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催眠控制白丝校花h 太粗太硬小寡妇受不了

幽默句子 2021-10-13 15:20:35
无欢病好后一身轻松愉悦轻松的过了几日。

一早花千颜就来到她的房间将她从床上拖起来。

“花夫人您干嘛?天色还早呢。”无欢眯蒙着眼瞧了瞧天灰蒙蒙的,估计才早上五六点。

花千颜轻哄着将她带到梳妆台前,“欢儿乖,待会再睡。怎么说你都是丞相府里的大千金,是嫡女,可是那个庶出君明玉深得老爷的宠爱,前几日你们同时落水生病,老爷只去看她而这边连个慰问都没有。”

无欢眯着眼垮着肩,慵懒的打了个哈吹。

君德泽爱看谁就看谁,反正又没有把他当爹,无所谓。

“所以依娘看,你肯定是刚回来不久和老爷彼此之间不熟悉,多相处相处,老爷会疼爱你的。来,乖,待会老爷起来,你就端水给他梳洗,主动促进彼此间的关系。”花千颜连连劝说。

总这样下去不行,老爷不疼爱欢儿,那欢儿也只是一个空名的大千金怎么把这地位给夺回来。

“花夫人。这跟相处没有相处是没有关系的,他就是看我不顺眼要不然当初就不会狠心的将我抛弃了。”无欢说的满不在乎,君德泽对她怀有戒心,怎么可能会拉近关系。

说者无意,听着有意。

花千颜以为无欢是介意当年被抛弃的事一直怀恨在心,才不愿意叫她娘,好好的在丞相府相处。

铜镜中的倒影,花千颜眸里明显的失落凄楚。

无欢轻叹了口气,“好好,我去,我去还不成么。”

花千颜立即喜颜于色,让小玉给她梳妆。

小玉高高兴兴的走过来,“小姐,今儿想要梳什么样的型?”

无欢随意的摆了摆手,“随你高兴。”

真是被花夫人打败了,竟然会见不得她难过。

无欢发誓她连师傅的梳洗水都没有端过,今天竟然头一回破天遭的端着梳洗水站在君德泽的卧室门前。

“进来。”君德泽严厉的声音响起。

无欢手愣了愣,转脸看向角落里的花千颜,花千颜朝她使劲的挥手让她进去。

无欢再次叹了口气抬脚迈了进去。

君德泽背着对她在整理衣裳,无欢刚将梳洗水放在架上,君德泽发话了,“今日怎么磨磨蹭蹭的,再这般不自觉就去浣洗房。”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要着有何用。

可是奴婢听见,一定高呼饶恕,下次不敢了,可端着梳洗水的是无欢。

君德泽久久没有听见奴婢的求饶声,不由转过了身,顿时面色冷冽。

“你来做什么,出去!”他严厉的怒吼着无欢。

无欢很平静,“来给你端水梳洗。”

君德泽怒气冲冲的咆哮,“谁让你进来的!不需要你的端水!出去!”君德泽上前就将架子上的梳洗水挥掉,啷哐一声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花千颜听见声音,暗生不妙,急急的奔了过来。

只听见君德泽对着无欢厉吼,“滚出去!你好大的胆敢进本相的房!”

“是我让欢儿进的!”花千颜冷咧的出声,一脚踹开了房门。

君德泽有些微愣,“颜儿。”

无欢转过了脸看花千颜,脸上扬起轻笑,“花夫人,我就说不该来这趟的吧。”

花千颜瞳孔缩了缩,鼻头有些酸楚更多的是怒火,看向君德泽的目光极是愤怒,“君德泽,要不是今天我亲眼所见,还不知道你平若是怎么对待欢儿的!”

“原本还想促进你们之间的感情,现在看来是我的错,你根本就憎恨着欢儿,欢儿哪里对不起你了,从小被弃,好不容易回来了,却被你大吼小叫,连端个水还不肯接收,呵,你的房门不让进,那君明玉就让进了?君德泽,我告诉你,欢儿并没有欠你,而你是欠她了许多许多,你这辈子根本就还不清!你根本就不配当一个爹!”花千颜怒气冠发的吼着,胸口起伏不定,面上气的通红,呼吸不稳,脚步不由的倒退了几步。

君德泽担忧的想上前扶她,“颜儿,你不宜动气,你的身子骨虚弱。”

花千颜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冷冷的道,“君德泽,你不待见欢儿不疼她,没有关系,她是我的女儿我疼。你我的夫妻的缘分也就此尽了。”

“颜儿,你听我说……她是来丞相府是怀有目的的。”君德泽急急想要给花千颜解释。

无欢抬头看他,君德泽的目光对她充满戒意,比前几日更重。

“目的?能有什么目的!她是辛苦找回来的,你却说她有目的,你丞相府是藏了什么宝贝,还怕人窥视!”花千颜更为激切,脸都不正常的胀红。

“我和欢儿会离开丞相府,你以后爱疼爱谁便去疼爱吧!欢儿,我们走!”花千颜撒了一腔怒气后,冷冷的甩下句就要离开。

可她步伐混乱,歪歪斜斜的。

无欢皱起了眉,快步上前,花千颜忽然直直倒下。

“颜儿!”

“大夫,夫人她怎么样了?”柳月忧心肿肿的问着大夫。

君德泽守在床沿瞧着一直晕迷不醒的花千颜,满是悔恨。

“急火攻心,待老夫开几幅药败败火。”大夫执笔在桌上写着药方。

柳月连连道谢,“谢谢大夫。”

无欢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面上说不出的情绪。

急火攻心,有必要为了她气晕过去么。

大夫停下了笔,拿起药方,面色有些沉重,“不过……”

柳月见大夫的面色,心也跟着沉了。“不过什么?”

“不过夫人的身子骨本就虚弱,又曾大病一场,本就不该动怒动气,若以后再这般恐怕是会瘫在床榻上。”

君德泽愣了,急急的奔了过来,“大夫,大夫,不管用什么药都要将夫人身体治好,千万不要落下病根。”

无欢瞧了瞧里面一脸苍白如纸的花千颜,不由有些心疼。

“丞相放心,老夫说的只是恐怕,只要好好护养少动怒动气,不会出现那种状况的。派个人随老夫去领药。”

“劳烦大夫费心了,柳月你跟着大夫去领药。”君德泽稍放了放心,呼出一口紧张的气。

柳月跟着大夫去领药。

君德泽护在花千颜的床榻前,满是担忧,而无欢站在一旁没有离开。

过了好久,君德泽冷冷的出声,“本相希望你只是单纯的回归丞相府,不要再怀有目的,这一次看颜儿的面上放你一马。”

“呵,丞相大人您是查到了什么,还是看见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无欢冷笑。

君德泽转过脸,满脸怒气,“君无欢,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自己心里清楚!”

无欢耸肩满是无辜,“可我真的不知道是做了什么。还望丞相大人提醒提醒。”

“你!”君德泽指着她,欲要戳破她的佯装。

这时床榻上的花千颜悠悠转醒,君德泽顾不上争执,立马奔到花千颜的身边。

“颜儿,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君德泽面上温柔满满,可花千颜冷气满面,“见到你我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君德泽尴尬,“颜儿……”

花千颜说着就要起身,身形艰难。

君德泽连忙阻止,蹙起眉心,“颜儿,你这是要干嘛,你都病成这样还起来做何。”

花千颜依旧要坐起,冷哼,“离开,我要带着欢儿离开这个鬼地方。才不要受你们白眼,欺负。”

花千颜都病成这样了,君德泽想不服都不行。

“颜儿,别闹了,我错了。”君德泽低着声道。

“错了?你何错之有,你可以随意在人后喝斥欢儿,以后你照样还可以在人前喝斥,欢儿不说,可是我是她的娘亲,不可能不管!”

君德泽叹了口气,“颜儿,我以后保证不喝斥了,你说的算行吗?别动气了,你的身体承受不起。”

花千颜脸色更苍白了,虚弱的靠在床榻上,呼吸有些微喘,“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君德泽还想呆在这里,花千颜狠瞪着眸子盯着她,他只好作罢,“好好,我走,你别生气,我让人端上补药一会你要乖乖服下。”

花千颜闭上了眸子不再看她,君德泽恋恋不舍的离开。

“其实君丞相是很疼爱你的,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跟他闹翻。”无欢看出来了。

君德泽是真心对花夫人好不然不会如此纵容她,任她骂,任她闹,更担心着她的身体。

花千颜睁开了眼,悠悠的道,“那有何用,最终他还是娶了个妾,曾经的承诺都一消而散,还任听那妾出的鬼话将刚出生的你生生的抛弃,男人永远都不可能为一人而生,而我现在在乎的就只有你,欢儿。娘要为你做好一切铺垫,要尽所能的给你最好的,绝不能比那庶出差。”花千颜的话说的低沉,有些人虚无飘渺,却看她的目光充满了慈爱。

对于花千颜来说,就是给无欢谋得更多的爱,更多的幸福,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上的。

无欢偏过了头,不敢对视花千颜的眼神。

“其实我过的很好,你没有必要这样争斗。”那些东西,对于她来说有跟没有是一样的,她从不在乎。

“不行,娘不能忍受。你离家那么多年,在外面受尽了苦,而那个庶出却享尽富贵!我不能原谅!”花千颜一旦认定的就必须要做。

无欢无奈一笑,也许,她的固执也是源于花千颜吧。

一直固执的喜欢着师傅,即使他不曾回示过,可她依旧固执的喜欢着他,不曾改变过。

最让无欢没有想到的是,花千颜竟然也是向往那种一世一双人的坚硬女子。

这可是古代她竟然能有这样的思想,还保持不变。

如不能一世一双人,宁可独身一人。

她越来越欣赏花千颜,这个奇女子。

如果……如果师傅真要娶了沐轻澜那个女人,那么她能不能保持理性,一世一双人,到时她真的会离得开师傅么?

她不敢想像,这么多年的陪伴在她身边的一直都是师傅啊。
“听说大娘气倒在床榻上了?”君明玉与西门莲一块喝茶,明玉问道。

西门莲精致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笑,给自己添上茶,“可不是么,可惜的是没有被气死,只是些小毛病,今儿个还看见她和君无欢在花园内走动,气色好着呢。”

“不知道大娘为什么会气倒在床上,爹爹不是一向疼爱大娘么。”

这件事君府里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君德泽一向疼爱花千颜,而西门莲只是一个妾出,从没有得到疼爱的份。

西门莲握着茶杯的手一抖,面上有些黑,“光是疼爱有什么用,总有一天男人的心思会被磨光,不可能再娇纵着她!看看,这不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她在花千颜的手下隐忍了十几年,一直被她压制的死死的,要不是老爷一直对她的纵容,她西门莲一早就踹下花千颜成为这个家的当家主母了,哪能让她欺负这么多年!

君明玉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爹爹大声骂过大娘,更别说把她气倒了,或许爹爹觉得烦了不再宠着大娘了,那对她的娘亲来说是绝好的机会。

“不说这了。”西门莲放下茶杯,期待的望着她,“上回你落水是不是有原因的,可有攀上富贵的引线?”

君明玉面上有些得意,想起幕柳烟,贺雨将她逼进荷池,气不打一出来,哼鼻,“还不都是那些嫡女们嫉妒我和大皇子说上了话,就将我逼进了荷池里。”

西门莲顿时雀悦,凑近了些,“你说什么,你和大皇子说上话了?”

君明玉得意的抬了抬下巴,“嗯哼。”

西门莲喜笑颜开,“好明玉,就知道你是娘的乖女儿就是出息,怎么样了?大皇子对你的印象如何?你们之间说了什么?”

君明玉眼神一顿,“印象……应该还行吧。”

西门莲穷追不舍,“那你们都说了什么,大皇子可是凤寒国第一冷面男子,怎么会跟你搭上话,是不是看上你了?”

君明玉转过了脸,支支吾吾,“没……没说什么。”

西门莲以为她是娇羞不好意思说出口,可是她急着想知道,“哎呀,明玉你快告诉娘亲,你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

君明玉转过脸,有些怒,“都说没有说什么了!还有娘你难道关心的不是我被那两个女人推下荷池么!她们那样对我,你都不为所动吗!”

“等你攀上了大皇子或者是九王爷你就是未来的皇后,这些个嫡出拿什么跟你比,不要怕明玉,来日方长,时候到了,就给她们双倍的代价!”西门莲阴狠的摆着脸,冷冷的道。

君明玉的心里总算是舒心了点,没有错,来日方长,总有一天,她现在所受的苦要双倍的还给她们!

忽然窗口处停落一只信鸽西门莲欲要拿出信,君明玉比她更快手脚的拿了下来,满是慎重的看着信,西门莲要观看,君明玉立马收起了信条。

“是谁的飞鸽传书?”西门莲紧紧的盯着她。

君明玉喃喃的道,“是大皇子。”

大皇子?

西门莲顿时笑开了颜,“那好,大皇子的你作何?要顺从他知道么,男人都喜欢温顺的女人。”

君明玉点了点头,笑意浅浅,“娘,我要出门一趟。”

西门莲连连摆手,“好好,去。晚点回来都没有关系。”

这可是和大皇子在一块,她不用担心,最好一举就能拿下大皇子。

无欢本是好好的在府里陪着落病的花千颜,可总有些无赖拖着她出门。

“走,娘子,几日未见甚是想念,陪本王外出走上一走。”某妖孽这般这般说。

“一边去,本姑娘才不跟你玩耍。”某姑娘这般回。

“欢儿出去走走也好,这几天闷到你了,你就跟着九王爷一起出去走走吧。”某夫人这般劝。

然后,某姑娘拒绝不了某夫人郁闷的跟着某妖孽出府了。

帝清绝提议道,“不如我们去万幽楼,娘子似乎和那里很熟悉,去那里或许还能给个折扣。”

“不可以!”无欢断然拒绝,嗤笑,“你九王爷去酒楼还想要折扣,也太扣了吧!”

怎么能带他去万幽楼,要是被师傅撞见她就有口都说不清了。

帝清绝玉扇一展,悠闲的摆着,扬起邪邪坏笑,“娘子不是说本王府上太穷,本王又去哪弄银子去结账,本王着实太穷了,以后还需娘子接济接济。”

接济你妹!

“养不起就别娶老婆!”小白脸!

“无防无防,本王养不起可娘子养得起本王就行。”

“少扯!你要是想让人养那就去做卖笑啊,那里很多人都愿意养王爷您的,就冲你这张脸就值几个钱了。”

最后他们没有去万幽楼,而是找了一家普普通通的小客栈。

依旧是二楼,无欢最喜欢的靠窗口的位置。

无欢苦着个脸瞧着桌子上的瓜子酒水,再看看帝清绝一脸悠闲样,边听琴边悠闲喝口小酒,感叹,“这琴音不错。”

“你要是喜欢就娶回家填室。”反正他九王爷想要娶多少妾就可以娶多少,据说还是未来的皇帝,那更是三千佳丽了。

“我娶了她,那娘子怎么办?”帝清绝抬眼瞧着她。

无欢撇了撇嘴,“不怎么办,你娶你的就是了,我不会介意的。”爱娶多少就多少。

“娘子不嫉妒?”

“不嫉妒。”什么要嫉妒,对他无爱无恨的,嫉妒什么。

帝清绝叹了口气,深受打击的模样,“娘子,有什么东西碎了。”帝清绝捧着心口,好生难过的模样。

无欢抬了抬头,没有听见什么声响,“哪有什么碎了。”

“娘子,是本王的心碎了,你没有听见么?”帝清绝抬起头,难过万分的瞧着她,“本王要娶妾你即然一点都不伤心,亏本王待你那么细心,你个小白眼狼。”

呸!

好?他哪里有对她好过,天天损她,拖她后退,还处处占上风,占口头上便宜,整日娘子,娘子的,她还是未嫁的黄花大闺女好不好!

无欢扭头懒得跟她扯皮,转过头看身了窗外,顿时惊异。

西门庆……

无欢纳闷,为什么每回看窗外就能看见这大皇子帝傲宇呢?可她又不是潘金莲。

帝傲宇也正抬头往上看,与她的目光对视。

帝傲宇冰冷的眸里划过一丝莫明的笑意,薄唇上扬起丝丝笑意,可他的笑意还没有泛深顿时就收回了,只因窗口边又探出另一颗脑袋。

帝清绝冲着他扬起邪佞的一笑。

“大哥,没有想到您也会来这个地方。”帝傲宇,帝清绝,无欢同一桌。

帝清绝主动给帝傲宇添上酒,揶揄道,“我说娘子为何突然看向窗外原来是看见大哥了。”

帝傲宇冷着一张千年冰块脸光明正大的瞧着无欢。

无欢更是坦荡荡的回看着他,没有用亏心事为何要怕人看。

可某人心里就不那么想了。

“莫不成大哥原本就和本王的准王妃认识?”帝清绝说着有些责怪,“欢儿你和大哥早就认识,何不告诉本王。”

无欢刚想说不认识,帝傲宇却咧了咧嘴,“确实认识,在九弟你不知情下认识的,别怪罪她,必竟她当时或许不知道本王的身份。”

帝傲宇冷咧的目光盯着她说不出的奇怪。

无欢更是纳闷,好好的这西门庆说什么奇怪的话。

“哦?”帝清绝转眼探视着无欢,无欢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膛直直的回望着他。

帝傲宇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而后站起了身,“九弟,本王还有事,先走了。”帝傲宇转过身看着无欢,扯了扯嘴角,“九王妃,有空可以一起小聚小聚。”

帝傲宇丢下暧昧不明的话,大步离开。

无欢纳闷。

这西门庆是公然是帝清绝面前勾搭她?这么胆大妄为?

灼热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她,她咳了咳,转过身正视他,“我不认识他,就看过几眼。”说完,无欢就觉得后悔,她干嘛要特意跟他解释。

“你看什么看!我跟谁认识有必要告诉你么。”她挺着胸膛抬着下巴回瞪着他。

帝清绝笑的讳莫如深,轻摇着玉扇,“看来娘子的桃花倒不少,本王这日日夜夜的防着也挡不住这花香外泄。”

“你什么意思!我跟他清清白白,没你的思想那么污龊!”无欢黑了脸,不由有些气愤。

“本王在自说自话还不成么。”帝清绝站起了,欲要离开被无欢叫住了。

“喂!你要去哪,把钱先付了。”不给银子就想走?

帝清绝转过了身,忽然展出一笑,眨了眨桃花眼,而后道,“娘子,本王最近穷困僚倒,刚刚卖了一笑给娘子。所以这一顿,娘子请了。”

帝清绝转过身大声喊叫,“停停,都停下,大家伙都仔细听着,这一顿由我家娘子请了!”

帝清绝!你个王八蛋!

帝傲宇迈出酒楼之后,往前走了十几米转到一个小巷口里,冷冷的道,“出来吧。”

不久后,君明玉从角落里闪现了出来,“大皇子。”

“可有人跟踪你?”

君明玉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亲眼看着君无欢和帝清绝离开数里才敢跟着皇子您的。”

帝傲宇冷冷的睨了眼她,“怎么样了?”

君明玉垂了垂头,低头道,“爹爹他不让问关于紫天檀盒的事情,一提就大发雷霆,上回都差点穿帮了。”

帝傲宇蹙着冷眉,“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给本王问出紫天檀盒的下落。”

君明玉有些畏缩,眼色犹豫。

“只要得到紫天檀盒,你想要的位置本王可以帮你,助你成为帝清绝的王妃摆脱庶出的位置。”

君明玉目光一定,当初就是大皇子主动的找她,让她帮助找紫天檀盒,他可以给她厚待成为九王妃摆脱庶出的位置,这是她所向往的。

“可是……九王爷对君无欢那般好,那般细心恐怕是没有明玉的地位了。”君明玉失落的说道。

帝傲宇冷哼,“本王承诺过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你只要好好的找紫天檀盒,剩下的本王会一一办妥。”

君明玉目光一震,紧紧的握紧拳头,“是。”

一个紫天檀盒让她从此摆脱庶出的位置,成为九王妃,更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后,值得!
自从那日帝清绝坑了她一笔银子后就没再出现过。

好吧,她就是想要回那笔银子。

不过帝清绝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就因当初手西门庆……不,不是,帝傲宇说的那些莫明奇妙的话?

无欢摇了摇头,往后凉椅上一躺。

不可能,帝清绝那个腹黑的家伙会吃醋?八成在折腾的要出新招来整她。

悠闲几日也好。

无欢微闭着眼,皱着眉头。

紫天檀盒,那到底是什么样的?

君德泽最近越来越敌视她,也不知是谁在他的耳边说风,八成是知道她的目的,那她更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去探问。

总之,一个头两个大,好忧伤。

这时小玉蹭蹭蹭的小跑奔了过来,喘着粗气,“小姐,大小姐……”

无欢眯着眼翘着腿,悠闲的道,“你有必要跑这么快么,九王爷又不是没有来过。”

“这……这回不是九王爷。”小玉气喘着回。

无欢歪了歪头看她,有些疑问。

来丞相府的除了九王爷帝清绝还会有谁来?

“是大皇子!”

啪嗒。

无欢从凉椅上翻了下来。

无欢惊的从凉椅下掉了下,西门莲更是手中的桃梳都掉了。大声惊呼,“你说什么!大皇子来找君无欢?”

“是,是来找大千金的。”奴婢回的战战兢兢。

怎么可能!大皇子不是应该来找明玉的么,上次更是飞鸽传说给明玉,怎么会来找君无欢了!

西门莲立即站起了要找到大堂被君明玉拉住了,“娘,你要去哪。”

西门莲怒气冲冲的转过脸,“去哪?这不不明白么,当然去阻止他们啊。那君无欢抢了九王爷也就罢了,这回到好连大皇子也想勾搭,简直是个狐狸精!”

君明玉梳着头漫不经心,“娘,你消消火。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西门莲更是不明了,“明玉你难道就不气吗?”

要换作之前明玉一早就气跳起了脚来,现在怎么会如此淡定自若。

君明玉笑意从容梳着妆,“为什么要气,这事我一早就有准备了。”

西门莲惊了。

凉亭内。

无欢与帝傲宇坐在凉亭内,仆人奉上茶点退下后。他们之间都是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说不出的冷。

无欢纳闷帝傲宇怎么就找到这来了,他们之间又不熟悉。

“上回要客栈里本王说要找你小聚小聚。”半响,帝傲宇开口了。

无欢抠了抠指甲,假假一笑,“原来如此。”

靠之!说来小聚还真就来小聚了啊!那她之前还对好多人说过以后请你吃饭啊,是不是真的要掉头去请啊!

又陷入沉静。

无欢瞧了瞧远处的花花草草,抠了抠指甲,玩了玩手就没有把视线放在帝傲宇的身上。

帝傲宇忽尔扬起冷笑,“怎么,你害怕本王?”

“嗯?”无欢收起视线看他摇了摇头,“没有啊。”

“那你为何不敢直视本王?”帝傲宇直直的盯着她,冰冷的眸子里犹如寒冰。

无欢汗颜,这不说话直盯着人看多没有礼貌,多尴尬。

“因为您身上必没有值得关注的地方啊。”

帝傲宇却凝视着几秒后,忽然大笑了,笑声愉悦洪亮带着几分豪气。

无欢不高兴了,皱着眉头。

她的话很诚恳啊,有什么笑点吗?至于笑的这么大声吗!

“果然有趣。难怪九弟对你爱不释手。”他的嘴角还泛着未收敛的笑意。

爱不释手?呸。

无欢假笑,“呵,大皇子您真会开玩笑。”

帝傲宇敛了敛神色,“怎么九弟对你不好?”

好,没有见到帝清绝有对她好过,还坑了她一笔银子。

“九王爷对我自然不错的。”要把帝傲宇和帝清绝比起来,她更信任帝清绝,起码她有所了解,而这帝傲宇完全不了解。

“可看你的面色告诉本王你过的并不好。”帝傲宇忽然站了起来,向她走近。

无欢呵呵一笑,“没有想到王爷还会看面相。”

帝傲宇咧了咧嘴,“本王会看的可不止是面色,本王还知道你并不开心。”

无欢抬起了头看着他。

帝傲宇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离开他,本王能给你最好的,可以给你最想要的东西。离开那个男人。”

无欢呆滞,一时没有找到方向。

感情这西门庆是真的来挖墙角的!

可她不是潘金莲,更没有墙角可挖。她跟帝清绝半分钱关系都没有。

这西门庆恐怕是挖错了墙角了。

暗处的草丛里树枝颤动,在那藏身已久的帝清绝和震风看着这一幕,帝清绝倒没有多大的变化,到是震风差点就没有把迟住冲了出来!

准王妃在做什么,光天白日之下跟着主子的敌对头拉拉扯扯,还牵上了手!简直不成体统!

却被帝清绝按捺住了,强制的缩回原地。

“大皇子,有话好好说……你先松开手。”无欢扯着面皮假笑了两下,示意他松手。

帝傲宇瞧了瞧她,没有松开。

“九弟他能给你什么,我双倍给你,只要你跟着我,我可以给你一切想要的东西。”帝傲宇说着傲气冲天,冷酷的面上自信满满。

“你能双倍给我?”无欢抬眼,眸里满是期待。

震风急了,“主子,再这样下去准王妃就要……就要……”

就真的要爬墙了!

帝清绝漆黑的眸子隐晦不明,“如果真的是那样你我都不能阻止的。”顶多会失望而已,除了失望没有其他的了。

帝傲宇以为她是上钩了,“自然,本王的话向来一诺千金!”

他就知道从来没有人能逃过金钱,权力,利益的诱惑,眼前又是一个掉入深渊的凡人。

无欢抽回了手,低着手捏着手,帝傲宇看不见她的表情,可侧面草丛里的帝清绝却看的清清楚楚。

她在笑,笑的坏坏,带着邪气,看上去有那么些可爱。

帝清绝不知为何眸子亮了亮,心情瞬间开朗了,只因她那坏意的邪笑。

无欢抬起头看帝傲宇,目光带着崇拜,“真的吗,那小女子就先谢过大皇子了。”

帝傲宇高昂着下巴,冷哼,“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要的不多,就一个要求而已。”无欢说的很小声,很小声。

帝傲宇睨着她有些不耐,只区区一个要求有什么好畏畏缩缩的不敢说,“快说。”

“我要你的位置!”

“什么!”帝傲宇睁大着眸子有些不敢相信,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无欢咧着嘴坏笑,“我说我要你大皇子的位置,你能给吗?不,你说能给双倍,那我岂不是可是更上一层楼了?这个好。”无欢轻点着下巴思索着,“就这样好不好,你把大皇子的位置给我,我马上就离开帝清绝,丝毫不带犹豫的。”

无欢越说越雀悦,帝傲宇的面色却越来越黑。

“君!无!欢!你在耍本王?”帝傲宇冷冷的吼道。

无欢天真的眨了眨眼,“没有啊,大皇子,我说的都是认真的。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这个了,大皇子您就发发好心满足我这愿望吧,九王爷对我也不好,我早就想离开他的,好不容易遇见您。”说着装模作样的抹了把泪。

帝清绝不由发笑,震风有些惊愕。

本以为准王妃一定会跟着大皇子,倒没有想到原来准王妃这般傲骨,还倒过来给大皇子一记,他着实有些佩服这个女子了,让他看见了不一样的准王妃。

帝傲宇沉着脸忍着怒气,“本王的位置你想到也不可能的,本王可以让你当皇妃,以后可以与本王平起平坐,享受我的位置和权力。”

“我不要。”无欢回的毫不犹豫。

“你!”帝傲宇拉长了脸,“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本来就是丞相府里的大千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什么我得不到的,再说九王爷是我的准夫婿,我何苦抛弃他跟着你,还不是这大皇子的位置好玩,没有这三个字,那就算了。”

“君无欢,你!”帝傲宇冷如寒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冒着怒火。见她眼底狡黠的笑意才意识到。

她重头到尾就是耍着他玩!

“君无欢,你好大的胆敢耍本王!”帝傲宇挥手作势要打她,一双眸子如冰刀死死的瞪着她,满是杀气。

“大皇子又何尝不是在耍着我玩呢。”无欢并不害怕直视着他,灵动的眸子清澈见底。

“你什么意思!”

无欢扯出一笑,“若不是大皇子在耍我又怎么敢让我离开九王爷的身边,这场婚礼可是皇太后亲自下的旨,如我背叛了他选择了您,你跟我都是死罪!还是说难不是大皇子您想造反?”

“放肆!”

帝傲宇的面上满是阴戾,而无欢也不甘示弱的盯着他。

良久后,帝傲宇扯出一个冷笑,面色平静一张千年冰块脸没有任何情绪,“好,想不到九弟的王妃如此聪慧,倒反吃了你一记。今日就当本王从未来过。”他的面上完全没有先前爆怒的神色,简直是秒速收敛情绪,不留一点痕迹。

这样的变脸技术是凡人无法学会的,帝傲宇某方面简直绝神。

“大皇子慢走。”无欢作辑送走帝傲宇。

帝傲宇前脚一走,无欢就朝着他的背影吐舌头,“大西门庆,还想挖墙角,啊呸!本姑娘才不当潘金莲。”

无欢心情大好的一摇一摆的迈出凉亭,完全没有注意到草丛里有两个人在注视着她。

“主子,没有想到准王妃如此厉害,连大皇子都被她整的没话说。”

帝清绝兴叶满满的盯着无欢远去的背影,面上说不出的欢快,“震风,以后该改口了。”

“嗯?”震风有些微呆。

“以后唤她王妃。”帝清绝凝视着远方,但话说的认真。

准王妃与王妃,虽然只有一字之别但相差却是天隔地远。

帝清绝摇着玉扇心情大好的跟上无欢的脚步,嗯,某娘子让他心情愉悦,该赏。

赏些什么好呢,如果她想要九王爷的位置的话赏给她似乎也无防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