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工棚里的性疯狂 小米和爷爷系列第一章免费

幽默句子 2021-10-13 11:56:12
学校每年例行去郊外参观什么反季节培植,这星期轮到了三年级四班了。陆一一拿到学校的通知以后,一个头两个大。

才十岁的孩子就要远足,走着去,走着回。要是中途出了点意外,那还不吃不了兜着走啊!据说去年三年级四班的一个学生,中途突然全身抽搐,送往医院的时候已经没得可救了。

这个传言,本让胆小如鼠的陆一一,更加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姜还是老的辣啊!”回到办公室,一请教老一辈文化革命者们,立刻所有困难迎刃而解。

陆一一要求八个大队的两名队长出车,有家长开着车尾随队伍,如半途有不适者就可以得到及时的救治了。可是想象的永远都是美好的,现实永远都是残忍的。唐坤这家伙以自己没有车为由不去!

我们可爱的陆老师懒得跟他饶舌头,关键是有自知之明。斗嘴,唐坤这小屁孩子永远都是赢家。还不如直接给家长发了一条通知,假若他要是不来,那就在别的家长面前显得太不懂事了。

第二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这样好的天气无疑给孩子们带来了好心情,个个欢呼雀跃,乐的跟个小家雀儿一样。拔营开始了,陆一一清点过所有的孩子和家长以后,不得不做出一个痛心疾首的判断,唐坤那家伙的家长还真敢不来!

还真不嫌丢人啊!世界妈妈爸爸们都鄙视你,自大自恋的家伙……陆一一做的也就无非狠狠的腹诽一番,其实也起不了实质性的作用不是?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蝴蝶忙也蜜蜂也忙……野外飘落的黄叶,田野里青的草,黄的花,各色植物、小动物无不冲击着孩子们的小脑袋瓜。

一个个兴奋的拉着陆一一的手,激情澎湃的各顾各说着,“老师,你来看看这是不是蒲公英?”“老师你来看看,这是什么野菜,能不能吃啊?”“老师你快过来看看,这个树叶长得好奇怪。”

陆一一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被拉过来拉过去,累得够呛,但依然保持很欣赏他们的发现的惊讶表情,这更加让人疲惫不堪。

“陆老师,你快来看看那是不是野鸡啊,跑的真快!”唐坤一边欢呼,一边去追陆一一都不知道的动物。

“唐坤,你回来,不许远离队伍!”陆一一心急的喊着,边喊边追了出去。

一脸兴奋的唐坤,眼里只盯着跑得飞快的所谓的野鸡,那里还顾得上看脚底下的路。

“唐坤小心!”陆一一一个腾空跃起,一下子把快要跌入农田里机井的小家伙扑倒在地。为了保护唐坤,她顺势翻过身来,自己却狠狠的砸在了井台上。

“啊……”一股钻心的疼,不由得让陆一一倒抽两口凉气,只感觉一股热流在背上蔓延开来。

“陆老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看到唐坤吓的眼泪都流了出来,陆一一也就不忍心再责备他。

“你是小孩子吗?做事就这么不小心。”明明知道自己会受伤,还不顾一切以身试险,难道她不知道井里有网,上面有盖子的吗!笨死了!

一股摄人心魂的男性声音,在头顶响开来。让陆一一有些不知所措,后知后觉的感到这人说话,是不是忒有些不要脸了。

“切,你说话能不能有点水平啊!”她可是为了救他儿子耶,不知道感恩图报,还在那里说风凉话,什么人啊真是
陆一一被眼前的男人,强行带到车上。心里有些赌气却也有一些说不出的感动。

“你,回到队伍里去!”唐坤本想借助此时机,沾点光不走了。没想到还谁被无情的呵斥了下来。

“看在我年轻的份上,就让着你点。”好看的细细剑眉上扬,嘴角露出一抹会意的微笑。当我不知道你这个老家伙想干嘛吗?

“滚!”唐子景做了一个滚的口型,拎出眼前的大灯泡直接上车。

“他什么意思?”陆一一看着眼前,不知道演什么戏的两个人,简直莫名其妙!

“伤到哪里了,我看看?”唐子景直接忽略他不想回答的问题。

“不用,不用。”陆一一抵靠着车门,双手赶紧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伤可在后背,哪能随便让一个男人看,更何况危险系数高的男人!

“我看看……”说着伸出手拉过眼前吓坏的女人。

“啊……”一阵疼痛感猛烈的从背后传来,“你能不能轻一点啊,杀人啊!”话没说完,陆一一立刻感觉背后传来凉意,“这,这家伙,竟然竟然……”七窍生烟的她想到没想,一个巴掌就送过去了。

啪的一声,在车里狭小的空间里,感觉特别的刺耳。唐子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个女人还真使劲啊!

四目相对,霎时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架势。但是,唐子景被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熟练的解开陆一一的衣服之后,抽离了身,他可不想再来一下!

“你流氓!”陆一一赶紧双手抱胸吼道。

“你的伤在那里。”发动引擎,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怕疼的话,我再给你扣上。”亏的他把一天的文件赶在一上午批完,就为了眼前这个女人,想到此,他不有的长嘘了一口气。

“你……”解一个女人的衣服,还是很熟练的解开,却也做的这番心安理得,风平浪静,一看就个采花大盗!陆一一狠狠的瞪了一眼,撅着嘴没说出什么话来。不过确实后背真好象没有刚才的疼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到了,孩子们拿出事先准备的餐盒,三五个一群,四六个一堆儿,吃得不亦乐乎。

陆一一赶上大部队,下了车。孩子们便热情招呼着,强拉硬拽的让老师吃自己带来的东西。

陆一一左手一个鸡腿,右手一个鸡翅,嘴里孩子们给塞的满满的。别提自己心里有多开心了,竟也忘了老师的身份,和孩子们坐田间地头,不顾形象,不顾卫生的大快朵颐起来。

呆在车里的唐子景,肚子也凑热闹的闹腾起来,忙里一上午,早饭还没来得及吃好,中忘了带。最气馁的是,在这种地方,即便是外卖也外不到这里来。

只见吃相难看的女人,一手端着一盘子辣子鸡,一手还忙着往自己嘴里送,幸灾乐祸的走过来。

“喂,吃不吃?”陆一一啃着鸡块,油乎乎的手指在盘上上缘转着圈圈。

“恶心死了,我不吃!”嘴上坚决不吃。可是肚子可不管那么多。

“哈哈。”陆一一拿起一块鸡肉,送到他的嘴边,说道,“我都听到它抗议了。”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绿野,让唐子景突然砰然心动了一下,“好,那就劳烦陆老师了。”

陆一一还没弄明白,掺进耳朵的话是什么意思,便感觉自己的手指,被狠狠的吸了一下。

“喂,你。”脸变得像个深秋里的大红苹果,“你正经点不行吗?”

“是你让我吃的,况且这么油腻。反正你已经沾上手了,何苦还要我下手。”他边嚼边笑着看进她的眼,那双清澈,干净的双眸。让他有种安静的感觉。

“不是有叉子吗?”陆一一把盘子扔给“偷腥成功”的男人,转身走了。再不走,连那个手指都要红透了呢!
蔬菜大棚,花卉大棚……陆一一带着班级逛了一个遍,还耐心的知道孩子们怎样写观察日记。

坐在藤椅上休息的家长们,无非都在谈论自己的孩子。只有一个男人,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各种植被下那个神情专注的女人。长长睫毛,由于眼神的认真,跳动的更加可爱。小巧的鼻子,透着一股倔强。唇红齿白之间,流露的是一串串动听的音符。就像田野里家在电线杆上的五线谱。原来,工作认真的女人,也能如此可爱。

等参观完毕之后,天色开始见晚。一群人被带到事先安排的几家农户人家住宿。晚饭都各自在各自的东家吃。陆一一安排好学生,嘱咐好一番才舍得住进自己的住户家。

这户人家只有老两口,儿女都在外打工,所以每年都报名招待他们这些来访者,给自己找些乐子,驱赶寂寞。

老两口给陆一一和她的八个学生,炖了小鸡蘑菇,还煮了一锅新鲜的玉米。十几个人围在院里坐着吃饭,这让陆一一想起自己小时候在爷爷的老家的情形,这种感觉真让人感到亲切。

吃完饭,组织孩子们洗碗刷锅以后,就围坐在院子里讲故事。陆一一感到有些累,便走出家门来到街上透透气。住宿农户一般都安排在村头,没走几步便就出了村,来到了一片杨树林。

不知名的鸟在窝里咕咕的叫声,树叶飒飒的作响,空气清新。陆一一抬头看着鸟窝,猜想鸟是什么样子的。不知不觉便也走进了树林里边。

等发觉已走了很远了,便想回去却发现身后有人在跟踪。陆一一心下一惊,立刻毛骨悚然起来。这荒郊野地,来个杀人抛尸。

想到此,只觉得一只手拍了自己的肩旁一下,“啊……”陆一一吓得尖叫声,吓得树上的鸟四散飞开。

“这时候知道害怕了。”熟悉的磁性声音,让陆一一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你吓死人啊!”竟然,被他吓出泪来。陆一一的眼泪不落可好,一落却怎么也收不住了。

“哭什么,我错了还不行吗?”唐子景蹲下身子,情不自禁的给眼前的泪人儿擦起眼泪来。

“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黄鼠狼给鸡拜年……”话没说完,便被一张唇封住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陆一一快要窒息的喘不过气来,唐子景才恋恋不舍得放开。

“你,你,你讨厌!”陆一一气红的小脸,在朦胧的月纱里,更加的诱惑。

“以后长点心,别一个人跑这么远。”这个笨女人,难道不知道在这种地方,这种晚上,这种表情是在引诱男人犯罪吗?唐子景由于压抑,嗓音而变得有些沙哑。

“我就是愿意,你能把我怎么样?”我陆一一愿意,管你什么事,明明是你在跟踪,还强词夺理了!

“怎样?”唐子景倏地靠近,陆一一不由得躲闪,他便越加靠近,她轻推,恼声恼气的说着“讨厌”,但是这语气让男人听起来却满是肯定、鼓励与怂恿的幽香。

他压下身,环抱住她,即使在他鸟瞰、俯抱之下,陆一一也小有挣扎。却不知为何自己又有些期待。

他的唇再次靠近,陆一一小心脏噗噗的跳得厉害,紧张的让他一时捕捉不到她的唇……最后,安静了,妥协了,不扑腾了,只有越搂越紧。

厚厚的落叶,被重叠的两个人影压得簌簌作响。他的唇像秋雨般落在她的脸颊,颈窝。陆一一的双手在他的肩膀或者腰际游移,仿佛很矛盾,很纠结,却不知这实在。

“陆老师,陆老师……”就在唐子景无法自拔之时,不远处传来孩子们的呼喊声,向这边走来。

“咳咳咳,你,你让我起来!”陆一一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真是好丢人!

“起来吧。”陆一一伸出手,被唐子景拉了起来的刹那,不远处就跑过来几个小人。

好险,差点被撞见!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