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 高大白袜体育生宇飞的艰辛

幽默句子 2021-10-13 15:17:53
君明玉在闺房里大发脾气,摔桌砸东西,吓的奴婢们都不敢靠近。

西门莲急冲冲的赶到,迎面砸来一东西,直逼门面,还好闪躲及时,花瓶摔碎在地。

“明玉,你发什么疯!”西门莲怒道。

君明玉重重的坐下,气闷冷哼。

西门莲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

奴婢们如同大赦,迅速退了下去。

西门莲顺着君明玉的对面坐下,轻哄道,“娘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你也不能毁了一惯的形象,这对你不利。听娘的话,现在咱们要好好保持形象,为娘一有时机定为你安排。”

君明玉压抑不住心中怒火,咆哮,“哼,安排,还有什么可安排的。君无欢根本就是串通好大娘来羞辱我们!”

“你话是什么意思?”西门莲不明。

君明玉怒拍桌面,“刚刚我去找九王爷,那贱人也在场。九王爷说露了嘴,那贱人串通好大娘威胁九王爷故意在婚礼上绑架我,而后又当众羞辱我!”

西门莲深深吃惊,半响后她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我说怎么那么巧合,偏偏是那个时候那女人就回来认亲,原来,原来是早有预谋!”

“娘亲,我绝对不会放过君无欢的,女儿跟她势不两立!”君明玉目光阴狠,死扣着桌角,刚做的精致指甲扣翻了。

“放心,为娘的一定不会让人夺走属于你的东西,本该死的人就不该再回来!”西门莲阴险一笑,笑容里泛着森森的寒意……

无欢本以为帝清绝只是一个偷东西的贼,还好意教导他,现在,呵,她当初就该一掌把他拍死!

也不知道是八字相冲还是怎么的,他处处找她麻烦,给她拖后退,一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还好没有再跟来,不然她打不过也得揍他!

无欢踏出了丞相府,一身轻。

刚走没几步,眼前突然出现一顶轿子,一女侍恭敬的对她道,“少主,请上轿,宫主已经等候多时了。”

无欢眼眸亮了亮,扬起灿烂一笑,跃身一纵跳进轿里,“走吧。”

轿身一转,眨眼间从眼前消失,震风没有来得及跟上,被甩了下来。

当震风将此事汇报给帝清绝时,他笑了。

“哦,看来本王的王妃的来历着实不小,不过本王就喜欢神秘。”

震风垂头,不明白主子为何非要揪着一个来厉不明的女子不放,还唤她为妃,难不成当真看上她了?

落轿,一处典雅的茶楼,万幽楼。

无欢熟门熟路的迈上二楼,小二看见无欢恭敬的低头。

万幽楼的二楼向来不供客,只接待特殊人物。

无欢轻快的步伐在闻见丝丝的茶香与清幽流水的琴音时,赫然僵硬了。

眸里闪过一丝不快,步子明显比之前慢。

无欢迈上二楼,女子正在扶琴,女子清雅可人,樱桃小嘴,眸子如新月,天真无邪,虽一身素白却难遮她干净美貌的气质,这美人如同一张白纸般,干净透明。

无欢的目光不在女子的身上,而是珠帘后的男人。

隔着珠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男人的身形,一袭白衣,身形挺拔,刀刻的完美脸庞,清幽儒雅的气息。

手捧着茶,优雅着抿着。

他抬起眸看她,“欢儿。”他的声音清幽薄凉,却出极的好听。

无欢最爱听师傅的说话,声音犹如天籁,可惜师傅不太爱说话。

“师傅,无欢回来了。”无欢笑意满满,直奔着珠帘后面,此时琴音戛然而止。

沐轻澜无邪的眼眸看着她,扬起一笑,“无欢姐姐,欢迎你回来。”

无欢扯了扯脸皮,算做搭理,转过脸看着轩辕白玉,她想要的是师傅的回答,而并不是她。

“欢儿,坐下。”轩辕白玉对她温和一笑。

瞬间,无欢刚刚的不快变化全无,欢快的坐下。

沐轻澜站起了身走过来,“轻澜来泡茶。”

沐轻澜泡的一手好茶,一色绝音使得轩辕白玉很是欣赏,不时会让她弹上一曲。

看着沐轻澜行云流风的茶功,无欢闷闷的抓起茶一饮而尽。

沐轻澜抬起白皙的小脸,制止道,“无欢姐姐,茶要一口一口慢慢抿,你这样品不出茶味。”

“我喜欢这样喝,就喜欢浪费你泡的一手好茶。”无欢茶杯往沐轻澜的面前一摆,示意还要再来一杯。

沐轻澜扬起轻和一笑,给无欢添上茶。

看着她顺从的模样,无欢倍感无味,放下茶杯不再动。

“师傅,事情是办完了,可是却……”无欢顿了顿,低声道,“我遇见了一个人。”

轩辕白玉抿了口茶,“为师知道。”

无欢愣了愣,原来师傅一直在关注着她,瞧着一直旁听的沐轻澜,她不满,“你难道不会自行回避吗,我有话要与师傅说。”

沐轻澜瞧了瞧轩辕白班,他颔首,而后沐轻澜离开了。

“师傅,无欢只有你一个亲人,所以无欢以后也只您一个亲人。”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而,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轩辕白玉,当时他才十岁,却给将她抱回了宫抚养。

第一个给她温暖的是他,轩辕白玉,她心甘情愿的唤他师傅,认他为亲,此生唯一的亲人。

“欢儿,为师想让你住在丞相府。”

无欢瞳孔一缩,猛然一愣,“师傅,您不要无欢了?”

难道他认为她是个包袱,在她找到亲人之后,就将她这个包袱丢弃了吗?

是,她是捣蛋,练功从不好好用功,偷看过师傅沐浴,在宫里四处作乱,可是她从未想过要离开师傅的身边。

轩辕白玉定定的看着她,反问,“你想要离开?”

无欢当然是摇头的。

“为师从未说要让你离开。”轩辕白玉淡淡的说道。

“可是刚刚明明就……”

让她住在丞相府,不就显然让她回去吗?

“为师只是在派你第二件任务,只有你能做的任务。”轩辕白玉的声音清凉,淡淡的,抚平了无欢一颗燥动的心。

她会错了意,还以为师傅是不再管她了。

“好,可能不能过几天。”她才刚刚回来,不想这么快就离开。

浮虚宫,近几年突飞猛涨的佣兵组织,实力不容小视,凡是接手的任务,几乎从未失过手,价格也出奇的高,在江湖上的信誉也极高。

紫青堂,佣兵接任务之处。

佣兵自行选择任务,等级三六九不等,佣兵价也不等,可组队。

佣兵一词,以前从未听说过,之前他们只称为杀手,也没有这般自由自行选择任务。

这一切,据说是由浮虚宫少主无欢出的主意。

一些资历较老的佣兵都知道无欢是个什么样的人。

任性捣蛋,唯恐天下不乱,常找圣女沐轻澜的麻烦。

她会提出这样绝妙的体系?他们不信。

“轻澜姑娘,听说少主任务回来了?”柳三,浮虚宫里资历较老的辈,向来小道消息灵通。

“什么!少主这么快就回来了,轻澜姑娘您没受少主欺负吧。”一些爱慕沐轻澜的佣兵立马拥了上来,关心备至。

沐轻澜无邪的轻笑,“无欢姐姐没有你们想像的那样凶恶,其实她心地是善良的。”

“呸,轻澜姑娘你就是心眼宽,少主平常那般冷嘲暗讽您,我们都看不下去,您竟然还说少主善良,哎。”一些爱慕沐轻澜的新人,趁机想讨好她,为她打报不平,想剥夺一点好好感。

沐轻澜莞尔一笑,柳三轻皱了皱眉头,“你们都别说了,少主耳朵向来灵通,你们在背后灵,小心少主待会听到了。”

“切,听到就听到,我看少主就是嫉妒轻澜姑娘,比她温婉而雅,比她善心智慧,更嫉妒轻澜姑娘是未来的宫主夫人!”

沐轻澜听到此,稍板了板脸,“莫要胡说,轻澜没有这个福气能配上主子。”

那人一说,就停不住。

“岂是胡说,宫主除了少主,平常接触最多的莫过于圣女您了,少主是他一手带大的同等于亲人,您可不一样,真真实实,切切确确的就是未来的宫主夫人。”

沐轻澜不知怎的,白皙的脸颊染上抹红晕,略些娇羞的垂了垂头。

“哟,这是什么情况。众人围绕,伊人含羞,莫不是在暗渡陈仓?也对,这春天嘛,难免的会把持不住。”

突兀的,一道冷凉的声音传在他们耳边。

他们身躯一震,柳三心中早有准备,果然少主的耳朵比他的小道消息还要灵通。

檀木椅上,无欢半躺其上,脚搁在椅扶手上悠闲的翘着,嘴里啃着桌上摆放的水果,灵动的大眼眸盯着他们,莫名的他们心生几分心虚。

偏偏就有那么些人,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们说的有何错,你平若那样仗势欺人,宫里的人早就看不惯你了,早晚有一天,早晚……”那人在无欢冷凉的视线下,起初的信誓旦旦变得有些瑟缩,话音越说越小。

她的眼神,森冷的令人颤抖。

“早晚如何?”无欢咧嘴笑,仿若刚刚看见的那森冷的眼神只是错觉。

沐轻澜挺身站了出来,扬起温和的笑,“无欢姐姐,他们都是随口乱说,当不得真,你别跟他们计较。”

无欢深深的凝视着沐轻澜,久久没有出声,面无表情。

以为少主要发怒之时,她却笑了,笑的灿烂,眼弯成了月牙状。

“也对,毕竟是胡乱瞎说,想要当宫主夫人,那也得我这个亲人瞧上一瞧,见上一见才可同意,要是轻澜你的话……”无欢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遍,启唇,“永远没戏。”

沐轻澜脸色顿时青白,僵在原地。

那牛犊护在沐轻澜的面前大义凛然的瞪着无欢,亢声道,“早晚有一天你会被逐出浮虚宫!”

无欢笑容不减,仿若很平静,很无谓模样,只有柳三却挽面,有些不忍心看接下来凶残的画面。

敢惹少主的,到最后不是成了英雄,就是狗熊,但要护着沐轻澜和少主作对,绝对是狗熊!
是吗,那本姑娘被逐出宫之前,你似乎比我还要先走一步。这位小兄弟,英勇,大不畏惧,留在浮虚宫着实委屈了人才,让他拾掇拾掇去闯荡江湖。”

随即仆人将他架起,牛犊勃然大怒,挣扎嘶吼,“你滥用职权,凭什么逐我!你说不算,我要见宫主,我要见宫主!”

“就凭我是浮虚宫少主。”无欢坐起身,神色稍显肃气。

那帮人眼神愤愤的瞪着她,极是不满。

无欢轻笑,“还有没有谁愿意跟着这小兄弟一起闯荡江湖?”

无人应答,没有人再敢站出来。

柳三往角落里站了站,他可不想被少主扫射到,替沐轻澜出头,无疑是找少主的麻烦,真是一帮不懂事的新人。

无欢蔑视一笑,果核丢地,潇洒离开。

沐轻澜长袖下的手握紧了紧,脸上委屈可怜……

屋顶,轩辕白玉最常去的地方,俯看远方,美景尽收,他说,站的高,才能看的远,冷静掌握局面。

无欢拎着壶美酒在屋顶下晃荡,迟迟没有跳上屋顶。

轩辕白玉墨黑的眸里泛过一丝笑,“欢儿,上来吧。”

无欢抬头,大大一笑,立马跃上屋顶,晃着洒壶笑的狗腿,“师傅,咱庆祝一下无欢成功完成第一次任务。”

“你又去惹圣女了?”轩辕白玉虽是问话,却是肯定句。

无欢一听拉下了脸,有些怏怏的,“惹了又怎样,无欢看不惯她,不喝算了,自己喝。”她仰头闷了一口酒,胡乱的抹了把嘴连酒渍。

轩辕白玉摇头轻笑,笑容里不知是责备,还是其他。

“师傅,你喜欢她吗?你会娶她吗?”无欢最终闷不下气,脱口而问。

轩辕白玉凝看着她,墨黑的眸子里的情绪是无欢从不曾看懂的。

师傅向来是谜,就算相处了十多年,她依旧不懂他。

“以后的事为师不知。但有欢儿你一直陪在为师的左右这样不就够了。”

无欢扬起一笑,“是,无欢承诺过,只要师傅不抛弃,无欢会跟随一生一世。”她的笑,有那么几分苦涩。

只是不知道以后,师傅的身旁有位美貌女子后,还会不会笑的出来。

无欢突的转过脸,满面严肃,“师傅,答应无欢。如果这一次我拿过了丞相府的宝物,能不能答应我,以后师傅的妻,要经我先看。”

轩辕白玉眼神一闪,半响后点头,无欢终于扬起了大大的笑容。

花千颜近日总是亲手做一桌的佳肴,而后坐在门旁静静的遥看远方,脸色一天比一天惆怅。

“一连七日了,为何欢儿还不来看我?”花千颜凝视着远方的天,深深的叹息。

贴身奴婢柳月端着茶走了过来,面上掩饰不住的怨气,“夫人,喝口茶,您别等了,依奴婢看今天大小姐是不会回来的,明明说好三日,这都拖了四日了,大小姐可真没心没肺,明知道有人苦等她。”

花千颜接过茶再次叹了口气,不死心的再次眼远方。

这时,一丫环匆匆的奔了过来。

“大夫人,九王爷又来了。”

花千颜手僵了僵,眸里情绪复杂。

柳月听状,又叨叨起来,“夫人,九王爷可真痴情,一连七日次次都来丞相府等大小姐,英俊潇洒,一表人才,有这样的好男子等着大小姐,您说她怎么就不愿意回来?”

花千颜放下了茶杯,站起身,“走,去看看。”

前厅。

九王爷一来,可有些人比花千颜这个大夫人来的还更早。

西门莲当然不会放过让君明玉和九王爷相处的任何一个机会。

“王爷,您尝尝这是明玉亲手泡的西湖龙井,看看味道如何。”君明玉捧上茶递给帝清绝。

帝清绝坐在平若丞相君德泽坐的高坐,薄唇惯性的带着若有似无的浅笑,轻摇玉扇,“搁那吧,本王现在没那个心思品茶。”

被拒,君明玉脸面有些挂不住。

西门莲精明老道,这点小尴尬自然不在话下,上前几步,巧笑嫣然,“王爷,您看您都日日来等无欢,可她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要归家,哎……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丞相府哪里对她不好了,却不愿意归,咱们明玉也希望能盼着无欢能回来,这多一个姐姐疼,多好的事儿啊。可惜……哎。”

君无欢不回来正好,省的她花心思去对付她,九王妃的位置非她的女儿君明玉的不可。

帝清绝薄唇带笑,凝看着她。

西门莲以为他听进几分了,立即又道,“可惜这没有归心的始终就没有归心,恐怕她这是一去不回了,要是这样,九王爷您要等她一辈子吗,耗不起吧。”

帝清绝还没有回答,一道冷哼,让他挑高了眉,眸里泛过兴味。

“你这是在诅咒我的女儿永远回不来,是吗?西门侧妾!”

西门莲身体一颤,脸色白了白,随即转过了身,鞠躬笑容温婉,“妹妹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心疼九王爷这样日日等待,一时好心就多说了几句。”

花千颜冷哼了哼,“最好是这样,倘若我的女儿回不来,那就跟你有必然的关系!”

西门莲噤若寒蝉站立在一旁,君明玉虽受气,却不得不守礼,“大娘好。”

“你在这里又是做何?”花千颜睨着她,“王爷的中意的人是欢儿,你跟在未来姐夫前前后后的成何体统!”

“明玉只是来送点茶给王爷品品。”君明玉忍,更得在九王爷面前忍。

“要关心自然有欢儿王爷,不劳你费心,你下去吧。”花千颜冷面的将她赶走。

这三个女人一台戏,热闹至极,可帝清绝却偏偏看着门外的窗户,看的出神,直直的盯着,似乎要透过那窗户看什么东西似的,嘴角的浅笑越发的扩大,带着几分邪邪的坏笑。

忽尔他笔直而站,俊美的脸带上七分笑,“夫人,您的意思是愿意让欢儿做本王的妃?”

花千颜顺着他引导的位子坐下,轻蹙眉头,“欢儿还尚未回来,这事也要经过她的同意。”

“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夫人您答应了,那欢儿自然会同意的。”

“啊呸……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么一句话就让我嫁,简直做梦。”无欢实则早就到了丞相府,刚准备进去,就见帝清绝一脸痞相的坐在那,还有君明玉,西门莲几人。

出于好热闹之心,她就躲在角落里看戏。

没想到连花夫人也来了,还谈起她的婚事。

“你说是不是,欢儿。”

“是个屁啊,要嫁就让君明玉嫁,本姑娘不嫁。”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她才发觉不对劲,缓缓抬起头。

头顶窗边扶手处,帝清绝慵懒的依着,俊脸近在咫尺,漆黑的眸子闪烁着戏谑。

“欢儿,七日不见,你这是要给本王惊喜么。”

无欢滋牙呵呵笑,“你异想天开的本事果然深厚。”

花千颜一听是无欢的声音,喜形于色,急匆匆的奔过来,“欢儿,果然是你,为娘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西门莲与君明玉也奔过来一看究竟。

无欢坐在地上,身上穿着色彩斑斓的布条,绑着马尾,活力四射。

她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花夫人笑了笑。

西门莲,君明玉的脸色显然是难看好几分。

还以为她不会回来,没有想到又自己回来了!

君明玉强压着怒气,温和一笑,“姐姐,你可回来了,王爷连等了你七日,可算将你盼回来了。”

“你不生气了?”

君明玉抬起头,装傻道,“生什么气?”

她斜睨了眼一旁痞样的帝清绝,“那天你负气离开,这么快就不气了?”

“那都是多天以前的事情了,明玉不会放在心上的。”君明玉笑的善解人意。

无欢摆了摆脑袋,“那好吧,即然你不生气了,那我本来还打算你跟道个歉意,让九王爷跟约个会什么的,自然也不用了。”

省事儿。

君明玉哑然,说不出的鳖屈。

帝清绝又凑近了些,面色略委屈,“欢儿,哪有将相公往外推的,要真爬了墙,还不哭惨了娘子你。”

白眼,无欢毫不留情的送他白眼。

“这场婚事,我还没有答应,所以做不得数。”

看看他那一副痞样,哪里有王爷的一点风范,越来越觉得当初看见的那王者高贵气息是眼瞎!

“明媒正娶,八人大轿,要说真格,你已经是本王的娘子,当然是做得数的。”帝清绝摇玉扇咧嘴邪笑,眉宇间带着迷人的气息,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这是君明玉心中所想。

在无欢眼里就是长相稍好看点的痞子,赏赐大白眼。

“花夫人,我可以住下来但暂不会与九王爷成亲。”

无欢折中了想法,即可以留下来,又可以不用嫁给帝清绝这个痞子,一直拖着,只要找到宝物,她就立马脱身走人。至于帝清绝到底要娶的是谁,不关她事。

花千颜听她说住下,顿时喜悦,但那句‘花夫人’让她笑容崩塌。

“好,只要你留下,为娘可以答应你先培养感情。九王爷你意下如何?”

不可着急,切莫不可着急。反正她已答应住下了,来日方长。

“本王似乎没有提出异议的可能了。”他玉扇一收,邪气一笑,“算了,即然是娘子的要求,做相公的岂能不从。”

无欢瞪着他,鄙夷万分。

“欢儿,为娘带你去看看你住的房间。”花千颜说着,便带着她迈出大堂,帝清绝随之其后。

西门莲,君明玉被视为空气。

君明玉看着九王爷处处顺从君无欢的模样,心中怒火汹涌。

“娘!您不是说会搞定君无欢的吗?为什么她反而回来了,而且还住在丞相府了!你看看她那一身穷酸样,住在相府,简直是丢丑!”君明玉转脸将怨气撒向西门莲身上。

西门莲安抚,“娘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了,即然她回来了,那也休怪我无情。麻雀变凤凰,哼,简直痴心妄想!”说着,面上露出阴狠之色
“这间房,朝南见阳,东窗见河莲,西窗见柳荫,东暖夏凉,极好之处。娘一直给你留着,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住的。”花千颜说着说着,按捺不住的激动。

无欢还未说话,帝清绝倒是有模有样的打量着点头,“好地方,绝佳之处啊。”

无欢拉长了脸,面无表情的看他,“九王爷,这可是我的闺房,你是不是可以请了。”

古代人不是很含蓄的吗?不是很腼腆的吗?

为什么他堂而皇之,大大方方的就进了女子闺房,还打量欣赏,悠闲自若起来了。

“那可不成。”他懒懒的躺在凉椅上,舒适的眯了眯眼,带起邪笑,“娘子不是说要培养感情,当然要随身不离,再说看看闺房,有促于感情发展,不若明日你大可以瞧本王的卧房,随时欢迎。”

“……”无欢气堵。

“我去给你们拿些糕点。”花千颜找了借口就走,自不会打扰他们促进感情的机会。

花千颜一走,无欢一脚踹向凉椅,“起开,你缠着本姑娘做什么。帝清绝,你到底图什么。”

凉椅上帝清绝轻摇玉扇,很是舒适,丝毫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你是本王的王妃,你说本王图什么。”帝清绝眯着桃花眼凝视着她。

无欢咧嘴灿烂一笑,弯腰向他凑近了些,“王妃?”

他含笑点头,“对,王妃。”

“去你大爷的王妃,告诉你,本姑娘看不上你!不喜欢你!死一百个心吧!”前一刻笑容满面,下一秒雷雨交加,瞬间翻脸。

帝清绝慢动作的抹了把脸,才幽幽道,“你嫉妒本王天生俊脸,也不必用唾沫来毁本王的俊颜。”

“再者说,本王从未说过喜欢你,更何来的看上你?你有哪点值得本王看上了?”

“我……本姑娘哪里都强,怎么就不值得看上了!”无欢一口气堵在胸膛,气不打一处来。

他上下打量着她,不时露出鄙夷的神情,啧啧的摇头,“前不凸后不翘,一不温婉,二无颜,三无才,四……”他手持玉扇掰着手,一点一点的数。

而她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黑,随时都可能爆怒。

她忽而一笑,弯成月牙状,“那王爷为什么还抓着小女子不放呢,君明玉不是您最佳的人选么。”

肯定样样符合他的水准!

“谁让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妃,想换也换不掉了。”

“……”青筋爆露,她说了一堆都白说了。

他侧了侧身,看她,“四,本王要打假,王妃,你笑的太假。”

“帝!清!绝!”

忍不下了,靠!

她一把拎住他的衣袖,满脸怒气,杀气腾腾的瞪着她,一拳抡起就要揍他。

可门外响起声音,转脸一看。

花千颜端着糕点,笑的暖昧。

她拎着他衣袖,又凑靠的那样近,简直像迫不及待的想到扑到他的感觉。

“看来娘多想了,还以为你们会相处不愉快,你们别管我,继续,继续。”花千颜暖昧的偷笑,连忙转身离开,也不看急急想解释的无欢。

“花夫人,我……”

她真的和帝清绝一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是靠的有点点近罢了!

“娘子,我们继续?”

“……”

深夜,无欢刚躺在床榻上,忽然鼻息间一阵清香,她兴奋的挺直坐起,“师傅!”

话音一落,轩辕白玉愕然出现在她面前。

“欢儿,你的警觉性越发提高了,很好。”

她捏了捏鼻子,嘿嘿傻笑。

不是因为她的警觉性高,而是师傅身上的清香,她永远都记得,清雅又带着点龙延香的味道,极是好闻。

“师傅,您怎么会来。”

她站起身,让给轩辕白玉坐下,还忙端杯茶给他。

轩辕白玉接过茶,凝视着她一会,而后淡淡的道,“为师怕你会所不适应。”

毕竟她第一次住在浮虚宫以外的地方。

她一听,心里顿时抹了糖,“无欢很好,师傅不用担心,等到无欢将宝物得到手,就立马回去。”

偷东西,她还是很擅长的。

“那就好。”

“不过,师傅,那贺尚书后来有付三倍的钱吗?”

她的第一桶金,得关心关心。

“嗯?”轩辕白玉看她,“没有。”

无欢眯起了眼,语气凉凉,“敢不付?敢诓浮虚宫少主,师傅,这事您别插手,无欢要自己去解决。”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想赖账,没门儿!

“好。”轩辕白玉看着她,轻抿了口茶,唇边不自觉划过一抹温和笑意。

她没有注意他的笑,满脑子都在算计着那个赖账的贺尚书。

尚书府。

奴才李三蹭蹭蹭的奔疾小跑到大堂,“老爷,老爷,不好了。”

贺施正品着上好的碧螺春,听着奴才的叫吼声皱起了眉,不悦,“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老……老爷,不好了,小人在外面捡到一封信。”李三喘着粗气将信递给贺施。

贺施翻了翻白眼,拿过信观阅,嘴里啐啐念,“一封信而已,大惊小怪!”

三个滚烫的大字,浮虚宫。

自古以来欠银子不还,天打雷劈,尚书即没有按规矩办事,那本小姐也只好自行办理,望自珍重。

贺施将信拍向桌面,哼鼻,“本尚书还没找他浮虚宫算帐,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婚礼是毁,可那女子竟然是死对头的大千金,这不明摆的在欺辱他。

“我到要看看,她敢如何跟本尚书算帐。”

收到信后连接三日,尚书府里总是离奇的少了些名贵物品,其中许多是贺施多年珍藏的宝物。

贺施气的急火上心,大发雷霆,整日心神不宁,与此同时,江湖上愕然出现位济世大侠,四处散财给穷人。瞬间变的赫赫有名,他称自己为‘怪盗基德’。

“老爷,老爷!不好了,书房里的琉璃玉坠不见了!”

贺施目光冒火,还未发火,又听见。

“老爷,老爷!大好了,账房里的涂金算盘不见了!”

贺施破口大骂,“废物,连个东西都看不好,要你们何用!”举高了茶杯欲要砸,又心疼的放了下来,这可是他淘来的稀宝,砸了肉疼。

他理亏,毕竟是跟浮虚宫勾上关系,这查起来保不好连他的乌纱帽的难保。

君无欢!敢偷他贺施的的东西,早晚让她双倍的吐出来!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

贺施爆吼咆哮,“这回又是什么不见了!”

“古董房里的全部古董都不见了!”

贺施双腿发软,顿时瘫坐,脸色发白,气晕了过去。

他的古董,古董!

无欢躺在凉椅上,啃着新鲜的葡萄,一手掰着数,“书房,账房,古董房,接下来,卧房。这尚书府的宝贝还真不少。”

够她再玩几天。

“欢儿,你在说什么宝贝?”花千颜端着燕窝进房。

无欢坐起了身,拍了拍手,嘿嘿一笑,“没什么,只是在想那‘怪盗基德’每次偷来的都是宝贝啊。”

她看了眼燕窝,皱眉,“您不用整日都送燕窝,这太补了。”

花千颜不依,心疼的看着她瘦弱的身板,“看看你这瘦的样子,能不补上一补吗,得吃点好的,养的圆润些才美,来赶紧吃了,这可是娘亲手做的。”

无欢苦笑,不好拒绝,只得吃了。

夜黑风高,怪盗基德出没。

穷人曰:盼星,盼月,盼基德。

尚书曰:防水,防火,防基德。

尚书府,灯火通明,护卫一日比一日多,严密有序。

一道黑影唰然间冲进尚书府,一路畅通无阻,轻松绕到尚书卧房处。

昏暗卧房里,一道红光显的极亮。

无欢兴兴然的拿起宝物,仔细端看,啧啧感叹,“血如意,果真的红的发亮,滴血啊。”

“这贺尚书的财可真是庞大,我不帮忙散点,恐怕他三生都不完啊。我这可帮他做了好事。功德无量。”她贼贼的发笑,揣好血如意,还想淘有没有其他宝贝,却突然感到背后一凉。

“你做了件好事,尚书大人得要哭了。”

赫然,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她惊的差点将血如意给扔出去。

借着血如意的光,帝清绝俊美的脸似乎比以往来的更美上三分,带着些邪气。

“帝清绝,你怎么在这!”她没给好脸的瞪他。

他邪佞一笑,“本王听说这怪盗基德专偷尚书家宝物,好奇所至。原来本王的妃喜欢这口调调。”

“我……”她眼珠转了转,装恶道,“还真就是了,小心你府上的东西,偷完尚书府,就去偷你的九王府。”

他大方的摆了摆手,“随时欢迎。你若想偷本王也无碍,本王定会随了你的,娘子。”

“无赖。”她啐了他一口,懒的搭理他。

门外突突的响起脚步声,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人数众多,火光渐渐照亮昏暗的房间。

“快,都围住,一只虫都不允许飞进去!”

“是!”

“老爷,人都在里面,绝对没有逃掉。”李三极是确定的禀告给贺施。贺施满意的点头,抚了抚胡子,目光一震,“好,敢偷到我尚书府,也得看看还有没有命回去!”

无欢揣好了血如意,扭过头一看,顿时定住,“你在干嘛。”

他用黑布遮面,只露出眼睛。

“本王可是公众人物,要不是为了娘子你,本王也不会来了,娘子,你可要把本王护好。”护你大爷!

说的好似将性命托到她手上似的,深情款款。

还不等无欢说话,就听见贺尚书一声豪吼,“把门打开!”

一脚踹开了门,守卫蹭蹭的往里屋包围。

无欢顾不上跟他闲扯,从怀里一掏,低声道,“跟着我。”

帝清绝低头凝望着她下意识牵住他的手,唇边划过一笑。

劈啪啪!

一串串炮竹在丢出,劈里啪啦的响,惊到那些守卫以为是暗器,连连后退。

“混帐,是炮竹,快,别让他们逃了!”贺施破骂咆哮。

可已来不及,无欢炸开一条道,冲出层层包围,瞬间消失没影。

贺施连忙往卧房里冲去,案桌上的血如意果然不见了。

他脸色发黑,仰天长啸,“我的血如意啊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