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公交车最后一排 异地恋两天做十几次

热评句子 2021-10-13 16:10:03
百里景修说,“顾家九小姐不是失踪,而是在八年前被顾天海所遗弃。”至于顾天海为什么要遗弃琳琅的原因,他的属下还没有调查出来。

百里景修的话着实让琳琅大吃一惊,顾天海居然也想弄死她?

琳琅不由得皱眉,这倒是有些出乎意外,她还一位,顾家分分钟想要弄死自己的人会是李氏,却没想到,顾天海隐藏得如此之深。

果真是应了那句话:咬人的狗不叫。

琳琅回过神来之后,百里景修已经将她带至太医院。

轻勒缰绳,马儿缓下步子,悠哉悠哉踏着马蹄。

百里景修忽然问琳琅道:“晋王伤势很重,你有几分把握?”

琳琅很显然对这种问题特别无语,就听她回应道:“这个问题,得等我看过之后才能回答。”

“他受了很重的外伤,似乎还中了毒。”

闻此言,沉思片刻,琳琅才又回答他,“还是那句话,尽我所能吧。”

“嗯。”百里景修应了一声,却不禁微微皱眉,毕竟琳琅话里话外的意思把握不大,他倒是好奇为什么这样她还要“大言不惭”的应下来,难道真不怕掉脑袋?

双足一沾地,心情复杂的琳琅便甩开了百里景修,走入太医院。

百里景修望着空空如也的怀抱,心中甚感遗憾。但看琳琅急于脱逃的背影,百里景修微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什么。

“哎呀呀,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这儿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尖细的嗓音打破了百里景修的深思,他循声望去,便看到一个小太监拦住了琳琅的去路。

琳琅没有理会小太监,而是回眸看向百里景修。小太监顺着琳琅的视线,自然也瞧见了冷着脸正朝他们这边走过来的楚王殿下。

小太监当即撇开琳琅,快步迎上去,对着百里景修谄媚道:“奴婢给殿下请安!”

“嗯。”百里景修应了一声,说道:“这位是顾神医,万不可怠慢了。”

神……神医?

闻得此言,小太监谄媚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还未来得及合上的下巴,差点就掉在地上。小太监想起方才自己对琳琅的态度,脸色忽青忽白,真是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

这儿是什么地方?连苍蝇都不能随随便便飞进来!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大活人!她既然能进来,那肯定身份不一般呀!

小太监身子一颤,双膝一软,对着琳琅跪下磕头道:“是奴婢有眼无珠!顾神医莫怪!”

琳琅自然不会与这么个小太监多计较,她道:“晋王在何处?”

“殿下与神医且随奴婢来。”

小太监起身,为百里景修和琳琅引路。绕过两道门,走在长长的回廊里,远远地就瞧见一个人依靠在那边。待他们走近之后,那人也朝他们迎面走来。

那人穿着朝服,应是太医。

可能他太过年轻,也可能他样貌太过出众,琳琅忍不住稍稍多看了他两眼。

朦朦灯火中,她总觉得对方似曾相识。或者说,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对他有印象。

“封大人。”小太监对那人行了礼。

“嗯。”那人应了一声,目光从百里景修与琳琅身上掠过,疑惑道:“二位是?”

不等百里景修和琳琅开口,小太监便回应道:“封大人,是楚王殿下与顾神医。”

“楚王殿下。”那人闻言对着百里景修微微颔首,不卑不亢,也不溜须拍马,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反倒是看向琳琅的目光带着几分笑意。

“琳琅不认得我了?”他对着她微微一笑,在她诧异的目光下,他又说道:“三年前,落英谷。还记得吗?”说着他做了一个从脸上摘面具的动作。

卧槽!你究竟是何方妖孽!居然知道本姑娘叫琳琅!要知道,琳琅这个名字,可是她穿越之后才有的。这个身体之前可是叫阿九!

“呵呵……”琳琅镇定地笑了笑,暗地里也认真打量起这位姓封的太医来。

在琳琅眼中,此人虽然相貌堂堂、气度不凡,咋一看之下,浑身正气凌然。但其实,只要稍加注意,便可看到他双目中有意无意流露出来的阴毒邪佞之色。

琳琅肯定,这个人绝非善类,而且也敢打赌,他还有不为人知的另外身份。

“师妹,忘了吗,我是你师兄封玖。”他话语间很淡然。

琳琅也不反驳他,反而笑眯眯地配合他,装出一副震惊的神色,惊道:“师兄,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许久不见,差点就没认出你来!就说呢,这人怎这般眼熟!”

“瞧瞧,才不过三年的功夫,你就把我给忘了!”他伸手轻轻在她额前弹了一下,满眼的宠溺之色。

呵呵,飚演技,谁怕谁啊!

琳琅捂着额,笑得灿烂。那表情,看在别人眼中,分明是在说,在落英谷的日子实在是青葱岁月中难以忘怀的一段时光。

“是我错了,师兄莫怪。”

看着这二人之间的“亲密”,百里景修的脸色冷得都要掉冰渣了。

“先去看我五皇弟吧,你们师兄妹有何话,回头在叙也不迟。”百里景修“好意”出声提醒了琳琅一句。

百里景修的“好意”提醒,果真就让琳琅与那位姓封的太医停止了闲话。

封玖侧目看了百里景修一眼,又转向琳琅,似乎有些惊讶,他问道:“琳琅是来给晋王疗伤的?”

琳琅微微颔首,一脸真诚道:“是啊,师兄。只是不知晋王现下如何?”

闻言,封玖略微摇了摇头,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可奈何之色,轻叹一声,他只道了句,“并不太好。”

并不太好究竟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琳琅觉得,她已经对这个“含糊不清”的世界累爱了!

定了定心神,就听她对封玖笑道:“师兄若是不嫌,我想劳烦师兄随我一同过去瞧瞧。必要时,还得向师兄请教一二呢。”眼神略带挑衅。

呵呵,敢自称是本姑娘的师兄,那就亮两把刷子来瞧瞧!

再说了,自古以来,师兄师妹感情好。所以,作为一个萌萌哒师妹,享福我来,送死你去!
迎面对上琳琅挑衅的眼神,封玖也不说话,他只看着琳琅会意一笑,眉梢微微一挑,似乎是在对她说:师兄我正有此意,希望师妹别给师兄丢脸。

七窍玲珑心的琳琅自然看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看她转脸抬眸望向百里景修,清澈的眸子里倒映出他的身影。

“楚王殿下,我师兄医术精湛,能否请我师兄随我一同过去?”

百里景修望着眼前的琳琅,凝视着她的双眸,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有了百里景修的首肯,封玖唇角微微上扬,勾出一抹浅笑:看起来,这大祁自己似乎来对了!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不是么?

于是,封玖便跟着琳琅、百里景修一同去见了晋王。

望着眼前忙进忙出,时不时凑在一起商讨对策的太医们,封玖微垂下眼眸。

也不知是不是他们商讨得太过投入,竟无一人发现百里景修的到来。百里景修看着一旁奄奄一息的晋王,二话不说,拉着琳琅的手,大步上前,来到晋王的床榻前。

只见仰面躺在床榻上的晋王,两腿俱伤,头破血出,昏迷不醒。

“五皇弟如何了?”百里景修问到。

琳琅伸手以二指搭在晋王的腕脉上,探了一会儿,然后又看了他的眼底,还想在瞧一瞧伤口的时候,却是被人给拦下。

“小姑娘,这可不能随便动啊!万一将伤口崩开,你有十个脑袋也担当不起。”

琳琅淡淡一笑,却没有搭理,仍然伸手小心翼翼揭开了蒙在晋王额头上的纱布。在旁的人除了百里景修和封玖,都急了。有人要上前阻拦,就看百里景修直接将人给阻挡下来。

太医院首席皱眉道:“楚王殿下,此事非同小可,万万不能由着一个小姑娘胡闹!”

百里景修却只回了他一句:“我信她。”

一听这话,琳琅给晋王检查伤口的手,不由得一顿,很是惊讶,她甚至都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的幻听。

不过,惊讶之余,却是有些喜悦、有些心虚、也有些感动……

太医院首席忍不住摇头,喊来下属,低声吩咐了两句,那人便急匆匆消失在这深宫大院之中。不用猜测也知道,应该是去搬救兵了。

这些琳琅都无暇去管,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医治晋王。

没错,楚王大美男都如此信任她了,她又怎能让如花似玉的大美男痛失爱弟/哥,痛苦欲绝,从而直接导致花容憔悴。

况且……

琳琅悄悄地瞄了一眼专心致志的“师兄”,她就更不能怠慢了!

关于晋王的伤势,琳琅与封玖协商之后,决定两人分工。琳琅负责处理外伤,而封玖负责研配解药。

“拿酒来!要黍米酿制的。”琳琅忽然出声喊了一句。

众多太监在场,却无一人应她的话,百里景修不悦地蹙眉,刚想开口,却是看先前那个小太监道:“奴婢这就去取酒来!”

说完,便看那小太监缩着脖子低着脑袋,顶着众人的压力一溜烟儿跑了出去。

不多时,那小太监便捧着一坛子酒走了进来,他依旧是战战兢兢绕过众太医,来到琳琅的身边,小声问了一句:“姑娘,这酒可是要温一温?”

琳琅没有去接那酒,反而对那小太监笑道:“不必温,倒半碗喂晋王喝下便是。”

给重伤的人喝酒?

小太监这下真傻了眼,如果他真将半碗酒给尊贵的晋王喂下去,万一有个好歹,他还真担当不起!心中自是说不出的悔意。

小太监倒出了半碗酒,但却站在一旁未动分毫。

“奴婢……奴婢……笨手笨脚,只怕会伤着王爷千岁……”

琳琅撇撇嘴,只好自己端起那半碗酒,她刚伸手去捧碗,却有人先她一步将酒碗端起。

琳琅看着百里景修默不作声将晋王扶起,在封玖的帮助下,将晋王牙关撬开,慢慢将那半碗酒灌入。

灌完了酒,琳琅将刚捣好的药末倒出。随后,她又从封玖那拿了把扇子,一边将药敷在晋王额间的破损处,一边拿着扇子对着伤口扇风。

众人见了,皆忍不住喊叫起来。

“姑娘快快停手!王爷重伤,避风还避不及,你还对着扇风!”

琳琅丝毫不以为然,手里的动作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扇得更加用力。她说道:“这药需得这么扇着才管用,若是有事,我一人担当便是!”

“好大的口气!你一人担当?你有几颗脑袋?还是要拿你们顾家的九族来抵?”

当这道威严却又显疲惫的声音响起时,四周顷刻间鸦雀无声。

琳琅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屋子里的人扑通一下子都跪立在地。

“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一阵起伏不断的拥护声中,拥有着这个国家至高无上权力的男人就这么意外的出现在了琳琅的视野中。

那个男人,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可常年居于高位的他,每一个眼神都透着令人颤栗的威严。

琳琅虽然对这个皇帝的品性不太了解,但是,她也知道,作为一个皇帝,没有一点手段怎么能在龙椅上坐稳。

出生在帝王之家,想要生存下去,所面对的竞争是极其残酷的。

这个男人一步步走上皇位,其中的门道,他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在绝对的权力面前,是没有任何亲情可言的。

在琳琅看来,皇帝这种东西,其实也挺可悲的。

“大胆!见了圣上还不跪下!圣上的龙颜岂是尔等刁民能随意看的?”跟在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见琳琅毫无惧色的站在那儿,忍不住高声斥责了一番。

琳琅收起手里的扇子,垂着眼眸屈膝跪于地,“民女琳琅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哼……”那大太监轻蔑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脸对着皇帝谄媚道:“圣上,您瞧,晋王殿下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之前奴婢来的时候,晋王殿下的脸色还有些红润呢。”

他这话才一出口,那边太医院的首席便附和道:“先前晋王殿下的伤势已经大致稳定……如今……”

“皇上。”

琳琅打断了那首席的话,她挺直腰杆,扬起脸来直视皇帝,丝毫不畏惧,她说道:“外伤只是小事,将养些日子便会痊愈。只不过,要晋王殿下命的,却不是这些看得见的外伤,他的致命伤是他所中的毒。”

琳琅此言一出,太医们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今日遇袭之人,数不胜数,裕王、燕王他们也受了些伤,但唯独只有晋王中了毒。

要说行刺的兵器是淬了毒的,那自然不可能。那思来想去只有两种原因,一种,今夜是针对晋王的“鸿门宴”。第二种,太医院有人下黑手。

无论是那一种,太医们都不愿承担。所以一直对外隐瞒了晋王身重剧毒的事实。

而如今被琳琅一道破,太医们哪里还能淡定。

琳琅原本也没想到这一茬,但在看过晋王的伤口之后,她当即就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中毒?”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皇帝的神色淡淡,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惊讶之色。他没有当即责问太医们,而是将一双龙目看向琳琅,问了一句,“你可会解毒?”

琳琅微微抿唇,眼观鼻鼻观心,答话道:“不会,不过民女的师兄封玖他最擅长解毒,皇上可让他一试。”

不等皇帝开口,那边就看封玖上前,叩拜道:“微臣封玖,乃是鬼医燕十三的大弟子,微臣恳请皇上让微臣试上一试。”

说罢,封玖微微侧目,眼含笑意瞥了琳琅一眼。

不出意外的,他看到了琳琅脸上微露的惊讶之色。

别说是琳琅,在场所有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都惊诧不已。传闻中,鬼医燕十三除了有能起死回生的医术,更让人趋之若鹜的,便是他有长生秘术。很多人都在马不停蹄地寻找燕十三,但却没有人见过他。那些曾被他医治过的人,也无一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有人说,燕十三有百岁高龄;有人说,燕十三其实是个女子;还有人说,燕十三是妖物……

“哦?鬼医燕十三的大弟子?”

皇帝一听燕十三的名字,双目不由得一亮。

“正是。”封玖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心中却忍不住暗笑:瞧啊,是人都会有弱点,坐拥江山又如何?反倒是越位高权重的人,就越怕死,越想得长生!

“封爱卿上前来说话。”

“微臣遵旨。”

看着皇帝召封玖近前说话的样子,琳琅神色有些复杂,对燕十三此人更是记忆深刻。也不知封玖的出现对她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还有,他真的是燕十三的徒弟?琳琅对此持怀疑的态度。

“圣上,那晋王殿下……”大太监眼看事情要朝着另外一个方向上发展,不由得出声小心提了一句。

皇帝闻声,不悦道:“有燕十三的徒弟在,晋王不会有事。”

“圣上说得极是!”大太监忙笑着附和道,只是看向琳琅和封玖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不善。

皇帝忽然想起一事,他又问琳琅,道:“听说你是顾尚书的女儿,那么你怎又成了燕十三的徒弟?”

琳琅莞尔一笑,暗中往封玖那侧瞥了一眼,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垂下长睫,瘦回目光,对皇帝说道:“因为民女年幼时不慎走失,有幸遇上师傅,所以……”皇上,你辣么机智,一定能明白的!

闻此言,皇帝将琳琅仔细打量了一番,脸色似乎有些怪异。

而之前还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封玖,这时,忽然开口说了一句:“其实我师妹是师傅的侄女。”

侄女?

这一次,就连素来处事不惊的百里景修都露出了万分震惊的神色。

琳琅却是收敛了笑意,目光沉沉地看向封玖,那眼神分明是在警告他:兄弟,随便玩玩也就算了,玩过火了,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封玖垂着眼,琳琅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

反倒是皇帝,在封玖这石破惊天的一句话之后,沉没了半晌,才道了一声,“原来如此……”

那大太监也是个人精,他在皇帝打量琳琅的时候,也在打量她,之前没细看,现在看清了,那大太监不由得一怔,只在心中暗道:像,真像。

再看一眼在旁的百里景修,大太监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唇角勾出一抹阴笑,就听他对皇帝说道:“圣上,这顾姑娘长得可真好,若是太后瞧见了,指不定会有多欢喜呢!”

皇帝微微皱眉,哼了一声,看了百里景修一眼,道:“景修,你随朕来。”

“是,儿臣遵旨。”百里景修行了礼,跟着皇帝一同离开了。

大太监临走前还不忘得意洋洋给了琳琅一个挑衅的眼神。

琳琅微微挑眉,似有你有胆子,就放马过来之意。

皇帝走后,琳琅依旧拿着扇子,一边给晋王敷药,一边扇风,不过这回耳根子倒是清净了。

封玖却来到她身旁,从她手里拿过扇子,替她扇风。

他一边扇着,一边说道:“师妹,你不问问为何我会到这儿来吗?”

琳琅没有看他,只专心敷药,她笑道:“师兄来此,定是师命。”这么喜欢演戏,怎么不去梨园,反而跑来当太医?

封玖点点头,收敛了笑意,满眼认真地望着琳琅,说道:“是啊,师傅说,你命中有劫,让我来助你。”真想呵呵你一脸!

琳琅神神在在道:“我倒是不知道自己居然成了鬼医的侄女。也不知道,鬼医何时学会卜卦算命了?”其实燕十三不是鬼医,而是神棍吧!

封玖没有说什么,只看着琳琅温柔地笑着。

琳琅专心致志替晋王敷药,封玖在一旁不停地扇着扇子。

半晌,琳琅见他还不离开去忙自己的事情,终于忍不住试探问了一句:“师兄,我已许久不曾见师傅了,哪天有空,咱们一道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封玖抬眸,长长的睫毛一动,刚要开口说话,那边就听太监的声音传来。

“奉太后口谕,传顾氏之女,琳琅觐见……”

封玖不由得蹙眉,琳琅却是猛地站起身来,太后这会儿要见自己是为了什么?又会为了何事?

宣旨的太监见琳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忍不住催促她道:“哟,姑娘还愣着做什么呢?太后主子要见姑娘,那可是姑娘三世修来的福分,还不快快随杂家去见太后主子。”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