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被村长猛烈的进出 宝贝看我怎么破你的

热评句子 2021-10-13 16:06:17
“公子,你老瞧着下边做什么?这舞娘还没来呢。”

一女子笑盈盈地再替他满斟一杯,另一女子却笑道:“公子从未看上过咱们这儿的姐妹,真不知什么样的女子方才能入得公子的眼?”

顾思远笑着用扇子挑起那女子的下巴,调侃道:“不是你们入不得眼,而是你们个个皆是天姿国色,让我挑花了眼!”

“公子只会拿咱们姐妹寻开心。”

顾思远道:“来这儿自然都是寻开心的。对了,听说你们这儿来了个新姑娘。”

身旁的女子笑道:“可不是,不过那姑娘真是够矫情的,来到这种风月之地居然还要故作清高,只卖艺!”

另一女子却道:“也不能这么说她,我倒是觉得,如她那般神仙一样的人儿,没准真是哪个大户人家落难的小姐。”

顾思远听着她们左一句,右一句的,微微垂下眸子,小口抿着杯盏中的酒。

忽然,女子指了指楼下,对顾思远娇声笑道:“喏,说曹操,曹操到。看,公子,那便是楼里新来的舞娘,琳琅。”

此刻,不止是顾思远,就连百里景修都忍不住往众人视线汇集处望去。

这一望,便瞧见了一个正朝着舞台缓缓走来的少女,少女穿着绯红色抹胸长裙,她以薄纱遮住了面容,一双如水般剔透的美眸,顾盼生辉。如玉一般的胳膊完全露在外头,那一点朱砂,令在场的男子热血沸腾。长长的青丝披散,不知是怎弄的,那青丝的尾部皆成了波浪卷儿,虽然怪异,但却好看得紧。左侧发边,斜插了一支红艳艳的绢花,风情万种。

顾思远却略微有些出神,暗自回想:这少女怎会这么眼熟?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而另一旁的百里景修则是冷着脸捏碎了手里的酒盏。

军医与侍卫皆是面面相觑,大气也不敢喘,只眼观鼻鼻观心,“专注”地望着楼下,望着那个衣着暴露的少女。

“全都背过身来!”百里景修似是咬牙切齿般低呵了一声。

话音刚落,便看那三人抽搐着脸默默转过身子,背对着楼下,心中不禁开始替今夜在场的男子担忧。

在万般瞩目之下,琳琅已一个女王的高姿态站立在舞台上,今夜,她要舞一曲别样的弗朗明戈!

没有任何配乐,琳琅将大大的红色裙摆拉开,摆出一个高傲、睥睨天下的姿势。红裙之下,修长白皙的美腿若隐若现,而她此刻脚上穿着的“定制”高跟鞋也异常引人注目。

但见她一手叉腰,一手捏着裙摆,裙角飞扬之间,那盈盈一握的芊腰,裙摆舞动间露出的白腻长腿……

在场的男人近乎陷入了疯狂!

咔嚓……咔嚓……

一双筷子在百里景修手里掰成了四支。

看着台上翩翩起舞的人,他真想戳瞎其他男子的眼睛。

此刻,顾思远也不再饮酒,他直勾勾地盯着下边起舞的人,脸上却是没了先前淡定自若的笑意。

琳琅一边跳着,一边还不忘用余光来观察那些看客,顶着众多猥琐的目光,她忍不住鄙夷:土包子们!本姑娘这可是非常高雅的艺术!

忽然间没了兴致,琳琅便草草结束了这个舞蹈。

她刚想走下台,却是看老鸨笑呵呵朝她走过来,老鸨身边还跟着一个端着托盘的小童,老鸨斟了一杯酒递给她。

琳琅看着递到自己跟前的酒,眉梢微挑:这酒她可不敢喝!

“姑娘受累了。”老鸨笑脸不变。

琳琅接过酒盏,想着先应付一口,然后再吐掉。酒在她举起酒盏正要喝的时候,只觉有什么东西打了酒盏,白瓷酒盏顷刻间碎了一地。

老鸨脸色登时就变了,但又很快恢复如常。

“哎呀,瞧瞧,怎连拿个酒杯都拿不稳当了呢?你们还不快快扶着琳琅姑娘回去歇息!”老鸨扭头对着在旁的护院使了个眼色,护院们会意,由两人上前,一左一右分别站在琳琅身侧。

“姑娘请……”护院的目光都没落在琳琅身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妖精。

琳琅丝毫不在意,老鸨想什么,她门清。一甩自己刚烫的大波浪,嫣然一笑,道:“我回去歇息了,妈妈可别忘了我的赏钱。”

见琳琅要走,男人们不乐意了,一个个扯着嗓子喊着“再舞一曲”。

琳琅回眸却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楼上俊美的顾思远,而顾思远也正望着她。

又是一个美男呀!

琳琅一高兴,冲着顾思远一眨眼,愣是抛去了一个媚眼。

顾思远一愣,旋即也很快对她回以一笑。

这一切百里景修都看在眼中,他沉下眼眸,二话不说,起身便下了楼。随行的三人猜出自家主子应该是去会小情儿,于是也不好意思跟着,只得待在原地等。

哪知,琳琅前脚一走,那老鸨便站在台上,对众人说道:“诸位爷可都看到了,刚才那是我们绝色楼的琳琅姑娘,今儿是琳琅姑娘头一回挂牌,五百两起价,价高者得之!”

回想起刚才台上撩人心魂的美人儿,男子们一个个都忍不住蠢蠢欲动,摩拳擦掌,准备一掷千金。

“八百两!”

“一千二百两!”

喊价声一浪高过一浪,百里景修的属下有些着急了,侍卫双双看向军医,小声询问道:“白先生,咱们要不要替爷把那位姑娘买下来?
白姓的军医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看得那两名侍卫面面相觑。

良久,他才说道:“不必了,这种出生的女子,不好留在爷身边。况且,刚才你们都瞧见了。自古红颜祸水,还是让别人买了去吧,也好趁早打消了爷的念想。”

侍卫没有再说话,毕竟白先生说得有理,他们家主子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待在主子爷身边的女子,不是名门闺秀,那也一定会是对主子爷有帮助的。

“五千两,我要了!”

“一万两,我们家老爷要了。”

众人一听一万两,皆是一愣,霎时间,鸦雀无声。有人惋惜,有人还在犹豫,更有人在交头接耳议论起舞娘琳琅的容貌究竟如何。毕竟从一开始到现在,还没人见过她的样子,只记得她那曼妙的身姿……

就在那位出价一万两的胖子自以为搏得头彩,抱得美人归时,就看顾思远从座上站起身来,沉着脸喊了一句:“一万三千两。”

他的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便齐齐望向他,就连他身边陪酒说笑的姑娘也都惊得睁圆了一双双杏眼,窃窃私语道:“你们说公子这是看上琳琅了?”

“哼,就那小蹄子的一身骚劲,哪个男子能够受得了?没准儿连宫里头的太监看了也会蠢蠢欲动呢!”

“呦呦呦,你这是吃不着葡萄,便说葡萄酸的吧!”

顾思远将这几个女子的话听在耳中,俊逸的眉宇蹙得愈发紧了。一直觉得那个舞娘眼熟,后来她朝自己眨眼转身时,侧过身子,不经意间露出脖颈处却是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蝴蝶印记。

那是一块十分特别且少见的印记,在他的记忆中,确实曾有一个人有着这样的印记……

只是她又怎么会到这儿来?又为什么会成了舞娘?

顾思远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但此刻却容不得他仔细去想,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将她给赎回来!

这一边,男子们为争夺琳琅一掷千金,而那一边,被护院送回闭月羞花阁的琳琅,却是被“软禁”了起来。琳琅看着被反锁的房门,不急也不恼,只是唇角噙着一抹冷笑:看来不给妈妈桑一点颜色瞧瞧的话,估计是不行了。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呢,更何况是她!

她抬起手来摘下斜插在鬓角上的那朵红色绢花,丢在梳妆匣上,又拿了支银簪将长发撩起,在脑后随意挽了发髻。正当她刚退下身上的抹胸长裙,却是有人如疾风一般破门而入。

“……”

百里景修从未想过急匆匆赶过来的他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他看着面前胸的琳琅,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应。

但想起先前这小女子没脸没皮的艳舞,他当即就冷下脸来,大步上前,一把抓过床榻上的褥子,劈头盖脸地就朝琳琅身上丢过去。只听他恶声恶气道:“就你这丑模样,还是安分一些的好!”

哈?啥?

琳琅一脸呆滞地望着面前“正气凛然”的面具美男,半天都没晃过神来。

百里景修见她这样,别开眼,又是一脸嫌弃的模样,说道:“还不快些换衣衫走人!”

“……”琳琅唇角微微抽搐:本姑娘为什么要走?银子都还没捞着呢!

不过,静下心来之后,琳琅却发现百里景修的脸色有些苍白,想起先前他身上的伤口,她便忍不住将视线往他腹部挪了挪,虽然隔着衣服,但从他的站姿来看,琳琅便肯定这家伙还没医治。前后一琢磨,她自然很顺利就将前因后果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心中对这傲娇的闷骚美男更是多了几分好感。

只可惜是皇帝老子的儿子,要不然,拐过来倒是挺好的。

琳琅披着锦被,往前两步,走到百里景修跟前,踮起脚尖,迅速在他的面具上落下一吻,然后趁着他还未动手之前,又以迅雷之势跳开。

果然,再一次被琳琅亲了的百里景修,铁青着脸,抬手挥了过来。

躲开的琳琅得意洋洋地对她嫣然笑道:“百里景修,谢谢你啦!”

“……”

百里景修没有说话,只沉着脸,冷哼了一声。在琳琅看来,真是傲娇又别扭!

琳琅又笑眯眯道:“非礼勿视,姑娘我要换衣服了,你确定不转过身去吗?”

一听这话,百里景修垂下眼眸,默默转过身去。琳琅冲着她的背影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丢开锦被拿衣服穿上。这古代的衣服果真不太好穿,而且拖拖拉拉,行动都不太方便,虽然式样还蛮漂亮的。

琳琅腰带还未系好,外头便有人声传来。琳琅认得那是老鸨的声音,她看了看百里景修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计上心来。

就看她腰带也不系了,穿好的衫裙再一次被扯开。

就在老鸨领着人笑呵呵走进来时,却看到琳琅正和另一位男子拉扯不清。

老鸨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却还是硬着头皮讨好地对顾思远说道:“顾大人,这一定是误会……”

顾思远却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从一进门开始就一直落在琳琅身上。

此刻的琳琅并没有以纱巾遮面,顾思远怔怔地望着她,良久才唤了一句:“小阿九。”

虽然琳琅对这个身体没有任何的记忆,但不知为什么,顾思远的那一声“小阿九”,却是让她心头一颤,控制不住地回眸望去。

老鸨与百里景修虽然神色各异,但却都好奇他们两人竟然是旧相识。

琳琅自己也很惊讶,“萍水相逢”的美男居然会认识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不过,应该不是太熟悉,若不然,怎么刚才在外头的时候却没有认出自己来?

顾思远收回目光,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给老鸨,说道:“这里是一万五千两银票,还请妈妈将琳琅姑娘的卖身契交与我。”

“这个……”老鸨有些犹豫,迟迟不愿意接银票。

“怎么,妈妈觉得这些还不够?”

顾思远问这话时,虽是温和地笑着,但语气却带着不容回绝的威胁。

老鸨身子微微一颤,双手接过银票便道:“够够够!”

不等老鸨说完话,百里景修却指着琳琅,说道:“三万两,她,我买下了!”
闻此言,老鸨大喜,没有想到今天撞上财神爷了。不过,她又不敢得罪京畿提点刑狱大人,于是只好缩着脑袋让他们二人自己去抢。

顾思远此刻也注意到了百里景修,他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对方的身份来。

心中难免有些生疑:传闻中从不近女色的楚王,怎么会到绝色楼来?又怎么会争着要一个“舞娘”?

他将扇子打开,徐徐摇晃,笑道:“妈妈,你既已经接了我的银子,可是不能再反悔的。”

“唔……”话虽如此,但对方出的价可是整整翻了一倍呀!老鸨眼珠子一转,最后竟然落在了琳琅身上,她对着琳琅一个劲儿地使眼色。

琳琅心中只觉好笑,只见她走上前,笑吟吟对顾思远说道:“公子说得哪里话,咱们这儿虽说是声色之地,但却也是讲诚信的!”说罢,她便转向老鸨,无视了老鸨咬牙切齿的模样,笑着反问道:“妈妈,您觉得琳琅说得可对?”

“是……”老鸨脸上虽是笑着的,可是眼神却对琳琅怒其不争。

经过今晚一事,琳琅确实也打消了在绝色楼混下去的打算,而至于跟着顾思远走,还是跟着百里景修走,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百里景修是什么人?她现在又是什么身份?跟着他走?开玩笑,那纯粹就是给自己整一大堆麻烦。

而至于这个顾思远,琳琅虽然还不清楚他的底细,但既然是旧相识,那么对方一定知道她的底细。跟顾思远离开,显然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

见琳琅选择了自己,顾思远抬手对着百里景修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台,承让了。”他并没有当众道出百里景修的身份,对方既然是掩去真容来到此处,想来定是有他的顾虑。

面具之下,百里景修将唇抿成“一”字,深深地看了琳琅一眼,良久才对顾思远道了一句:“顾提刑,后会有期。”他的语气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也没有任何威胁之意。

顾思远倒是有些诧异,毕竟这样“和颜悦色”的楚王,与传言中的样子相距甚远。

百里景修虽然是离开了,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却让琳琅依旧觉得不安,尤其是想起他最后看向自己的那个眼神。

老鸨最后还是忍痛将琳琅的卖身契交给了顾思远,顾思远拿着那张卖身契只看了一眼,便当着琳琅的面,将那张卖身契用手直接捏成了齑粉。

琳琅倒是没惊讶顾思远这一手功夫,她只盯着那飘飘洒洒的齑粉,暗暗叹息:一张卖身契,上面肯定能挖掘出不少重要信息啊!

顾思远见琳琅盯着那些齑粉发愣,以为卖身契触及到了她的心伤,便上前一步,走到他面前,对她伸出手,温声道了句:“九妹妹,我们回家了。”

诶?这是什么新情况?

琳琅望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他的手并不似别的男子那般粗糙,没有粗大的骨节,也没有因为书写或是拿兵器而留下的茧子。他的手生得很精致,手指纤长,指甲修得很整齐,指甲盖上还泛着莹润的哑光。他的手,虽然好看,但却一点都不显得女气,反而看起来就觉得这双手十分有力。

不知是作为“手控”难以抵挡此美色,还是因为顾思远那一声温柔到极致的“我们回家了”,琳琅伸出了自己的手,搭在了顾思远的手掌之上。

微凉的指尖触碰到对方掌心的那一瞬间,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琳琅微微有些失神。

顾思远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在他如玉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轻叹一声,他轻轻捏住了掌心中柔软的手。

“姑娘!姑娘!”跟在琳琅身边伺候的小童哭着跪在她脚旁,一边磕头,一边哀求着,“求姑娘行行好,带阿呆一起走吧!阿呆什么苦都能吃,什么活都能干!”阿呆知道,如果琳琅不带走他,再过半年,他就会被逼去当小倌儿。

琳琅看着不停对自己磕头的阿呆,听着那一声声“咚咚”的声响,还是忍不住起了怜悯之心。只是她自己并没有钱……

“妈妈,我瞧这个小童儿挺机灵的,而且我九妹妹也已经习惯他伺候了,你出个价,这小童儿便一并随我去了。”

闻此言,琳琅猛地就看向顾思远,心中忍不住感慨:这天上掉下来的哥哥,真是人美心又善啊!

阿呆听了顾思远的话,便对着他磕了三个响头。

老鸨此刻心肝肺都要纠在一块儿了,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没想到无权无势的乡下丫头居然变成了顾家九小姐!就说呢,一般的村野丫头哪里会这般出众……

“哎呦,看顾大人说的,只不过是个小童儿,琳……九小姐喜欢,便是他的福分。”老鸨说着转脸又对阿呆轻声呵斥了一句,“哭什么!往后跟在九小姐身边要机灵点!顾府可不是随便的地方。”

阿呆抽泣着连连点头,又对着老鸨磕了个头。

琳琅将阿呆从地上拉起来,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轻声笑道:“快去收拾一下,咱们即刻就走。”

“嗯!”阿呆重重点了头,还挂着泪珠的小脸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在阿呆收拾东西的时候,琳琅却是和顾思远聊了两句。

琳琅指着自己的脑袋,面带难色对他说道:“不久前大病了一场,从前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了。”

顾思远目光温柔地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无妨,我记得就好。”

“唔……”琳琅忍不住想捧脸:要不要这么温柔啊!太犯规了!

不过琳琅更想知道,这位温柔的美男究竟是谁?还有她的身份究竟是何人。

“往后,你就喊我二哥,父亲若是知道九妹妹还在人世,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呢!”

“二哥。”琳琅从善如流地喊了一声,心里却忍不住在想,这一大家子究竟有多少孩子?自己居然排到第九个了!

似乎是看出了琳琅眼中的疑惑,顾思远随后又笑道:“家中还有两个妹妹,一个与你同年,却比你晚一个月。一个比你长三岁。回家之后,你就能见着她们了。”

琳琅笑了笑,原来他称呼自己九妹妹,并不是因为她排行第九。

“二哥,那我娘?”琳琅试探问了一句,虽然心里差不多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但还是有必要先确认一番,做好准备。

顾思远摇摇头,说道:“我从未见过……当时爹爹抱着还在襁褓中的里回府,只说你叫阿九,是我们的妹妹。从未提起过你娘,想来应该是怕你伤心吧。”

“嗯。”琳琅微微颔首,不再言语。

她肯定,她的身世必另有蹊跷。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