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收集jy的系统小说

热评句子 2021-10-13 16:08:15
琳琅猛地回头想让百里景修松开自己,哪知,她才侧过脸,就不偏不倚撞到了对方的嘴上。

男子陌生却好闻的气息,让琳琅有些心猿意马。

而百里景修也完全没有料到会出这样的意外,虽然不过是自己的唇碰到她的发而已,可那被风吹拂起的青丝,带着清淡的药香,顺着风挠在了他的脸上,也似挠在了心上。

他微微垂目,不经意间看见了琳琅那白嫩的颈项,看着这美好得很想让人咬上一口的脖子,他紧抿着唇,别开眼。手臂下意识一紧。

他这手臂挪了个位置没关系,可偏偏好巧不巧的,正好就横在琳琅的胸前。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瞬间便将不久前绝色楼那些旖旎的记忆打开……

与此同时,琳琅亦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她右手从宽大的衣袖中探出,明媚的阳光之下,如玉的手指间有银光在微微闪动,再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根银针扎在了百里景修“非礼”自己的那只手臂上。

有敌当前,琳琅自是不会落井下石,她只是以“金针封穴之道”,暂时“废”了他那只胳膊而已,反正他那只胳膊也是一直闲着。就当是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要是下一回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废”的可不会是一只胳膊这么便宜了!

琳琅哼了声,一个猫腰便从百里景修怀中逃窜出来。

百里景修一时失察,不慎被琳琅钻了空,看着她逃开后回眸看向自己的那一眼,那满含警告却又带着洋洋得意的神情,真是叫他有些哭笑不得。

不远处又窜出几个黑衣蒙面大汉,他们与先前的那一批人不同,他们手持弯弓,朝着百里景修与琳琅就是一阵狂射。

就看百里景修挥剑,将射向他们的弓箭格挡开来,可总还是有一两支漏网,眼看着那些淬了毒的箭头直逼琳琅而去,百里景修出掌想要用掌风劈开,但却见琳琅轻巧地躲开了弓箭。

身为一名金牌特工,琳琅的军事闪避自然是十分过硬的。不过她的闪避动作,看在别人眼中,倒是显得有几分怪异。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到了城外的金龙湖旁。

看着面前旷阔的湖面,琳琅的眉头不由得蹙起,这些杀手似乎是故意将百里景修和她往这边“驱赶”。

“小心!”

琳琅对着百里景修低声提醒了一句。

百里景修微微颔首,两人的想法竟是不谋而合。当下,他也对眼前这个“非比寻常”的小女子有些刮目相看。

毕竟,在他所见过或者接触过的女子当中,遇上这种刀光剑影的事情,她们不是惊得失声大叫,就是吓得浑身哆嗦,或是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串。从来就不曾有人如琳琅这般镇定自若,更没有人能够像她这样能够轻而易举地躲开弓箭的袭击。

“我有一个好主意!”

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琳琅忽然计上心头。

百里景修看她一眼,便知道她心中所想。

还不等琳琅提议,她便觉得腰上再次一紧,然后,紧跟着就听“扑通……扑通……”两声,他们二人一同落入了水中。

冰凉的湖水瞬间侵占了身体所有的感觉。

水中,百里景修指了指上面,对她摇摇头,然后又做了一个手势。琳琅居然看懂了他的手势,她水性极好,这一时半会儿的,她还能坚持。而且另寻出路,对她来说也不算难。

虽然她对百里景修的行为颇有微词,但此刻,她心里却莫名有些异动。

她会忍不住去想,如果自己曾经的拍档能够有如此默契,那么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了呢?

不过,如果永远都只能是如果,所以,琳琅现在才会来到这里……

金龙湖的水域很大,水也很深。

琳琅不熟悉这里,只能跟着百里景修在湖水中潜游。

过了好一会儿,百里景修的速度竟然慢了下来,不仅如此,而且还有些许殷红从他那边飘逸出来。

琳琅划水上前,却发现百里景修此刻的情况有些不宜乐观。

也不知是不是她之前封住他一只胳膊的关系,或者是他本身不谙水性,又或者是牵动了旧伤?百里景修开始向外吐着泡泡,琳琅知道,冰冷的河水怕是已经灌入腹中,鼻腔之中。

在短暂的犹豫之后,琳琅双臂划水上前,抬起双手抱住百里景修的脑袋,闭上双眸,将自己柔软的唇贴上了他的唇,缓缓地将气渡入他的体内,百里景修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琳琅纤细的腰肢,两人的身子紧贴在一起。

琳琅一边给百里景修渡气,一边带着他往别处游去。

潜游了一会儿,她又带着他往水面上浮,眼见着要冲出水面的时候,琳琅发觉自己眼前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心口也有些疼。

琳琅这才想起,如今这个身体并不是那个曾受过炼狱般训练的“人形兵器”,此刻,她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娇弱少女。

再忍一忍!

琳琅咬咬牙,不停地给自己心理暗示。

凭着顽强的意志力,她终于将百里景修给带了出来。

顾不上自己的虚脱,先查看了百里景修的情况,见他双目紧闭,脸色发白,不由得一惊。

“喂,你醒醒,别装死!”琳琅拍了拍百里景修的脸,可是百里景修却是毫无反应。

坑爹呢!

琳琅心中大惊,楚王要是这么给淹死了,自己肯定会被连累,她可不愿意过上被通缉的日子!

她果断地对百里景修进行心肺复苏。

就看她双手用力的按压着他的心脏,一下又一下……

期间,还掰开百里景修的唇,深吸一口气,俯身低头,将那口气吹入他的口中,反反复复,吹了一口又一口……

不经意间,两人的双唇相触。

一心只想救人的琳琅并未注意到,百里景修摆在身侧的手,此时正暗暗捏紧了一块河石。

在琳琅再一次将唇贴上来的时候,那块河石顷刻间在百里景修的掌中变成了齑粉。
经过琳琅不屑的坚持与努力,终于愣是将百里景修从“鬼门关”给拽了回来。

在确认了百里景修脉搏跳动铿锵有力之后,琳琅自己早已经是累得筋疲力尽。

就看她,眼前忽然一发白,整个人便顺势栽倒在百里景修结实的胸膛之上。

百里景修缓缓睁开双眸,长长的睫羽微微一动,他便看到了自己胸口上贴着的那颗湿漉漉的脑袋。

百里景修没有去唤她,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才看他用一只手护住琳琅的脑袋,另一只手将自己撑坐起来。

看着滑落躺在自己腿上的琳琅,百里景修伸手拨弄开贴在她额前的头发,如丝绸一般顺滑的长发,看着很舒服,揉在手中也是软软的。

琳琅的气息很轻,似乎是累得睡着了。

已经日暮时分,西边的天空却是一片晚霞,橘黄色的光印在了两个人的脸上,百里景修不知不觉地伸手轻抚上琳琅的脸。

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琳琅润泽的唇上。

指尖在那上边轻轻摩挲着……

昏迷中的琳琅似乎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就看她下意识地抬手想要将搁在自己唇上的手给打掉。

见琳琅一动,百里景修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般就原样再次躺了回去。

不一会儿,就看琳琅恍惚睁开眼眸,视线有些涣散,不多时,待她终于将视线对焦之后,这才看清楚自己现下的样子。

双手用力,想要从百里景修身上爬起来,可是无奈浑身乏力,愣是折腾了三五次,也没从百里景修身上爬起来。

给琳琅当肉垫的百里景修此刻虽是温香软玉“在怀”,但他却一点都不好受。

他已经是第二次被这个小女子蹭得起了反应!

百里景修身体的变化,当然没能逃过琳琅的注意。

琳琅眉梢微挑,有意又蹭了蹭,“哈哈……哈哈哈……”

琳琅俯在百里景修身上,笑得花枝乱颤。

百里景修的脸色自然是非常不好看,若不是太过尴尬,他真想将这“以下犯上”的小女子给办了!

“啊欠……”

琳琅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身上一凉,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此刻浑身湿漉漉的,提起裙摆抖了抖,水珠顺着裙摆滴落在地。

湖畔风大,穿着湿衣吹了风,更是冰凉。

想起自己现下身子骨并不算太好,琳琅当下心中一凛:万万不能在这节骨眼上染了风寒!要知道这个年代的医疗技术还是跟不上的,纵使自己医术还不错,但咱还是能不生病就不生病。

侧身回眸看了百里景修一眼,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样被水泡过,浑身上下同样也是湿漉漉的男子,琳琅轻蹙秀眉,暗道:不晓得的,还以为上辈子是我欠了你的,果真遇上你就没什么好事!

要不是看在他身份显赫,而且先前还护着自己的份上,琳琅还真想把他踢入水中,任他听天由命,要是不幸溺毙,倒也一了百了,免得无端给自己再留下个祸害。

琳琅恨恨地瞪了百里景修一眼,虽然心里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掏出针来替他将手臂被封的穴道给解开。然后便四下里环顾,寻了些枯枝干叶打算生火。

打火机什么的,她自然是没有的。

钻木取火?在开玩笑么亲!

她将目光又回落到百里景修身上,这一次,就看她挽起衣袖,直接将手探入他湿透的衣衫里找火折子。

堂堂楚王出门,这身上或多或少也会有一两件稀罕物吧?或许会有什么神奇的袋子,装东西下水也不会被浸湿。

她的手几乎在百里景修胸前摸了一遍之后,终于摸到了一个手感柔软丝滑的锦袋。

琳琅脸上一喜,掏出来一看,手中拽着的正是一个银灰色的锦袋,锦袋也不知是用什么东西制成,那料子摸在手里异常滑软,拿近了搁在眼前仔细一端详,才发现上头的纹路竟有些像鱼皮。

琳琅将锦袋打开,果真就从里头找到了火折子。

取出火折子的时候,连带拽出了一根红绳,红绳的另外一端系着块通体血红的玉佩,那块玉佩呈梅花状,虽不过铜钱大小,但成色却是万里挑一的好,价值自是不消多说。

琳琅对这块梅花形状的玉佩很是好奇,尤其是这其中一片花瓣上还刻着一个“柳”字。

“柳?该不会是他相好送给他的吧?”琳琅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毕竟一个男子贴身珍藏着块梅花形的玉佩,那块玉佩肯定十分重要。百里景修的秘密,琳琅也不想去探究,她小心翼翼地将这块价值连城的玉佩塞回锦袋之中。然后拿火折子生了火,最后才将那锦袋重新塞回百里景修的怀中。

琳琅并未发现百里景修早已醒过来。她物归原主之后,就坐在火堆旁,脱下衣衫晾在用树枝随意搭起的架子上。

她仅穿着抹胸、小裤坐在那儿,一边烤着火,一边去掉发簪,将湿漉漉的头发披散下来,慢条斯理地打理起自己的长发。

篝火微微跳动,时不时发出啪啦啪啦的轻响。

百里景修半眯着眸子望着火堆旁这活色生香的一幕,眼底满是惊艳。他没有想到琳琅那样的小女子竟会出落得如此惹火。

百里景修捏紧了拳头,闭上眼睛,不再去看琳琅。

他心中有些憋闷,暗道这小女子的胆子着实太大!当他不存在么?还是那般自信他不会醒过来?

这一边百里景修陷入了百般纠结,那一边,琳琅倒是很快就将自个儿的衣衫和头发给烘干了。

她收拾好自己之后,走到百里景修跟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不得不说,这位楚王确实有一副迷惑众生的好皮相。

只可惜了是个面瘫,琳琅撇撇嘴,再一次替大美男惋惜。

“喂,你说你好好的待在你自己的楚王府里,没事在外头乱逛什么!你们皇族的人就是这么麻烦,遇上你,我就没好事。”琳琅说着便微垂下眸子,似是自言自语道:“我同你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看着身上还是湿乎乎的百里景修,琳琅微微皱眉,想了想,便弯腰伸手抓住他的双肩就往篝火旁拖。

忽然一个明晃晃的小物件从百里景修身上掉落在地
琳琅侧目一看,原来是一把匕首。

她将匕首从地上捡起来,这匕首同一般的匕首不一样,更轻薄小巧。琳琅捏拿在手里比划了两下,竟有些爱不释手。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就想寻把称手的刀具,亦作防身之用。观察过别人身上带着的那些刀具,但总觉得不太适合自己用。

目光落在百里景修再次裂开的伤口上,琳琅眉眼儿一转,笑眯眯说道:“百里景修,你这小匕首不错,姑娘我就收下了,权当是替你处理伤口的诊金好了!”

说着,就看她将百里景修腹部的衣衫挑开,那处刀伤赫然跃于她的视线中。

伤口周围已然红肿,琳琅知道这是发炎了。再加上刚才还泡了水,百里景修的伤势在琳琅看来,并不容乐观。

“你还真是走运,遇上我了。”

琳琅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锦袋,这个锦袋是这个身体原主人的,里面的物件不多,但是却让琳琅喜出望外。实用得很,所以琳琅就当“急救箱”随身携带。

虽然之前泡了水,袋子湿了,但是里头的东西却没受多大影响。

琳琅首先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瓶子里装着的药粉,琳琅分析过,是杀毒消炎的良药。

她将一些药粉均匀地抹在百里景修的伤口上,药粉遇血/水即溶,渗入肌肤。然后就看她又掏出一根针,扯了些极细的鱼肠线,穿针引线。

准备妥当之后,她又以针麻醉了百里景修的腹部,这才开始专心致志地替他缝合伤口。

百里景修虽是在装昏迷,但他对琳琅的举动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当看到她拿出针线给自己缝伤口的时候,完全怔住了!

回想起曾经她说自己懂医术,百里景修开始怀疑她与江湖上传闻的鬼医有什么关系。

缝完最后一针,琳琅俯身张口将鱼肠线轻轻咬断。

都收拾完之后,琳琅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有多久都没有干过这种事情了呢?一年还是两年?果然太久了,都生疏了。

“也不知道二哥那边怎么样了……”琳琅收敛了神色,想起还有在混乱中被遗忘的阿呆,她心中有些着急,也不知道阿呆有没有受到牵连。

必须快点过去看看才行!

琳琅相信,阿呆要是没事,就一定会在原地等自己。

将匕首藏入衣袖之中,白色的薄沙罩衫,迎着晚风飘然而动,伴着青丝的拂动,琳琅转身便消失在暮色之中。

百里景修从地上坐起身,目光复杂地望着琳琅消失的方向。他双手击掌,响亮的掌声一落,就看一黑衣劲装男子闪现在他面前。

那男子行跪拜礼道:“不知主子爷有何吩咐?”

百里景修右手抚上左手拇指戴着的那枚墨玉扳指,习惯性地转动了一下,这才不急不缓地说道:“方才那位琳琅姑娘将我的碧影给拿走了,你暗中跟着她,她有什么动静就告诉我。”

“是,小甲明白!”隐卫抬头有些不解地看着百里景修,忍不住问道:“可是要小的将爷的碧影给讨回来?”

说起这碧影,楚王府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本对任何事情似乎都毫无兴趣百里景修,却忽然亲自去请了早已隐匿的天下第一铸剑师,打造了一把薄如纸,却能够削铁如泥的匕首,并赐名为:碧影。

百里景修得了碧影之后,便视若珍宝,从不离身。

“不必。”

“唔……”

隐卫见自家主子爷气定神闲,半点都不着急,根本看不出丢了珍宝的样子,难免会心生疑惑,但主子爷都交待了,他这当属下的自然是要听命行事。于是,这隐卫自然是行了礼,随后一个闪身消失在夜幕中。

且说琳琅一路往之前出事的地方赶,赶到时,整条街巷已经被衙役们围住,琳琅还未靠前,就看一位腰带配剑,穿着戎装的中年男子超她这边走过来,琳琅微微蹙眉,心中顿然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她正要转身离开时,却是被那人给拦住。

那男子一双三角眼直勾勾盯住琳琅,将她上上下下来回打量了数遍,最终落在她胸前,不禁两眼发直,喉咙一动似是在咽口水。

他眯起眼睛对琳琅笑得一脸猥琐,“这位小娘子为何一见本大爷就想走呢?莫不是心中有鬼?”

他说着伸手就要去捉琳琅,琳琅往后小退了一步,掩于衣袖之下的手,已经捏住了那把匕首。不过只是一瞬,她就松开捏住匕首的手,换了一根银针。

那人见琳琅躲开了他的触碰,满脸不悦,瞪了一旁的衙役一眼,指着琳琅,出声喝斥道:“呆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快将疑犯拿下!”

可是不等衙役上前“捉拿”自己,琳琅便走上前,趁那都尉不备,她伸手在那都尉的左臂上捏了一下,说道:“这位军爷恶疾缠身,小女劝你还是不要在这儿站着了,早早回去歇息才是。若不然,军爷的右腿可是要废了。”

那都尉原本被琳琅捏了手臂而想入非非,现下听她这般一说,心里猛然一跳。

他的右腿曾受过伤,至今遇上阴雨天还会隐隐作痛。

下意识挪动了一下右腿,竟然发觉真有些刺痛,他再走了几步,愈发痛得厉害。

琳琅“善意”提醒他道:“军爷,还是莫要再走动了,不然触到了暗伤,可是会痛入骨髓的。”

她的话音刚落,便听一阵杀猪般的哀嚎声传来。

果然就看那都尉双手抱住自己的右腿,不顾形象地跌坐在地上,他面部狰狞地盯着琳琅,吼道:“妖女!你对本大爷做了什么!你可知谋害朝廷命官是何罪?”

他这一喊不打紧,他手下的士兵皆是将手里的兵器对准了琳琅。而衙役们却一个个眼神飘忽,跟在那些士兵身后,见机行事。

如此阵势之下,琳琅不见半点惊慌失措之色。

她淡淡道:“小女不才,只是略懂歧黄之术,方才好心提醒军爷莫要走动,好生歇息。军爷不应,现下又责怪小女……若是军爷不信,可让别的大夫来瞧瞧,小女刚才所言可对。”

琳琅自信,她动的手脚一般的大夫定看不出来。

“呵呵,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你们都尉送医馆去。”

一道好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围着的人群自行让开道来,就看那个妖孽国师笑眯眯地走了过来,而他身后,还跟着一位穿着锦衣华服的老者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