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被男朋友啪到起不来

幽默句子 2021-10-13 11:49:25
陆一一起身开门,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你要是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就走。”唐子景推开她关上了门。

“哪有什么事啊?”一脸的不自然,唐子景简况更是近问个没完。

“哎呀,就是看见了一个男的而已嘛”陆一一不耐烦地说道。

“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唐子景一脸狐疑的说道,“不说实话,我就在这里过夜。”

“喂,别这么不要脸啊,我可是本分人家的闺女。”陆一一立刻炸了毛吼道。

“那你就说实话啊。”陆一一红着脸说到:“就是看见一个露阴癖了,这下能走了吗?”

唐子景冷脸想着,原来一顿饭就是想着另一个男人啊,他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不是滋味。他大步跨进卧室,狠狠的躺在床上。

“喂喂,你这是干什么啊?给我起来!”陆一一看人不动就河东狮吼般的拉着那个无赖男人的手。本想使劲拉他起来,却不想用力太猛身体意外的扑到了他的身上,他借势搂住她的背,陆一一一脸的窘态。

“放开我,快放开。”话没说完,嘴便被堵住了。

“喔喔,嗯,嗯。”她越是挣扎力道便越是跟进,“你无耻。”唐子景趁陆一一说话的时候舌便钻进他的嘴里,只是想小小惩罚她一下,没想到她的味道竟然这样不可思议,说不出的感觉,很是奇特。

于是决定一探究竟,肆意侵略她的深处每一个角落。陆一一完全没想到的突然袭击,来不及做出回应。唐子景一个翻身,位置互换。轻轻呢喃;“这样你不至于太害羞,让你见识一下真无耻是什么样子。”

“喂,你别胡来啊,我喊人了。”陆一一双手抵着他坚实的胸膛,却心悸了一下,那坚实的胸肌透过一层羊毛衫发出诱人的温度。

“那你就大声的尽情喊吧,我会让你尽情的喊的,不喊都不行。”唐子景轻咬她的鼻尖说道,暧昧的语气让陆一一马上脸红心跳起来。

唐子景心里一惊,抬头看到的是一双充满害怕,无辜,不信任与委屈的眼神,他心疼她了。他从来就不缺女人,只要他想,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心甘情愿的上门服务,却从来不会和她们过夜,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而今,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有些纠结了,他一时不知该拿她怎么办好了。“对不起,吓到你了”他起身走进客厅,躺在床上的陆一一听见倒水的声音,整理好衣服还有为完全消退的情绪。

“你该走了。”陆一一站在唐子景的面前,挡住他看电视的视线。

“我说过,我在这里过夜了。你去睡吧,我过会再睡。”唐子景挪了挪位置。

“那好啊,你就在这睡吧。”陆一一说完就回卧室想要锁门,却被唐子景快步拦下;

“大冬天的,你让我睡客厅,太歹毒了吧。”挤身进门,就躺在床上了。“你里边,我外边。”他说着便扯过被子给自己盖上。

“喂,你讲不讲理啊,流氓,无赖,无耻下流。”陆一一不敢再去拽他只好发发嘴功一解心头之恨。躺在床上的两个人背对背,谁都不看谁。

陆一一不敢看是因为不好意思,一想起刚才的事情就难为情,恨不得找个蚯蚓洞使劲钻进去。唐子景不看是因为怕有控制不住自己,害怕好不容易接近的小野猫又乍起毛来。
当第二天的阳光照在躺在床上睡的猪一样的女人身上的时候,唐子景却倚靠着床头审视对面的衣服。那个挂在墙上的男人的衣服。他恨不得把衣服撕碎了摔在于泽的脸上,敢跟你老板抢女人,等着去死吧。

“当当当。”想到此时,有人敲门。唐子景起身就去开门,对面女人白皙的一脸的叹号和问号。一头大波浪随意洒在两肩上,大红色羽绒服凸显的里面的身体玲珑别致。不算是极品也是一见宝贝了。

“一一不在吗?”唐子景听到她呼的是一一,判定不是生疏的人。

“在里面,还在睡。”听到这话的她更是惊讶,惊讶,惊讶了。心想陆一一什么时候有了男人了,竟然从来没提过。

提着大行李箱,直奔卧室。迷迷糊糊的陆一一听有人说话,刚想起身,两人相见,一下来了劲头,直接从床上蹦下来,两人高兴得又抱又跳,大喊大叫。

唐子景见是应该走人的时候了,穿上外套说道;“你有朋友来,公司有事我先走了。”

门哐当一声之后,方怡指着陆一一的脑门质问道:“死丫头,说,什么时候有了野男人的。”

“说什么呢?他只不过借住一晚而已。”陆一一一边叠被子一边说道,心里有点点小心虚。

“借住一晚,屁话,衣服都挂在墙上,一看就是常住。你不会是小二的妹妹吧。”方怡口气坚决。

“你怎么这么想我啊,那个不是他的衣服。”陆一一头也不回的说道。

只听身后一声尖叫:“啊……你有两个男人,还明目张胆的有啊。”没看出来呀,这妮子还是高手呢。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你爱信不信。衣服是于泽的。”陆一一突然鬼魅的笑了笑。“喂,是你心里那个雨泽哦。”

“啊……”震耳欲聋啊,“真的吗?他有没有结婚啊?”激动快要跑到人家怀里了。

“没有,不过昨天我们还相过亲。”陆一一有些小得瑟,不怕死的实话实说。

“呃,呃。”方怡两手掐住她的脖子,“死女人,我告诉你啊,现在开始,马上给我撤。”

“好好,你快放手啊,出人命了。”陆一一面脸通红,“切,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再说了。我也没打算和他成啊。”这女人,可真够狠的。

和方怡这个逛街虫逛了一天,把腰都快累折了。“方大小姐,您能不能收山回家歇歇啊。”陆一一捶着腰说道,“这都几点了,你大包小包的,穿得过来吗?”

“日子长着了,我们像大学一样共穿啊。”

“你这意思是要长住了?”陆一一直接晕倒,和这种活宝住在一起,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修炼成仙的日子,苦不堪言啊。

“噢噢,我还没告诉你,我要来这里发展,以后就住你这里。”这时候,陆一一电话响了,“喂,美女,我回来了,今晚请你吃饭吧。赏个脸啊。”

“嗯……好吧。”本来陆一一不想去的,但又想到方大小姐不会走人了,那还不如答应了吧。

“喂,谈个条件,我带你去见你的于哥哥怎么样?”她陆一一可从来不是吃亏的主,白吃白喝,门儿都没有!

“说,全部答应。”

“先交两个月的房租。”

“喂,死丫头,你认钱不认人啊你!等等我,等等我。”
第二天。方怡就积极的去找工作了,当然主要是找白马王子,就他自己的想法可以这么说吧:好不容易大学的暗恋对象,终于有得到的机会。要是不看紧了,到手的鸭子步飞了,她方怡也太不中用。

陆一一躺在床上,心里有点闷。于是出去溜溜。漫无目的的走着,路边商店里传来龙晓飞的《别让自己委屈》,听的她心情不免有些释怀。她想路的另一边终会有对的人等自己。

想到此,肚子不免有些饿了。抬头正好是佳佳基,要了一份双人套餐,留给方怡。一转身正好撞到别人身上,撒了两人一身的奶茶。

“对不起,对不起啊。”陆一一赶紧导出一只手来帮忙擦拭对面男人的衣服。

“你自己能吃完吗?”陆一一抬眼一看原来是唐子景,白了一眼,径直走到靠墙的位子坐着吃起来。

唐子景拉过椅子坐下:“铁公鸡今天怎么拔毛了,奢侈一把,舍得吃大餐了。土豆丝都心疼的人。”唐子景打趣得的说道。他一见到她就像逗逗她,想看她的白眼,和小野猫式的表情。

“没事,你就去买完走人。别妨碍姑奶奶我吃东西的心情。”陆一一没好气地说到。

“你怎么说话呢?职业素质。”唐子景皱眉想她心情怎么会这么差。

“哼,教师怎么了,谁规定教师不能说粗话了。”陆一一起身拿这东西就要走,却看见唐坤朝自己走来。

“老师好。”小家伙有礼貌的问好。陆一一即可满脸笑容,温柔似水的说道:“你好啊,过来坐这边吧。”

刚刚坐好唐子景就说,“坤坤,你老师请你的。”陆一一一听蒙了一会会儿,立刻说道“哦,是,是啊。我请你。”

“谢谢老师。”唐坤笑着借过美食。一边吃一边说道;“老师,你和叔叔去外边等我,我吃完就来。”

“也不知道谁是铁公鸡。”陆一一站在门外,不屑地说道。

“我只是在帮一个老师在她的学生心理留下美好的印象,难道不好吗?”唐子景双臂交叉在胸前,走到她的面前说道。

“没别的事,我走了。”陆一一推开他就要抬脚走,看见对面厨神快餐里走出两个人来,再看确实是方怡和于泽两人,有说有笑。

陆一一回到家,进门看见茶几上放了一份便当,方怡在洗手间说道:“于泽让我给你带的。你不知道我找到工作了。辰宇地产里的一份文职。于泽帮忙找的,明天去面试。”

陆一一电话嘟嘟的叫着,是年级主任。“主任,什么事吩咐?”“明天拿十块钱的调资费。”说完就挂了。哎呀,终于有一件事可以让自己开开心了。世界上没有比涨工资更美好的事情了。

赶紧给爸爸妈妈报个喜啊。没想到话还没说几句。电话那头就来老一套了。除了相亲就是什么时候带人回家。陆一一满口应承着,最后无奈还是老办法,“妈妈,怎么又没信号了,什么破小区啊。老是没信号,妈,我先挂了啊,改天再打。”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