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饿了怎么办(H) 肉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幽默句子 2021-07-24 13:43:41
夜色正浓,一辆贵气的劳斯莱斯急速奔驰着,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萧总,这是明天的计划书,”这是名年轻又不失知性美的女人,她聪慧的美眸,透着一丝眷恋,看着他疲惫的双眼,递过计划书后,仍然不忘体贴的说道,“你看天色这么晚了,离你家还需要一个小时呢,在附近我帮你订一个房间休息一下,怎么样?”

此时,月亮缓缓露出了脸颊,透过稀薄的云层,凝视着世间的一切。

“不用,丁司机先送柯秘书回家。” 他深邃略带疲惫的黑眸,闪过一抹冷冽,疏离般的偏过头,直瞅着外面的霓虹交错,那闪动的彩灯,如此时他烦躁的心,恨不得长双翅膀,立即飞到家里!

凝视他那张精致的侧脸,带着岁月的铸造,一种介于男人和男孩的矛盾体,无不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有一双温柔的黑眸,静静的望着你,你将会很快掉入他的深渊,但很快你便知道,那只是一种假象,除了他宠爱的妻子,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

柯秘书的住宅离这里并不远,不到一会儿,就到了她的住处,盯着他平淡无波的冷眸,她的美眸黯然了,但想到明天的相见,她很快又满足的朝他笑了,美艳的杏仁眼,散发着夺目的光彩,“萧总,明天公司见。”

可惜,他无心欣赏,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微扯了下薄唇,“再见。”

站在原地的柯秘书,望着车子飞快离去的影子,她不甘的跺了跺脚,眼里流露几分贪婪和势在必得,“萧总,不管你有多爱你妻子,对你……我绝不会放弃的!”

世上总会有一些犯贱的人,明知别人有家室,却总会插一脚,搅混一切,肆无忌惮做小三,小四……

安静坐在车里的萧羽君,望着旁边空荡荡微凹的椅位,他的心愈发烦躁了,大手握着车柄,缓缓降下车窗,一股清新的空气,徐徐穿梭车里,将那股女性的香水,挥散得一干二净……

这时,他无意看到了PUB门口一对热烈拥吻的男女,那相似纤细的身影,不禁让他的胸口一窒,瞬时脱口而出的吼道,“停车!”

“萧总……”尽管这里不能停车,但从后视镜瞅了眼萧羽君,冷冽的黑眸闪动着狂躁的红光,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一抖,脚惯性的踩住刹车踏板,“吱……”,刺耳的刹车声,回荡在寂静的深夜里。

此刻的萧羽君,霎时清醒了,听着偌大的车声,那对吻得天翻地覆不分上下的男女,终于双双转过头,凝视那两张陌生的脸孔,他的心倏然松了一口气,便收回了视线,对着一脸惊愕无比的丁司机,冷淡的说道,“继续开车。”

“是。”丁司机暗抚着惊慌的胸口,引擎车子快速上路了。

偷偷扫了眼后视镜,那一成不这的冷冽,依然镶在他脸上,只是,刚才他那狰狞一幕,他真的看错了?

一路上很安静,似乎这个漆黑的夜里,只剩他一个人了,萧羽君不禁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份鼓鼓又皱巴巴的信封,望着那刺眼的字眼,萧太太和夜先生,他的心痛得无加以复,深邃的黑眸,泛着几分狂恼和愤恨,青筋暴突的大手,一直死死捏着信封,有种将其撕毁的冲动,可是,最终还是隐忍了下来……

一幢欧式的贵气别墅,座落在郊区外,几棵飘曳的柳树,在深夜里狂跳着,正如某间火光大亮的房间,一室春光旖旎,两具黑白身躯,激烈的纠缠着,鱼水之欢,水乳交融,翻云覆雨,也只不过如此。

变着各样各样的动作,折腾着身下的尤物,他仍然觉得不够,他恨不得将她一生一世,绑在自己的身上,让她和自己融为一体,令他俩死在这欢悦的世界里,直到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可是,幻想是美丽的,现实是残酷的。

凝视身下清冷的美眸,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了,他仍然觉得不甘,一边凶猛的冲进她的身体,一边捏着她柔软嫩滑的下颔,一瞬不瞬的凝视她眼中的慌张,他嘴角微扬起,眼里闪过一抹阴狠,冷冽如恶魔般的声音,缓缓传到了她耳畔,“你以为你这一辈子,还能逃得过我?飞诺雪,你别幻想了,在你招惹到我的那一刻,你的身心就是我的,我绝不允许你离开我,绝不允许任何男人从我手中抢走你,包括你那所谓无趣的丈夫!”
闻此,她无恙的心,霎时僵硬了一片,凝视他那双疯狂的桃花眼,她的丹凤眼微眯了下,似笑非笑的说道,“夜柏霖,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你无权得到我的身心,也无权批判我的丈夫,请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她冷清的美眸,在水晶灯的折射下,显得冷血无情,他心中的不甘,愈发浓郁了,当他扫着床上那张刺眼的婚纱照,他嘴角的笑意,愈来愈深了,眼里涌出了几分邪恶,只见他双手用力握紧她胸前的波涛,她下意识地娇喘出声,望着他眼里的得瑟,她不禁愤怒了,使劲的推开他的身子,却再次承认了男女间悬殊的力量,她微抬头盯着他眼里的执著,她无奈的问道,“夜柏霖,你到底想怎么样?”

“宝贝,我不想怎么样?”他似乎很满意她的甘服,两只大手缓缓摸着她肌肤赛雪的身子,激情的雪肤染上了几分绯红,滑嫩的手感不禁令他愈发不舍了,心中的恶魔再次涌出来,望着那两片红肿的樱唇,他情不自禁的吻住了她,凝视她愕然的美眸,心中的肆虐愈发兴奋了,强硕的身体加速冲撞着脆弱的娇躯,两手缓缓抚摸着雪肤,手上的粗糙令她敏感的身子,颤粟了起来,趁她张开小嘴那一刻,他迅速伸出了舌头,如小两条小蛇一般,抵死相缠,不离不弃……

“碰……”

纠缠的一对身体,望着那张如死神般男人的脸庞,阴沉夹着浓郁的嗜血,飞诺雪骇然的迅速推开了他,而毫无防备的男人霎时掉在了地上,听着沉闷的一声落地声,她的脸色愈发苍白了,颤粟着嘴唇,死死的瞪着那张熟悉的脸孔,“老公,我……”

“你不要叫我老公,从今天开始,我已经不是你老公。”站在门前的萧羽君,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名贵的羊毛毯上,散落了一地的男女衣服,外套,衬衣,裤子,文胸,内裤,那张原属于他俩的大床上方挂着他们的婚纱照,躺着床上的全裸妻子,那雪白的肌肤,几乎遍布了抓痕,咬痕……

不知什么时候滚落在地上的夜柏霖,已经悄然来到了她身边,示威性的紧搂着眼神空洞的妻子,那两具黑白鲜明的裸体,无不在讽刺他的失败和多余。

在此刻,他终于体会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也同时明白了心莫大于死,原来是这般的绝望。

凝视这一切的恶梦,他努力隐忍心中的厌恶和愤怒,伸出修长的大手,淡定地指了下门口,“你们先穿好衣服,我们来谈一下吧。”

看着他孤寂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她眼前,她的眼眶顿时红成了一片,一股莫名的恐惧,猛烈涌上了心头,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吗?可是,她不想,一点都不想,这一切已经晚了吗?

“宝贝,赶快穿衣服,这一天,我终于等到了。”

他眼里的欣喜和激动,令她觉得刺眼极了,不禁眯了眯双眼,一瞬不瞬的打量他,陈述道,“今晚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是不是?你是故意的吗?”

瞅着她冷冽的美眸,他心中一颤,很想对她撒谎,可是,这一切他不是等到了吗?他现在无所顾忌了,一想到萧羽君将要和她离婚,他激动的无法平复,于是,他承认了,“是的,为了这一天,我等于了很久,诺雪,你终于又属于……”

未等他说完,飞诺雪迅速地往他英俊的脸庞,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望着他错愕的眼神,那清晰可见的五只手指印,她嘴角微挑,隐含着一抹嗜血,“夜柏霖,我告诉你,从你害死了我爸妈那一刻,我对你的爱已经彻底没了!现在能看到你为我疯狂的样子,我真的很开心,哈哈,真是没想到我会等到了这一天,我本来很想杀死你的,可是,我不想为你这种人去坐牢,那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让爱上我,为我疯为我痴,然后……再狠狠的甩掉你!让你得不到我,让你永远活在悔恨中!”

闻此,夜柏霖彻底傻眼了,不敢置信的望着她,“诺雪,你是骗我的?是不是?我爱你,真的很爱你,你不要拿这个开我玩笑,好不好?”

可是,她摇头了,如一道雷劈中了他的胸口,那种无以加复的痛楚,一波波全涌上心头,她眼里的讥笑,彻底刺痛了他双眼,“不,我一点都不爱你,我爱的是我丈夫,而且,我相信我丈夫不会轻易和我离婚的,因为他爱我,我也爱他,而我和他……将会永远幸运的生活下去!”

他瞪大了双眼,抚着疼痛万分的胸口,惨白着一张脸,死死的瞪着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
十月的娇阳,如火如荼进行着,今年的冷空气,总是姗姗来迟,阳光穿梭透明的纱帘,微风跟随拂了进来,微凉的触感,扰醒了沉浸美梦的她,秀眉微蹙,眨了眨长又翘的睫毛,才缓缓睁开惺忪的丹凤眼,透过朦胧的双眼,陌生的镂空天花板,立即映入眼帘。

她双手惯性的向右摸了一下,果不其然温热不失强硕的胸膛,被她成功的袭击了,“咳,咳……”一道陌生的男生,成功阻止了她的探索,她微偏过头,静静的凝视着睡在身边的陌生男人。

一双灼热又盈满了欲望的杏仁眼,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嘴唇微挑了下,两只扎眼的梨涡,刺痛了她的双眼,“漂亮的宝贝,昨晚我的服务,你还算满意吗?”

她淡扫了他一眼,暗将心里的厌恶,埋藏到心底,“OK。”

凝视他眼里的急色和轻挑,她的心里闪过几分厌恶,但介于良好的素养,她瞥了眼除了胸部和下-体比较红肿外,其他部位还算干净时,她终松了口气,今天有两节重要的课程,再不去报道,那个糟老头,恐怕又要向她父母告状了,想到那叨唠的两人,外加一只聒躁的“北极熊”,想一想她都头皮发麻。

于是,她赶紧捡起了地上的缭乱衣服,一件件的套起来。

扣完最后一颗钮扣,一双有力的大手,蓦然从身后将她紧紧抱住了,闻着身后陌生的古龙水味,她紧蹙了下眉头,淡淡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呵呵,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说完,他便放开了她,在阳光的折射下,那双媚眼如丝的丹凤眼,盈满了冷冽,微仰起头,嘴角微抿,“这很重要吗?你明白什么是一夜情吗?”

他的笑容凝固了,但凝视她精致的五官,那颗平静的心,又再次不稳的跳动起来,他不由露出真挚又眷恋的眼神,“我认为这很重要,你难道真忘了你生日的一天?小诺雪,你的第一支舞可是我教你的,包括你的第一次……”

闻此,她危险的紧缩瞳孔,“昨晚你怎么会和我上床?我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眼前的这个俊美的男人,是友代集团的总裁,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应该有挺多女孩的,可是,她不明白那一天的生日宴会,他怎么会看上自己,甚至逼迫不会跳舞的自己,跟他在现场学跳舞,为了泄恨自己的不满,她故意猛踩了他好几下,他那张隐忍的脸庞,让她在心里乐开花了,可惜好长不景,他居然在酒里下了药,逼自己将人生中的第一次,全奉献给他了!

每次一想到这里,她就很愤怒,恨不得吃他的肉,啃他的骨头,但更多的是防备着他。预防下次遇上这样的恶狼。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一次的宿酒,显然又被他钻了空子。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的大手捻着她的下巴,迎上那双湿润带着朦胧的丹凤眼,他平稳的心,又急躁了起来,昨晚那了一幕幕纠缠的妖娆,再一次挑起了他的情欲,“诺雪,昨晚我没有下药,是你主动搭上我的。”

凝视那双深邃的黑眸,她嘴角微挑,双手缓缓搂着他的脖颈,犹如无骨般,将红唇慢慢凑到了他耳边,瞅着了他绯红的耳根,她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笑声,“如果我相信你,我就不是飞诺雪了,友先生,你的把戏我看透了,我不希望你再来纠缠我,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诺雪……”盯着她松开的双手,他的心里泛起几分失落,黑眸闪过了一丝黯然,“昨晚真的不是我干的,是别人做的,如果我没发现及时,恐怕你就……”他没说出口,脑里闪过了一些画面,他不禁问道,“你不记得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吗?”

当他无意瞄到她和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亲密的坐在了一起,他不假思索的走了上前,将那个狠狠的男人扯开了,摔在地上的男人,只扫了他一眼,便很快离去了。

在他纳闷事情来得太顺利时,他悲哀的发现,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已经被下药了,经过时间的推测,百分百肯定是那男人,不过,未等他深思,飞诺雪就像一只无尾熊,向他扑了过来,两只修长均匀的雪腿,正紧紧圈着他的虎腰,缭乱的领口,露出了莹白的波涛,在五光十色的灯光折射下,显得春色撩人……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