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低音炮1v1双学霸

幽默句子 2021-10-13 11:57:27
第二天,风清气爽,温暖的阳光透过纱窗折射进来,呈亮的光芒洒下细腻的温暖。

苏紫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这里是?”

门打开,苏紫看到走进来的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冰冷的如大理石雕刻般的俊彦,如鹰的犀利黑眸,挺拔的鼻梁,尤其是那张性感的薄唇,红润妖媚,如嗜血般绽放的玫瑰,从未见过哪个男人的唇形如此的好看。

只是周身的寒意,生生冻住了整个房间。

魅惑至极,简直就是落入凡间的妖精一般,所有形容英俊,帅气的词在这个男人面前都不足以形容。

苏紫痴痴的看着他,都忘记了危险的存在。

南风瑾瞥一眼那花痴的表情,冰冷的俊彦没有一点的表情。

酒店里,她出现在自己的房门前,如今被人追着,又刚好撞到自己的车子。是巧合还是阴谋?

想着黑瞳一抹狠辣,如利刃般死死的逼视着苏紫:“说,谁派你来的,接近我有什么目的?”犀利如到,冰冷至极。

苏紫一听,身体不由抖了下,生生被南风瑾的眼神吓住了。

天啊,这个男人是撒旦,是恶魔吗,居然这么快就看穿自己,太厉害了吧。

心里想着,却还是故作镇静,为了那二百万,豁出去了。

脸色一变,顿时跪在了南风瑾的脚下:“先生,求你救救我吧,我奶奶生病了急着用钱,我借了高利贷又还不上,所以才会被他们逼着去卖身,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说着眼泪哗哗落下,湿了一片,明亮的眸子更是楚楚可怜。

看着那梨花带雨的小脸,南风瑾不悦的皱了下眉头。可是看到她的那双凤眸里的眼泪,冰冷的心还是莫名的烦躁了。

“不许哭。”阴冷的声音如地狱里传出来的一般,危险之极。

苏紫一愣,随即哇哇大哭:“少爷,求你收留我吧,救救我吧,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我不要去卖身,我不要让奶奶为我伤心……”

说着泪如泉涌,一把抱住南风瑾的大腿,嚎啕大哭。

本来就不悦,看着地上毫无顾忌形象的人,那如水一般的眼泪。

“闭嘴,在哭我把你丢出去。”如阎罗的犀利声音,一下子镇住了苏紫。

顿时闭上了嘴巴,委屈的眼泪无声落下,看的南风瑾更是烦躁:“行了,收起你的眼泪,家里不差一个佣人。”

话一出,苏紫顿时反应过来,喜极而泣,蹭的一下子站起来:“太好了,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激动的一把抱住南风瑾,眼泪蹭了他一身。

最是有洁癖的人,被她突入起来的举动,微微错愕,瞬间那俊眉更是拧到了一起。

“放手。”冰冷如刀,闪过一丝寒光。

苏紫意识到,赶紧送开了南风瑾:“对不起少爷,对不起,我太兴奋了。”

说着忙擦着脸上的泪水:“哈哈,太好了,我不用去卖身了,太好了……”

南风瑾阴着个脸,转身离开,只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嘴角那一丝似有若无的冷笑。

“梅姨,我叫苏紫,以后就是这里的女佣,请你多多关照。”

梅姨是南风家的管家,看着那精致的小脸,梅姨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她的眼睛怎么那么的似曾相识。

苏紫看着梅姨发呆:“梅姨。”不由又叫了一句。

这一问,才让梅姨回过神来:“啊,赶紧去另一套佣人的衣服,一会分配你活计。”

“谢谢梅姨。”

苏紫被分配到院子里去浇花,一脸的虚心跟在张妈后面学着。

张妈看着眉清目秀,勤快的苏紫,也是很喜欢,指挥着告诉她该怎么做。

二楼的落地窗前,温暖的阳光穿透纱窗照进来,折射出呈亮的光芒很是温馨。

一双冰冷的犀利黑瞳看向窗外,花海中那个忙碌的小身影,如一只白色的蝴蝶,穿梭在众多的花丛中。小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笑得那么干净,纯粹,明亮,不带一丝杂质……

南风瑾看着,竟然有那么一丝的失神,他多希望那个人会是他的珞儿,那都是为她栽的花,多希望有一天她可以这样的看着花儿开心的笑。

心瞬间抽痛,眸底一抹失落划过……

累了一天,终于到晚上了,苏紫的房间被安排在了一楼的佣人房,躺在那舒服的大床上,对着天花板傻笑。

“这就是人比人比死人啊,想不到佣人的房间,比普通人家的好上了几百倍,精致的装修更是让人咋舌。自己真是好福气,有生之年也可以睡到这个的房间,哈哈,哈哈……”傻笑起来。

迷迷糊糊竟然睡着了,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盐酸背疼的揉着脖子,看了一眼手机,突然凤眸一转:“这个时候他在干什么?”

想着偷偷的溜出门,看着安静的客厅,慢慢朝二楼南风瑾的房间走去。

“咔。”房门被推开,一个小身影走了进来,苏紫一眼就看到了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躺着的男人。

赶紧关上门,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蹲在床边。

南风瑾侧躺着,如大理石雕刻的俊彦在清冷的月光下,睫毛如蝉翼般冗长弄你,挺拔如松的鼻梁,性感的薄唇紧紧抿着,从来不知道男人的唇形会如此的好看,月光下红润的薄唇更是透着几分寒意的蛊惑。

“哇,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帅呢。”苏紫小声的说着,小手不由的摸向南风瑾的薄唇,感受着他的温度。

眼睛不停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睡衣随意的松垮,胸前的肌肉喷张结实,古铜色的肌肤在月光下更像是镀上了一层蜜蜡,泛着柔亮的光柚,魅惑至极。

“啧啧啧,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苏紫说着,一身手指轻轻的戳了下南风瑾的胸口:“不错吗,很有弹性。”

说着凤眸里多了一丝狐疑,看着那泛着釉色的胸膛,好诱人,好迷惑,苏紫忍不住的低头靠近。

顿时装睡的南风瑾,身体猛地绷紧,这个女人到底在干吗,居然敢如此调戏自己。其实从苏紫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只是想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被她这样一弄,南风瑾只觉胸口苏苏麻麻一阵电流,瞬间窜遍全身,猛地绷紧。这个该死的女人,一个小动作都能勾起自己,真想马上就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要她。

苏紫听着那魅惑众生的俊彦看了好一会,没有在说话,转身就要走。

还以为她要干什么呢,看着转身就走的人,南风瑾的心居然有些失落,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苏紫刚到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快他一步,挡在了门口。

只觉头重重的撞到了某个重物,赶紧用手捂住嘴巴,抬头时,整个人惊住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结结巴巴的说着,心里一阵惊慌。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当然在这里。”冷冷一句,暗如子夜的黑瞳死死的盯着苏紫:“我倒是想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镇定,镇定,绝对不可以承认,不然丢死人了,这个该死的冰山脸,居然装睡。想着刚才的举动,苏紫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

打死也不承认,不然会被他取笑死的。

想着深吸一口气:“我找奶奶。”说着故意看向四周:“奶奶你在哪里,奶奶……”故意装作梦游的样子。

看的南风瑾不由的薄唇勾起一抹冷意,还挺能装的,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好像是梦游了吧,记得梦游的人绝对不可以被叫醒,否则会发疯的。”故意说着,大手一把横抱起苏紫。

愤恨的咬着牙,可是却不能挣脱他,自己现在是梦游,绝对不能被他识破。否则大半夜出现在他的房间怎么解释。

一把将苏紫放在床上,身体猛地压了下去,低头看着那迷离的眸子的女人,精致的小脸月光色更是一片柔美的光泽。早就被苏紫勾起内心的那把大火,南风瑾想都没想,低头吻了上去。

“啊。”苏紫低哼了一声,没想到他会如此,伸手就要推开他。

“听说梦游听不到任何人的话,没有力气,不论别人对他做什么都没有反应啊。”故意冷冷的说着。

苏紫一听,赶紧停止了动作,该死的,不会是在耍自己吧,故意欺负自己。万一他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岂不是露馅了。

忍,我忍,我忍忍忍……咬牙想着,停止了反应。

南风瑾感受到了苏紫的气愤,邪魅的眸底更是肆意的玩味,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忍多久。

苏紫整个身体都绷紧的不行,可是却不敢动,生怕会被他看穿,强忍着,气愤的死死的握着拳头。
 

一声尖叫……苏紫顿时清醒过来,再看到身上的男人时,猛的一惊。

该死的,自己居然被这个男人……

“走开,你这个混蛋,滚开。”说着挥舞着双手就要起来。

南风瑾一把扼住她的胳膊,压在了她的身上:“这可以你引我的。”

“女人,还有更混蛋的呢……”

随着声音的溢出……

“珞儿,珞儿,我爱你……”

苏紫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名字,她不知道那个珞儿到底是谁,可是这一刻她的心好痛,好堵,好难受,明明是跟自己,可是他居然喊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苏紫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第二天中午了。

身体被车子碾过一样,痛的要死,看着屋子里陌生一切,猛地一惊。

想起昨晚的一幕幕,顿时脸羞红的不行。赶紧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朝门外走去。

客厅里,梅姨看着从少爷房间走出来的苏紫,深邃的眸底多了一丝复杂。

“以后你就是少爷的贴身佣人,复杂打扫少爷的房间就可以了。”

“哦。”苏紫点头回答着,说不出总感觉今天的梅姨有点冷。看着其他佣人们不时的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很是不解。

“那个梅姨,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苏紫小声的说道。

“说吧。”

“梅姨,珞儿是谁啊,为什么我听到少爷叫珞儿啊。”苏紫心里很是憋屈,她忘不了昨晚他叫的那个名字。

一听这话,梅姨本来面无表情的脸色顿时更阴暗了,眸光瞬间变得犀利,死死的盯着苏紫。

看的苏紫不由的倒退了几步,一脸的惊慌。

三年了,黎璎珞这个名字成了整个南风家的禁忌。

“不该打听的别打听,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里,做好你的本分。”冷冷一句,转身离开。

南风瑾是梅姨从小看着长大的,这三年少爷的痛苦、冷漠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所以她绝对不允许三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

苏紫愣愣的站在那里,丝毫忘记了反应。虽然觉得梅姨很严厉,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很可怕。

是啊要想留在这里,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行了,干嘛想那么多,苏紫安慰着自己。

苏紫赶紧去收拾少爷的房间,看着那张凌乱的KINGSIZE的大床,昨晚暧昧还残留于上,心里莫名的堵的要死。

“该死的混蛋,狗屁少爷,披着羊皮的狼,禽兽不如的畜生……”狠狠的咒骂着,一把将床上的被子扯起来,丢在地上,踩了好几脚。

刚来第一天,就把她给吃了,太过分了,还美其名曰我梦游了,姑奶奶我才没有梦游,我梦你个头……

气愤的说着,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地上满是脚印的被子,顿时后悔的要死。

“要死了,要死了,要是被那个混蛋看到死定了。”说着赶紧将被子拿起来,手死死的扯着被子,心里却恨得要死。

“哼,要不是为了那二百万,姑奶奶我才不伺候你了,等你爱上我,看我怎么收拾你。”狠狠的说着。

“没事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间干嘛,打扫起来多麻烦啊。”不满的嘟囔着,还是小心的打扫着。

下午,天空渐渐阴暗起来,黑云压顶,漆黑的苍窘压抑的烦闷。昏黄的天空预示着一场暴风雨的即将来临。

终于将整个房间打扫完了,苏紫坐在南风瑾的真皮转椅上,一脸的疲倦。

“本来还以为捡了个好差事,现在才发现我怎么命苦啊。”抱怨的嘟囔着,眼睛里不由的打量着房间,最后落在了一个黑色的布罩着的柜子上。

与整个房间黑色的格调格格不入,苏紫好奇的走过来,一把里撩开那黑色的布料,顿时惊住了,嘴巴成了O型。

“天啊,我没有眼花吧,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婚纱。”说着赶紧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着。

米色斜肩式的婚纱,左肩上采用米色玫瑰花做成的肩带紧紧的连着胸前的收身上衣,胸前绣着几朵黑色的曼珠沙华,一颗色泽纯正的祖母绿宝石散发着幽幽的光晕。

腰间系着黑色的的蕾丝蝴蝶结,齐膝的蓬蓬婚纱短裙上镶满了宝石般耀眼的冰蓝色珍珠,散发着神秘而璀璨的光,无限风情。

看的苏紫都呆住了,对服装设计专业的她来说,一眼就看出了这婚纱定是出自名家之手。

顿时脑海中闪过一道精光:“这不就是三年前,享誉设计界的婚纱鼻祖设计师LR大师的惊世之作……梦幻希腊女神吗?”

凤眸更是惊喜,记得当时轰动整个婚纱界,自己也只是在杂志上看过,居说发布会第一天就被人以一个亿的高价买走,震惊整个时装界。

“可是怎么会在这里?”苏紫想着猛地震惊:“难道就是他买走了。”

惊喜万分,激动的不行,最是喜欢设计的苏紫,看到这样的惊世骇作忍不住的伸手去摸。要是自己能有一件这样的婚纱该多好啊。

南风瑾的车子缓缓开来,梅姨赶紧打伞去迎接:“她呢?”冷冷一句。

梅姨一愣,自然明白少爷问得是谁:“按照您的吩咐,让她负责打扫您的房间,这会还在房间里。”

“恩。”南风瑾淡淡一句,直奔二楼,打开房门的一刻,整个人愣住了。

他的珞儿回来了,穿着他特意为她准备的婚纱。曼妙的婚纱将那凹凸的玲珑身材衬托的更是绝妙至极,如落入人间的仙子一般,美得纯粹,美得惊艳,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好看吗?”苏紫一脸兴奋的说着,转过身。

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穿上这样的惊世之作的婚纱,太幸福,太开心了。

带看到苏紫的那张脸时,震惊,欣喜,激动,赞赏的俊彦慢慢变得冰冷,瞬间黑暗蒙上了一层寒霜般,犀利的眸子瞬间冲红,满是怒意。

周身的戾气更是杀意凛然,生生冻住了整个房间,苏紫只觉背后一凉,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面如阎罗的南风瑾一脸冰霜的朝自己走过来。

这一刻,她的心猛地颤了下,恐惧,害怕,只觉眼前的人比魔鬼还要可怕至极。

“你,你干嘛?”声音里都满是颤抖。

“你不配穿上它。”冷冽至极。
南风瑾一身的怒意冲天,如黑暗里的魔鬼般,嗜血的冷酷,大步走向苏紫,伸手狠狠的朝她身上的衣服撕去。

“不,滚开,别碰我。”苏紫大叫了,她以为他是对自己用强,拼命的反抗着。

可是她哪里是南风瑾的对手。

“厮。”的一声,大手两三下将她身上的婚纱撕成了碎片,洁白的婚纱落在地上,如流星般瞬间没了生命。

苏紫被吓的想哭都没了声音,一把被南风瑾推到在地,眼泪沁在眼睛里,强忍着不让它落下来。

只见如撒旦的魔鬼般的南风瑾,冰冷的俊彦看着地上散落的婚纱,慢慢蹲下身,轻轻捡起,贴在自己的脸庞,慢慢感受着它的温度,它的柔软。

像是在抚摸自己深爱的女子一般,如此的温柔,怜惜,宠爱。邪魅的眸底满是神情,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生怕弄疼了它似得。

看的苏紫更是震惊,前一刻还是嗜血的恶魔,地狱的撒旦,狠辣至极;后一刻竟如爱慕已久的深情王子,如此小心的呵护,垂爱,这个男人是个疯子吗?

温柔的黑眸,瞬间一抹阴寒划过,猛地回头看向倒在地上的苏紫,暗如子夜的寒星,冷冽至极。

苏紫猛地抖了下身体,被吓得早就忘记了反应。

南风瑾眸光如刀,几步奔过来,一把扯住苏紫的手就朝门口走去。

“啊,你干嘛,放开我,混蛋……”任凭她怎么挣扎,咒骂,胳膊却被死死的拉着,疼的骨头都快被捏碎了,可是前面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

屋外,漂泊大雨,倾泻而下。

南风瑾一把将苏紫拉到门口,用力一推,整个人后退了好几米,倒在大雨里:“给我好好反应。”冷冷一句,转身就走。

“碰。”的一声大门被关上。

偌大的雨点砸在苏紫的身上,痛的要死,婚纱被扯,现在只穿着黑色的胸衣和内裤,整个身体疼的不行。

凤眸倔强的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该死的混蛋,不就是一件婚纱吗,至于吗?”狠狠的咒骂着。

忍,她必须忍,为了那二百万,为了奶奶,必须忍,在痛在疼也要咬牙挺过。眼泪的泪水强撑着抑制住,可还是不知觉的落下。

泪如泉涌,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湿了她的脸,痛了她的心。

身上在痛,也不及心里的痛,为了奶奶,不管她付出什么代价,有多痛,必须忍,只能忍。

客厅里,梅姨看到这一幕,没有说话,深邃的眸底看向二楼的房间多了一抹担忧。

二楼房间里,南风瑾看着撕碎的婚纱,心猛地剧痛,那是他为珞儿准备的,那是她成为他的新娘的礼物……

“珞儿,对不起。”沙哑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哽咽,一滴晶莹从眼角划过。

看着手里的碎片,不由狂声大笑:“哈哈,哈哈……我是个傻瓜吗,你都离开了三年了,我还为你保留着,还在等着你,可是你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你当真这么狠心……

哈哈,我就是个白痴,傻瓜。”狠狠的说着,将手里的婚纱丢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着。

伤了谁的心,断了谁的情,怜了谁的意……

不知过了多久,漆黑的房间里,偌大的落地窗前,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那,宛若希腊的雕塑般,一动不动,周身走笼罩在黑暗中,如地狱里的阎罗一般,只有那双犀利的眸底如璀璨的黑熠石,散发着危险的幽光。

暴雨里,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着,双手抱着膝盖,头深深的埋在腿里,那么的无助,脆弱……

豆大的雨点砸在窗户上:“啪啪……”直响,可见有多大,有多疼。

南风瑾眯着黑眸,死死的盯着雨中的那个小身影,俊彦冷冽看不出任何表情。

做错事就该受到惩罚,想着转身朝大床上走去。

辗转反侧,心情烦闷至极,大床都快被他翻了个遍,却还是睡不着。

“她不是珞儿,她不是……”冷冷的说着,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窗户上传来“啪啪。”的声音,听着如此的烦躁,疼痛,说不出的烦闷:“该死。”咒骂了一句,蹭的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朝门口走去。

看着倒在雨里的小身影,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着,冰冷,愤怒的心猛地一抽,一丝莫名的心疼划过。

南风瑾想都没想,冲进雨里,将地上的人抱起来,直奔房间。

看着浑身颤抖,嘴唇发紫的人,俊眉更是皱紧。

抱着她直奔浴室,温热的花洒落下,苏紫的不停的颤抖着,看的南风瑾更是烦躁。

“该死的女人。”咒骂着,还是小心的帮她清洗这身体,将那碍事的扯去,看着热水里慢慢变的红润的身体,一阵绷紧。

狠狠的怒瞪了一眼水里的人,大手将她抱出来,用浴巾帮她擦干身体,放在床上,用被子将她裹得跟个蚕蛹一样,绷紧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了些。

明明知道她不是珞儿,可是只一眼就能挑起自己的欲望,这个女人是妖精吗?

“不,不要丢下我,不要让我一个人,不,不要走……”

迷迷糊糊中,苏紫呢喃的说着,红润的小脸,眉头紧紧的皱褶,嘴巴紧紧的抿着,一脸的痛苦表情。

南风瑾听得一愣:“不,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妈妈……”

听到这话,冰冷的俊彦多了一丝裂痕,在看向苏紫的时候,眸底多了一丝温柔。

说不出是同命相连,还是感同身受,竟然有那么一丝心疼这个女人了。

本想帮她抚平额头,可是手指碰触到那滚烫的肌肤,眸光微微眯起,赶紧去找出感冒药,喂她吃下。

看着安分些的小女人,南风瑾躺在了她的身旁,大手一把抱住如蚕蛹的女人,某种情愫在不知不觉间滋生,发芽。

等到苏紫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两点钟了。

睁开眼,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我怎么会在这里?”不解的说着,想起昨晚自己淋雨,一脸的愤怒:“该死的混蛋,这个仇我记下了。”

苏紫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客厅走去,刚好看到了梅姨手里的婚纱,正要被丢到垃圾袋子里,微微一愣,赶紧追过来。

“梅姨,这个不是?”

听到这话,梅姨转过头,看着一脸苍白的苏紫,不由叹了口气。

“这下你可闯大祸了,我从来没见少爷发这么大的脾气。”

“对不起梅姨,给你添麻烦了。”苏紫低下头,一脸的委屈。

“哎,算了。”梅姨看看手里的婚纱:“这件婚纱少爷珍惜了三年,那是给他的未婚妻的礼物,可是谁会想到婚礼的前一天居然失踪了,所以这件婚纱一直被珍藏着,少爷平时不允许任何人动它。”

苏紫听着,这才知道了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梅姨,对不起。”想着眸光一闪:“梅姨,少爷的未婚妻是珞儿吧。”

听到这话,梅姨更是一脸的心疼:“哎,珞儿小姐是少爷的挚爱,她在少爷的心目中无人能替代。我劝你最好收起你那点心思,少爷不会对除了她以外任何女人动心的。”

原来是这样啊:“梅姨,这件婚纱可以给我吗,既然是我犯的错,我就要自己承担,拜托你了。”

“哎算了,反正也是要被丢掉了,既然你想要就拿去吧。”说着转身离开。

苏紫看着被撕成碎片的婚纱,凤眸一丝诧异,没想到珞南风瑾还是个情痴啊,真是没想到。

跟梅姨请了半天的假,直奔市区的布料店,将婚纱所需要的每一种布料都买齐,看着花了好几万块的继续,苏紫心疼的不行。

毕竟这件事是自己错了,哎,就当是宛了一块肉吧。

电话的铃声打断了苏紫,看着上面的号码接通了:“我的好苏紫啊,请你帮帮妈妈的忙吧,今天舞娘请假了,晚上有个大客户,说什么你也要过来充个数啊。”

原来是残阳酒吧的妈妈打来的,她以前是那里的陪酒小姐,偶尔会上台跳舞。

“可,可是……”

“行了丫头,你赶紧过来救场吧,薪水双倍。”

听到这个,苏紫眼前一亮,双倍这对她来说可是很大的诱惑啊。

“好,我马上过去。”

“哈哈,就知道你这丫头爱钱,行了,赶紧过来。”

挂了电话,心情一片大好:“哈哈,双倍的工资,值了。”说着直奔残阳酒吧。

此刻,残阳酒吧人生鼎沸,震耳的DJ声,人头攒动,疯狂摇摆,灯红酒绿间一片萎靡暧昧。

“各位,下面有请我们的舞娘皇后,夜玫瑰上场。”声音刚落,顿时所有人惊呼。

“夜玫瑰,夜玫瑰。”欢呼震天。

所有人期待中,一个红色身影脚尖一点,跳上一跟晶亮的钢管。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