安,很是机械的说道:“现在请跟我来,我会告诉你接下来你需要做的事情。”

说着猎豹就转身走了出去。

顾安安自然是急忙跟上他的步伐,看起来这份工作很是有意思的样子呢!

至少比在大学里面手把手的教解剖学是有意思的多了。

跟在猎豹的身后,顾安安很是兴奋的想着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就这样一路跟着猎豹,坐上了电梯,一直到了整栋大楼的最顶层。

却在顾安安身后的方向开了门。

原本的电梯后面看似一块门板的地方竟然整块的移动开了。

一开始顾安安还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直到猎豹走出电梯在门口看着自己,顾安安才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电梯门,然后走了出去。

房间里面截然不同的陈设着实让顾安安下了一跳。

整个墙壁都用一种不太寻常的金属包裹着,看起来很是结实的样子。

再看看其他的门,上面除了按照数字有所标识,其他的压根看不出来是做什么用的。

于是乎顾安安只能一边走一边跟在猎豹的后面四处的看着。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在走着,连续拐了几个弯,这才走到一个看似非常宽广的房间。

里面早就已经有人在里面等候了。

看着他们都整齐划一的动作,应该就是猎豹所谓面试成功的成员吧?

想了想,顾安安反倒是对他们有了不少的兴趣。

“顾小姐,在面试之前,我需要向你明确一件事情。”就在顾安安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前这群背着手立正站好的人群身上的时候。

猎豹却猛然开了口,铿锵有力的声调再一次把顾安安从走神当中拉了回来。

“好,您请说。”顾安安收回目光,冲着猎豹微微一笑,略显俏皮的回道。

似乎是对于女人没有什么太多接触,面对如此模样的顾安安,猎豹有点不太自在,轻咳了一下,这才说道:“顾小姐,我们要招的是特殊人才,首先需要让你明白我们是怎么保护总裁安全的。”

说着猎豹就冲着眼前的一队人喊起了口号,似乎是想要现场展示一下他们的威力。

“内个……稍微打扰一下……”顾安安伸出小手轻拍了一下猎豹,示意他先终止一下刚刚的命令。
猎豹很是给面子的转过身来看着顾安安,示意她现在可以把疑问讲出口。

没有表情的脸上满是认真,倒是让顾安安有些不好意思了。

“请问,我将来要做的这份工作的主要任务是什么?”看着眼前的一群人都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顾安安一时间还真闹不清楚自己将要做的是怎样一份工作。

平日里在家里面这种事情都是由顾小千来处理。

至于这次的工作,也是顾小千给自己淘换来的,听他说似乎是个很有挑战性的工作,只是目前看来似乎有点看不太明白了。

看到顾安安疑惑的表情,猎豹很是负责人的指着正打算操练的一群人说道:“你眼前的这些人全部都是我们公司总裁的贴身保镖,他们的任务自然是一目了然,负责保护总裁的安全,至于顾小姐你……”

说道这里的时候猎豹明显的顿了顿,不知道是因为对顾安安这个名字有点生疏,还是下达的任务有点不熟练。

“顾小姐作为我们当中的一员,需要做的任务就是保护和治疗。”似乎是害怕吓跑顾安安,猎豹还很是好心的加了一句,“顾小姐完全不用担心,有我们这些专业的保镖在,总裁是不可能受伤的。”

言外之意自然是顾安安基本上是除了总裁之外的第二闲杂人等。

等同于吃闲饭的,那这个工作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说起救治,顾安安的小嘴就撇了撇,老娘向来只喜欢解剖,万一职业病上来,指不定就直接把他们亲亲总裁大人的心肝脾肺肾都揪出来晾凉……

自然这些话,顾安安才不会轻易说出口。

只是对于眼前这些人略有些讽刺的表情,顾安安明显有些看不过眼。

虽然说在国内,靠走关系上位的人不少,但是自己这可是找了一份玩命的工作,真是没有什么必要走关系,不过看那一队保镖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对自己这个临时多出来的女人很是敌视。

“不知道总裁大人是否经常带着各位外出?”顾安安晶莹明亮的黑眸闪了闪,一丝锐利从眸中一闪而过,昂着略微高傲的小下巴看着眼前的一队保镖。

“哼,什么叫做是否,这还用说吗?”站在右排第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第一个开口,上上下下打量了顾安安一番,口气极为轻蔑的说道,“我们可都是跟着总裁大人身经百战走出来的,不像某些人,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混进来。”

“二号,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好歹她的那张脸也是努力过了。”站在右排第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边上略微瘦削的男人也开了口。

不过看的出,这个人的嘴巴比所谓的二号要恶毒的多了。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按照他们称呼的顺序,这个人应该是三号咯!

他开口说完话之后,一阵哄笑声就响了起来。

顾安安倒是并不介意,自从贴上脸上这个疤痕,这种似有若无的鄙夷和哄笑声她都已经见识过了。

作为一个男人能够拿女人的外表作为攻击对象的家伙,顾安安向来也不会给他留什么面子。若要是平时,大概扫一眼他身上有什么病症,扫一扫他的威风也就罢了。

但是现在已经怀疑到了自己的真实本领上,不拿点料出来抖抖,估计接下来就会被人当做草包了吧?

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顾安安一瞬间就从自己的手中捻出六把手术刀。

“既然你们大家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那么应该不介意我这种小女子和你们切磋一下吧?”顾安安唇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妖娆中带着一丝嗜血,让人不觉有些紧张了起来。

不过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女人的一句话就吓到?

“切磋?哼,不要以为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就可以威胁到别人……”刚刚的二号又冷冷的哼了一声,完全不把顾安安手中的手术刀当做一回事,“这里不是过家家,我们也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

话还没有说完,二号就明显的觉得自己脸颊一凉,抬手轻蹭,就见到嫣红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指尖。

“这……”二号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安安。

之后又极为震惊的看着边上的三号,低声的询问道:“你们刚刚有谁看到她出手了?”

二号的眼神一直盯在顾安安手中消失的那只手术刀,心中也颇为震撼了一下。

如果不是自己眼花的话,那么这个女人应该是有点本领。

看来自己刚刚是小看她了!

其他人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只是简单的摇了摇头来传达自己的意思。

“怎么样?不知道现在各位是否还是觉得和我切磋没有什么意思呢?”顾安安瞬间又捻出来几把手术刀来,单手捻开刀面,用小手轻轻的握着,像极了一把钢铁制成的铁扇。

轻扇着手中的铁扇,顾安安嘴角缓缓勾勒起一丝魅惑的笑容。

带着些许挑衅看着眼前的这群自尊心超强的家伙。

好久都没有动一动自己的筋骨了,还记得上一次是收拾顾雪涵恶时候,那货就是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虐起来都木有什么新鲜感。

反倒是从新熟悉了一下学过的骨骼结构,也算是收获了。

眼前这些自称是神马狗屁总裁的贴身保镖,身经百战倒是很让顾安安感兴趣。

“雕虫小技!”似乎不愿意承认顾安安的能力,保镖群当中有人愤愤的吼了这四个字,就站了出来,“我来和你切磋!”

看着眼前这个站出来的人是整个队伍最左边的人,看来是他们当中的小罗罗。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是没有意思。

想到这里顾安安晶莹透亮的眸子咕噜一转,唇角便上扬了起来,扬起手腕用铁山遮住了小脸说道:“切磋讲究点到为止,不够刺激,不如轻伤为止,怎么样?”

乌溜溜的眸子闪着光芒,丝毫没有任何惧意。

“好!那就按照你说的来!”最左边的人冷哼了一声,“到时候可不要哭着求我放过你!”

“哭?”顾安安扬了扬眉,老娘从出生以来就没有哭过,这个概念还是教给别人来处理吧!

不过……

顾安安晶莹透亮的水眸一眯,似乎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才扭着小脑袋很是严肃的询问着一直站在一边的猎豹说道:“一号先生,如果他们受了伤,医药费还需要我来负责么?”

这可是个大问题,万一要是打残了,工钱还没赚到,就直接赔了医药费,那自己岂不是太吃亏了?

闻言,原本还有些紧张的那队保镖们反倒都仰天长笑了起来。

“受伤?别搞笑了!”

“就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

“哈哈哈哈……”

“……”

看着边上的人已经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猎豹并没有在意,依旧是很认真的回答了顾安安的疑问:“这一点顾小姐请放心,一切医药费用全部是由公司来支付,不需要顾小姐承担。”

“喂喂,我说一号,你还真当做一回事啊?”

站在最左边的那人几乎都要笑岔气了,眼角飚着泪花看着猎豹说道:“这样的女人,你就应该让她回家睡醒了再来,哈哈哈……”

“唔……这下我就放心了!”丝毫不介意别人怎么评论,顾安安得到猎豹的这句话,整个人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眉头扬了扬歪着小脑袋看着眼前的一队人说道:“老娘我可不想耽误时间,你们一起上好了。”

妖媚的笑瞬间就上扬了开来,带自信的霸气昂着高傲的下巴扫了一眼眼前的一队人。

几乎一瞬间所有的人都不笑了,面对一个女人如此的羞辱,如果还能够笑的出来,那还真就不是男人了!

“你这个疯婆子,不要以为进了这里就能够信口胡说!”

闻言,顾安安有些轻蔑的轻哼了一声:“恐怕你们这些人一起来都没有把握赢我,不过放心,我会对你们手下留情的……”

“简直是欺人太甚!”刚刚站出来要求和顾安安单挑的男人一个飞身就上前想要教训教训顾安安。

结果胳膊刚刚伸出去,就觉得腹部一阵剧痛,整个人就被放到在了地上,肚子上还插着一把手术刀。

“好了,你们还是不要让我一个个的来了,还有三分钟就要吃午饭了,我可不想耽误。”顾安安的唇角勾了勾,再一次捻开了自己手中的铁扇。

这下在场的所有人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般菜鸟。

只是眼下的情况,就算是不打恐怕也是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几个保镖互觑了一眼,很是有默契的冲了上去,五个人各有分工就冲着顾安安攻了过去。

即便是这个样子,顾安安也能够出乎意料的从他们任何人之间的夹缝中鬼魅般的穿行,伴随着顾安安银铃般的笑声,没过多久的功夫,胜负就已经分了出来。
一双小手抱着胸,顾安安唇角上依旧挂着一副气定神闲的笑容。

再看看身后的五个保镖,每个人不同的位置都插着好几把手术刀。

这下子就连猎豹都震惊了!

要知道虽然这些人的嘴巴贱了一点,但是他们说的完全是实话,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们确确实实在尹凌澈的手下身经百战。

没想到只是一瞬的时间,他们就被顾安安一个人摆平了。

再看他们身上插着的几把手术刀,猎豹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是有了表情。

一时间对于眼前的女人,猎豹也不好处理了,这个女人来这的目的到底是来帮助保护尹凌澈还是来拆台的?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先给几个保镖叫救护车吧?

想到这里猎豹就直接拨通了电话。

顾安安自然是站在一边从头看到尾,一直没有要走的意思。

“内个……顾小姐,您的面试已经结束了,请等候明天的面试结果即可。”好在猎豹作为这些保镖的首领们更加的镇定。

早在之前上官云闲就已经交代过任务,只是没有想过现在的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按照这个情况,只能先让顾安安回去,之后再汇报给上官云闲了。

“额……”顾安安晶莹透亮的眸子眨了眨,似乎还有点迟疑,“内个,我能不能跟着去医院把我的手术刀都拿回来呢?”

“……”

对于眼前这个完全像是没有事情发生过的女人,猎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了。

而一直默默观察着这一切的上官云闲,脑袋上面的汗珠早就不知道滴到什么地方了。

这个女人哪里还是人类!这……这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恐怖的尹凌澈!

难怪尹凌澈这个家伙会喜欢这个样子的女人,这脾气性格简直是如出一辙!

尹凌澈,你这个混蛋现在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原本想着办完事情之后和尹凌澈好好的沟通一下,看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这个女人,结果回道尹凌澈之前呆的地方,这个混蛋竟然不见踪影了!

这货难道是看到了顾安安之后就逃之夭夭了么?

那现在怎么办?这尊大佛,不对,这尊大魔王已经请上门了,现在想要送走估计是没有办法了,呜呜,尹凌澈!你是死是活都要出来露个面吧……

呜呜……

上官云闲坐在尹凌澈的位置上几乎都要把尹凌澈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了,却全然不知就在他去给猎豹布置任务的时候,尹凌澈早就已经驱车去了顾家。

顾家富丽堂皇的大厅中。

尹凌澈慵懒的靠在欧式的羽绒靠垫上,整个人完全没有到别人家的拘束感。

相对而言,作为顾家的主人,顾青山反倒是有种说不出的紧张感觉。

要知道之前顾青山一直支持顾雪涵嫁给尹凌澈,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另一个女儿顾安安。这种事情就算是被旁人知道了,对于顾青山来说也是一种威胁。

更何况是被亚欧财团的当家人知道,那自己这种瞒天过海的行为无异于是自寻死路。

顾青山自然是不敢轻易开口说话,万一要是被尹凌澈当作把柄,自己到时候的日子可不好过。

现在她们顾家的生意虽然还算是不错,但是和亚欧财团的人相比较来说,几乎和烧饼上面的一粒芝麻没有多大区别。

“不知道尹少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顾青山满脸堆笑,很是谄媚的看着尹凌澈。

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尹凌澈琥珀色的眸子微微一眯,唇角就勾了起来:“自然是为了和顾伯父讨一门亲事。”

“亲事?”顾青山不由的一愣,自从顾雪涵住院了之后,顾青山就以为尹凌澈放弃了这次的婚约,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的提出来。

顾青山心底自然是暗喜,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真没想到尹少对我们家雪涵如此惦念,你放心……”顾青山刚刚想要说说表忠心的话,就直接被尹凌澈制止了。

“顾伯父。”尹凌澈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却让顾青山的声音戛然而止。

吞了吞口水看着眼前一脸高深莫测的尹凌澈,顾青山反倒是不敢说话了。

尹凌澈骨节分明的大手微微抚了抚自己银白色的流海,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和我定下婚约的是顾安安,我要娶的人也是她,您说是不是?”

“额……”万万没有想到尹凌澈这次来说的亲事竟然是和顾安安有关的。

这一事件顾青山也不敢直接答应,毕竟这个女儿失踪了五年,突然出现就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如果现在给她安排亲事,到时候一个不小心宰了尹凌澈,到时候这个责任自己也承担不起啊?

不过要是不答应的话,尹凌澈估计也不会让自己好受。

想到这里,顾青山额头上的汗珠就密密麻麻的渗了出来。

晶莹的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扎眼,一直坐在一旁的尹凌澈自然也明白顾青山的顾虑是什么。

一想到那个小东西竟然把自己的亲爹都吓成这个德行,倒也是醉了。

轻勾了勾性感的薄唇,尹凌澈骨节分明的十指交叠在一起撑着下巴,颇为善解人意的说道:“顾伯父,你只需要把我对你说的事情转述给顾安安即可,到时候我自然有办法。”

“这……”顾青山依旧是有些疑虑。

万一有个万一,估计到时候尹凌澈就没有机会和自己说话了吧?

“可是我这个女儿性子实在是顽劣的很,万一要是……”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顾青山索性直接把话也说白了。

顽劣?尹凌澈听到这个词险些笑出声来。

这个顾青山还真是用词恰当,要是顾安安可以用顽劣来形容,那世界上的人都成好人了。

索性直接伸出白皙的大手轻拍在顾青山的肩头说道:“顾伯父,你放心好了,回去之后我就会向其他人宣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和你们顾家没有关系,你看这可以了吗?”

“真的?”顾青山似乎有点太激动了,竟然连遮掩都忘记了。

话一出口,顾青山就知道自己失态了。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来了,顾青山也没办法收回,只能涨红着一张老脸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尹凌澈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既然尹少都这么说了,等到晚上安安回来的时候,我会和他好好聊一聊的。”顾青山再一次扯了扯嘴角,补充了起来,“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就靠尹少您和安安沟通了。”

“好。”见到顾青山总算是松了口,尹凌澈自然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了看大厅里面挂着的仿古摆钟,尹凌澈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果断的优雅起身站了起来:“既然事情已经谈妥了,那就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叨扰了。”

估计这个时间,那个小东西也应该在公司里面闹开了,如果现在不回去,估计看不到好戏了。

“哪里,哪里!”一见到尹凌澈起身,顾青山急忙挽留了起来,“不如尹少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吧,现在这个时间……”

顾青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尹凌澈就已经迈着步子向着正门走了起来。

骨节分明的大手背着顾青山挥了挥便插进了裤袋当中,心情大好的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就不在顾伯父这里久留了。”

虽然顾青山对自己态度很是恭敬,但估计巴不得自己赶快走。

瞧他额头上面的汗珠都要变成瀑布了,自己实在是没有心情看他表演。

站在正门处,尹凌澈懒懒的伸了伸懒腰,单手遮住琥珀色的眸子看着如此晴朗的天,尹凌澈觉得整个人心情分外的好。

迈着轻快的步子,尹凌澈就走向了自己停车的地方。

刚刚坐到自己的座驾上,就看到自己的手机上面赫然多了点什么东西。

早就料到上官云闲会给自己打电话,所以尹凌澈索性直接把手机丢在了车上,只是……

手机上面几乎要到三位数的未接电话是要闹哪样?这个混蛋到底找了多少个人给自己打电话?看着几乎要被耗尽电量的手机,尹凌澈着实是无语了。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正要拿着蓝牙耳机塞在耳朵上,打算把电话拨过去,结果就见着手机上面赫然又出现了上官云闲的电话。

尹凌澈自然是顺手接了。

“尹凌澈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头一次尹凌澈庆幸自己没有戴上蓝牙耳机,否则,现在这个时间自己应该是先去耳鼻喉科挂个急诊了。

没想到短短时间,上官云闲的功力就见长了,打电话完全不用扩音就可以体验扩音的效果。

就在尹凌澈想着要不要把手机再放的远一点的时候,上官云闲的声音就再一次的传了过来。

“尹凌澈!要是你还没死就快点给我吱一声!”

“吱!”

“……”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上官云闲那边就安静了,紧接着是什么东西砰然倒地的声音。

良久电话那头才传来上官云闲断断续续的声音。
“你,咳咳……”上官云闲严重怀疑电话那边的尹凌澈脑袋被驴连环踢过了,“凌澈,你需要我现在帮你叫救护车,还是一会直接……”

“有什么事情,现在直接说就好。”尹凌澈琥珀色的眸子淡淡的眨了眨,一本正经的接起了电话,“出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一说到事情,上官云闲就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出大事了!绝对的大事!你知不知道你们家的那个小恶魔到底干了什么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尹凌澈都能够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上官云闲要从电话听筒里面蹦出来了。

无语的看着几乎能喷出口水来的手机,尹凌澈依旧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就发动了座驾。

“怎么?她把那几个保镖都打伤了?”若要是这个情况,那一点都不出乎他的预料,这个火爆的小家伙脾气还是有的。

“打伤?”上官云闲分分钟哼给尹凌澈听,“如果只是简单的打伤那还好处理了,你知不知道她竟然用手术刀把每个保镖都捅了!”

一家人瞬间变刺猬了有木有!

她顾安安敢不敢再凶残一点?

这一点尹凌澈倒是没有预料到,看来的确是有些委屈这帮兄弟们了。

尹凌澈沉默了半响,琥珀色的眸子眯了眯,继续问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去重症监护室什么的?”

若是这种事情闹大了,被警方介入,恐怕就有些麻烦了。

毕竟这次地方是在工作的大厦里面,那几个保镖他倒是不担心,但公司里面的人,他就有点没办法保证了。

“这是最令人发指的地方!”听着那边砰砰作响,就知道上官云闲桌子都已经敲上了。

平日里上官云闲算是比较镇定的家伙,现在竟然如此激动,尹凌澈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

难不成事情已经发展到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甚至发生了更可怕的事情了吗?

紧蹙着眉头,尹凌澈屏住呼吸等着上官云闲的下文。

“你知道吗?他们每个人身中数刀,但是刀刀避开重要器官!连大动脉都没有伤到!”上官云闲越说越激动,“你们家小魔王打架的时候都有职业病的么?”

“……”

这下子,不单单是上官云闲,就连尹凌澈都被顾安安彻底打败了。

小东西,你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看着车窗外两边飞驰而去的景物,尹凌澈唇角勾勒起浓浓的笑意,真是越来越期待能和她见面了!

希望不要拖的太久才好!

而与此同时的顾安安早就拿了自己的手术刀回到了顾家。

一进大门就明显察觉到顾青山有些异样的行为。

要知道自己已经回到顾家这么多天,虽然顾青山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他似乎对自己是死是活压根不怎么关心。

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回来之后,顾青山竟然坐在客厅里面正在等自己,这太阳难不成打西边出来了?

“妈咪!你回来了!”刚一进门,顾小千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就蹦了出来直接抱住了顾安安,“今天上班感觉怎么样呢?”

顾小千一脸萌哒哒的期待着什么。

“放开前辈!让我来!”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的冬宝儿很是不满的扯着一直紧紧抱住自己大腿的顾小千。

“才不要,这是我的妈咪,要抱去抱你妈咪!”顾小千依旧不改争宠本色,很是嫌弃的驱逐冬宝儿。

“抱你妹啊!”

“我妹也可以,就是不可以抱妈咪!”

“……”

“……”

顾安安几乎是已经习惯了这两个人从早上闹到晚上状况,只是……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顾小千和冬宝儿现在应该一个是在家里面呆着,另一个应该在研究所里面做研究才对,为什么这两个家伙会从自己的身后蹦出来?

单单想一想,顾安安狐疑的目光就扫了过去。

刚想要说些什么,管家就极为贴心的走了过来。

“三小姐一定饿了吧,我准备了三小姐最喜欢吃的牛排,已经让下人做成八分熟了。”

顾安安转过头冲着管家甜甜一笑:“管家伯伯,辛苦你了。”

即便自己现在的口味早就已经变了,但对自己好的人,顾安安没有理由拒绝。

抱着顾小千,顾安安就径直走到了客厅里面。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顾安安拿起刀叉细细的吃起饭来。

看着一直坐在餐厅座椅上面犹豫不决的顾青山,顾安安抬眼扫了扫便开口问道:“怎么?今天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吗?”

顾安安放下手中的刀叉,托着小下巴看着顾青山。

这个见里面没有之前那两个祸害,还真是有点冷清呢!

算算日子,自己那个所谓的大哥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吧?难不成老头子是想要说这个问题?

那他应该用不着这么犹豫不决吧?

“安安呐……”顾青山看着顾安安已经开口了,又想起之前尹凌澈说的话,这才把一直在嘴边的话说出了口,“白天的时候,尹凌澈来了咱们顾家。你知道他和……”

“你是说和顾雪涵有婚约的事情么?”顾安安抬眼瞟了顾青山一眼,很是淡然的说道,“我同意。”

“你同意嫁给尹凌澈?”顾青山似乎一直在走神,一听到顾安安说了这三个字,激动的差点要跳起来。

“啊哈?”顾安安嘴角抽了抽,这个老头子的耳朵是不是已经开始不中用了?兀自的翻了翻白眼,顾安安挥了挥白皙的小手说道,“我同意他们两个人的婚约,不是我要嫁给他,明白?”

“可是他今天来这,指名说要娶你……”见到顾安安说不愿意,顾青山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他说只要我把这句话带给你,其他的他会解决。”

解决?呵!顾安安在心底冷笑了一下,看来他是嫌弃命太长了。

当时要不是因为这货,自己也不会被自家人算计。

而且之前这个家伙还在教堂里面公然的……

想到这里顾安安的小脸就又红了起来。

没想到这个混蛋现在竟然还有脸直接跑到顾家来说要娶她,开什么玩笑?难道就当她顾安安是这么好招惹的吗?

“啊嘞,妈咪啊,你的脸怎么又红了?”顾小千一面嚼着口中的牛排,一面萌哒哒的看着顾安安,“现在可没有月亮哟,月亮都是晚上才会出来的说……”

眼见着顾安安的小脸越来越黑,顾小千依旧是喋喋不休的说着。

“顾小千……”幽幽的声音几乎是从地底下传来一般,顾安安的小脑袋几乎是机械的转过来看向顾小千。

强大的杀气几乎要把顾安安脑袋上面的空气都妖魔化了。

“你这个臭小子,还有什么遗言要留吗?”

“额……妈咪好可怕!”顾小千一面说着,一面直接钻进了冬宝儿的怀里求救,“宝儿阿姨,快点阻止妈咪!”

冬宝儿的眉头挑了挑,阻止顾安安?那还不如和顾小千两人先自己刨个坑躺好比较舒坦。

于是乎,冬宝儿做了她最想做的事情。

小手从怀里把顾小千往外一拎,极为狗腿的看着顾安安笑道:“前辈,干掉顾小千的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办吧!绝对不留后顾之忧!”

“……”

顾安安的嘴角抽了抽,这俩人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关键时刻还不忘记落井下石,简直是干得漂亮!

果不其然,冬宝儿这话刚刚说完,顾小千就不乐意了。

“喂喂,宝儿阿姨,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难得人家还一直帮你保密你之前偷偷宰掉的……呜呜……”顾小千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张樱桃小嘴就直接被冬宝儿捂了个结结实实。

顾安安狐疑的打量了如此诡异的两人,一双晶莹透亮的水眸眯了眯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绝对没有!”冬宝儿一张小脸笑的无比灿烂,碧蓝色的眸子几乎闪闪发光。

扬了扬眉,顾安安又看了一眼在冬宝儿怀里极力摇头的顾小千,刚刚想要说点什么,边上的顾青山反倒是沉不住气开口了。

“安安,尹少吩咐的事情,我算是带到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尹少好好的谈一谈,要不要我帮你约个时间?”

如此狗腿的语气和之前完全是天壤之别。

只是这些顾安安也懒得在意了,至于那个叫什么尹凌澈的家伙,自己是要好好的去会一会了,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知难而退!

果然不给他的厉害瞧一瞧,他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呢!

“时间就不用约了,我自有打算。”谈判什么的还需要约什么时间吗?夜黑风高时,才是最佳谈判的时间。

要么死要么滚,多好选?

想到这,顾安安的唇角缓缓勾勒起一抹妖娆的微笑,带着一丝桀骜不驯挂在小脸上。

看了看顾安安的表情,顾青山没敢吱声,看样尹凌澈到时候是凶多吉少了,现在也只能祈祷他说话算话,到时候不管顾安安做了什么,都不要牵扯到他们顾家才好!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