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公主殿下好软,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

幽默句子 2021-07-30 13:39:05
薄少琛看着她,呼吸之间淡淡烟草味溢入她鼻息,叫人心悸。

最后,男人只送给她了三个字:“滚出去。”

话落之后,他就松开了她的腰身,起身之后朝着浴室走去。

叶菁菁不敢不听话,她出了卧室。

今天是她第一次来塞纳名邸,出了卧室,她连自己该去哪都不知道,佣人也都已经休息了,她看着黑乎乎的别墅,最后在门口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腿,下巴抵着膝盖。

漫漫长夜,就这么过去了。

……

第二天。

天亮的的时候叶菁菁才迷迷糊糊地靠着墙睡了过去。

薄少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女人,她穿着昨晚的睡衣,眉心蹙着,看起来心事重重,很不安稳。

男人抬脚踢了她一下。

叶菁菁瞬间睁开了眼睛,她下意识地打量四周,视线最后落在男人身上,慌忙开口:“薄……薄先生。”

“你在这儿睡了一夜?”

“嗯。”

“呵——”

冷呵之后,他抬手捏了捏眉心,最后道:“去换身衣服下楼。”

叶菁菁点头:“好……”

她扶着墙从地上站了起来,但因为腿麻,一不小心硬生生地又摔了下去。

女人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低叫。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就那么看着她,自始至终没有扶她一下,脸色更是没什么变化。

叶菁菁最后硬着头皮进了卧室,昨天……她嫁过来的时候,有人提前提准备了今天要穿的衣服,所以她必须再进一次主卧。

……

二十分钟后。

叶菁菁下了楼,别墅里忙着的佣人从她身边经过时,都会很恭敬地开口跟她打招呼,每个人都是同样的用词:“太太早上好……”

每听到一声,她都要小心翼翼地打量一次薄少琛的神色,但男人的脸上,一派淡然,她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直到……

薄少琛交代一个佣人管家把塞纳名邸所有的佣人召集了起来。

叶菁菁听到她这个命令的时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等佣人齐刷刷地站在别墅大厅时,薄少琛扫了一眼身边的佣人管家,那个管家很快靠近了他几分,薄少琛对着管家交代几句之后,那管家意味不明地打量了站在薄少琛另一旁的叶菁菁一眼。

女人因为那鄙夷不屑的眼神感到难过,她下意识地看向了薄少琛。

因为在这里,她只和薄少琛打过交道,虽然……不怎么愉快。

但男人……没有再多看她一眼。

管家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大家听着,站在薄先生身边的这个女人,不是我们的太太叶菀菀,她叫叶菁菁,从今天起,她和你们都一样,有什么工作需要她做的尽管开口,不用客气,另外,先生说了,既然是代嫁,那以后我们就叫她冒牌货。”

叶菁菁不可置信地看着薄少琛,她活了二十四年,这样的羞辱是第一次遇到!

女人的脸色难看至极,她看着男人,隐忍压抑地开口:“薄少琛,你太过分了。
薄少琛这才抬眼看向他,唇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过分?”

叶菁菁对上他深如潭水的眸子:“是。”

男人当着所有佣人的面,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冷声道:“我让你待在这里,已经算是仁慈了,不想和他们一起工作,难道你想以假乱真,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薄太太?”

“我没有不愿意跟他们做一样的工作,但我有名字,我叫叶菁菁,你不能让他们侮辱我。”

他不紧不慢地品味着那两个字:“侮辱?”

然后突然笑了,看着叶菁菁反问:“你不是冒牌货?”

女人死死地攥着双手。

薄少琛的话,她无力反驳。

叶菁菁没有说话,男人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佣人们散了。

沙发这边很快只剩下了薄少琛和叶菁菁。

她盯着男人:“我是代嫁,是冒牌货,但薄少琛,你一个人侮辱我就够了,为什么要让他们也跟着侮辱我?难道这样……就能解你的心头之恨了吗?”

薄少琛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也没去看她,只是意味不明地开口:“昨晚我给了你成为薄太太的机会,但你错过了,所以你在我眼里,你跟他们都一样。”

叶菁菁诧异。

机会?!

男人的声音很快再次响了起来:“其实也不能这么说,他们至少是顶着自己的真实身份在这个地方待下去的,但你……不是。”

她问他:“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语气冷硬:“菀菀回来之前,你就当个冒牌货在这里待着。”

叶菁菁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一想到叶氏,她就没了挣扎和理论的底气。

女人的声音放低放柔了很多:“那……叶氏的资金问题呢?”

薄少琛没理她,不过很快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交代的是给叶氏打钱的事情。

电话挂断之后,他看着她:“满意了?”

“既然是交易,我也不用对你说谢谢了。”

他冷哼,将手机递给了叶菁菁。

女人狐疑,看着他道:“什么意思?”

“给叶常敬打电话。”

叶菁菁默然。

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她很清楚,这个时候不能忤逆他的意思。

女人接过手机,拨通了叶常敬的电话,那边醇厚的嗓音响起,似乎还透着几分愉悦:“少琛啊,什么事?”

叶菁菁咬了咬唇,才道:“爸,是我。”

“菁菁?”

“嗯。”

叶常敬语调不禁严肃了几分:“怎么回事?”

“薄少琛让我打电话给您……”

“把手机给他。”

叶菁菁把手机递到了薄少琛面前:“电话通了。”

男人伸手接过的时候,长指触到了她的指尖,女人吓得惊慌失措,连忙收回了手。

薄少琛眯眸,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

这么敏感么?!

但他很快收了视线,把电话开了免提之后放在跟前的茶几上,还算礼貌地叫了一声:“叶叔——”

“少琛啊,你和菀菀都结婚了,称呼也该改改了?”

男人薄唇噙着笑,看了叶菁菁一眼,对着电话开口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一点不恭敬,只是语调淡漠的厉害:“如果跟我结婚的是菀菀,改称呼是自然的事。”
叶菁菁听着薄少琛的话,几乎可以联想到父亲面上的难堪神色,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听到了叶常敬的声音。

“少琛,你知道了?”

薄少琛漫不经心地按揉着太阳穴,淡淡道:“叶叔果然是聪明人,财务应该已经按照我们之前约定的数额转款给叶氏了。”

“我们收到了,少琛啊,虽然你娶的不是菀菀,但菁菁也是我们叶家的亲生女儿,希望你好好待她。”

叶菁菁听到叶常敬的话,再想想薄少琛刚下了让佣人叫她冒牌货的命令,眼眶不自觉泛红。

薄少琛神情淡漠:“叶叔怎么说也叱咤商场几十年了,怎么会这么天真?”

“什么意思?”

男人翘起二郎腿,手指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漫不经心地道:“我给叶叔两天时间,找到菀菀让她站在我面前,否则,接下来叶氏会发生什么,就听天由命了。”

他说完这句话,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手机被男人随意地扔到了面前的茶几上,他慵懒地抬起眼皮扫了叶菁菁一眼:“还杵在这儿干什么?”

女人红唇微抿,对着他道:“薄先生,菀菀既然选择逃婚,三天时间,我爸可能找不到她,而且,她的性子你也清楚。”

薄少琛轻笑,薄唇落下两个字:“是么?”

她点头:“您心里应该很清楚,是。”

他零间隙地接话:“那叶氏就要惨了。”

叶菁菁看着面前这个英俊到足以让无数女人脸红心跳的男人,还是硬着头皮追问了一句:“你到底要干什么?”

薄少琛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薄唇一张一合:“不干你。”

叶菁菁心悸。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薄少琛是个这么无耻的男人!

薄少琛说完那三个字之后,就从沙发上起来了,他抬手招来了不远处的佣人管家:“带她下去。”

“是。”

那管家应声之后,对着叶菁菁开口:“冒牌货,走吧。”

叶菁菁觉得耻辱极了,耻辱得她好想哭出来发泄一下,可是现在面前站在薄少琛,哭在他看来,应该只是她一种卖惨手段吧?

她咬着牙,跟着那个管家离开了。

……

管家带着叶菁菁去了别墅的花园。

管家交代叶菁菁打理绿植,就在女人庆幸这不是多难的活时,有佣人搬着好几盆玫瑰花过来了。

花盆被放在了叶菁菁面前,管家看着她交代:“一个小时之内,把这些玫瑰花全部擦一遍,叶子和根茎都擦干净,要一尘不染。”

放着她面前的大概有十几盆,要擦得一尘不染,至少要用半天的时间,尤其,玫瑰花带刺,只会拖慢工作进程,但管家只给了她一个小时,摆明了就是刻意为难。

可叶菁菁能怎么样呢?

除了尽力而为,没有别的办法。

她很快就开始处理那些花了,因为动作过快,手指时不时地被扎一下,血液一点点从指尖流出来,不小心染在了绿色的叶子上。

那管家盯着她,不满地呵斥:“冒牌货,你把花弄脏了!”

叶菁菁无法对“冒牌货”三个字免疫,她瞪了管家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擦完之后它还会是脏的?”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